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前所未有的强大 - 少年王

124 前所未有的强大

你,不是想干掉陈老鬼么, 财神的话和往常一样很轻、很稳,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澜,仿佛这是一句平淡无奇的话,而我的心里却犹如同时炸响了无数道雷,轰轰轰震得我几乎都快昏过去了,今天晚上,让我震惊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先是魏延要杀财神,接着是小刀要反伏击我,然后是龟哥突然提议我干掉陈老鬼,现在是财神一语道破我的心思, 我的天,我怀疑我的心脏要是稍微脆弱一点,恐怕现在已经倒下去了怎么好像每一个人都能洞察我的心理似的,我心里的那点事情到底还能不能算作秘密, 我想干掉陈老鬼的事,难不成已经全天底下都知道了, 在这寒冬的深夜里面,财神办公室里暖气开得很足,很暖和也很舒服,可我像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呆愣愣地看着财神,整个人都傻了, 财神在陈老鬼那里地位有多重,当然不用重复赘述,现在他知道了我的心思,会让我安然无恙地走出这道门么, 八筒,可是才死了没多久啊…… 看着我呆若木鸡的样子,财神再次开口:“正好,我也想干掉他,” 如果说财神一语道破我的心思,如同在我心里炸响无数道雷的话,那他这第二句话,简直如同核弹一般的效果,直接炸得我整个人都快站不住了,脑子里也嗡嗡嗡直响,几乎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了, 为什么,财神为什么想干掉陈老鬼, 财神在陈老鬼这里得到了大量的财富和高高在上的地位,为什么会想干掉自己东家,是陈老鬼待他刻薄,还是他有更大野心,想取陈老鬼而代之, “别瞎猜了,” 像是看穿我的想法,财神淡淡说道:“你想干掉陈老鬼的话,就必须加快自己的脚步,我能帮你瞒得了一时,却帮你瞒不了一世,陈老鬼心眼很小,他让我全权负责这个镇上边边角角的势力,其实目的就是帮他盯着谁想反他,并且严禁任何人的势力超过界限,所以,你一定要快,在他发觉之前,尽力武装自己的力量,” “……”财神的每一条建议对我来说都很有用处,可我还是觉得非常别扭,我到底该不该信任他, 财神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帮不了你什么,我没有人,也没有钱有钱也是他的,我没有权力去动,我能做的只有这些,所以你相不相信我都没关系,你走吧,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张脸突然变得苍老起来,看上去像是突然老了十岁,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没有走,而是看着财神那张脸,我知道他一定有故事, 财神却苦笑着:“你先走吧,我要休息了,如果我们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或许我会告诉你的,” 我想了想,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不过很快,我又返了回来,看着财神吃惊的脸,我说:“这已经是下次见面了,所以请告诉我吧,” 财神愣了半晌,终于无奈地苦笑起来, “就那么想知道原因吗,”财神说道:“你知不知道其实都无所谓的,并不影响你接下来干掉陈老鬼的计划,因为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我的利用价值已经耗尽,” 我还是没有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财神,我不是有多想窥探他心中的秘密,我只是本能觉得现在的他其实非常需要倾诉,只是有一扇看不到的屏障在遮挡着他,我想打开他的心门,让他毫无遮拦地说出来,让他把心中的痛苦都发泄出来, 屋子里一片静默,在我的目光直视之下,财神似乎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现在的他看上去越来越痛苦,他的身子也在慢慢往椅子里蜷缩,仿佛在逃避着什么,而我并没有因此退缩,仍旧在盯着他的眼睛,像是要把他逼到绝路, “好吧,我告诉你,”不知过了多久,财神像是败下阵来,终于无奈地吐出了这句话,与此同时,他整个人都变得又衰老又疲惫,看上去就像一只快要老死的狗, 我仍旧没有说话, 财神伸出手来,轻轻拉开了面前的一个抽屉,他颤抖地拿出一张巴掌大的照片,放在了面前的桌上,那照片很旧了,不过仍旧能看清楚,那是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女孩,小女孩长得非常漂亮,两只眼睛很大,头上扎着两只辫子,正坐在秋千上咧嘴笑着,像个天使, 无论是谁,看到这样的照片都会忍不住开心起来, 不过财神却不开心,看上去反而更痛苦了, “如果她还活着……应该像你这么大了,”财神轻轻抚摸着桌上的照片,眼泪悄无声息地滴了下来…… 这天晚上,我在海天酒店二楼的某个房间里呆了很久很久,全程都没有讲话,就在听一个老年人的啜泣和低语, 照片里的那个女孩,叫做依依,是财神的女儿,照片里的依依,才刚刚四岁, 十二年前,财神还不叫财神的时候,叫做俞正义,那个时候的他工作一番风顺、女儿乖巧可爱,又刚刚升任某大学经济学教授,可谓意气风发、春风得意,几乎人人都羡慕他,可就是这样优秀的他,也有噩运到来的时候, 转机,是在某个晚上发生的, 那个晚上,也像现在一样是个寒冷的冬夜,俞正义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到家里,却发现客厅坐着几个不速之客,基本都是人高马大的汉子,只有一个看上去又干又瘦,皮肤也很蜡黄,两只眼睛深深地凹陷下去,看上去就像个鬼, 后来俞正义知道,他叫做陈老鬼, 这些人坐在他家的沙发上,喝着茶、抽着烟,似乎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而俞正义的家人,他的妻子和女儿,包括一双年迈的父母,竟然都被赶到了角落,各个一脸恐慌, “你们……”俞正义傻了, “俞教授你好,”陈老鬼站起来,乐呵呵地握着俞正义的手,就好像两人已经相识很久,“等你很久了,快坐,” 俞正义虽然常年在大学校园里生活,来往的也都是彬彬有礼的知识分子,极少和社会上的人接触,但他也能看出这些人并非善类, “你们有什么事,”俞正义皱着眉问,本能地对这些人很反感,可是碍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恶人气息,他又不敢多说什么, 陈老鬼把俞正义拉到沙发上,态度依旧热情而亲切,他先介绍了一下自己,在他口中,他是一名城镇的企业家,如今事业刚刚起步,希望能有一个俞正义这样的能人为他助阵,当然高薪是少不了的,而且不用俞正义辞掉工作, 原来是谈合作的, 在外接私活的教授不少,俞正义当然不是多清高的人,有人来送钱当然不会拒之门外,但是当他仔细询问过陈老鬼的生意之后,眉头不由得大大皱起黄、赌、毒几乎都占全了, 俞正义明白了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身为大学教授的他哪怕就是再想赚钱,也不可能愿意涉及这些东西,更何况这还是犯法的,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陈老鬼的邀请, 陈老鬼的薪酬一涨再涨,俞正义也一拒再拒, “x他妈的,是不是给脸不要脸,,” 刚才还热情如火的陈老鬼突然摔翻了面前的茶杯,站起来就让人把俞正义年仅四岁的女儿绑走,说让俞正义好好考虑考虑,考虑清楚了去某某镇上找他,并建议他不要报警,否则他女儿就没有命了, 俞正义当然不愿意,他和他的家人展开激烈的反抗,但他们哪里是这干流氓的对手,最终女儿还是被陈老鬼给抓走了, 这些人一走,俞正义没有听从陈老鬼的劝告,而是立刻出门报了警,警方的动作也很快,让俞正义在家等着,他们马上就去救人,但是心急如焚的一夜过去之后,警方那边却没有一点消息,他们说找不到陈老鬼, “怎么会找不到呢,,”俞正义大吼:“他说就在那个镇上啊,” 对警方失去希望的他,只能孤身前往那个镇上,在这里,他轻轻松松就找到了陈老鬼,一夜未眠的他完全失去了和陈老鬼谈判的打算,只能答应他的全部条件,只希望陈老鬼能立刻释放他的女儿, 陈老鬼得意极了,说这就对了,何必要跟他过不去呢, 俞正义完全萎了,不停说着是是是,并承诺以后一定尽心尽力地为他工作,陈老鬼当时正在打麻将,所以随便安排了几个人带俞正义去见他的女儿, 这些人拖拖拉拉的,半天才把俞正义带到一个仓库里面,一进那个仓库,俞正义就懵了,这里面又阴又冷,女儿,女儿就在这里呆了一夜么,, 俞正义疯了一样地扑进去,搜遍仓库却没发现自己的女儿,只在角落发现了一堆空落落的绳子,还有些剩饭和吃食,俞正义哆哆嗦嗦地问那些人他的女儿哪里去了,而那些人也都是一脸迷茫,说就在这里的,怎么就不见了,是不是自己跑了, 一个被绳子绑着的四岁女孩,怎么可能说跑就跑了,本就担惊受怕了整夜的俞正义一下就崩溃了,他疯狂的大吼大叫,甚至对这些人又厮又打,像头完全失去理智的牛, 这些人也慌了,立刻把陈老鬼找了过来,陈老鬼也挺意外俞正义的女儿不见了,还向俞正义承诺说一定会找到他女儿的,或许是陈老鬼的模样太诚恳了,俞正义一开始信了,和陈老鬼的人一起寻找自己女儿,但是一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仍旧没有女儿的丝毫下落, 这些天里,他慢慢诞生一个可怕的念头,他记得陈老鬼在绑走自己女儿的那天,说过如果他报警的话,他的女儿就没有命了,所以他怀疑女儿不是失踪,而是被陈老鬼给杀了, 于是他又去找陈老鬼,陈老鬼当然矢口否认,坚称俞正义的女儿就是失踪了,失去理智的俞正义疯了一样的扑向陈老鬼…… 斗武,他当然不是陈老鬼的对手,最后反而被陈老鬼的人揍得死去活来,最后,陈老鬼抓着俞正义的头发,恶狠狠道:“他妈的,别说我没杀你闺女,就是杀了又怎么样,老子也不是第一天杀人了,告诉你,你最好给老子老实点,不然我把你家人也都给杀了,” …… 讲到这里,财神的声音戛然而止,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流出来,滑过他苍老的面颊,他没有再讲下去,但我已经明白,就是从那天起,这世间少了一个大学教授俞正义,多了一个为陈老鬼看家的财神, “一定是他杀的,一定是他……”财神老泪纵横,抚摸着女儿的照片,突然伏下脑袋,大声痛哭起来, 我走过去,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试图给他一点安慰, 我年纪还小,既没有女儿,也没有体会过丧亲之痛,可能无法完全感同身受到财神的痛苦,但我尽自己最大努力安慰着他:“你放心,我一定会干掉他的,”我的手在发抖,怒火在胸中燃烧,那个可恶的家伙,我一定要让那个家伙受到应有的教训, 财神哭了很久很久,才慢慢地缓和情绪,继续给我讲了起来, 他说,他虽然被逼加入陈老鬼的阵营,但是这些年来无时不刻都在盘算着如何干掉他,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介书生,根本没法和陈老鬼抗衡,所以一直在寻找能干掉这个恶魔的人, 我和陈峰发生冲突,陈老鬼把我绑到矿场,接着我舅舅出现……这些事情,财神都知道,他意识到我舅舅是唯一能干掉陈老鬼的人,可惜完全没有渠道和我舅舅联系,但是,当他看到我突然闯进他的视线,成为这边边角角的势力之一,并且在努力吞并其他势力的时候,他几乎都快高兴坏了, 以他的智商,他当然一眼就看出来我想干什么,所以才这样千方百计地为我保驾护航,至于那次灵堂之乱过后,财神禁止我插足钟楼和焦化厂的地盘,是他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蒙蔽别人的眼睛,好让大家觉得他是针对我的,才方便我继续行动, 而且那个时候八筒刚死,陈老鬼正在警惕之中,他也不想我过早暴露在陈老鬼视线之下,所以才暂缓了我的行动,让小刀先冒出头来,直到两个月后,陈老鬼再次慢慢放松警惕,财神才再次在暗中悄悄扶持起了我,一切都是他的用心良苦, 我在感动之余,却也产生一个疑问,既然财神也想干掉陈老鬼,那为什么还要杀掉同样想干掉陈老鬼的八筒, 说到这个问题,财神却是一脸自责和痛苦,说要杀掉八筒的不是他,而是陈老鬼, 经过这么多年的蛰伏,陈老鬼本来是完全信任财神的,所以才把这些边边角角的势力交给他去盯,陈老鬼不想养着他们,可又没法全干掉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法子限制他们,而财神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表面是在盯梢,其实背地里还蛮希望有人能反陈老鬼的,可惜这么多年过去,没有一个人有这种胆子,也是最让他失望的地方, “大概是因为,陈老鬼是宋光头的人,而宋光头又是李皇帝的人吧……”财神苦笑, 财神偶然间说出的一句话,却让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因为我终于明白了我舅舅要杀掉宋光头的原因……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都没想到今天晚上还有这种收获,这问题我要是问我舅舅,肯定不会得到答案,他根本不可能告诉我, 当然,我没有追问财神这个事情,而是继续听他讲着八筒的事, 话说回来,陈老鬼发现八筒有反叛之心,也是完全出于偶然,以他的心高气傲,本来是不把这些老大看在眼里,并且从来不闻不问的,但是某天他在某个酒店吃饭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八筒就在隔壁,而且还是宴请其他老大, 这些老大彼此勾心斗角,罕有能坐到一起的时候,这是怎么回事,陈老鬼多了个心眼,派人暗中调查了一下八筒,果然发现许多蛛丝马迹,所以便让财神将他杀掉, 所以,要杀八筒的其实是陈老鬼,财神只是行刑的刽子手而已,虽然财神心中也不愿意,但也只能照陈老鬼说得去办,他跟了陈老鬼这么多年,手上早就沾满鲜血和罪恶,杀个人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当然,我不会逃避我的责任,总有一天我会为我曾犯下的罪恶付出代价……”财神沉重地说出这一句话, 我没有问他什么代价,也没有那个必要, “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吧,”财神下了逐客令:“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我能帮你的就是尽量瞒着陈老鬼,能瞒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点点头,说可以, 我转过身去走到门口,突然又想起什么来,回头对他说道:“下个月的今天,你也要小心一点,” 财神的眉头一下皱紧, 聪明的他,当然立刻猜出了什么, 我不可能去劝魏延别杀财神,我也做不出那种事来,毕竟说一千道一万,杀掉八筒的还是财神,所以,我只能从财神这里下手,希望他能自己小心一点, 离开海天酒店,我的心里轻松很多,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在暗中帮着我,我也能放开手脚去做事了, 就像财神说的,我必须要加快速度了,在陈老鬼彻底觉醒之前,成长为他无法轻易撼动的存在, 回到学校宿舍以后,已经很晚了,但是花少还在等着我, 他告诉我,今晚的一切行动都很顺利,小刀的那些残余人马已经被我们的人连夜铲尽,但是要想彻底消化这些地盘和人手,则还需要一点时间,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 “等不了那么久,”我立刻说道:“必须要快,告诉他们,一个星期之内全部搞定,” 花少愣了一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说好, 接着,花少又问起我今夜和财神对话的情况,在花少面前,我不敢说毫无保留,但整体来说还是很坦诚的,所以我把详细过程和他说了一遍, 花少听后,也很气愤陈老鬼的不齿行径,为财神感到惋惜和同情,同时他也明白,我为什么要火急火燎地收服小刀的地盘了, “一定会很快的,”花少向我保证, 第二天,我像没事人一样照常上课,有些事情当然不用我亲自去做,除了我之外,花少、乐乐、韩江他们基本都在外面忙碌,还有龟哥、潮哥和小刚等人,马不停蹄地接收着小刀残留下的地盘和人, 地盘当然可以毫无保留地接收过来,不过至于人手……按照以往的经验,能吸收一半已经算是不错的战绩, 一个星期之后,大家果然完成了任务,我们的地盘和势力再次扩大,真正成为了边边角角里最强的所在,而且手下的兄弟也有近百人了,陈老鬼就是现在想动我都不容易, 不过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我也不会轻易去挑衅陈老鬼的,甚至为了隐瞒他的耳目,我还安排大家分散开来,龟哥负责西郊公园,潮哥负责焦化厂,小刚负责钟楼等等,还到财神那边报备了下,说他们是最新上任的老大, 而我,则是幕后的老大, 财神是帮着我的,当然一切都没有问题, 想当初,龟哥他们在贫民街为了一点吃食都争得不可开交,如今各自有了地盘,当然非常开心,起码吃穿和养兄弟是不用愁了,其中最开心的是潮哥,以前他走到哪被人打到哪,现在竟然成了一块地区的老大,简直激动到快要爆炸,听说接手的第一天,就无法控制自己,在焦化厂那边裸奔了一圈,后来被派出所的给抓走了, 其他老大夺下地盘之后,都是尽量把原来的人都赶走,让自己的人独占红利,毕竟多养一个人就是多废一分钱,比如说陈老鬼就是这样,占着七七八八赚钱的产业,把剩下的人都赶到边边角角,但有野心的人就不一样了,哪怕钱少一点,也要让自己势力壮大,比如说曾经的小刀,比如说现在的我, 拿下这些地盘之后,虽然大家都很高兴,一副准备开始享受生活的模样,不过我并没有让他们歇着,而是让他们继续自己的脚步,趁热夺下其他边边角角的势力, 我的决定让大家都吃惊不已,除了花少、乐乐和龟哥三人坚定支持我外,其他人几乎都劝我再缓一缓,说这步子迈的真是有点大了,先不说其他地盘到底好不好占,就算最后侥幸都占下了,那不是摆明了要跟陈老鬼对着干吗, 陈老鬼在众人的心里,仍旧是座不可逾越的高峰,尤其是近十多年来,他的威名极盛,又有宋光头罩着,无人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我当然不听,一方面有意无意地给他们灌输陈老鬼没那么可怕的思想,一方面?动、强迫他们继续发展,我既然是老大,他们当然还得听我的,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乱斗又开始了,那段时间我们镇上几乎每天都有打架的事发生,派出所的警报也呜哇呜哇地响个不停, 坦白说闹成这样,我都不知道陈老鬼到底发觉了没有,但现在看来他是没有任何动作的,想必财神那里在极力为我掩护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继续马不停蹄, 抢夺地盘这种事,只要前期打好基础,再往后就如流水一般顺畅了,我们人这么多,兵这么壮,去打剩下那些老大真是易如反掌,如同摧拉枯朽一般疯狂进展着,几乎每天都有好消息传过来,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马上就要过去了,眼看着又到了要给财神交钱的日子,我们的势力也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 与此同时,寒假也快到了,只剩不到一个月了,不过第一场雪却迟迟未来, 按照之前魏延的计划,他要在交钱的这天再杀财神,不过我已经提前提醒过财神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然而就在交钱日的前一天,魏延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准备提前动手,

上一篇   123 财神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