156 宋光头,等死吧 - 少年王

156 宋光头,等死吧

在看到我舅舅的刹那,我承认我整个人都傻了,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一动不动,其实这几天来,我不止一次地幻想过我舅舅再次现身,可是我都被龟哥背叛一个星期了,我舅舅始终没有影子,我以为是我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我舅舅才不管我的, 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舅舅从来就没离开过,他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否则,为什么在我准备做出极端的事时,而且还是在这么特别的时间里,他就这么恰好地出现了, 我不知道我舅舅为什么现在才肯现身,我只知道自己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心里憋的那一口气瞬间就溃散了,就像终于找到了可以依靠的精神支柱,整个身子都跟着瘫软下来,头一歪就倒在了我舅舅的怀里, 我舅舅的怀抱很冰凉,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寒气,显然也在外面站了好久,可我的心里却觉得很暖,我用力地抱着我舅舅,同时极力隐忍着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哆哆嗦嗦地说道:“舅舅,帮我杀了老龟,” 以我舅舅的脾气,老龟对我做出这样的事,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老龟,可我舅舅竟然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你,不能杀他,” 我吃惊地抬起头来,看着我舅舅的脸,问:“为什么,” 我舅舅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沉静地看着我,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脸上很沧桑,一双眼睛尽显疲惫,胡子拉碴的也像好几天没刮了,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张狂气息,看上去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 我突然意识到,这几天我舅舅过得恐怕不比我好,这些天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时候,在我舅舅身后突然闪出一个人来,正是染得一头劣质黄发的李爱国,李爱国轻轻说道:“大哥,到后面去说吧,巍子看上去快不行了,” “走,” 我舅舅突然弓下身子,让我伏在他的背上,朝着酒店后面的一片人工树林走去,折腾了一夜的我确实已经没力气了,肚子上的伤口时刻摧毁着我的身体和灵魂,现在趴在我舅舅宽广的背上才得以稍稍休息一下, 我舅舅背着我走进树林,此时的天还是黑黝黝的,李爱国紧跟在我们身后,走到一处石凳前面,我舅舅才小心翼翼地将我放了下来,然后蹲下身子查看我身上的伤,和我说没事,休息休息就好, 我点点头,说舅舅,为什么不能杀老龟, 我舅舅抬起头,说道:“因为他背叛你,是我安排的,” 我舅舅这一句话,当真如石破天惊一般,震得我脑子轰隆隆的响,老龟反水,是我舅舅安排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我舅舅,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觉得三观都要塌了,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舅舅站起身,直视着我的目光说道:“你以为你做了这个镇的老大,就能踏踏实实地做下去么,别忘了宋光头最初安排那场决战,是想帮陈老鬼摆脱你这个麻烦的,可是后来没按他的计划走,你不光干掉了陈老鬼,还做了这个镇的老大……你以为他会好好提携你么,他只会对你恼羞成怒,然后不间断地阴你、给你穿小鞋,让你生不如死,所以你做了老大,反而会很遭殃,步步都会被他所制,” 我舅舅这番话说完,我听得一愣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老大之位,并不是宋光头想让我做的,而是我无意中拿到手的,就好像在一家公司里,领导都没有同意,经理就换了人,领导怎么会开心,怎么能不给新的经理吃点苦头, “既然这样,那你一开始为什么要帮我,直接让我输在陈老鬼手里不就行了,反正当时你也在场,还有郑朝宗,他又不会把我怎样,” 我舅舅摇摇头:“你必须赢,这是我们拿下这个镇的好机会,宋光头再怎么也不会当众打自己的脸,但你又必须输,否则你会被树成靶子,被宋光头玩死都不知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就安排了老龟反水这一出,这样陈老鬼坐了牢,你也被涮下去了,老龟就当仁不让成为新的老大,这样,宋光头也会对他非常满意,从而无比信任,而实际上,这镇还在咱们手里,可以方便我们做很多事情,” 我明白了,全明白了,明白了我舅舅的良苦用心,也明白了我舅舅这么安排的目的,原来老龟不是真的背叛我,我就说我怎么可能会看错人,连子弹都肯帮我挡的老龟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可我心里还是堵得慌,说:“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我可以配合老龟完成交接啊,知道这几天我和乐乐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吗,我们几乎恨透了老龟,觉得天都要塌了……大家还等着我带他们报仇,这样让我怎么和他们交代,” 这几句话,我几乎是带着满腔埋怨和不爽说出来的,我舅舅机关算尽、步步为营,虽然是为了我好,可也把我们这些人都坑了,究竟把我们当成什么了,一群随便操控的棋子, 我舅舅没有说话,转过头去给自己叼了支烟,李爱国走了上来,说:“王巍,不是阎王大哥不告诉你,是这样才能做得真实一些,宋光头很狡猾的,想骗过他可不容易,只有老龟那样阅历丰富、经验老道的人才能完成这个任务,阎王大哥一开始去找老龟的时候,老龟也是千万个不愿意,但我们和他分析利弊,说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全你和你的力量,老龟在艰难的抉择之下才愿意配合这事…… 这几天来,老龟心里不好受,你舅舅心里不好受,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他们同样几天几夜都没睡觉,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走这条路,本就不是穿衣吃饭那么简单,也不是玩玩闹闹那么开心,这条路充满荆棘和黑暗、阴谋和诡计,稍不留神就会摔进万丈深渊,粉身碎骨,当初阎王大哥也问过你,是不是确定要走这条路,是你自己坚持要走的,” 李爱国的每一句话都戳在我的心口,我何尝不知道他说得没错,可我仍然觉得很不好受、很不好受……就在这时,一个脚步声突然响起,我抬起头,发现竟然是老龟走了过来, “巍子,我对不起你,”老龟一头跪倒在我面前,痛哭流涕, 老龟的哭声响彻在这片黑暗的树林里,他同样蓬头垢面、胡子拉碴,两只眼窝也深深地凹陷下去,果然如李爱国所说,他这几天也没过好,而且很有可能,他比我还要煎熬,毕竟背上“弑主”罪名的可是他,背地里得有多少人戳他的脊梁骨, 浑浊的眼泪滑在老龟满是沧桑的脸上,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忍不住俯身将去拉他起来,说龟哥,没事,我不在意…… “巍子,你就让我跪一会儿吧,这样才能减轻我心里的一些负担啊……”老龟仍不起来,跪在我的面上砰砰砰地磕着头, 以老龟的年龄,给我磕头真是折我的寿,我仍旧固执地拉着他,说龟哥,你别跪了,你要是还跪,我也给你跪下了, 说着说着,我的眼泪也掉下来, “别,别……”老龟赶紧站了起来,擦着眼泪问我的伤怎么样了, 我苦笑了一下,说还好你手下留情,不然我可真去鬼门关了,我这么一说,老龟更自责了,捂着眼睛止不住的流泪,我赶紧又拍他的肩膀,说我没事,和你开玩笑的…… 看到老龟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尊重,我们两人好像又回到了过去,这多多少少打消了我心里的一些不快,让我觉得欣慰了不少,我知道这事不怪龟哥,所以便将他拉到我身边坐下,然后才抬起头看李爱国:“现在,我应该怎么办,” 李爱国回头看了一下我舅舅,我舅舅仍在背对着我们抽烟,李爱国说:“巍子,现在你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到此为止,反正你也不是老大了,宋光头不会再想方设法地害你,你可以安安心心地继续上学;一条路是继续走下去,阎王大哥对你有别的安排,” 我冷哼了一声,说我当然要继续走下去,否则这一刀不就白挨了,而且当初是我自己说要帮忙干掉宋光头,半途而废可不是我的作风,你就告诉我该怎么做就好了,还有,宋光头是什么东西,凭什么他想害我就害我,为什么我就不能害害他, 听我说完这番话,李爱国直接笑了起来,就连我舅舅都回过头来,面色诧异地看着我,同时也露出一点微笑, “阎王大哥,王巍真是你家的人啊,有血性,”李爱国兴高采烈地说, “废话,”我舅舅又恢复了冷漠的表情,不过看得出来他挺开心的,眉眼间透着一点骄傲和自豪, 李爱国继续说道:“王巍,是这样的,就像咱们之前说的,最终目标是干掉宋光头,但是宋光头现在势力很大,在罗城也几乎可以只手遮天,这十里八乡的七八个镇上,基本也都归他所管,但是这些镇并不算什么,那些老大也曾经都是阎王大哥的手下,就像老拐一样,时时都能被你舅舅所用,说起来最难解决的还是陈老鬼,但是现在也被你给干掉了,也拔了阎王大哥心头的一根刺,所以现在,我们应该把重心放到罗城去了,” 李爱国说,下一步需要我转学到城里去,落脚之后,会再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做, 转学, 我问:“需要我再当学校的天么,” 李爱国摇摇头,说不用, 我说为什么, 李爱国耸耸肩:“要那帮学生有什么用,之前阎王大哥让你做学校的天,不过是想看看你的能力如何,现在你的能力已经得到认可,不需要再做那种没什么用的天了,” 我点头,表示明白, 这时候,我舅舅又看着我说:“如果做了决定,那就尽快办转学手续吧,随便去什么学校都行,你现在也有不少钱了,做成这个应该不难,当然,其实我更希望的是你别上学,直接到城里去帮我的忙,当然这样做的话,你妈……肯定不会同意,” 提到我妈的时候,我舅舅的眼神明显一黯,显然和我妈之间还是有着巨大的鸿沟,我笑了一下,说别说我妈不同意,就是我自己也不同意啊,我还想好好完成学业,另外,必须马上走么,我还想参加期末考试,能不能过了寒假再走, 说起期末考试,我舅舅、李爱国、老龟三人都是大眼瞪小眼,显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毕竟肯走这条路的,又有几个还把学习挂在嘴边的, 我舅舅都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小阎王的外甥,果然和别人不一样啊……本来是想让你天亮就走,这样也显得紧迫一点,毕竟老龟给你的期限也到了,不过留下来也没什么,这个我可以出面,去找宋光头谈一谈,假装让他给老龟施压,这点面子他还是给我的,不过,你想好怎么和你那帮兄弟交代了么,他们可是还等着你报仇的,” 我沉默了一下,说他们都挺听我的话,只要我说我是去城里再打一片天下,有了力量之后再回来找龟哥报仇,他们也会理解我的,不过唯一棘手的,恐怕就是乐乐,那家伙虽然平时听我的话,但在这种事上估计就不可控了,很有可能单枪匹马地去找龟哥报仇, 我舅舅皱了下眉,说这个人啊,我对他印象也挺深的,你的担心不无道理,那种事他确实做得出来,实在没办法,就让老龟再狠揍他几顿,看他能不能老实, 我刚想说不行,一个幽怨的声音突然飘了过来:“阎王大哥,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偶像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舅舅猛地回头,眼神也变得无比凌厉:“谁,,” 飕的一声,李爱国窜了过去,当真行如风、动如兔,把我都吓了一跳,然而我舅舅虽然听不出来是谁,我却知道是谁来了, 乐乐, 果然,还不等李爱国奔到声音来源处,乐乐已经举着双手走了出来,苦着一张脸说:“别打我,我自己出来了,” 即便如此,李爱国还是扑了上去,死死地把乐乐压倒在地,乐乐嗷嗷地叫唤,说疼、疼,乐乐说疼,当然不是因为李爱国把他弄疼了,而是因为他身上本来就受伤不轻,比只挨了一刀的我可严重多了, 看到乐乐,我也挺震惊的,这家伙什么时候跟上来的,我一直以为他在医院挺尸下不来,结果竟然能跟着我走这么远,但是不等我发问,我舅舅已经走了过去,从怀里摸出一把刀,蹲下身就抵在乐乐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你怎么来了,” 我也赶紧和老龟走了过去,让我舅舅不要这样,乐乐抬着头,说:“阎王大哥,您拿刀的姿势可真帅,但您能不能先把刀收起来,我可是自己人啊,” 我舅舅想了一下,便把刀收回去了,同时也摆摆手,李爱国也松开了乐乐, 乐乐满脸痛苦地站起来,先是看了我一眼,接着才看向我舅舅,说道:“阎王大哥,是这样的,龟哥限我们三天内离开这里,虽然王巍一再保证肯定报仇,可是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他到底会用什么法子,所以就悄悄跟着他过来了……我发誓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真是不小心听到的,现在想装不知道也不行了,您可不能打我啊……” 我无语地说:“你是看我拿了猎枪,所以才跟过来的吧,什么好东西,至于这么惦记,”我一边说,一边摸出猎枪交给了他, 乐乐拿着猎枪,爱不释手地摸着,说王巍,你不懂,这真是好东西,比我命还重要, 我舅舅则冷冷地说:“现在你知道怎么回事了,但你最好不要对外泄露半个字,不然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乐乐把猎枪裹在怀里,说阎王大哥,您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这人就是再不成器,硬骨头总是有几斤的,不过话说到这了,那我也得提个条件,您必须得答应, 我舅舅皱着眉,显然有些不快,说什么条件, 乐乐嘿嘿一笑:“阎王大哥,不知道巍子和你说过没有,我一开始肯跟着他,就是奔着您来的,我想跟着您混,从小到大,您就是我的偶像,跟着您混也是我最大的梦想,还有,我跟着您,整天和您在一起,您也不用担心我会泄露秘密了,是不是,” 乐乐这话说得没错,这确实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否则虽然他也从来没有看不起我,但是以他的能力,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跟着我, 于是我也帮着乐乐求起了情,希望我舅舅能收下他,我舅舅沉默一阵,似乎对乐乐的印象也不错,便点点头说:“可以,从此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耶,”乐乐兴奋地叫起来,在原地一蹦三尺高,还冲着天空比了个“v”字,显然已经美的不行了,不过当他落地之后,又疼的嗷嗷叫了起来,但还是咧着嘴笑,比过年还开心, 我也替乐乐高兴,这家伙的梦想终于圆了,也不枉他白跟我这一场,而且他跟着我舅舅,我们以后还能经常见面,想到这里还是挺开心的,不过不等乐乐笑完,我舅舅又说:“但是你以后不能喊我阎王大哥,” “为什么,”乐乐一下懵了,呆呆地看着我舅舅,还以为我舅舅不肯收他当小弟, “你和我外甥是一辈的,叫我阎王大哥不是占我外甥便宜,你以后得叫我叔,”我舅舅板着脸说, “哦……”乐乐还是一脸懵逼, 李爱国在旁边悄悄笑起来,我舅舅回过头去说:“你笑什么,你以后也得叫我叔,谁也别想占我外甥便宜,” 众人都开心起来,除了我舅舅还板着脸外,小树林内外回荡着大家的笑声,一扫之前种种的阴霾和不快,也让我积郁的心里得到了不少的释放, 天,微微亮了起来, 我舅舅又和我们交代了下,让我们各自做好分内的事,便让我们散了,说随后再找我们,临走之前,我和我舅舅说了一下李娇娇她爸的事,就像宋光头说的一样,这事对我舅舅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所以他一口就答应下来, 就这样,我舅舅和李爱国走了,龟哥也返回酒店,我和乐乐把猎枪还给老许之后,也回到了医院, 回到医院,大家已经都起来了,他们早晨发现我不在,还紧张了一阵子,后来发现乐乐也不在,想着我们肯定去办什么事了,所以就穿好衣服等着我们,以为马上就要报仇, 我将他们统一叫到一个房间,说我刚才和我舅舅见了一面,和他谈过以后,决定这仇暂时先压着点,我会跟我舅舅到城里去,将来有能力以后再回来报仇, 另外,我又说了,我舅舅会和宋光头、老龟谈好,不会再赶我们出镇,并且会把边边角角的势力交给他们,让他们有饭可以吃, “在我回来之前,大家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好,不要去触老龟的霉头,知不知道,” 众人心里虽然还是觉得憋屈,但他们听我的话,都答应下来,至于乐乐,他已经完成了他的梦想,当然会坚决地站在我这一边,拥护我的所有决定, 就这样,大家便在医院踏踏实实地养起伤来,不再去想老龟的事,过了几天,龟哥亲自来了一趟医院,和我们达成和解,并把边边角角的地盘让了出来给潮哥、韩江他们, 大家虽然看着龟哥都一肚子火,但是在我的控制之下,谁都没有和他发生冲突,龟哥临走前还演了一场戏,警告我们最好老实一点,姿态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姜还是老的辣啊, 没过几天,乐乐便消失了,我知道他是跟我舅舅走了, 重新回到学校,大家看我的眼神也都不一样了,以前我刚做镇上老大的时候,他们都是敬仰的崇拜,但是现在,只有惋惜和同情,当然没有人会表现出来, 得知我考完试后会离开,大家都对我依依不舍,每天拉着我喝酒,尤其是唐心,几乎都快哭了,问我要转去哪里,想和我一起走,我说我可不是去吃喝玩乐的,会有许许多多的危险和困难,带着你可不方便,唐心只好罢休,让我一定不要忘记她, 最后几天,唐心几乎和我形影不离,每天都和我在一起, 除了唐心想和我一起转学之外,杨帆竟然也抱着同样的想法,他说他这辈子都跟定我了,刀山火海都要跟着我一起闯,身边不能带美女,带个能靠得住的兄弟总是不错的,所以我答应了, 我舅舅说我去什么学校都行,反正我现在有钱了,重点高中都进得去,所以我还真好好选择了一下,在城里上学的朋友不少,要去肯定去个有熟人的,也好彼此有个照应,按理来说我该去孙静怡那,好好和她培养一下感情,但是后来想想自己要办的事有可能会给孙静怡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是放弃了, 李娇娇是如此,花少也是如此,我都不想打扰到他们, 所以最后,我选择了豺狼的学校, 我给豺狼打了个电话,说我寒假过后会和杨帆一起转学过去,豺狼说:“你,” 我:“什么,” 豺狼:“你,” 我:“,,,” 豺狼:“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你如果真的在乎我,” 我:“……” 听着豺狼熟悉的歌词念白,我的眼睛差点都红了起来,兄弟,等着我吧,这次恐怕还要再麻烦你了…… 我握紧了手机,心里默默地说:“宋光头,等死吧,”

上一篇   155 我要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