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大哥,别折磨他 - 少年王

139 大哥,别折磨他

我知道,龟哥真的是被逼到没办法了,才只能去找我舅舅的,按照时间推算,龟哥和陈老鬼是一辈的人,也和我舅舅是一辈的人,以前肯定也互相认识,不过我没在龟哥面前提起过我舅舅,也不知道龟哥和我舅舅关系如何, 只是我舅舅行踪不定,连我都很难找到他,龟哥能联系到么,对这一点我很怀疑, 车子很快驶出我们学校门口的这条街,我以为陈老鬼要把我带到他的地盘去,或是像上次一样找个荒凉的地方下手,果然,车子直接朝着郊外开去,路的两边都是光秃秃的农田,时不时能看到一座冒着烟的工厂,有好几次我以为陈老鬼要停车了,结果他并没有,而是继续让人往前开车, 走着走着,我才反应过来陈老鬼要把我带到哪去城里, 是的,这路线很明显就是要到城里去的,不知道陈老鬼想把我带到城里做什么去,我半坐在车的后备箱里,陈老鬼、老猪他们坐在前面始终一言不发, 我肚子上的血虽然不再流了,可伤口还是让我疼痛难忍,再加上未知的恐怖和压抑,让我觉得浑身都特别难受,虽然之前喝退龟哥他们的时候表现的特别豪迈大气,但是现在坐在这小小的车厢里,始终不知道陈老鬼到底要拿我怎么样,这种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对我来说真是一种煎熬,犹如度秒如年, 不过这期间里,老猪时不时地会回过头来假装观察后方的车辆,其实是趁机看我一眼,知道我没有事,才会扭过头去,想到老猪一定会想办法救我,心里也稍稍燃起一点希望,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终于进了城, 不过车子进城以后,并未继续深入,而是在周边兜起了圈子,不多时便钻进一座看上去荒凉无比的工厂, 一进到这个工厂,我的心都凉了,最终还是来到这种地方了,看来陈老鬼跑了几十里地并不是要干什么,只是想尽量远离一点我们的镇,怕人来打扰他的行动, 进了这工厂后,车子停在门口,两个汉子便把我抬下来,送进了废弃的大楼里面,按照陈老鬼的指示将我放在某个柱子下面,接着,包括老猪在内的十多个汉子便朝四周散去,似乎是检查这附近有没外人,只有陈老鬼还留在原地,站在我的旁边抽着烟, 过了一会儿,那些汉子都回来了,告诉陈老鬼说没事,陈老鬼嗯了一声,让他们看着点我,便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反正打了挺长时间,这期间里,我就一直躺在地上,四周的汉子也都默不作声,只有老猪频频看我,眼神里露出焦急之色, 脚步声响起,陈老鬼打完电话回来了,说的第一句话就震惊了现场所有的人:“老鼠的尸体找到了,”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脸上都露出震惊的神色,包括我当然,我是震惊陈老鬼竟然能找到老鼠的尸体,难道老猪做的不够干净么, 一片震惊之中,陈老鬼继续说道:“尸体是在镇上的后山挖到的,有个农民想盗墓,恰好挖开了,赶紧就报了警,据反馈回来的消息说,一刀毙命,手段干脆利落,一看就是圈内人做的,而且身上的钱也没丢,唉,小峰早就提醒我了,是我没当回事,我对不起老鼠啊,” 四周一片沉默,有人轻轻叹了口气,也有人默默地抽起了烟,现场气氛猛地压抑起来,看得出来平时老鼠和他们的关系也还不错,所以众人的神情都有一些悲伤,即便关系不咋地,老鼠的死也够他们震撼了,谁能猜到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所以也有点兔死狐悲之感, “你们知道更可怕的是什么吗,”陈老鬼的声音再次幽幽响起, 众人都抬头看向了他, “更可怕的是,警察调查出来,老鼠死前最后一次当众现身是在某个小酒吧里,那个小酒吧我知道,是老鼠的一个情妇开的,不过他很少过去那边,所以算是一个秘密场所,对方既然能找到那去,说明还是比较了解老鼠的,而且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 陈老鬼没有再说下去,而现场众人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老鼠是被自己人干掉的,而且地位还不低,否则不会知道老鼠的秘密,更不会不声不响地就把老鼠带出酒吧, 这个说法让众人都紧张起来,各个左看右看,开始互相打量对方,似乎在猜测谁是内鬼,现场的气氛顿时有点躁动不安,不止一个人嚷嚷起来, “你看我干嘛,” “我又不知道老鼠还有个情妇,” “你他妈再看我,信不信老子把你脑袋拧下来,” 眼看着众人都快因为这个问题起内讧了,陈老鬼突然暴喝了一声,众人纷纷安静下来,陈老鬼朝着我走过来,边走边说:“你们乱什么,直接问他不就好了,” 话说完,他也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抬起脚狠狠朝我的手背踩了下去,随着“咔嚓”一声清脆的响,我的惨叫声也瞬间弥漫在这荒废的大楼里面…… 疼,是真的疼,钻心的疼,疼到撕心裂肺,疼到肝胆俱裂,人都说十指连心,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古代有种刑罚是拔指甲盖,能活活把人疼昏过去,我这还好一点,是陈老鬼直接踩上来的,可也疼得差点让我昏过去了, 我的惨叫声持续了一阵子,才慢慢地低了下来,陈老鬼的脚慢慢挪开,我看到我的手已经肿得老高,估计里面的骨头都断了,我的整条胳膊都发着抖,冷汗也从额头上森然滴下,喉咙里持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陈老鬼蹲了下来,一双眼睛阴沉沉地看着我,说:“外甥,告诉我,那人是谁,” “我不知道……” 我忍着手背上传来的剧痛,颤抖着说:“叔,我真不知道是谁,其实我从来都不打算和你做对,之前我虽然占了好多地盘,但那只是想过过老大的瘾,从来没想过要对您怎样,至于老鼠,那天晚上我是打败了他,但我也不敢对他怎样,所以就让他走了……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就放过我吧,” 我浑身都发着抖,语气也卑微到了极点,一方面是出于本能地害怕,另一方面也不想把老猪供出来,所以也故意装成这么窝囊的样子, 但,这样的我明显骗不过陈老鬼,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外甥,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接着他又站起,朝着我另一只手狠狠踩了下来, 同样的惨叫声再次响起,这次疼到我眼泪都挤出来了,我的身体因此都蜷缩起来,喉咙里也传出了隐隐的哭腔,但是嘴里仍在哆哆嗦嗦地说着:“叔,我是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 我的哭声并未赢取陈老鬼的丝毫信任,他还是微微摇着头,说:“外甥,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陈老鬼又蹲下身,抓住我的头发狠狠朝着地上磕去,砰砰砰、砰砰砰,几下过后,我便已经头昏目眩,脑袋里面就好像煮着一锅粥,眼睛前面都是一团模糊的影像,耳朵里面也嗡嗡嗡直响,我听到陈老鬼又在我耳边说:“外甥,现在肯说是谁了吗,” “不……不知道……”我努力地挤出这几个字, 陈老鬼又轻轻叹了口气, “好吧,”他说:“从现在起,我会一根根切断你的手指头,直到你肯说为止,” 我晕晕乎乎的,看到陈老鬼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柄匕首,并且已经按住了我的手,显然要准备做了,陈老鬼连人都敢杀,切根大拇指又算得了什么,所以我一点都不怀疑他会真的下手,这也让我更加的恐惧了,拼命地挤着几个字:“不要,不要……” “那你到底是说不说,” “……”我的喉咙里只传来一阵阵的咕噜声, “唉,” 陈老鬼叹了口气,便把匕首对准了我的手指,我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份无法想像的痛苦,但心中始终坚持一个想法,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老猪给供出来, “大哥,别折磨他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怎么,”陈老鬼回过头去, 我的意识虽然模糊,可也听得出来这是老猪的声音,一颗心也忍不住砰砰砰跳了起来,老猪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切手指,难道他要自己站出来承认了, 不,我不希望那样,如果老猪真的承认,那他一定会被陈老鬼给杀了的,而到那时,陈老鬼一样不会放过我,到头来不过是多死一个人而已,还不如我硬扛着就是不说,这样还能将他保全下来, 我躺在地上,眼睛却看着老猪,虽然我没有使任何眼色,但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意思,老猪的声音响了起来:“没什么,就是觉得折磨他也没用,大家都看得出来这小子挺硬的,之前老龟他们都要为他挡抢了,他都能硬生生给拦回去,难道现在就能让他松口,最后把他折磨死了,也没套出那个人来,反而让咱们人心惶惶、彼此猜疑,这又是何必呢,” “嗯……” 陈老鬼点了点头:“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看,不如直接杀了他吧,” 老猪说道:“既然问不出来,索性就别问了,您就跟大家伙说,不管是谁做的,以后都不计较了,希望这人吸取教训,别再干这样的事了,这样一来,他肯定对您感恩戴德,从此绝对忠心耿耿,您说呢,” “好主意,真是好主意,” 陈老鬼满意地点头,接着将手里的刀当啷一声丢到老猪脚下:“成,那这事就由你来办吧,” “好,” 老猪毫不犹豫地弯腰捡起匕首,接着朝我慢慢走了过来……

上一篇   138 快去找小阎王

下一篇   140 小阎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