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 国家,需要你(大结局) - 少年王

1146 国家,需要你(大结局)

没错,都是熟悉的女人! 任雨晴、尹红颜、李娇娇、孙静怡、郝莹莹、冯千月、苗雪雁、怀香格格、青龙元帅……甚至还有苗冰骆,我以为我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一点 没错,确实就是她们。 大厅地上铺着厚实的羊毛地毯,她们一群女人很随意地席地而坐,有的在斗地主,有的在打麻将,还有的在聊天、喝酒,总之个个都很忙的样子,把个大厅搞得无比喧嚣、热闹--让我想起第一次去左飞家的时候了,而且比那还要热闹!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十个女人简直可怕! 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我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的感觉迅速传来。确定不是做梦以后,又抬头仔细去看,发现她们依然还在。 我十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确实就是她们。 她们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回想着过去几天发生的种种事情,这也未免太诡异了一点,难不成是魏老强行绑了她们来的?以魏老的能力,当然能做到这点,可是看她们几个一个个都挺开心的样子,没有半点被强迫的样子啊! 虽然我进来了,可是她们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似乎根本没看见我,完全没把我当一回事。 我战战兢兢地走过去,像是行走在刀尖的边缘,最先来到任雨晴的身边 “那个……” “啊?”任雨晴抬头看我,一脸无辜的模样:“啥事?” “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任雨睛正在打麻将,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尹红颜:“问她喽。” 我又看向旁边的尹红颜。 尹红颜却羞涩一笑,把脸轻轻转开,并没理我。 好吧! 我好像懂了一点什么。 我又走到另外一边,低声询问怀香格格:“你怎么也来了呢?” 怀香格格杏眼一瞪:“怎么,不欢迎呀?那我明天就走!” “不是不是……”我赶紧解释:“你说你放不下夜明!” 我又看看坐在怀香格格旁边的青龙元帅,在现她们两个都过来了,夜明谁来管呢? 青龙元帅面色冷漠地打着麻将,怀香格格倒是“噗嗤”一笑:“你啊,真傻,陈老都覆灭了,夜明怎么可能还留着呢?” 是这个道理啊! 我一拍大腿。我也太蠢了点,夜明是陈老的势力,陈老既然都覆灭了,另外四位老人怎么可能容许夜明继续存在下去?那就是说,怀香格格和青龙帅元一开始就打算来的,只是故意在逗我啊? 我刚想问个明白,怀香格格已经把我推开,说去去去,别影响我打麻将! 嚯,我可真不招人待见。 我只好挪到青龙元帅身边,讪笑着说:“那个,咱儿子呢?” 青龙元帅手里摸着一只么鸡,正琢磨着打还是不打,随口说道:“留到第十七军啦,他说他喜欢那里。” 我吃惊地说:“你舍得啊?” 王闹也就刚满四岁,这么小就离开妈妈了么? “那有什么舍不得的?”青龙元帅眼皮一翻:“你能好几年不见儿子一面,我为什么不能?再说,让闹闹在军营里磨砺一番,对他也有好处,总比跟着咱们被困到这强!” 有道理,很有道理。 真是让我哑口无言。 我只好又走到另外一边,这里坐着几个姑娘正在打牌。 “姐,你俩不是” 我看看孙静怡,又看看李娇娇,到现在都忘不了她俩依偎在一起的模样,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诡异的画面了。 “傻瓜,逗你玩的。” 孙静怡抬起手来,捏了捏我的鼻子。 旁边的李娇娇,也“噗嗤嗤”地笑:“你最好对我们两个好点,否则我们真有可能互相取暖!” 看着两人笑成一团的样子,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她们演出来的! 那…… 我又看向旁边的冯千月和郝莹莹,两个女生同样笑得花枝乱颤,冯千月举着双手说道:“老实告诉你,其实你爸去帝城前。就把我爸给放走了,我就是故意吓唬你的,谁让你那么多年不来看我一次!” 郝莹莹则可怜巴巴地说:“王巍,你可别怪我,这都是千月强迫我这么干的” 我赶紧摆手,说不怪、不怪,一切都是我罪有应得! “这呢。还有这!”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一回头,是苗雪雁和苗冰骆在叫我,二人是少数民族的,可能和其他人还不太熟悉,所谓另外坐在一起暍酒。我一溜烟跑过去,说二位姑奶奶,有何贵干啊? 苗雪雁说:“你不问问我们为什么来了?” 我看了看旁边笑靥如花、一点都没有精神病的苗冰骆,有些无奈地说:“不用问啦,你俩也在演戏,气我好长时间没有去找你们!” “哼,算你聪明!” 两个女孩同样笑成一团,还让我端起酒来自罚三杯。 罚,必须得罚。 她们不让我喝,我也要喝。 随着烈酒下喉。几天来的阴霾顿时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开心和激动。我现在已经十分确定,她们都是愿意跟我来的,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才狠狠“耍”了我一把,而且耍得十分成功,因为我真的信了,并且为此哭过、伤过、痛苦过! 不过,一个新的问题随之而来:她们是怎么知道我要来这,并且提前做好准备的? 以及,又是谁把她们集体送到这里? 我想起之前魏老和猴子、小阎王他们对我的态度,显然已经明白了整个过程,不由得摇头苦笑,这个刺激真是太大了,这个惊喜也真是太大了。 看着大厅里玩闹、暄嚣的众女,我的心情真不是一般的好,烈酒入喉、三杯下肚之后,便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我的笑声瞬间响彻整个大厅…… 所有女人面色惊恐地朝我看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疯了?” “太可怜了,年纪轻轻的就疯了” “这就疯了?我还没有整够他呢!” 众女你一句我一句。欢快的声音也弥漫在整个大厅里。 于是从今天起,我们一群人就在这座岛上住了下来,魏老没有欺骗我们,这里真的应有尽有,就算没有也会立刻空运过来,我也真的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 当然,以此为代价的是。我的s级通缉令已经发布全球,整个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走火入魔,失手杀了华夏五老之一的陈老,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国家开出赏金一个亿来抓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一点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所以全世界的杀手、刺客、忍者、雇佣兵纷纷出动,四处寻找我的踪迹。 别说。还真有些神通广大的人找到这座岛上,还因此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风波,还好最后都被我给料理掉了这些都是后话,这里就不说了。 总之,虽然有些烦恼,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很幸福的。 这里的风景实在太好,每天都是碧海蓝天、美酒沙滩,好到万毒公子和林婉儿结婚的时候,都跑到我们这座岛上来办,那天来了很多朋友,大家暍了个烂醉如泥。 也就是那天,猴子问我知不知道11号训练营? 我说不知道。 猴子大概给我讲了一下,让我知道那是一个专门培养国家精英的地方,各行各业有些潜力的人都会被送到那里,如果能够成功毕业,就会成为国家级别的栋梁之才。 龙组有很多人,都是从那里毕业的。 我说什么意思,难道我也要去11号训练营深造一下? 猴子说不是,他给我讲这个,是想跟我说说千算子的事情。 他告诉我,其实他们几个已经认识千算子很久了在千算子还不叫千算子。只叫“抚琴的人”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他说,抚琴的人最早就在11号训练营里实习,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个行走江湖、招摇撞骗的算卦人,而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什么天分的实习作家。 他说,抚琴的人曾经写过一本《谁与争锋》,来讲述他们几人所经历的故事,本想一炮走红,拿个文学大奖之类的,从此过上人生巅峰的日子,结果丟出去后反响平平,根本没什么人看。 没有办法,抚琴的人碍于生活所迫,只好走街窜巷当起了一个老骗子。 华夏风云榜,其实是他们和抚琴的人共同所作,为的就是让那些s级的通缉犯们相互争名夺利,以至于暴露目标,甚至自相残杀。 以后来的效果去看,还挺不错。 猴子给我讲这件事,是因为抚琴的人的作家梦还没破灭,希望我把我的故事讲给他听,让他再写一本出来,没准这次能红,从此人生巅峰。 我是觉得,抚琴的人想太多了。 我的故事绝对精彩纷呈,但从他的笔下写出来估计味如皭蜡,不被人骂就算了,还想大红大紫。简直痴人说梦。 他就适合一辈子做个老屌丝。 但猴子幵了口,我肯定不能不给面子,而且千算子也没少帮我,我也就发发善心帮他一次。 当天晚上,我便按照猴子给我的一个qq号:453006775,加了“抚琴的人”qq好友,我一看这家伙的签名是“算卦五元,不准吃翔”,就知道是那老骗子准没错了。 岛上当然有网,这是魏老一幵始就承诺我的,只是没人能够定到我的位置而已。 我看抚琴的人正好在线,就发过去一个笑脸,说老骗子,干啥呢? 抚琴的人果然大怒:你谁啊,请尊重我! 我说我是王巍。 抚琴的人这才笑脸相迎,说是王巍啊,等你老半天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那天晚上,我和抚琴的人连麦语音,将我的故事从头到尾给他讲了一遍,从我最早的初中开始说起,一直说到被困在这座岛上,说了整整一夜,期间讲到动情处,还哭了好几次,才终于讲完了。 抚琴的人同样无比激动,说相信这个故事一定会大火的,他走上人生巅峰的日子不远了。 我说你做梦吧,你写出来也没人会信,别人顶多当个娱乐。 挂麦以后,又有人找我,一看竟是魏老。 魏老问我在干嘛呢? 我一看这老东西就烦,我和猴子他们可不一样,猴子等人很尊重他,我却很反感他。就是因为他。我才被困在这里。 我说我准备睡了,你有啥事? 魏老:别逗,这刚天亮,怎么就睡? 我说别废话,有屁快放。 魏老:你记不记得,陈老称帝之前,曾经给人打过一个电话,像是汇报工作似的? 确实有这么个事,是刘鑫口述的,刘鑫说陈老找到龙脉以后,不知给谁打过一个电话,我说记得,怎么? 魏老说:查出来了,是美帝一个叫做“战斧”的组织渗入到了咱们国家。陈老只是被他们腐蚀的人之一而已,还有许多军区大将、官场要员也是他们的人,如不采取积极措施,整个华夏便将毁于一旦。 我说然后呢? 魏老:因为你对外的名义是s级的通缉犯,行动最为便利,也容易让别人相信你。 经过我们讨论,大家一致认为由你去美帝最为合适。希望你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争取早日做掉“战斧”这个组织! 我:你说什么,信号不好没有听清。 魏老:这是网络聊天! 我:哦,信号不好没有看清。 魏老:别幵玩笑,我是认真的,国家需要你! 我:信号太差了,根本看不清楚,不说了啊再见。 说完以后,我便下了qq,起身走向屋外。 蓝天白云、碧海银滩,温暖的阳光下面,一大群白花花的女人穿着各色泳装,正在沙滩上面开心地奔跑着,如同锒铃一般的欢快声音不时传来 抚琴的人说:谢谢大家一年半的陪伴,新书在年后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