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5 孤身,前往南海 - 少年王

1145 孤身,前往南海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飞奔在山间的小路上,眼泪也扑簌簌地往下掉着,压抑了好几天的感情,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 说句实话,魏老说要把我关到南海的个小岛上,并且我可以带任何人去居住的时候,我是一点没在怕的,虽然我爸我妈不知所踪,但我还有很多的爱人,她们肯定愿意和我一起,共同度过幸福的下半生。 刚从中海别院出来的时候,我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信心满满,就好像整个世界都被我握在手中。 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一无所有。 每一个让我以为肯定会跟我走的女孩,最后的选择却是留下,这让我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 我满怀苦涩的下了山,当时中午刚过,在山上也没吃饭,我的腹中饥肠辘辘。但是现在的我,哪有心情吃饭,距离魏老给我的时间只有一天半了。我必须得加快度速,否则就要一个人去南海了。 在离开中海别院的时候,我心里当然是有一份名单的,现在这个名单上面大部分人被划掉了,现在只剩一个,就是苗雪雁。 没错,苗家寨曾经的二小姐、如今的总寨主,苗雪雁。 我在苗家寨曾经呆了大半年,和苗雪雁的感情也是一点一点长起来的,一开始我们彼此只是朋友,真正的感情飞跃,是在“结婚”以后。离开苗家寨前,苗雪雁还曾经和我说过,说她永远是我的妻子,也会永远等我。 因为之前数次的挫败,让我对苗雪雁的信心也不太足,感觉她会以苗家寨需要她的坐镇为理由来拒绝我,就好像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之于夜明一样。 说实话我也不能太自私了,大家确实也有各自的事,谁也不能抛下有所就跟我走。 但我还是打算去试一试。 如果不行,那就自己去南海吧,大不了就是一个人孤独终老! 我没有在罗城多做停留,而是直接飞往南方,又长途跋涉来到凤凰山,经过一夜的奔波之后,终于在第二天的清晨来到苗家寨的门口。 还好我记得路,否则真找不到大山深处的这座苗家寨了。 进入苗家寨的路上本来是有七处关口的,每一处都有重兵把守,但是在现一处也没有了,因为苗家寨不再做毒品的生意,也不需要严禁外人出入凤凰山。当然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有人到那地方。 苗家寨城墙倒是依旧坚固,城头上面也依然有卫兵把守。 只是周围山坡上的罂粟早被一把火烧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普通的庄稼地和果树。 我到的时候,天色刚蒙蒙亮,几个卫兵站在上面,拄着刀棍昏昏欲睡。我叫了好几声,他们才发现我,看清我的长相以后,他们当场惊呼出来:“天啊,王巍回来了!” 苗家寨里,人人都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苗家寨的那场劫难是我带来的。 不过,他们并未对我表现出敌意,而是很快喊来了苗家寨如今的卫队队长之首千虫君子。千虫君子很快就赶来了,并且大开寨门、下令列阵,以很庄重的方式迎接了我,见到我后便握住我的手。低声说道:“我们苗家寨可没有再做毒品生意了!” 我苦笑着,说我不是为这事来的? “为了雪雁。” 千虫君子笑了起来:“你可算是来了,我们寨主每天都在等你。” 这样的话,可真是暖到我心窝里,但这并不代表苗雪雁就愿意跟我走,毕竟她已经是一寨之主,这里的大事小事都需要她。所以我长呼了口气,跟着千虫君子往里走去,路上当然少不了要交流一些苗家寨的现状。 千虫君子告诉我说,自从龙组攻破苗家寨后,又有工作组的进来普法,告诉大家种植罂粟是违法的。从那以后,苗家寨就转型了,专门种植一些热带才有的水果,在政府的帮助下销量也还不错,虽然没有贩卖毒品那么赚钱,但也过得蛮舒服的。 但是,苗家寨尚武的风格并没改变,各分寨又有了新的队长,个个武艺高强。 苗雪雁的声望也越来越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寨主,大家打心眼里服她。而且,苗雪雁也没有闭山锁寨,大家可以随意出入,就包括她自己,还时不时地跑出去推销水果。 总之,现在的苗家寨欣欣向荣,一片和谐气象。 千虫君子跟我说的时候,带着一股子汇报工作的味道,真把我当成前来巡视的领导了。 不过,我听他说苗雪雁是大寨主,便问他难道还有二寨主吗?千虫君子说有的,苗冰骆就是二寨主。 我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苗冰骆的模样来,那也是个挺有意思的姑娘,曾和多位队长有感情纠葛,把苗家寨搞得鸡飞狗跳,后来却和我结了婚,拜天地、入洞房。 苗冰骆也曾经说过,生是我的妻,死是我的鬼。 但我发誓,我一下也没动过她。 苗冰骆曾把苗雪雁害得那么惨,苗雪雁竟然还让她做二寨主? 听到我的疑问,千虫君子叹了口气,说苗冰骆虽然是二寨主,但是自从发生之前的事后,她整个人都变得疯疯癫癫了,神智始终不太清醒,照顾自己的行为能力都没有。 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姐妹,苗雪雁怎么可能不管她呢,所以每天都悉心地照顾她,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她。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当然往下一沉,对于带走苗雪雁更没什么信心了。 就像冯千月不肯放下她爸一样,苗雪雁又怎么可能抛弃苗冰骆呢? 又有苗家寨,又有苗冰骆,苗雪雁肯跟我走才怪啊! 我更没什么自信了,感觉自己又要白跑一趟。 唉,或许这就是花心的报应吧,哪个都想占有,最终哪个都得不到。 唉,我妈害我,谁说我能娶好多老婆的? 但是既然来了,总要见苗雪雁一面吧,所以就硬着头皮继续前行。 不知不觉,我和千虫君子就来到了主宅门口。我曾在这里居住过一段时间,对这里的卫兵都很熟了,大家也都对我神色恭敬。千虫君子将我到门口,让我自己进去找苗雪雁,说他已经派人汇报过了,苗雪雁肯定在等着我。 我对这里熟门熟路,也不需要谁来领我,便直接跨门而入,直接朝着苗雪雁的住处走去。 西厢房,某扇木门前面。 我呼了口气,正要推门而入,就听到里面传来苗雪雁的声音。 “姐、姐,你醒一醒,王巍马上就要来了!” “谁,你说谁?”一个哆哆嗦嗦的声音响起,是苗冰骆:“我不要见他,不要见他!” 我的心里一紧,忍不住凑过脸去,通过门缝往里看了起来。 就见到苗雪雁和苗冰骆都在里面,两人的模样都没什么变化,还是一个肤色偏黑、一个肤色偏白。当然长得都很漂亮,不愧苗家双花。只是,曾经冒冒失失的苗雪雁,现在看上去多了几分成熟稳重,看来当了这么久的总寨主还是有作用的;本来应该端庄大方的苗冰骆,此刻却像一个神经病人似的,坐在椅子上不断发抖,身上还绑着绳子,一张脸写满惊慌。 看来千虫君子说得没错,苗冰骆已经精神失常了,整个人都疯疯癫癫的,所以才用绳子绑着。 而苗雪雁就站在她的身边,极力抚慰着姐姐的情绪,说:“姐,你不是最喜欢王巍的吗,他马上就要来了,而且以后都不走了!姐,你是他的妻子呀,难道你忘了吗?” “我不见他,我不见他!” 不论苗雪雁怎么抚慰,苗冰骆就是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反而一听我的名字就急,就变得神色更加激动,像是犯了癫痫。身子不断抽动。 这是有多恐惧我、害怕我? 回想起来,自己虽然娶她为妻,但是从来没把她当过妻,不仅打过她、骂过她,甚至还把她爹抓到监狱里了,难怪她会怕我、惧我! 眼看着苗冰骆的样子越来越激动,苗雪雁赶紧伸手抱住了苗冰骆的肩膀,流着泪说:“好了姐,不见他了,我们不见他了,我这就让人把他赶走” 在苗雪雁的安抚下,苗冰骆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又变成了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 而我准备推开门的手,始终没有再动。 站在门外,我长长地叹了口气,继而转身离开。 已经没必要再进去了,是吧。 苗雪雁不会跟我走的。 而且,她连见都不想见我了。 这世界上,最后一个可能愿意跟我走的女孩,也完全没希望了。 我真的要在南海的那座岛上孤独终老了 报应啊,这就是报应! 自以为女人多,到最后一个都留不住! 我失魂落魄地往外走着,此时朝阳初升、霞光万道,我却觉得天昏地暗、满目阴霾。我满脑子都晕乎乎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主宅的了,依稀记得千虫君子还很惊讶,问我为何这么快就出来了,但我哪里还有心思说话,踉踉跄跄地就出去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过苗家寨主干道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苗家寨大门的,就是昏天黑地的往前走,像具无主的游魂一样漂泊。 来时披星戴月,走时天昏地暗,倒也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