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我要报仇 - 少年王

155 我要报仇

砰, 随着输液瓶子四分五裂,里面的液体混着大浩头上的鲜血一起流淌下来,大浩的身体微微晃了两下,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乐乐又一声愤怒的咆哮,猛地将大浩扑倒在地,一双铁拳狠狠地往大浩头上砸去, 与此同时,跟大浩一起进来的那些汉子一哄而上,病房里杨帆、潮哥等人也都迎了上去,一时间里,病房里又乱成一团,砰砰砰、啪啪啪地打个不停,嘶吼声和谩骂声交织成一团,在其他病房的兄弟听到动静,也都纷纷跑了过来助阵, 但大浩并不止带了这么点人,于是走廊里也发生了一场混战,病房里面,我也抄起一个输液瓶子冲了上去,李娇娇大叫着想拦住我,但是她妈妈扑过来抱住了她,任凭她怎么喊叫都不肯放手, 乐乐虽然很猛,但毕竟重伤在身,不多时又被大浩反压在身下,我冲上去一瓶子砸在大浩的头上,但是转眼间又被其他人给扑倒在地,我根本无力反抗,被揍得死去活来,病房里混合着怒骂声和惨叫声,还有李娇娇凄惨的哭喊声, 我躺在地上,任凭那些拳脚如雨点般落在我的身上,我只能尽力捂着脑袋,将身体蜷缩成为一团,然而身体上的痛再疼,也比不过心里的寒,我紧紧握着拳头,心想龟哥啊龟哥,我们好歹兄弟一场,一定要做得这么绝、这么狠吗, “王巍,王巍,”李娇娇大叫着,大哭着,凄厉的声音不断刺痛着我的耳膜, 不知什么时候,连唐心都跑进来了,但她根本接近不了我,只能在外围不断地喊着,除了威胁他们要报警之外,毫无办法, 一阵子混乱过后,病房里终于暂时平静下来,我们几个人都躺在地上,再次伤痕累累,而走廊里也是一样,我们那些兄弟全被揍趴在地了, 大浩气喘吁吁,和外面的护士要了纱布捂着自己的头,又走进来踢了乐乐几脚,最后指着我说:“王巍,龟哥说了,限你们三天之内滚出镇去,不然就别怪他老人家不客气了,” 说完以后,大浩便带着人扬长而去, 病房里一片狼藉,能砸碎的东西基本都砸碎了,输液瓶、暖壶、花盆,没一个好的,而我们几个躺在地上,各个都是一副凄惨的模样,唐心哭喊着扑上来将我扶起,李娇娇也哭着想扑上来,但是被她妈妈使劲往外拖着,一边拖还一边说:“看到了吧,跟这种人在一起多危险啊,还是听妈的话赶紧走吧,” 李娇娇的哭声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同样哭个不停的唐心始终陪在我的身边,一帮医生和护士冲了进来,紧张地为我们止血、治疗着,原来在医院被打还有这个好处,能得到最及时的救助, 我们重新躺在床上,各自一言不发,等医生和护士都退出去后,乐乐才哑着声音说道:“王巍,什么时候报仇,你给我一个准话,你要是不打算动手,我就一个人去了,” “动,当然要动,” 我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说道:“三天之内,我必动手,” 虽然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报仇,但龟哥既然要三天之内赶我们出镇,那我就必须要在这时间里和他做个了断, 拼个你死我活, 得到我肯定的答案,众人都安心地休息了,至于具体要怎么报仇,他们则相信我肯定会有办法,慢慢的,病房内外都恢复了安静,夜已经很深,大家都睡着了,唐心也趴在我的床边进入梦乡,房间里一片均匀的呼吸声,只有我始终睁着一双眼睛, 悄悄的,我起了床,然后走到门外,如幽灵一般在各个病房游走了一圈,喊了两个受伤不怎么重的兄弟起来,让他们随我一起下楼, “巍子,到哪里去,” “去绑了老龟的家人,”我说, 不过还没走出楼去,就看到门口有些影影绰绰,知道那是龟哥安排的人在监视我们,于是我又带了他俩,悄悄从一楼的洗手间翻窗出去,又从后墙翻出医院, 夜已经很深,又是寒冬腊月,街上基本没什么人,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尽量走安静偏僻的小道,肚子上的伤还是很疼,每走一段都要坐下来休息一下,费了好半天的功夫,才终于来到贫民区,我们在巷子里拐来拐去,又来到龟哥家的附近, 龟哥刚当老大没多久,肯定没那么快搬家,在某个巷子口外,我和他们说了一会儿动手的要素,一定要快、狠、准,千万不能拖延时间,说完以后,我便带着他们继续前行,然而还不等到了龟哥家门口,就看到那里站着好几个人,显然也是龟哥安排的, 我一下握紧拳头,这老家伙还真是足够谨慎, “巍子,怎么办,”一个兄弟悄悄问我, “等等看,”我咬着牙说,就不信这帮家伙能不打瞌睡, 于是我们埋伏在附近,像暗夜里的三匹野狼,死死地盯着龟哥家门口的那几个人,他们冻得直哆嗦,不断来回走着,时不时地抽根烟,一个人说:“不知道龟哥是怎么想的,既然他都决定当老大了,干嘛还不把王巍给干掉,那样不就一了百了,省得咱们在这受苦,” 另一个人说:“唉,毕竟还有小阎王嘛,龟哥也不敢做得太绝,” 那个人点点头,说是啊,小阎王可不是好惹的,又说:“不过我也觉得,龟哥这次做得有点过分了,说实话王巍对咱们真不错……” 那人拍了他脑袋一下,说别瞎说,龟哥既然这么干,肯定有他的道理,再说了,谁不想自己当老大,谁愿意一辈子屈居人下,好好守着吧,千万别出差错, 另一个人嗯了一声,打起十足的精神来守着龟哥家的门口,我们在附近守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动手的机会,倒是我肚子上的伤越来越疼,疼到我大汗淋漓,忍不住坐了下来, “巍子,你怎么样了,”一个兄弟赶紧搀扶着我,问我要不要回去, 我点点头,说先回去吧, 以龟哥的老道,我能想到的东西,他肯定都能想到了,所以始终克制着我,两个兄弟搀扶着我,又一步步地出了贫民区,来到外面的大马路上,我已经撑不下去了,便在马路边上坐了一会儿,才又回去, 一连两天,我和这两个兄弟都在晚上的时候悄悄潜出医院,来到龟哥家的门口看看有无动手的机会,但是始终没法下手, 到第三天的时候,大浩又来了一趟,说今天是最后期限,明天早上之前必须离开,否则就别怪他们不讲往日的情面,他们离开以后,兄弟们都着急了,乐乐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报仇, 我说不着急,明天不是还没来吗,先过了这一夜再说吧, 看我胸有成竹的模样,大家又放心地去休息了,都很期待明天的到来,他们很信任我,相信我这次还能带领他们度过难关,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我又悄悄下了床去,那两个兄弟已经在等着我了,我冲他们摇摇头,让他们回去休息,这事我自己办, “可是……” “没事,回去吧,我有主意,一个人才好动手,” 他们听后,只能回到自己病房去了,我也捂着肚子一步步地下了楼, 和之前的两个晚上一样,因为肚子上的伤还没好,我每走一段都得停下来休息一下,而且之前还有人扶着我,这次都没有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来到贫民区,又绕来绕去来到龟哥家的门口,那里依然有几个人守着,如同铜墙铁壁一般,就是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更何况这寒冬腊月,哪有苍蝇, 我等了一会儿,知道彻底没办法了,我已经被逼入了绝境, 在天亮之前,如果还是不能解决龟哥,那么我们势必会被扫地出镇,像群丧家之犬一样离开这里, 我不要,也不能,兄弟们还在等着我,他们期待的目光和信任的眼神,让我觉得肩上沉甸甸的,我必须得做点什么了,哪怕我被打入阿鼻地狱,也要力保大家的安全, 我离开了贫民区, 同样忍着肚子上的伤,又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来到老许饭庄,凌晨两点,我敲开了老许饭庄的门,老许看到是我之后,十分惊讶:“巍子,你……” “叔,借我用用你的枪,” “你……” “别多问了,借我用用,拜托,”我倚着门框,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冷汗近乎浸遍全身, 老许返了回去,又走了出来,递给我一支黑漆漆的东西, “谢谢,” 我把猎枪裹到衣服里面,转身走开, “巍子,你一定要好好的啊……”身后响起老许担心的声音, 没有车,也没有人扶,我艰难地一步步往前走着,冷风不断飕飕地刮在我的身上,不光吹凉了我的身体,更让我的心越来越冰冷, 走到某个商店门口,我已经疼得顶不住了,便坐下来稍微休息了下,同时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财神,我不为难你,你只要告诉我,老龟这会儿在哪,” 无论是以前的陈老鬼,还是后来的我,亦或是现在的龟哥,都重用着财神,因为谁都离不开他, 财神告诉了我, 于是我又裹好猎枪,站起身来朝着龟哥所在的地方一步步走去,疼,不光是肚子疼,浑身上下都疼,又费尽千辛万苦,才一步步挪到某个酒店附近,龟哥就在这里, 天色依旧很黑,不过我知道天快亮了,因为我看到街上有环卫工在打扫卫生,他们裹着棉衣和口罩,好奇地看着我走过去, 躲在一堵墙后,我捂着肚子喘了两口气,我的力气早就耗尽、甚至透支,硬撑着一口气才来到这里,在天亮之前要和龟哥来个了断,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甚至,我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 我探出头去,看到酒店门口也有几个人在守着,不过他们已经守了一夜,所以还在不停地打着呵欠, 我的计划简单粗暴,就是横冲直撞进去,谁拦我,我就崩谁,有多少人崩多少人,一直走到龟哥身前,一枪了结他的性命,至于接下来我是被警察抓走还是跑路,那就看运气了, 总之,我已经做好破釜沉舟的打算, 龟哥, 我们到此为止,情义一刀两断, 我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摸出怀中的猎枪,咬牙朝着酒店门口走去,然而刚走到一棵树旁边的时候,树后突然伸出来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我的枪管,接着又将我拽到了树后, 我吃惊地抬起头来,发现竟是我的舅舅,小阎王……

上一篇   154 从天堂到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