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并肩到底 - 少年王

144 并肩到底

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局长叫做郑朝宗,今年四十多岁,在我们整个市里都很有名气,经常看他上电视、上报纸,不是今天铲除了一帮黑势力团伙,就是明天扫荡了几个涉黄的场子,在民间拥有很高的人气,人称郑青天, 我对城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又不敢信任我们镇上的派出所,所以只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托人把这个u盘带去给他看了一下,当然,u盘是我另外制作的,很多关键的东西都没放上去,只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露了一些,以郑朝宗的经验一定知道背后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现在他虽然到我这来了,可是好像完全不在乎这个东西,不仅把u盘丢到桌上,还对我一通嘲讽,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郑朝宗五官端正、相貌堂堂,眉宇之间自有一股英气,即便身上没穿警服,可也浑身上下透着正气,在他身后站着的几个便衣也是一样,自然而然地有种不容侵犯的威严, 普通的小混混看到他们估计都要尿裤子,其实我的心里也很紧张,但我知道他既然驱车几十里赶到这里,就不会只是为了嘲讽我一句,我觉得他还没有这么闲, 我点点头:“你别管我是什么目的,您既然身为人民警察,面对这些重要的证据总不能无动于衷吧,” 郑朝宗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没想到我一个小孩子还能这么镇定,不过他的嘴角再次勾起一抹冷笑,拉开椅子坐到了我的对面,看着我说:“我打听过了,你明天和陈老鬼有一场决战,谁赢了谁就能拿下这个镇的地下统辖权,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但你的势力比起陈老鬼来差得很远,所以这一仗必败无疑,所以你想借我的手,提前帮你铲除陈老鬼,是不是,” 这一次,郑朝宗的语气温和许多,似乎终于愿意和我谈一谈了,以郑朝宗的智商,一眼看穿我的目的并不奇怪,所以我也没有扭扭捏捏,直接就大方地承认了:“对,” “那我又能得到什么,”郑朝宗依旧冷笑, 听到郑朝宗这句话我很惊讶,我以为他和某些腐败的家伙不一样,原来也是一丘之貉么,我微微皱着眉说:“你可以得到名声、地位、荣耀……还有金钱,” 我一边说,一边将某个厚厚的纸包放在桌上, “如果你能给我的只有这些,那抱歉了,没得谈,这忙我不会帮,”郑朝宗站起,面色愈发冷酷,甚至还有一丝鄙夷,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 我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郑朝宗要什么,赶紧说道:“如果我掌控了这个镇,就保证有些东西绝对不会流进来,” 郑朝宗站住脚步,露出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嘴角甚至勾起一抹微笑,不过还是有些不信任地说:“当真,” “当真,”我信誓旦旦, 现在我确定了,和郑朝宗这种人做交易,拿金钱和物质是不足以打动他的,他想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就是一方安宁,以前我以为当领导的没一个好东西,现在见到郑朝宗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太简单, “那好,我就和你谈一谈,”郑朝宗这才重新坐了下来,“不过你最好不要骗我,我有一百种法子可以整服你,” 我将完整的u盘交给了他,他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查看了一番,看得特别仔细、认真,期间数次握紧拳头,甚至还骂了几句脏话,大概一个多小时后,他看完了,顺手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冲着我说:“东西是好东西,也足以定了陈老鬼的罪,不过我现在不能抓他,” “为什么,,”我特别意外,我把郑朝宗叫过来,不就是为了让他帮我抓人吗, “你知不知道宋波,” 郑朝宗突然反问我,看我一脸迷茫的样子,便给我描绘了一下外貌,“大光头、大个子,陈老鬼的顶头大哥……” “宋光头,”我一下叫了出来, 郑朝宗一拍桌子,“对,就是他,这人在城里颇有地位,黑白两面都挺吃得开,就是我拿他都没什么办法,就算我现在抓了陈老鬼,宋波一样可以想办法把他捞出来,到头来还是白忙一场,所以要抓,只能等明天你打败陈老鬼之后,陈老鬼跌下神坛,换你上位,那他对宋波来说也没什么价值了,我也就能安安心心地抓他,不用担心有人会再捞他,” 听完郑朝宗的话,我直接就惊了,我还指望他把陈老鬼抓了,然后我就能获得明天决战的胜利;结果郑朝宗竟然想等我打败陈老鬼以后,他再下手抓人,这搞什么飞机,, 我要是能打败陈老鬼,还叫他过来干嘛,, 这肯定不行,完全不行, “你不抓他,我就打不败他,”我说, “你不打败他,我就没法抓他,”郑朝宗说, 我们两人都懵了,这才发现陷入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争来争去都没有什么结果,我硬着头皮,说郑局长,您在城里这么多年,总该认识点道上的人吧,喊他们明天过来帮我一把怎样, “爱莫能助,” 郑朝宗站了起来,说:“知道你们明天要打架,我不把你们全抓起来就算了,还指望我找人帮你打架,门儿都没有,总之,你要是赢了,我就下手抓陈老鬼;你要是输了,那就真没办法了,再见,” 郑朝宗拿起桌上的u盘,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走过乐乐身边的时候还指着他的衣服说道:“明天打架的时候别用里面的东西,不然我第一个把你抓起来,” 乐乐衣服里藏的当然是那支猎枪, 直到郑朝宗一干人离开现场,坐上帕萨特扬长而去,我们一帮人还是面面相觑,各个感觉头大得很,这哪是找了个帮手,这特么是找了个大爷啊, “巍子,怎么办,”龟哥问我, 我苦笑着:“谁都指望不上,还是靠咱们自己吧,” 因为郑朝宗,又浪费了我们一天时间,眼看着天都快黑了,而明天上午就要开始决战,大伙都有点气势萎靡的模样,随着最后一张底牌也失去作用,我也知道我们这一仗恐怕悬得很了,但我身为一个大哥,也不想在众人面前露怯,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夜色,只能咬牙说道:“把兄弟们都叫过来吧,” 晚上八点,贫民街最大的饭店说是最大,其实就是个二层楼的农家院,我把整个一层都包了下来,连院子里都摆上了桌子, 我们所有的兄弟都到了,再加上魏延带来的人,有六七十个,将整个一层都占满了,大家都知道这是战前动员,所以一个不落地都到场了, 酒和菜都上来以后,我端着一杯酒,站在院子的正中央,冲着众人说道:“从我王巍走上这条路开始,一步步到现在,离不开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我们斗胡风、打老野、灭小刀,终于到了面对陈老鬼的一刻,曾经的我自信满满、年少轻狂,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将陈老鬼踩翻在地,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了,明天就要开始决战,可我们还处在绝对的劣势之中,可以说,明天这一战惨败的几率很大,我也不想让大伙白白去送死,所以喝过这一杯酒后,如果有人不愿出征,可以离开这里,我能理解,” 说完,我便仰起脖子,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现场静悄悄的,没人举杯,也没人喝酒,只有皎洁的月光洒在众人头顶, 我疑惑不解地看着众人,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 “巍子,我们不会走的,”龟哥突然说道,同时喝光了杯里的酒, “谁说咱们就要败了,巍子你可别说这丧气话,以少胜多的战斗我又不是没有打过,”乐乐也豪气地将杯里的酒喝光, “就是,谁说我们一定输啦,说不定陈老鬼明天就拉肚子,我一刀就砍翻他啦,”潮哥哈哈笑着,也喝光了杯里的酒, “对,明天一定要和他干,” “我们等了这么久,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 “巍子你放心吧,哪怕一定会输,我们也没有一个会走的,” “……” 充满豪气的声音在院子里一个接着一个的响起,喝光杯中酒的人也越来越多,渐渐的,所有人都喝了酒,但是没有一个人起身离开, 他们,决定和我并肩到底, 看着这个场面,我的眼睛都微微有点红了,面对明知要输的战斗,我知道他们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的,但最终他们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和我站在一起,这是多日来大家共同经历风雨之后所表现出的默契和团结,更是对我的信任和不计后果的拥护, 我王巍,能有这么一帮忠肝义胆的兄弟,夫复何求, 我忍着眼中几乎快要流出的泪水,再次给自己斟上了满满的一杯酒,举杯对着天空、对着大地、对着院中的众位兄弟,豪气干云地说道:“好,既然大家都这么有骨气,那我也不说废话了,咱们再喝一杯酒,然后就好好地吃上一顿,明天上山去和陈老鬼决斗,不管最终结果是输是赢,都要拿出当年楚霸王破釜沉舟的魄力来,干他一个稀里哗啦、屁滚尿流,” “干、干、干……” 众人的热血瞬间膨胀,声嘶力竭的大吼声冲上云霄,久久地回荡在这院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