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两个王八蛋 - 少年王

128 两个王八蛋

陈峰回来了, 自从陈峰被瓜爷捅伤以后,到现在已经有小半年了,料想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回来也是挺正常的事,但,他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就颇有点玩味了, 什么意思,连这学校的天也不想让我做了, 按理来说,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把陈峰放在眼里了,有资格做我对手的是陈老鬼,而不是他的儿子,不过陈峰偏偏在这时候回来,摆明了就是要搞我的事情,那我就不得不注意一下他了, 于是我问花少,他有什么行动, 花少告诉我也没什么,陈峰回来之后,没折腾也没闹,就是先叫以前的兄弟去吃了顿饭, 之前陈峰住院以后,乐乐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击垮、归拢陈峰的势力,但还是有一些陈峰的忠实拥趸不肯归顺,数量也不是太多,大概就是一二十个,因为他们也折腾不出什么浪来,又甘愿低调下去,所以当时就没有管,陈峰现在回来,请的就是这些人吃饭, 无论怎么看,这些都是正常的社交行为,这些人对陈峰不离不弃,陈峰请他们吃个饭也是应该的,不能因此就认为陈峰要干什么了, 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盯紧他,”我说, “那如果他搞事情怎么办,”花少问我, 我沉默了一下,这是最让我为难的了,我当然不怕陈峰,凭他的能力还不足以对我怎样,但就怕他隔三差五地搞些小动作,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但是恶心人,而我又不得不考虑他背后的陈老鬼,所以也不能针对的他太过分了,不然又把他爹给引到学校来了, “小事就忍了吧,如果有大事再说,”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不得不蛰伏起来,实行“小不忍则乱大谋”的策略, “好,”花少站起准备离去, “等等,” 花少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我,我说:“躺了这么多天,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花少笑了起来,说可以, 花少明白我的意思,知道我要出去亮一下自己的拳头,提醒陈峰最好老实一点,不要给我搞事情, 就这样,已经在宿舍闷了好几天的我,和花少一起下楼而去,来到了久违的教学楼,我的出现无疑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很多学生都听说了外面发生的事,知道我被陈老鬼打的全军覆没,也能理解我这几天为什么不愿意现身, 但是今天,陈峰刚一回来,我就马上现身,难免不让人产生猜测,是不是我们两人又要斗起来了,有好事者已经在隐隐期待着我们交锋的场面,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更强些, 一个是学校曾经的天,一个是学校现在的天,如果斗起来一定相当精彩吧, 所以我一现身,好多学生都出来看热闹了,走廊里围的都是人,可惜没有如了他们的愿,我并没有立刻去找陈峰,而是回教室上课去了,有几个学生来和我打过招呼,看我也没准备干什么,便纷纷散了, 唐心也来了,和以前一样坐在我前面和我说话,不过感觉她挺小心翼翼的,好像害怕揭到我的伤疤,其实并没她想的那么严重,当然我也不会直接说出来, 乐乐听说消息以后,也第一时间跑过来了,进我们教室的时候还怒气冲冲的,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却又没了脾气,说:“巍子,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是在谋划什么吧,你有什么计划就跟大家说啊,省得我们这么着急,” 我说我看别人也没着急,就你着急而已吧,时机到了我自然会说,你嚷嚷个啥, 乐乐无可奈何,只好搬了个凳子坐我旁边,说:“巍子,你过来上课,是提防陈峰吧,你就别操心他了,那家伙要是想干点什么,我就能过去拍死他了,” 其实乐乐还是挺聪明的,就是脾气急了一点而已,我说我可提前和你说啊,没有我的命令的话,严禁你们任何人找陈峰的麻烦, 乐乐白眼一翻,说:“我才懒得找他,但他要是找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峰是上午回来的,中午请他那帮兄弟在学校外面吃了顿饭,现在已经下午了,暂时风平浪静,不过我还是让人盯着他, 下午大课间的时候,杨帆告诉我陈峰在篮球场打球,而且他们那帮兄弟都在, 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说正好,我也想运动下了,叫兄弟们一起去吧, 我和花少、乐乐、韩江等人到了篮球场后,果然看到陈峰正在球场打球,不过除了他们那帮兄弟之外,竟然还有几个女生在呐喊助威, 嘿,这小子消失这么久,竟然还有粉丝,也是挺不简单的,好久不见陈峰,感觉好像他胖了一点,看来这半年伙食挺好,而且打球的时候动作也挺灵活,身子确实恢复的不错, 我们一帮人抱着篮球出现以后,陈峰那边的人频频在看我们,但是不知道陈峰说了句什么,他们又不看了,专心打起自己的球来, 他们不搭理我们,我们当然也不搭理他们,我们占了和他们相对的另外半个场子,也开始分拨打起球来,上任的天和现任的天在一个场子里打球,可想而知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篮球场边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在源源不断地赶过来,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不过,毕竟我是现任的天,兄弟和朋友都多,所以为我加油呐喊的也多,声势完全盖过了陈峰那边,只要我进一个球,那轰隆隆的声音几乎要把篮球场给震塌了,反观陈峰那边,虽然也有几个人在助威,但是跟我这完全就不能比,显得落魄又可怜, 刚打了一会儿,就看见陈峰那边不声不响地散了,看到这幕,大家都挺兴奋,觉得陈峰已经完全萎了,不会再有什么动力来和我们做对,目前看来陈峰确实挺老实的,希望他能一直这么老实下去,省得我还要再分心对付他, 不过,这始终是我的幻想,陈峰这样的人注定不会老实,果然不到两天,杨帆就告诉我,陈峰在私下悄悄收拢人手,那些曾经跟过他、现在又跟了我们的高三学生,很多都接到了他的消息:陈峰希望他们能够回去, 不知道是上次篮球场的事刺激了陈峰,还是他本来就这么打算的,总之,他开始行动了,据杨帆所说,大部分人还是回绝了他,但也有小部分人真的悄悄跟了陈峰,因为他们觉得跟着我没前途了,还是陈老鬼的儿子比较牛逼, 唉,老猪说得一点没错,怎么可能所有人都是兄弟呢,经历的越来越多之后,我的心肠也在慢慢变硬,如果现在还需要送一批炮灰出去,我就不会再犹豫、再心软了, 不管怎样,既然陈峰率先挑起了战火,那我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于是这天中午,我便领着我的大部队,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食堂,大家打饭、落座,坐了好几桌,叽叽喳喳相当热闹, 陈峰在不远处,还是他那十来个人坐在一起,本来气氛也挺热闹的,结果一看我们来了,纷纷埋下头去吃饭,假装没有看到我们,更不愿意招惹我们,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表面现象,陈峰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儿,竟然还学会韬光养晦了,表面上不跟我们发生冲突,实则在背地里憋着股劲儿,就等有朝一日可以真的反我, 看来他这小半年的伤没有白养,以前那么张狂的一个人,现在稳重多了,可惜,还是做的不够周密,被我轻轻松松就发现了漏洞,而且,我还打算给这小子一点教训,不用太狠,不至于让陈老鬼找上门来的那种教训,让其他学生也知道知道谁是学校真正的天, 吃完饭,我一抹嘴,说:“兄弟们,走着,” 众人期待已久,纷纷放下碗筷,哗啦啦跟着我朝陈峰那边走去,食堂里人挺多的,一看我们这个动静,都纷纷张望过来,好多本来出去的学生也回来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着兴奋的神色,毕竟他们期待这一幕也挺久了, 上任天和现任天的冲突,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大事, 在我们走过去的时候,陈峰那帮人也有点慌张,好几个人都准备站起来跑了,但是不知陈峰说了句什么,他们又重新坐了下来,但还是各个紧张地看着我们这边,不过陈峰始终很淡定的在吃饭,一张脸上也面无表情,好像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似的, 看他那个装逼的样子我就来气,心想一会儿要好好煞煞他的威风,然而,就在我们一帮人浩浩荡荡往那边走的时候,花少突然说道:“巍子,还是别去了吧,” 众人蓄势待发,花少却打了退堂?,这当然让我特别奇怪,便问他怎么了,乐乐也说:“你要是不敢打架可以上后面站着,我们上就行了,” 花少摇摇头,用下巴指了指陈峰那边,说你们看看, 我们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容貌绝美、气质出众的女孩端着饭缸坐在了陈峰旁边,这个女孩我们都认识,她叫刘梦,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同时也是陈峰的女朋友,没人知道这个女孩的来历,她的穿着也很朴素,看不出家里是否有钱,据说是被陈峰死缠烂打才泡到手的, 不过和陈峰的张狂不同,这个女孩为人处事都很低调,甚至极少出现在陈峰身边,之前陈峰在学校动不动就打架,她也从来没参与过,所以大家对她印象都挺好的,陈峰后来被捅了以后,我们也没找过这女孩的麻烦,她的生活似乎从未因为学校的混乱有过影响, 花少突然说不上了,显然就是因为这个女孩,以他的性格,怜香惜玉也是很正常的,我就跟他说没事,我们只针对陈峰,不会对刘梦怎样的,众人也说是啊,没谁会欺负刘梦的,让花少尽管放心好了, 结果花少还是摇头,说算了,别上了, 花少一边说,看向我的眼神还一边露出点哀求之意,花少心疼女孩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但也没有因为这个影响过我们的计划,这次竟然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把自己的姿态放得这么低,这还是挺让我吃惊的, 我看看花少,又看看刘梦,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闪过我的脑海,花少曾说过他来我们学校是为了一个女孩,难道,就是刘梦,, 如果真是刘梦,那一切都解释得通了,怪不得花少说是为了某个女孩才来我们学校,却又从来没见过他去认真追求哪个女生这肯定啊,人家都是陈峰的女朋友了,就是花少也不好随便插足的吧, 我们现在要教训陈峰,虽然说了不会针对刘梦,但肯定也会吓到这个女孩,怪不得花少让我撤人呢,还真是温柔体贴啊,不过,除了我明白以外,其他人还是不能理解,以为花少就是单纯的想保护刘梦,都在谴责花少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了,花少则耐心地给他们解释,说陈峰天天都在学校,什么时候都可以开打,干嘛非要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动手, 看着花少苦苦解释的模样,我还觉得挺好笑的,就站在他那一边,说花少说得对,咱们什么时候都能教训陈峰,不急于这一时了,然后,我就让大家先回去休息,说等下次有机会了再叫他们, 就这样,大家只好不情不愿地散了,一场即将到来的恶战就这么戛然而止,周围本来准备看热闹的学生也都挺失望的,花少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我则冲他摇摇头表示没事, 可就在我们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就听到陈峰那边突然隐隐约约飘过来一句话:“看到没,就知道他们是在装腔作势,王巍怎么敢得罪我爸爸,到底还是不敢对我怎样,” “轰”的一声,那边爆发出一阵大笑,那些学生都在恭维着陈峰,说什么“还是峰哥临危不惧,一眼就看穿王巍纸老虎的本质”之类的话,只有刘梦充耳不闻,始终稳稳地吃着自己的饭菜,好像这一切都和她无关,在一片肮脏的大笑声中,她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而陈峰坐在中央,一脸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模样,还有意无意地往我这边看着,一副十足的挑衅模样,显然那句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之前还说陈峰半年不见,整个人感觉稳当了许多,结果还没几天,本性就又暴露了,看着陈峰这副嚣张模样,我们这边的人都气坏了,嚷嚷着要过去教训陈峰,但我看了花少一眼,说算了,有女孩子在还是别打了,我一个人去会会他们, 众人都挺惊讶,我跟他们说没事,我去去就来,花少一脸紧张地看着我,我冲他眨眨眼,让他安心,不会吓着他梦中情人的, 完了,我便朝着陈峰那边走了过去, 他们本来都在大笑,看我突然走了过去,都是吓了一跳,笑声戛然而止,就连陈峰的脸色都不太对了,和我料得一样,他们才是真正的纸老虎,别看刚才笑得那一股子张狂劲儿,其实各个都心虚的不得了,尤其是陈峰,他想趁机立威,然后多收点人,我偏不让他如愿, 我一直走到他们身前,一帮人已经全都沉默下来,我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天,威信早就树立好了,陈峰那些兄弟连直视我的勇气都没有,唯有陈峰梗着脖子说道:“王巍,你想干嘛,” 我笑嘻嘻的,说不干嘛,瞧你吓得那样,就是咱俩好久不见了,我过来跟你聊聊天呗, “我跟你有什么好聊” 不等陈峰说完,我突然“哎呦”叫了一声,说陈峰,你饭缸里有只苍蝇, 我猛地抓起陈峰的饭缸,哗啦一下就摔在了地上,饭菜也洒了一地,陈峰飕地站起,恶狠狠瞪着我:“王巍,你是不是找事,,” 我打定了主意陈峰绝对不敢动我,所以同样恶狠狠地瞪着他:“是又怎样,,” 其实大冬天的哪有苍蝇,我就是故意在找陈峰的事,不过为了花少,我是不会在刘梦面前动陈峰的,但是小小的教训他一下,煞煞他的威风还是可以的, 我这么一摔陈峰饭缸,乐乐他们立刻大声叫好,还有嚷嚷着让我扇他耳光的,原来那些准备散了的学生,这时候又返回来看热闹了, 陈峰气得脸都红了,胸腔也上下起伏不定, 不过我看他也就这点本事,根本不敢对我怎样,所以我就更嚣张了,还把脑袋凑过去,直视他的目光,说怎么着,难道你还想动手, 不出我的所料,陈峰虽然气得呼呼直喘,像一头快要发怒的狼,但还真的不敢对我怎样,我的兴致更浓,还想再压迫他两下,让他在众人面前好好出出丑,但就在这时,花少突然急匆匆走到我身前,拉着我胳膊说王巍,算了, 我挺纳闷,我又没动手,不至于吓着刘梦啊,结果顺着花少的眼睛一看,只见坐在陈峰旁边的刘梦面色惨白,握着筷子的手也在不停发抖,显然已经吓坏了, 当时我就在心里“去”了一声,这就被吓到了,不至于吧,好歹是陈峰的女朋友,这种场面都没见过,我有心再压迫陈峰两下,但是看着花少焦急的神色,又看着刘梦害怕的模样,心说算了,今儿就这么着吧,便指着陈峰说道:“王八蛋,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别一天到晚把你爹抬出来,逼急了我再把我舅舅给叫来,” 其实我真是不愿意拿我舅舅吓唬人,但对付陈峰这种家伙,好像还真得这么干,果然,我一提我舅舅,陈峰的脸又白了,整个人也耸拉了不少,显然回忆起一些痛苦的事情来, 你说说,这是何必呢, 出完了气,我便洋洋得意地转身,带着众人气势万千地离开了食堂,虽然没打陈峰,但是同样也出了气,大家还是挺兴奋的,一路上都挺高兴, 只有花少闷闷不乐, 到了宿舍,花少说他有点事,让我们先回去,大家也没当回事,以为他又去泡妞,所以就都散了,只有我想了想,跟了上去, 跟在花少身后,不出我的所料,这家伙直奔女生宿舍的方向而去,我心想这家伙要干嘛,不会是想和刘梦告白吧,那敢情挺好,早下手早为强嘛, 到了女寝楼下,门前是一片草坪,花少就躲在了一棵树后,直勾勾地望着对面的路,那模样活脱脱像个登徒子,花少一看就常干这种事,手段非常老练和娴熟,我也躲在不远处,观察着花少的动作,看看他是怎么挖陈峰墙角的,顺便学习学习他的经验, 挖人墙角当然不道德,不过挖陈峰的嘛,我举双手赞成, 不一会儿,刘梦就回来了,但是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陈峰,毕竟是刘梦的男朋友,送人家回来也挺正常,远远的就能看见刘梦的脸色还是发白,显然还没从之前的惊吓中走出来,我心里更纳闷了,至于这么脆弱吗, 走到宿舍楼前,陈峰还在和刘梦说着话,好像在安慰她,而刘梦不断摇头,显然是说自己没事,陈峰想摸刘梦的头,但是刘梦躲开了,看嘴型在说:“你回去吧,” 陈峰点点头,便转身走了,刘梦看着他彻底离开,这才也回宿舍,而整个过程,花少竟然一动不动,并没上去和刘梦说话,好像就打算这么看看,我去,这可不符合花少的风格,这小子泡妞手段极多,胆大到见第一面就敢强吻人家的主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纯情了,, 眼看着刘梦都快进宿舍了,我都替花少着急起来,于是大叫了一声:“刘梦,” 我这一声喊,不仅叫住了刘梦,还把花少给吓了一跳,花少回头看到是我,还吃惊地瞪大眼睛:“王巍,你怎么……” 而刘梦左望右望,还看不到人,不知道谁在叫她, 我一着急,立刻上前拖了花少的胳膊就往刘梦那边跑,花少哎呦哎呦地大叫,还想挣脱,但他哪里有我力气大,秒秒钟就被我带到刘梦身前了, 刘梦一看是我,吓得脸色又有点白了, 我赶紧说:“刘梦不好意思啊,之前不是故意吓你的,你也知道我和陈峰一直都不对付,吵吵两句也正常,那个,我这次找你是有另外的事,我这哥们,叫花少,他喜欢你很久了,你考虑考虑呗,真的,我觉得陈峰配不上你,我这哥们和你才是天作之合,” 我说话的过程中,花少急得想捂我嘴,但我偏不让他如愿,仍旧突突突把话说完了,一大老爷们,竟然还怕这个,真是搞笑,我说都说完了,花少也没办法,他只好抬起头,硬着头皮说道:“刘梦,你还记得我么,” 刘梦却没答话,一张脸变得更加发白,而且目光也没有看向我和花少的任何一个,而是看向我们两人的身后, 我和花少都是一阵头皮发麻,感觉似乎大事不妙,我俩慢慢转过头去,果然看到我们身后站着一个人,正是一脸铁青的陈峰, “你们两个王八蛋,”陈峰的怒吼声震天响起,同时狠狠一拳冲我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