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一命抵一命 - 少年王

126 一命抵一命

陈老鬼突然出现在这,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所以当时直接就傻了,后半截话都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站在陈老鬼身后的有三四个人,看上去个个都气宇不凡,其中一个我也认识,正是老?,以此类推,其他几人估计也是陈老鬼身边的大将, 我傻了,陈老鬼却不傻,他的面色平静,一点都不奇怪我会在这,他先抬头看了一眼窗边的绳子,又看看倒在地上的财神,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用眼神看了下旁边的一个胖子,那胖子便立刻走了过来, 这时候我才有点清醒过来,不管陈老鬼是来这干什么的,财神都处在生死存亡之中,还是救人要紧,所以我立刻说道:“财神他……” 但是不等我说完,那胖子就狠踹了我一脚,嘴里还骂了句去你妈的,就把我踹得滚到一边去了,接着那胖子便俯下身去检查财神,先探了探他的呼吸,又摸了摸他的心脏,回头对陈老鬼说道:“死了,” 听到胖子的这一句话,我的脑子轰隆隆响了起来,怎么可能,我明明刚刚检查过财神,他还是有一点呼吸的,难道就这么短短的一点时间,财神已经彻底断了呼吸, 想到一直在暗中护着我的财神死了,我的精神直接就崩溃了,就差一点点、一点点,魏延已经放过了他,他明明可以活下去的,我不是怀疑那个胖子的判断,毕竟人家一看就比我老练多了,可我心里还是存着一点点希望,万一他就判断失误了呢, 所以我大呼着不可能,又朝着财神的身体扑了过去,结果还不等到奔到,那胖子又狠狠一脚踹在我胸口上,这胖子的脚力实在太大了,他看着虽然一身肥肉,可是灵活程度竟然不亚于电影明星洪金宝,直接就把我踹得滚到了墙边, 我还想再爬起来,但是胖子又扑过来,砰砰啪啪对着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干得我当场就?血飞溅、头晕目眩,浑身骨头都跟散了似的,连站都站不稳了, 我自问实力还行,在同龄人里属于佼佼者,而且这段时间一直没放弃过锻炼,就是干一两个成年人也不是问题,可我在这个胖子面前竟然没有一点还手之力,我就像滩泥巴一样任由他蹂躏着,不一会儿就彻底倒在了地上, 即便这样,那胖子也没放过我,仍旧狠狠一脚朝我的肚子踢过来,这一脚真够重的,直接让我“哇”一声把晚上吃的冒菜都吐出来了,胖子还要再踢,却被陈老鬼给叫住了, “算了,好歹是小阎王的外甥,”陈老鬼说, 胖子这才住手,不过仍旧狠狠地瞪着我, 我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浑身就跟散了架似的一样难受,别说站起来了,连动一下都难,不过我没时间去记恨这个胖子,仍旧盯着财神的方向,我希望他不要死, 陈老鬼走了进来,老?等人也跟了进来, 陈老鬼走到财神身前,伸出脚来在财神身上踩了踩,语气里带点遗憾说道:“死了啊,真是可惜,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上吊就上吊了呢……” 虽然陈老鬼的嘴上说遗憾,可是他的动作却很不尊敬人,尽管如此,我还是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毕竟财神是他的人,现在能救财神的也只有他了, 我想跟他说财神不一定死了,毕竟再有经验的老手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还是把救护车叫过来让专业的医生判断一下,没准还有活命的机会,但是那胖子刚才把我打的太狠,其中好几脚都踹在了我的下巴上,我的嘴巴现在连张一下都难了,只能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陈老鬼没有再看财神,而是直接迈过他的身子,走到了办公桌前,并且从上面拿起一张薄薄的a4纸,开口念道:“魏延,愿我的死可以化解你心中的痛,哇哦,一命抵一命,真是感人啊……” 陈老鬼的声音阴阳怪气,而且这声“哇哦”非常耳熟,之前从陈峰的嘴里经常听到,我说陈峰怎么那么变态,原来是跟他爹学的, 这些年来,财神帮陈老鬼不知赚了多少钱,现在财神死了,陈老鬼看上去却一点难过的样子都没有,难道他已经知道财神…… “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陈老鬼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喝,一张脸也变得扭曲起来,看上去无比阴森恐怖,他把手里的a4纸揉成一团,狠狠地砸在财神脸上,接着又扑过去,冲着财神又踢又打起来,嘴里还骂骂咧咧:“老子让你背叛,老子让你背叛……” 陈老鬼的这一连串动作和谩骂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他果然已经知道财神是内奸了,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奇怪,毕竟这几天镇上闹得很乱,打架的事几乎天天都有,包括派出所也没有闲过,警笛能从早响到晚,陈老鬼就是再不在乎也该察觉到端倪了, 他只要稍微一查,就知道我的势力到了什么地步,也很容易就能明白是谁在其中作梗, 财神自己都说过,他帮我瞒不了多长时间了,显然这也是他决定自杀的原因之一,即便他自己不上吊,陈老鬼也不会放过他的,他觉得自己走到了生命尽头, 财神的死并未平息陈老鬼的愤怒,陈老鬼仍旧冲着财神的身体又踢又打,老?、胖子等人都冲上来拉着他,让他不要太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陈老鬼气喘吁吁,把财神的身子踢到一边,又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的一颗心顿时提起,我不知道他会拿我怎么样,但我的眼神没有一点退缩,始终恶狠狠地瞪着他,陈老鬼走到我的身前蹲了下来,看着我叹了口气,说:“外甥,你可以啊,竟然能走到这一步,真是让我小瞧你了,唉,幸亏我发现的早,不然都要被你给干掉了……” 我紧紧咬着牙齿,恨不得将他咬死, 旁边的老?突然开口:“大哥,你就别给他戴高帽了吧,就他还干掉你,这不是异想天开么,” 那胖子也说:“是啊大哥,咱们是疏忽了点,但还不至于被这小子给挑翻吧,” 陈老鬼摇摇头,说:“你们不用安慰我,这次确实是咱们大意了,这小子不知不觉就把那些个边边角角全收服了,手底下的人都比咱们还要多了,还和财神搞到了一起,下一步显然就要拿我开刀,唉,不愧是小阎王的外甥啊,这种速度都把我给吓了一大跳,” 众人沉默下来,那胖子说:“还好发现的早,” 陈老鬼站起来,一脚踩在我的头上,说对,还好发现的早,一切都还来得及…… 陈老鬼穿着一双老式的胶鞋,鞋底还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里淌过来,踩在我的脸上,黑色的脏水便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来,我难以忍受这样的屈辱,试图摇晃我的脑袋,但是陈老鬼踩得很紧,我越挣扎,他就踩得越死, “可是怎么办呢,”陈老鬼继续叹着气:“如果是别人,直接杀了就行,可这是小阎王的外甥,一个弄不好,那疯子又找上来了,我一看见他就头大……” 看着陈老鬼为难的样子,胖子忍不住说道:“杀了也没事吧,咱们干得神不知鬼不觉,小阎王凭什么说是咱们杀的,” 老?也说是啊,反正今晚的事谁都不知道,咱们可以伪造一个他和财神同归于尽的场面,就是小阎王来了也不能说什么, 胖子一拍大腿,说卧槽,这主意好,还是老?聪明,不如就这么干吧,其他两个汉子也纷纷表示同意,觉得这主意可行,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心想这帮家伙可太狠了,竟然连这么毒的主意都能想出来,之前小刀要废了我,我尚且吓得不轻,这次陈老鬼谋划着怎么要我的命,我又吓得忍不住发起抖来,我也不想这样,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只能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千万别软,哪怕是死也要轰轰烈烈,尤其不能求饶求饶不仅没用,反而会让对方笑话我,没准连“真是给小阎王丢人啊”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所以,虽然我的身体不停发抖,可我始终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说出半个求饶的字来, 房间里面,胖子、老?他们还在七嘴八舌地说着,讨论如何能把命案做得真实一些,最主要的是怎么瞒过我舅舅,我越听越心惊,这帮人的狠毒实在远远超出我的想像,搞死一条人命在他们嘴里如同家常便饭一样,而且他们的主意也很精妙,按照他们的法子来做,我和财神妥妥的是同归于尽而死,谁都挑不出半个理来, 我在恐慌害怕之余,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计策精妙,果然都是老江湖,尤其是老?,别看他年纪轻轻,却是真有一套,怪不得二十多岁就能在陈老鬼身边有一席之地, 不过他们在讨论的时候,陈老鬼始终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 “大哥,你觉得怎样,”老?问道, “大哥,我觉得挺好,可以这么干的,”那胖子也附和着, 陈老鬼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你们啊,还是不了解小阎王,” 几人都是一脸迷茫,不明白陈老鬼是什么意思,陈老鬼继续说道:“你们的主意,对付一般人没有问题,就是对付条子也绰绰有余了,可是对付小阎王那种疯子还是不够,他才不管他外甥是不是和财神同归于尽的,他可从来不讲道理,他只会把脚踩在我脑袋上,说:‘x你妈的,反正我外甥是死在你这里的,你就得给老子负责,’到时候我就遭殃了,” 众人一阵无语,胖子有点急了:“那怎么办,不能就这么放过这小子吧,” 一开始我还觉得老?他们的主意足够精妙,心想自己今天晚上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结果听陈老鬼一说,我才反应过来,他说得确实没错,我舅舅真能干出这种事来他可是疯起来连亲外甥都打的人,指望他和别人讲道理,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果然啊,要说了解我舅舅,还是非陈老鬼莫属, 说到我舅舅,胖子、老?这些人都没主意了,只能眼巴巴看着陈老鬼,但,陈老鬼显然也没什么办法,他要是能制得住我舅舅,就不会屡屡被我舅舅踩在头上了, 陈老鬼又狠狠地踩了我脑袋两下,踩得我脸颊骨都快碎了,又说:“能怎么办,反正小阎王那种疯子不能惹,我就是一辈子都不想和他打交道,他坐牢的二十年简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二十年……妈的,怎么不多关他两年,得了,还好发现的早,没有让这小子酿成大祸,把他打一顿扔出去吧,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彻底摧毁他的势力,” 胖子点头,说是,这小子虽然把边边角角的势力归拢得差不多了,好在时间也不太长,肯定还不稳固,再加上突然袭击,足够毁掉他们了, 老?立刻说道:“这事交给我去办吧,” 陈老鬼摇头:“这次非同凡响,还是让老猪去办吧,他经验要比你丰富,” 那胖子说:“行,” 之前被暴打过一顿,又被陈老鬼踩着脸颊的我,本来脑子昏昏沉沉的,结果听到“老猪”这两个字时,我的脑子就好像是被雷劈了一下,顿时就清醒了许多,我瞪大双眼,气息也变得浓重起来,抬头看向那个胖子,他,他就是老猪,, 我舅舅给我的底牌,就是他,, 之前李爱国告诉我,让我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去“碧海银沙”找一个叫老猪的人,说这是我舅舅给我安排的人,能在关键时刻帮上我的忙,不过我始终都没到过走投无路的地步,所以也从来没去找过这个老猪, 当然,后来我知道了,老猪是陈老鬼身边的大红人,开始我还猜测,老猪或许是我舅舅安插在陈老鬼身边的一颗钉子虽然我舅舅出狱以后什么都没有了,但过去的兄弟总还有几个吧,或许这老猪就是其中之一, 我还打算等我这边的势力整合的差不多,马上就去找他,共同商讨对付陈老鬼的计划,但是还没来得及这么做,就被陈老鬼给堵在财神的房间里了,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最先暴打我,还积极出主意怎么整死我的胖子,就是老猪, 我舅舅既然让我去找他,那肯定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他不可能不认识我,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对我这样,,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实在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但答案无非两种,他要么是故意在陈老鬼面前做戏,要么就是想真的整死我我舅舅给我安排的人,也未必靠谱,是不是, 我死死地盯着老猪,希望他能给我一个眼神暗示或是什么,但他始终没有,只是和陈老鬼商讨着接下来的作战计划,陈老鬼安排完了以后,便把大权交到了老猪身上,让他全权处理接下来的事情,包括处理了财神的尸体, 老猪答应了:“大哥你放心吧,你尽管回去睡觉,这事我会尽快去办,” 陈老鬼显然很信任老猪,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离开了这里,老?却朝我走过来,说妈的,就这么放过这小子,实在很不情愿啊, 说完,他狠狠一拳砸在我的脸上,我的一颗牙齿跟着飞了出来,还吐了一地的桖沫子,老?还要再打,老猪拍拍他的肩膀,说行了老弟,这小子交给我吧, 老?点点头,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我和老猪,还有已经趴在那里不知是死是活的财神,我奄奄一息、半死不活地趴在地上,以为老猪会和我说些什么,但是并没有,他先让人把财神抬了出去,接着又抓住我的头发,说小子,对不住了, 接着,他狠狠一拳砸了过来,我的两眼一黑,几乎昏厥过去, 接下来的场面,大概是我一辈子都不愿意回忆的场景了,老猪疯狂地殴打着我,手足并用地在我身上制造重击,还是那句话,我在他面前犹如一滩任他蹂躏的泥巴,又像一只任他鱼肉的羔羊,他一会儿将我狠狠踹飞出去,一会儿又将我重重砸在地上,我的世界始终都是颠倒着的,每次刚刚落地,就又被他狠狠抛了起来…… 我不知道整个过程持续了多久,只觉得十分漫长,好像有几百年那么长,周遭才彻底的安静下来,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不是“就像”散了架,而是“已经”散了架,而我竟然还没有昏过去,竟然还有意识,知道我是谁,知道我在哪里,连我自己都挺吃惊, 老猪都打累了,气喘吁吁地说:“来人,把他给我丢出去,” 门外立刻进来两个人,抬着我往楼下走去,一直走,一直走,下了楼,穿过海天酒店的大堂,出了海天酒店的大门,然后重重一抛 我的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这时候我才发现天上下雪了,雪花纷飞在我的四周,划过我的脸颊,砰的一声,我重重落在冰凉的雪地里,竟然一点都没觉得疼,是不是因为已经麻木了, 我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看天上的雪花一片一片地落下来,有的落在我的脸上,有的落在我的身边, 雪落无声,整个世界一片苍茫, 我在距离酒店门口不远的地方,不断有人从我身边走过,他们把雪踩得咯吱咯吱响,但是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看看我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什么情况,看上去好惨哦,” “别多管闲事,他是被酒店里的人扔出来的,可能是在里面闹事了吧,可真胆大,陈老鬼的地盘也敢这样,” “那可真是活该,走吧走吧,别看他了,” …… 我知道老猪今天晚上就要开始行动了,我的势力和地盘恐怕会遭到前所未有的摧残,我有心拿出手机来给花少、龟哥他们提个醒,让他们防范一下,但是我的四肢怎么都动不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四周渐渐安静下来,雪也越下越大,几乎要把我的身体给埋住了,这初冬的第一场雪,来得竟是这样凶猛,我轻轻动了一下胳膊,发现自己终于能动弹了,然后我撑着地面,慢慢地站了起来,抖落了一地的雪, 四周一个人都没了,酒店门口的门童都不知所踪,显然已经很晚很晚, 我的手脚都冻僵了,但我还是哆哆嗦嗦地去摸自己的手机,摸出来一看,手机已经变得七零八落,显然是在之前的殴打中遭到了损坏, 我浑身是伤,其实该第一时间到医院去,可我艰难地迈起两条冻僵的腿,朝着我们学校的方向走去,我必须要尽快提醒大家才行, 雪下的很厚,完全没住了脚脖子,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雪地里,强忍着身上的疼,执拗地往前走着,我想打一辆出租车,或是找个公用电话,但是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夜里,一辆出租车的影子都见不到,也没有哪个小店还开着门了, 天地一片苍茫,我浑身都快冻僵了,但还是不断地往前走着,走着, 有好几次,我都因为气力用尽而摔倒在地,但还是慢慢地站起来,继续往前走去,又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来到学校门口,学校里面一片漆黑,连宿舍楼都熄了灯, 我继续往里面走,刚穿过篮球场,一个人影突然闪了出来,轻轻叫了我一声:“巍子,” 我一抬头,竟是老猪, 老猪不知在这站了多久,头上、身上落的都是雪花,几乎成了一个雪人,我看到他,就想起那番狂风暴雨一般的殴打,本能地就往后退去,脚下却是一滑,差点摔倒, 老猪赶紧伸手拉住了我,说巍子,你受苦了, 他的声音坚定有力,语气却微微有些哽咽,我一抬头,才看到他的脸上有泪水滑落下来,同时眼神里饱含着满满的关切和自责, 直到这时,我终于确定他是向着我的了, 其实在海天酒店,我被老猪暴打的时候,我就怀疑他是向着我的了,因为陈老鬼的命令是把我打一顿、扔出去,这句话其实很值得玩味,因为我舅舅的缘故,陈老鬼不敢把我怎样,只能把我打的十天半个月不能下床,再利用这个时间差彻底摧毁和瓦解我的势力, 老猪打的我自然够狠,起码在外人看来足够狠了,但其实还不够狠,我能感觉出来他有手下留情,有些脆弱的部位也刻意绕过去了,否则我现在绝不可能还会走着回来,所以,当面对老猪关切的话语和自责的眼神时,我的整个心理防线都崩塌了,脆弱不堪的身体也倒进了老猪的怀里,呜呜呜地痛哭起来, “叔……” 我凄惨的哭声卷着漫天的雪花,飘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老猪也紧紧抱着我,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我的头顶,说:“孩子,我知道你受苦了,你就尽情地哭吧……” 我确实很想趴在老猪宽广的肩上尽情痛哭,身为一群人的老大,我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过自己脆弱的一面了,无论面对多大的压力都在独自默默承担, 但我所以还是很快擦了擦眼泪,直起身子说道:“叔,接下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