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最后的底牌 - 少年王

119 最后的底牌

在经过艰难的抉择之后,小刀终于朝我一步步走过来,他的眼神坚决、表情犀利,显然已经下定决心要不顾一切地朝我下手,在他身后的那几个人,虽然大多还是不太愿意,但是他们不会违背小刀的决定,所以同样跟着走了过来, 唐心发抖的更厉害了,不过她却是在为我感到担心,我只能不断地安慰着她,说没事、没事的,其实在这一刻,我也非常害怕,我想到了胡风的下场,想到了老野和大伟的下场,小刀既然把我绑到这里,就一定不会让我安然无恙地离开了, 巨大的恐惧侵蚀着我的心灵,我也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一颗心却情不自禁地狂跳,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逃过今天这个难关, 很快,小刀就走到了我的身前,并且在我面前蹲了下来,他盯着我,两只眼睛射出令人胆寒的光,说:“王巍,对不住了,今天我不对你下手,你也迟早会对我下手,咱俩总得有一个人倒下,而这个人必须是你,” 显然,小刀很清楚现在的局面,拿下钟楼和焦化厂的他,已经本能感受到我对他的威胁,知道我被摆了一道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就先下手为强,要先干掉我了,唐心在旁边用哀求的口吻说着不要、不要,但小刀还是充耳不闻,握紧匕首朝我的脚捅下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突然说道:“小刀,你知不知道‘碧海银沙’的老猪,” 碧海银沙是间洗浴中心,但老猪在里面是干什么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这是我舅舅留给我的一张底牌,让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可以去找这个人,说这个人一定会帮助我,但我舅舅同时也说,如果不是非常艰难的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这个名字,所以我也没有找人打听过这个老猪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我坚信,我舅舅让我找这个人,一定有他的原因, 现在的我,毫无疑问正处在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我不想变成胡风、老野和大伟那样,我不想下半生都在残疾中度过,可我四肢被绑,身处危险地带,已经不可能亲自去找老猪,只能当着小刀的面把这个名字说出来,希望可以震慑住他, 我本能觉得,我舅舅让我找的人,肯定不同凡响, 果然,在我提到这个名字以后,小刀的眼神立刻变得不对了,他显然是认识老猪的,他的眼神奇怪又迷茫,问我:“老猪,我知道啊,怎么,” 我定定地看着他,说:“我是他的人,如果你对我做了什么,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时至此刻,老猪是我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底牌了,我希望这个名字能够吓退小刀,听了我的话后,小刀明显一愣,他吃惊地看着我,显得非常不可思议,我的一颗心紧紧提着,我不知道自己成功没有,小刀究竟会不会因为畏惧老猪的威名,就将我放走, “哈哈哈哈……”突然间,小刀咧嘴大笑起来,他笑得十分夸张,整个身子都不停在抖,他身后的那些汉子也跟着大笑起来,显然和小刀一样觉得我的话很好笑, 废弃的工厂里,充斥着小刀他们的大笑声,好像我刚刚讲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我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因为什么而笑,为什么在我说出老猪的名字后,他们会笑成这副模样, 难道这个老猪,并没有我想得那么厉害,难道他只是个小角色,根本就没人看得起他,所以我说老猪不会放过小刀,反而让小刀觉得无比可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舅舅又何必神神秘秘地将这张底牌交给我,还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我说,不到关键时刻千万别找老猪, “他竟然说他是老猪的人,真是笑死我了……” “他之前说他是小阎王的外甥,我还半信半疑,现在他又说他是老猪的人,我确定这小子绝对满口谎言了,” “是啊,这小子狗急跳墙,谁的名字也想搬出来吓吓咱们了,我怀疑他能有今天的地位,是不是全靠吹牛的啊,” 一句又一句的嘲讽声落入我的耳中,而我仍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说我是老猪的人,会让他们觉得如此可笑, 小刀突然抓起手里的匕首,在我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笑嘻嘻说:“王巍,你要是换个人来吓唬我,可能我还真会上你的套,老猪,怎么可能,人家可是陈老鬼手下的大红人,” 小刀说完之后,再次放声大笑起来,其他几个汉子也配合着一起笑,而我听了小刀的话,心中无疑像是炸起九天轰雷:老猪竟然是陈老鬼的人,还是陈老鬼手下的大红人,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小刀为什么笑成这样了,他知道我曾经差点弄死陈老鬼的儿子,而陈老鬼也因此对我恨之入骨,要不是看在我舅舅的面子上,估计早就把我给整死了,可以说,我和陈老鬼就是敌对的关系,而我现在却把陈老鬼手下的大红人老猪给搬出来吓唬小刀,说我是老猪的人,还说老猪不会放过他,难怪小刀觉得我是狗急跳墙、异想天开,觉得我就是个满嘴谎言的吹货, 我的心中像是有无数道雷在轰轰轰地炸起,既然老猪是陈老鬼的人,那我舅舅干嘛要让我去找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还是说,老猪是我舅舅安插在陈老鬼身边的一颗钉子,可是怎么可能,我舅舅坐了二十年的牢,现在才出来没多长时间,他自己都步履维艰,在城里都有点混不下去,哪来的本钱去买通老猪, 我的脑中一团乱麻,根本想不通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我把老猪的名字搬出来,完全就吓不倒小刀,反而让他觉得我无比可笑,觉得我满口谎言,更坚定了他要干掉我的决心, “来吧小子,你的路也就走到这了,以后道上再没你这个人了,”小刀一边笑一边摇头,显然非常看不起我总是吹牛的行为,同时再次把匕首伸到了我的脚边, 我知道自己黔驴技穷了,就在刚才,我已经把最后一张底牌使出,但是不仅没有救出自己,反而换来了反效果,让小刀更加坚信我是个纸老虎, 我本能地把脚往后缩,同时低声说了一句不要,这一声夹杂着穷途末路之后的哀求,我知道自己的尊严正在一点一点散去,我已经无法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淡定和硬气了, 旁边的唐心也苦苦地哀求起来,她的眼泪不停在往外流,甚至说出只要放了我,让她做什么都愿意这种话来,而小刀却置若罔闻,一把抓住我的小腿,说王巍,别挣扎了,你既然出来混了,就该想到有这天的, 直到此时,我才深刻感觉到那天晚上胡风的体会,我的双腿开始发抖,浑身都哆嗦不已,背上的冷汗一层层往外冒,一想到自己的下半生将会在残疾中度过,我的眼泪都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喉咙也本能地发出一阵阵颤栗之声:“别、别……” “别担心,很快的……”小刀笑嘻嘻的,抓着匕首捅了下来, 我的脑中嗡嗡直响,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眼前也陷入了一片黑暗,只能听到旁边唐心凄惨的哭声和小刀阴沉的笑声,然而,就在小刀手起刀落之时,一个声音突然远远传来:“住手,” 这声音很轻,也很稳,既不霸道、也不威严,没有石破天惊一般的震撼,也没有震耳欲聋一样的效果,但它却准确无误地传到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听到这一声很轻很轻的住手,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太想得到救援而产生的幻听,直到睁开眼睛看见小刀住了手,那几个汉子也回过头去,唐心的哭声也暂止的时候,才确定是真的有人来了, 大楼里很黑,只靠窗外的一点月光照明,所以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不到人影,只能听到脚步声在慢慢接近, 黑暗中,这样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让人忍不住心底生寒, “谁,,”小刀叫道, 对方没有答话,脚步声仍在慢慢接近,一个影子的轮廓也渐渐浮现,小刀“噌”一下站起,持着匕首恶狠狠说:“少他妈装神弄鬼,老子问你是谁,”其他几个汉子也都站起来,奇怪地望着对面的黑暗之处, 黑暗中,那个影子轻轻叹了口气:“小刀,你果然越来越跳,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 如果说之前的“住手”二字太轻,还不足以让人听出这人到底是谁的话,那后面这句话响起来的时候,现场除了唐心以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是谁来了, 影子越来越近,小刀的身子开始发抖,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怕了,刚才嚣张的气息也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弥漫而出的慌乱, “财,财神,你怎么来了……”小刀吞咽着喉咙,冷汗淙淙而下, “你在老鬼大哥的地盘上抓人,还问我怎么来了,”影子的声音越来越冷, 人影越来越近,终于近到我们可以看清他的面庞,果然是财神,财神还是那样,几乎全白的头发,加上标志性的灰色中山装,一张脸也始终平淡如水,使得他即便在这样的黑暗中,还是显得十分儒雅……

下一篇   120 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