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深夜,财神到 - 少年王

114 深夜,财神到

看着大伟嚣张的模样,其实我早就无法忍耐,刚才悄悄地接近他,也是为了这一击,我猛地挥出钢管,以为自己能够一击而中,谁知道大伟的反应竟然还很快,身子迅速闪了一下,这一击没砸到他头上,而是砸到了他肩膀上, 但这一下也够他受的,大伟“啊”的一声大叫,身子迅速踉跄着往后退去,我不放过这个机会,仍旧紧紧追了上去,手里的家伙也持续地往前挥着,大伟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一边往灵堂后面跑一边大叫:“来人啊,来人啊,” 灵堂里有不少他的人,听到叫声都纷纷跑了过来,我看偷袭已经失败,只好站住脚步,冷笑着看向大伟,大伟的那些兄弟虽然跑了过来,但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只是将我们两人团团围住,大伟气喘吁吁,也没急着让人收拾我,而是先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才恶狠狠说:“就凭你,也想抢体育场的地盘,” 我说怎么,你和老野能抢,我就不能抢了, 我这句话似乎激怒了大伟,大伟狂吼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和我们相提并论,老子动动手指头就把你给捏死了,”这句话就能说明大伟其实一直都看不上我,不过是因为之前我收拾了胡风,态度才对我有点改观,现在终于撕破脸皮, 这时候,有几个人走了过来,正是李三他们几个, 李三问大伟:“什么情况,” 大伟得意洋洋,指着我说:“那王八蛋,竟然也想抢体育场的地盘,你说他是不是做白日梦呢,” “侥幸打败了一个胡风,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啦,” “一个人拿条钢管就来抢地盘,这是有多自信啊,真是要笑死我啊……” 四周响起一片哄笑之声,拎着钢管的我孤零零站在人群之中,承受着众人的讥讽,看上去凄凉而又可怜, 一片讥笑声中,我把钢管揣了起来,又默默地给自己点了支烟,不论在外人眼里看来我有多可笑、可怜,可我的脸上始终平淡如水,看我不仅不慌,反而还抽起了烟,大伟显得更加火大,又指着我说道:“你装什么逼呢,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动你,来人,给我弄死他,” 四周的人立刻蠢蠢欲动,撩袖子的撩袖子,操家伙的操家伙,就在他们准备一哄而上的时候,我却摆了摆手,做出点无奈的表情说道:“大伟,我既然是来抢地盘的,你觉得我可能会一个人来吗,” 听了我的话后,大伟微微皱起眉头,到底也是老江湖了,还能不明白我的意思,于是立刻抬头朝着四周望去, 与此同时,灵堂四周响起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一重又一重的黑影靠拢过来,而且同样各个手持棍棒,迅速将这里包围起来,围拢过来之后,他们就站在原地不动了,各自虎视眈眈地看着大伟一众人,像是一个又一个沉默的战士, 灵堂里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寂静无声,我们的人沉默,而大伟的人惶恐,我仍旧在缓缓地抽着烟,盯着大伟的方向, 一开始我们的人出现时,大伟确实显得有些慌乱,不过当他看清楚周围的人数后,竟然又笑了起来,重新恢复了他的嚣张本色:“我还以为有多少人,原来就这么一点,” 虽然在刚才和老野的战斗中,大伟完全占了上风,可手下也有一些兄弟受伤了,并且已经去了医院,现在,他的人已经没多少了,尤其是和我的人一比,更是小巫见大巫, 所以我实在是想不通,大伟到底哪里来的底气说这句话, 大伟突然抬起双手,姿态张狂而又跋扈,指着两边说道:“不要忘了,体育场现在已经是我的地盘,八筒的兄弟也已经是我的兄弟了,李三,把你的人都叫过来吧,和我一起把这家伙干掉,” 一直站在大伟身边的李三听后,立刻摆了摆手,叫道:“大家都过来吧,” 灵堂四周再次响起一片哗啦啦的脚步声,又有一些人围了上来,狭小的灵堂顿时显得有些拥挤不堪,大伟的表情愈发得意,看着我说:“想玩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没那么容易,后生仔,我今天就教教你做人的道理,真是太可笑了,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就来跟我玩这一手,我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你妈怀里吃奶呐,本来今天晚上只打算收拾老野,没想到你又送上门来,这是拱着手要把地盘往我手里送啊,关键是不收还不行,哈哈哈,” 他一边笑,一边搂着旁边李三的肩膀,指着我说,三儿,你见过这么可笑的人么, 李三点头,说:“见过,” “哦,在哪儿,”大伟来了兴趣, “在我身边,”李三沉沉地答, 大伟一头雾水,转头看向李三:“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比他可笑多了,”李三回答,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冷, “你……”大伟的笑容变得僵硬,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接着,他的面色突然一滞,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他慢慢地、慢慢地低下头去,看到李三的手正顶在他的腹部,而他的衣服正在慢慢染红, “我大哥虽然死了,但也不是谁都能来抢地盘的……”李三的声音越发深沉, 大伟的额头上浸下冷汗,面色也变得越来越白,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喉咙动了一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李三托着大伟的肩膀,慢慢把匕首拔了出来,然后伸手一推,大伟便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渐渐倒了下去, 这一幕的发生,现场有些人早就料到,所以脸上并没有什么奇怪;而大多数人当然还是一脸错愕,不可思议地看着场中,有些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大伟倒在地上,身子哆嗦地像只秋后的蚂蚱,口中终于喃喃地说了一句:“放……放了我……” “大哥,” “大哥……” 大伟的一些兄弟终于反应过来,朝着大伟扑了过去,而李三却举起手里鲜红的匕首,高声喊道:“给我上,” 与此同时,我也大叫一声:“上,” 四周立刻爆发出一阵喊杀之声,刚才还和大伟的人合作干掉老野的那些汉子,现在又和我们的人合作,??朝着大伟的人冲了上去,前一秒还是并肩作战的兄弟,后一秒就成了分外眼红的仇人,这种事情在道上实在数不胜数,所以没有任何人会觉得奇怪, 大伟已经倒下,对方的人群龙无首,人数相比我们又少得可怜,可想而知他们会败到怎样的程度,几乎没有听到多少反抗的声音,短短几分钟内,大伟的人要么被击倒在地,要么缴械投降, 有几个汉子死死护着大伟的身体,试图不让别人接近,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已经重伤的大伟最终还是被李三拖了出去…… 现场响起一片惨嚎声和悲泣声,但是没有人会可怜大伟,因为成王败寇,道上的规则就是这么粗暴简单,他想除掉别人的同时,别人当然也想要除掉他, 从大伟干掉老野,洋洋得意自以为走上人生巅峰,到被我和李三联手干掉,前后也不过相隔二十分钟的时间, 从大喜到大悲,从天堂到地狱,人生的大起大落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没问李三是怎么处理大伟的,但肯定就像大伟处理老野一样,道上以后都不会再有这号人物了, 现场又开始收拾残局,毁坏的灵堂也继续搭建着,一晚上连续废了两位心怀不轨的大哥,如果八筒在天有灵,一定也会非常欣慰吧,魏延将父亲的照片放在灵位上,然后和李三一起匆匆走到我的身前, “叔,谢谢你,”魏延的眼睛通红,说话的声音也颤抖着,显然激动无比, 虽然八筒一死,觊觎他家地盘的人很多,但老野和大伟一完,无疑也给其他人敲响警钟,想必他们也不敢再生出什么歹心了,更何况,老野和大伟算是这干老大里比较强的了,连他们都完蛋了,谁还敢再冒头, 所以魏延家的这个难关,算是暂时过去了, 我拍拍魏延的肩,说我虽然叫你爸一声大哥,可我毕竟比你还小,以后不要叫我叔了,叫我巍子就行, “那怎么行……”魏延一下急了, 我又拍拍他,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 “按咱们之前说的,老野和大伟干掉之后,他俩的地盘由我接收,”说完,我顿了顿,“明天我再过来,送你爸最后一程,保重,” 说完,我便带着我的人转身离开,一大群人迅速离开灵堂,哗啦啦地行走在黑暗之中,朝着我们学校的方向走去, 接连干掉老野和大伟,意味着我们的地盘再次扩大,将钟楼和焦化厂一带都收入囊中,一跃而成为边边角角里的最强势力,所以,一众人都很兴奋,在后面叽叽喳喳地说话,潮哥也嗷嗷叫唤:“卧槽,以前我一去钟楼就挨打,现在老子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过去了,看看谁还敢再打我,就知道没跟错人,巍子虽然年纪小,但真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家伙……” 龟哥突然站住脚步, 看他站住,我也站住;看我站住,众人也纷纷站住,各个大眼瞪小眼,不知发生什么事情, “怎么了龟哥,” “巍子,确定不趁这个机会拿下体育场吗,”龟哥问我, 魏延那边接连两场恶战,李三他们都伤得不轻,战斗力可谓降到史上最低,如果我们趁虚而入,那么体育场也会落入我们手中,凭良心讲,这种机会实在千载难逢,如果换成其他心狠手辣的老大,肯定不会错过,果然,龟哥一说这句话,现场立刻起了一阵骚动,好多人都同意龟哥的提议,说现在杀个回马枪,干掉魏延和李三,那体育场也是我们的了, 虽然我们刚刚才和魏延、李三合作过,但道上哪有什么永远的朋友, 在一片混乱声中,我仰头看着漆黑的天空,摇摇头说:“我觉得,即便是咱们这种人,也该讲究个一诺千金,更何况,贪心不足蛇吞象,咱们已经连续干掉老野和大伟,有两块地盘等着咱们收割,再强行去干掉魏延的话,可能会生其他乱子,还是走吧,” 照旧是一锤定音,既然我是这圈子的老大,当然没人反驳我的决定,于是大家跟随着我继续往前走去, 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住脚步,看着前方的路口,眉头微微皱起, 众人也纷纷停下, “怎么了,巍子,”花少轻轻问我, 我没说话,目光仍旧直视前方, 街口的路灯下面站着一个人,他的头发半黑半白,身上穿着老式的灰色中山装,昏黄的灯光洒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看上去更加儒雅, 是财神, 深秋的夜晚,萧索的街道,财神突然出现在这,为了什么,

上一篇   113 灵堂之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