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4 以后,没机会了 - 少年王

1144 以后,没机会了

这一路上风驰电掣,我和郝莹莹也有说有笑,仿佛回到了四年前的幸福时光。 哪怕所有女孩离我而去,身边还留着这么一个贴心人,已经足够让我心满意足的了。 我想要的其实不多,就是希望我爱的人都能平安开心。 临近中午的时候,终于到了镇上,我们甚至都没休息一下,直接就上山去找冯千月了。 说是囚禁了冯天道,其实只是我爸的一句话而已,山上盖着一间茅草屋,四周没一个人把守,也没什么铁丝网拦着。冯家父女想走随时都可以走。不过可惜的是,冯天道已经被我爸吓破了胆,根本不敢下山一步。 我爸说了,让他以后在这养老,哪都别去。 回过头来想想,我爸那么大的本事,肯和冯天道这种人拜把子,已经是冯天道的祖坟冒青烟了,竟然还敢三番两次对付我爸,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不过我爸的记忆已经退回到几年前,大概也不记得冯天道这档子事了,这次上山我打算和冯天道谈谈,还他自由。 那么大年纪的人了,实在没必要受这种罪,更何况那还是冯千月的爹,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呐。 郝莹莹不是第一次来,轻车熟路地带我上了山,比我还熟悉我们这的路。初夏时节,山上的风景挺好,触眼皆是茂密的树和盛开的花,微风吹过宛如一片墨绿色的海洋,深入其中感觉整个人的心胸都跟着开阔不少。 跟着郝莹莹一路前行,终于在某处山坡之上看到一座简陋的茅草屋,屋顶的烟囱正往外排着袅袅青烟。还有一股饭菜的香味远远飘来。 “正好,还能赶上一顿饭吃!” 郝莹莹开心极了,拉着我的手就往山坡上跑,但是快跑到屋前的时候,反而把我的手放开了。我的心里暗笑,知道她是怕被冯千月给看到,这个姑娘始终觉得冯千月是大,她自己是小。 不过,茅草屋前只有一个在人忙活,没有看到冯千月的身影。 那个人年纪挺大,头发都白了一半,身子也伛偻着。就是他在做饭,不断往灶火里添柴,时不时还往锅里加水,不过他的身体不是太好,就这么一点点体力活儿,他做起来也显得很吃力,舀一勺水都咳嗽个不停。 我心里还纳闷,这老头谁啊? 郝莹莹已经奔了上去:“冯叔叔!” 那个老头神色恍然地回过头来,我看到那个老头的真实面目以后,浑身都忍不住一震,竟然是冯千月的父亲冯天道!这才几年啊,他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和以前那个傲慢自大的冯天道简直判若两人、天上地下。 冯天道发现是郝莹莹以后,才稍微松了口气:“是莹莹啊,千月去打柴了,一会儿就回” 冯天道的话还没有说完,眼睛一抬又看见了我,本来放松的脸色,又变得紧张起来,甚至还有一丝恐慌。 老头双膝一弯,竟然“噗通”一声跪在我的面前,哆哆嗦嗦地说:“不知少主驾到,有失远迎” 少主? 帝城中的人这样叫我倒还情有可原,冯天道是我爸的结拜兄弟,怎么也这样叫我了? 看来,他是真被我爸给吓到了,在我面前都自降身份了。 我连忙奔过去,双手去搀冯天道,说冯叔叔,您别这样,您快起来! 冯天道却不肯起来。仍旧哆哆嗦嗦地说:“少主,以前是我不对,希望你原谅我!” 我说冯叔叔,你快起来,以前的事我早忘了! “爸” 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喊叫突然响起。 我回头一看,发现是冯千月回来了,她果然是去打柴了,肩膀上还担着两捆柴。冯千月在山中生活,还要干很多的体力活,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打扮光鲜亮丽,可即便是一身的粗布衣服。却也难掩冯千月的天生丽质,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脖颈,依旧美的让人心醉。 我幻想过很多次我和冯千月重逢的场面,狠狠抱一把总是要的吧,埋头痛哭总是要的吧,苦诉肝肠总是要的吧! 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幕。 冯千月把柴火往地上一丢,飞也似的朝我这边奔了过来,然后狠狠把将我推开,怒气冲冲地说:“你干什么?!” 冯千月的力气还挺大,竟然把我推得一屁股坐倒在地。 也是,冯千月要是没点本事,在这山里也待不住啊。 接着,她又去扶她爸,问她爸有没有事。 冯天道赶紧摇头,慌张地说:“你不能对少主无礼,你赶紧向他道歉!” 冯千月回过头来,仍旧冲我凶巴巴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家还不够低三下四吗,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们?” 当时我都懵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冯千月解释,还好旁边站着一个蕙质兰心、善解人意的郝莹莹,是她帮我说话,三言两语就把刚才的事说清楚了,总算解开一场误会。 知道我没有欺负她爸,冯千月这才稍微对我有了点好脸色。让我和郝莹莹都坐下,倒水给我俩喝。 但是除此之外,冯千月也没有多和我说一句话,什么抱头痛哭、互诉肝肠更是没有,和我想象中重逢的样子完全不同,反而多了许多隔离感和生疏感,让我心里觉得十分苦涩。 倒完水后,冯千月便扶她爸回房休息,她则接手继续做饭给我们吃。 我和郝莹莹便上去给她搭把手,帮她洗菜或是切菜。 我试探着和冯千月聊了几句,想知道她近几年来过得怎样,顺便也想讲讲我的经历。但她根本没兴趣听,直接冷嘲热讽地说:“王公子,我们这种天生贱命的奴才和身份尊贵的您可不一样,麻烦你就不要和我分享生活了吧!” 听到这样生疏的话,别提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像是心口被插了好几把刀子,但我还是忍着难过,将我这次的来意说了一遍。 我把我的情况都说清楚了,希望冯千月能跟我走,同时表明可以带她爸也一起走,到了南海的岛上好好养养身子。 整个过程之中,冯千月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直到我说完后,才冷冷地道:“王巍。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爸不适合去,他看见你家人就发抖,你还是放过他吧!” “那你” 冯千月没再说话,而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我立刻就明白,门都没有,冯千月怎么可能抛下她爸跟我走呢! 不算意外。这个结果我早就料到也不算有多失望,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失望了,说真的这两天已经习惯这样的遭遇了。 回想自己刚从中海别院走出时的自信,还真是可笑啊!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千月,其实这几年来,我无时不刻都在想你,只是一直忙于各种公务,没有时间过来看你。既然你不愿意和我走,那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不过我有两件事想交代你。第一,我爸出了一场变故,记忆力骤减了好几年,已经不记得你爸的事了,所以让他回去吧,没必要在这。 第二,这几年来,你应该一直在练龙脉图,而且已经有所小成。龙脉图挺厉害的,就是有副作用,如果你时不时浑身发疼,一定不要不当回事,那是因为你的经脉被损坏了。整个华夏,只有一人能救,我给你这人的电话,如果你需要他治疗的话,记得找他,报我名字就行。” 另外,我又和她说了一下修炼龙脉图的注意事项,包括会全身发热的阳谷穴和全身冰凉的灵泉穴。让她都要小心一点,可谓事无巨细。 说完这番话后,我便从口袋里摸出笔和纸来,将左飞的手机号码写了下来,放在冯千月切菜的案板边上。 冯千月目不斜视,但也没有拒绝。 我还想再和冯千月说两句什么。 但冯千月一副沉默是金的模样,让我也吞下去了多余的话。 我轻轻叹了口气,又抬头看向站在另外一边的郝莹莹。 郝莹莹也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苦笑着:“你想说千月如果不走的话,你也不会走了,是吧?” 我太了解了。 就好像任雨晴和尹红颜一样。如果其中一个跟我走了,就会觉得对不起另外一个,所以索性都不走了。 果不其然,郝莹莹红着眼眶点了点头:“王巍,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这是你们的自由!” 我故作大度地摆着手,也不能说我在接二连三的打击后就习惯了,但是终归能够做到表面波澜不惊和不动声色的样子了。我又故作大度地笑着,说好嘛,不走就不走,你们以后想我了,一定要去看我啊。因为我是出不来了,我这相当于判了无期徒刑。 我一边说,一边走到郝莹莹的身边,她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那我走啦,临走以前抱一抱嘛。” 我故作轻松地说着,伸出双臂抱了一下郝莹莹,接着,我又转过身去,站在冯千月的背后,伸出双臂环住了她的腰。 这一瞬间,我明显感觉到冯千月的身子像是触电似的颤了一下,似乎还有点想挣脱我的怀抱。 “一下,就一下,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了!” 我把头埋下去,在冯千月的耳边轻轻说着。 冯千月终于不再动了,任由我抱着她。 我的双手突然变得温热起来,是冯千月的眼泪流了下来,一滴又滴,淌满我的手。 “好啦,走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抽出自己的手,迅速转过身去,飞也似的朝着山下奔去! 风声,在我耳边呼呼刮过。 我不得不这么快的速度。 因为我怕我再慢一点,她们会看到我不争气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