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1 我,背锅侠 - 少年王

1141 我,背锅侠

接到小阎王的电话,我的内心确实不安起来。 我想不通四位老人干嘛还要见我,陈老已经被干掉了,他的称帝计划也破灭了,整个华夏又回复到了和谐状态,还叫我去干什么呢? 绝不可能是表彰我,否则小阎王的语气不会那么沉重。 重建龙组,让我回去复命? 这个倒有可能,毕竟裁撤龙组是陈老的决定,四位老人归来当然要把龙组重建起来。 但,如果是这件事,小阎王也没必要那么沉重的语气啊! 虽然忧心忡忡,但还是以最快速度赶到中海别院。一路畅通无阻,很顺利地进了中海别院,小阎王就在门口等着我,将我接到里面的院子以后,又问我父母怎么样了,我便把今早的事说了一下,还把他俩给我的信拿出来。 小阎王看了以后摇头苦笑,说咱俩这是被抛弃了啊! 小阎王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我爸我妈,一起闯荡江湖、浪迹天涯,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却也难逃被抛弃的命运,这让我心里稍稍平衡一点。我又问小阎王,四位老人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小阎王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四位老人可能会提出一个让你感到为难的要求,果如你不同意,直接拒绝就好!没有关系,我和猴子他们都会站你这边。” 让我感到为难的要求? 什么意思? 我杀了陈老,阻止他称帝,立了这么大功,不表彰我也就算了,竟然还为难我? 什么鬼东西! 我又问小阎王到底怎么回事,小阎王却讳莫如深,摇着头说“你去了就知道了,我不方便说得太多!” 我只好跟着小阎王续继往前走,很快来到最高级别的办公室外,这时我才发现猴子、左飞他们都在门外站着,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和我说话,个个忧心忡忡地看着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看到他们这样,我的心中更加压抑不安。 忍不住想,到底什么事呢? 小阎王就将我送到门外,没有继续往前走了,而我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应声,这才推门进去。 门里,四位老人果然都在。 中海别院,最高级别的办公室,其实并不富丽堂皇,也没有很奢侈的物件,但却处处透着一股大气。 见到四位老人,我立刻“啪”的敬了个礼,如果龙组恢复建制的话, 我还是五队的队长,应该有这样的敬礼。 四位老人也迅速向我回礼,看他们对我的态度,也不像是要为难我的样子啊? 于是我便问道:“魏老、徐老、宁老、荣老,问请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几位老人面面相觑,眼神互相交流了一阵子,最终魏老先开口了:“王巍,我们叫你过来,是想特地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几个老头子都遭殃了,整个华夏也将毁于一旦。说起昨晚的事,确实险之又险,如果不是我在关键时刻突破龙脉图“大圆满”的境界,哪能杀死阎罗大帝和陈老啊,指不定华夏如何大乱了呢。” 不过,我也没有自吹自擂的毛病,只是谦逊地说:“哪里,这是大家的功劳!” “不不不,我们都知道,你的功劳最大,我们几个老头子一定要谢谢你。” 魏老一边说,一边伙同另外三位老人,一起冲我弯下腰来。 对这四位擎国之柱来说,实在已经算是很大的礼了,我一个小小的龙组队长,哪能承受得起! 我还是有点慌的,赶紧伸手去搀他们,一边搀还一边说:“不必、不必!” 但手刚刚伸到一半,我又觉得不对。 对这四位老人来说,想要感谢我的法子有千千万,封官也好、赏财也罢,哪怕天上的月亮,他们也能摘下来给我,怎么偏偏选了这种很客套的方式呢? 再联想到小阎王之前和我说过的话,以及猴子、左飞等人的眼神,我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其中,显然有诈。 我稍稍皱了皱眉,又把手缩了回来。 四位老人自己直起身来,面色有些讶异地看着我。 我的目光微沉,说四老,咱们直来直去吧,你们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四位老人再次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起来。 最后,显然是交流成功了,徐老说道:“王巍,让魏老和你说吧,我们几个就先出去。” 徐老、宁老、荣老三人便出去了,这间最高级别的办公室里只剩我和魏老二人。我和魏老没怎么接触过,但我知道他这人还不错,猴子、左飞等人也比较信服他,愿意为他卖命。 当初猴子等人远赴东洋剿灭樱花神,据说就是魏老一手操办。 这是一个精似活鬼一般的人物。 徐老等人让魏老留下和我说话,大概是觉得我是猴子他们那一挂的,魏老和我更好沟通、交流一些。 旦是徐老他们离开以后,魏老也没马上和我说什么事,只是让我坐下以后,便和我拉起了家常,比如我父母怎么样了,有没有女朋友,打算什么时候和我结婚等等。 我不明白堂堂国柱之一魏老,怎么对我的私生活还感兴趣了,但我还是一五一十地回答他,说了我父母的情况,还有我女朋友的情况。 我说我不止一个女朋友,未来也打算将她们都娶回家。 魏老听后先是愣了一下,但他到底见多识广,毕竟华夏之中迎娶多位妻子的大有人在,包括门外就站着左飞那个活生生的例子。所以,魏老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冲我竖大拇指,说好,少年风流啊!随便你娶,娶多少都行,户口和结婚证的问题不用担心,国家出面帮你解决! 我心里说乖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啊,魏老到底想要干嘛? 我连忙说着谢谢,同时又说魏老,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去找我老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但魏老是不可能让我走的,他微笑着,说急什么,再聊一会儿。 他不急,我却急,沉着脸说:“魏老,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我能办到的一定去办,办不到的您也别勉强我!” 魏老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这是自然的,哪能勉强你呢?” 我说既然这样,魏老您就说吧。魏老沉思良久、犹豫很久,终于缓缓开口:“陈老死了。” 我已经满怀期待地在听了,心想到底什么事情,能让四位老人为难成这样子,结果却听到这四个字,差点没气尿我。这他妈不是废话吗,陈老可是我亲手杀的,我还能不知道他死了? 魏老说这有什么意义? 但我知道,身为国柱的魏老,绝对不会说出一句废话,所以我仍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等着他说出后面的话。 果然,魏老继续说道:“陈老死了,我们要对黎民百姓,甚至整个世界有个交代,你觉得我们四位老人应该怎么做呢?” 这话说得没错,陈老到底是曾经的华夏五老之一,突然就亡故了,肯定对民间、对国际上都要有个交代,否则就会引起无端的猜疑和震动,更何况陈老的拥趸也不少啊, 很多军区大将、官场大员,可都是他的人,肯定会要说法。 我认真思考了下,便说:“将陈老的事情公之于众,并告诉大家以此为戒,华夏发展到今天不容易,别再妄想做什么皇帝梦!” 这样一来,陈老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生永世别再想下来了,也算是他应得的报应。 我觉得这样挺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世界就该黑白分明,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不过,魏老却摇了摇头,叹着气说:“王巍,你还是太年轻啊,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怎么讲?” “你以为把陈老的事情公之于众,大家就会以他为戒吗?错!大家只会觉得,陈老竟然也想当皇帝,说明当皇帝是没错的,我也要当!如此一来,不仅不会起到警戒效果,反而效仿者众,华夏将会陷入一片混乱!而且,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的特色道路,不断地将这个理念告知百姓、传达世界,结果最高级别的领导人却想当皇帝,你觉得百姓会怎么看我们,世界又会怎么看我们?我们的思想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民心也将动摇,甚至崩塌!到时候,便会大厦将倾、国将不国!” 听了魏老的话,我感觉有几分道理,却又不那么认可,摇着头说:“就算效仿者众,加大力度处置也就行了,一个想当皇帝就杀一个,两个想当皇帝就杀一双!乱世就用重典,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总会杀到没人敢再当皇帝的时候!至于思想受到质疑、民心也将动摇,这个就更无所谓了啊,只要我们的思想是正确的,质疑的人再多又怎样呢,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嘛!真理越辩越明,我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什么大厦将倾、国将不国……魏老,我觉得你们多虑啦,应该不会那么严重的吧?泱泱一个大国,怎么可能说倒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