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3 再敢废话,犹如此枝 - 少年王

1143 再敢废话,犹如此枝

看着眼前的一幕,听着二人的对话,坐在另外一边的我,显然已经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也不敢相信耳边所听到的一切。我从来不歧视同性恋,我觉得人生百态、各有所好,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事发生在孙静怡和李娇娇的身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就在前不久,我还和孙静怡见面,她还主动抱我,甚至主动索吻,怎么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难道她怕得罪我,所以才要先稳住我? 看到孙静怡和李娇娇的动作越来越亲昵、越来越暧昧,就差在公众场合接吻了,我脑袋里像是开了一家战斗机似的轰轰作响,甚至都有点眩晕起来,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可是眼前的一幕是这么切真,没有丝毫作伪虚构的可能,又想起之前数次想和李娇娇见面,都被她以“要工作”为理由拒绝了。现在看来,是因为她已经移情别恋。而且“别恋”的吋象正是孙静怡。 听二人的对话,她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只差没有向我说明而已,而且打算下次见到我时,就给我说。 说你奶奶个腿儿! 想到我爱的两个女人竟然自己搞到一起,我的心里就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怒火,感觉自己被绿了,而且是双重绿。当时的我,真感觉自己快要炸了,恨不得把整个咖啡厅都砸了,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到底是我曾经爱过的两个女人,怎么可能舍得对她们动粗呢? 算了,然既她们互相喜欢,索性我就主动放手,成全这一对莫名其妙的鸳鸯吧! 我摇摇头,心中满是苦涩,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咖啡馆。 从任雨晴到怀香格格,再到孙静怡,这是第三次碰壁了。 说真的,我已经没什么信心了,感觉整个人生都是灰暗的,都有直接回到帝城、飞往南海的打算了。但是最终,我还是选择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省城另外一所大学,郝莹莹就在那里。 我和郝莹莹也很久没见面了,上次虽然来了一趟省城,但是因为时间紧迫,也没来得及见郝莹莹一面,为什么时间紧迫? 因为当时孙静怡说,希望我把时间都留给她,现在想想可真是讽刺啊,我这个知心体己的小、姐姐,说起谎来也是一溜一溜的,行走江湖多年的我只能说一声服。 在我印象里,郝莹莹是个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女生,从来没和谁红过脸、急过眼,对我也是一心一意的,我也时常都念着她的好。按理来说,我是很有信心叫她走的,但是出了这接二连三的碰壁事件甚至绿帽事件以后。 我的心里确实惴惴不安,毕竟我们已经快四年不见了啊。 四年,能改变多少的人和事? 当时的她。确实是一心一意喜欢我的,但是四年以后,谁又保证一成不变? 我心里想,这次我一定要放平心态,不能再那么冒冒失失、自以为是了,毕竟四年不见,郝莹莹就是有了新的男朋友也不出奇。况且这四年里,我也没有闲着,女朋友一个又个地找着,又有什么资格让人家做活寡妇呢? 这么想着,我便长呼口气,走进另外一所大学的校门。 虽然四年不见,但我还记得郝莹莹的专业和宿舍,毕竟以前没有少来找她吃饭、玩耍,就是不知道她现在换了宿舍没有。 我从帝城奔到省城,现在天都快黑了,我连一顿饭都没吃,可谓饥肠辘辘。 我心里想,如果郝莹莹答应和我起走,我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去吃一顿烛光晚餐。 来到女生宿舍楼下,这里的情侣成双成对,有已经吃过饭遛弯回来的,也有刚刚收拾妥当来接女朋友的。一到晚上,尤其是初夏的晚上,女生宿舍楼下总是格外热闹,有弹吉他表达心意的,也有点蜡烛准备表白的,尤其是毕业季就快到了,整个氛围还挺浪漫,也透着点小感伤。 雄性求偶,在大自然界总是各有花招,尤其人类更是能整各种各样的幺蛾子。 我穿梭在人群里,琢磨着怎么找郝莹莹呢,我也没她现在的手机号码,也不知道应该托谁帮我去叫。正在犯愁,就听到一阵好听的吉他声传来,原来有个男生正在唱歌,男生长得不错,五官端正、相貌堂堂,吉他弹得也不错,一听就是练过的,开口之后更加无比惊艳,一下就吸引了好多人去围观。 这样的男生,在校园里简直就是少女杀手啊。 结果仔细一听他的歌词,差点没给我气尿了。 就听他唱: “郝莹莹呀郝莹莹, 你有一双最美的眼睛, 就好像天上的小星星; 郝莹莹呀郝莹莹, 我想大声唱歌给你听, 将你依偎在怀行不行; 郝莹莹呀郝莹莹, 如果你还是这么冷冰, 那我愿为你唱到天明” 虽说这学校里可能不止一个叫郝莹莹的,我在没有调查清楚情况之前不该发火----而且就算是我想的那个郝莹莹怎样,难道这个男生还没有唱歌表白的权力了? 更何况人家还长得这么帅、唱得这么好! 歌词是白了点,但却胜在旋律优美、情感真挚。 如果是以前的我----以前自信满满的我,我不仅不会生气,反而会饶有兴致地听他唱歌,甚至和郝莹莹一起听他唱歌都行。有人看上我的女人,我觉得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说明我的女人优秀,而且我也不怕被人抢走。 但是现在不行,接二连三的碰壁之后,我的自信已经全没有了,淡定、从容也全没有了。 这些东西本身就是建立在底气上的,现在的我哪里又有底气? 华夏绝顶高手怎样,和谈恋爱有个屁的关系? 再不加把劲,老婆都要被一个会弹吉他的给拐跑了! 关键是这男生确实太优秀了,在他面前我都感觉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除了会打架以外,长相比人家强,还是学历、唱歌、弹吉他比人家强?此时此刻的我。心态已经完全失衡,一点也不稳重、不成熟了,像个刚谈恋爱、冒冒失失的小伙子,猛地就冲进人群中,一把揪住那个正在唱歌的小伙子的领子,凶巴巴说:“你在给哪个郝莹莹唱歌?” 我的突然闯入,当然把围观的众人都吓了一跳,正在唱歌的小伙子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但是小伙子很快反应过来,怒气汹汹地对我说道:“关你什么事?放开我!” 年轻人都气盛,这个年轻人当然也不例外。 他气盛,我更气盛,我更加凶恶起来:“老子问你话呢,你在给哪个郝莹莹唱歌?” 这回可捅了马蜂窝,四周这些围观的人,应该都是小伙子的亲友团,就算不认识这个小伙子的,也看不顺眼我的粗暴行径,纷纷指责起我来 了,问我怎么可以这样,这里是大学校园。容不得我这么没素质等等。 更有甚者,还说要叫保安,把我扭送到派出所去。 诚然,凭我现在的实力,足够把这一整群家伙揍到满地找牙,甚至闹得整个学校鸡飞狗跳、风声鹤唳都没问题。但是那又怎么样呢,除了证明我只是个会打架的莽夫,还有什么好处? 而且不断有旁观的人加入,也让我慢慢冷静下来,觉得自己确实太冲动了,就算他给郝莹莹唱歌又怎么样,我有什么资格打人家呢,更何况这里是宁静和谐的大学校园,确实不该有这么粗暴的行为发生。 与其在这置这个气,还不如尽早找到郝莹莹和她好好谈一谈呢。 面对四周的指责声,我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满脸颓然地松开了唱歌小伙子的衣领,垂头丧气地转身准备走开。 但,我刚走了七八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是郝莹莹的男朋友?” 我吃惊地回过头去,看到还是那个唱歌的小伙子,他一手扶着吉他,满脸错愕地看着我。 我说:“你认识我?” 唱歌小伙子面色复杂地点了点头:“我见过你,你在我们刚上大一的时候就来找过莹莹,你们经常一起吃饭、游玩!” 原来四年不见,还有人记得我。 不过这也说明,这个小伙子确实是唱给郝莹莹听的。四周的人也很讶异地朝我看来,并且悄悄讨论着我的身份。就听唱歌小伙子继续说道:“我记得你,你曾经是这个城市的王皇帝,黑白两道谁都要给你面子,但也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有天就销声匿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