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 满足,你的要求 - 少年王

1129 满足,你的要求

之前龙组内部的武会上,因为我夺得了最后的冠军,赵组长给了我一颗提气丸作为奖励。 当时我就吞下去了,还想着按照现在的状态,至少得等个一年半载才有效果,没想到这才半个多月,体内就有了反应。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我正处在极端的危险之中,很容易激发体内潜藏着的力量,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有好几次龙脉图的突破,都是在这种生死边缘之际! 但这效果来了也没什么用,毕竟我都快要死了,真是鸡肋一般! 我一边感受着体内蓬勃的龙脉之力,一边瞪大眼睛看着赵鲲鹏的大棒劈下,心里别提有多绝望了,就好像一个快要渴死的人,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水源却无可奈何一样。 耳畔传来小阎王绝望的喊声,可无论他怎么喊叫,也根本救不了我。 赵鲲鹏面色狰狞、杀气腾腾,大棒挥下就不打算收回,铁了心要当场要我的命。 但或许就是我命不该绝,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少至有十多个人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着:“住手,否则我开枪了!” 我回头一看,就见跑过来七名军人,手里都端着长枪,为首的赫然是我姥爷杨老将军,也唯有他掌中握着一支小巧的手枪。 杨老将军不是去见那五位老人了吗,怎么来这里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杨老将军已经会见完毕,接着便随带了几个人过来找我,恰好看到了赵鲲鹏打算杀我的一幕,所以匆匆忙忙地边跑边叫! 对于赵鲲鹏来说,虽然他是很想杀我,但也不能再动手了,否则只要枪声一响,整个院内的军人都会过来,到时候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所以,他立刻收回了自己的大棒,目光阴沉地盯着跑过来的杨老将军。 但我心里明白,杨老将军只带那十几个兵,是绝对制不住赵鲲鹏的,没准连他自己也要陷入危险。 但我已经来不及出声提醒了,因为杨老将军已经带人来到身前,与其去费那个功夫搞得谁都跑不了,还不如抓紧时间突破我的实力,只要能够冲过龙脉图第四十七处穴道,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够斗过赵鲲鹏,但也绝对不会像是现在一样狼狈! 于是我话二不说,立刻调动体内的龙脉之力,全力以赴地朝着第四十七处穴道冲刺起来。 虽然提气丸的力量已经激发,但我知道要到真正突破还得一会儿,所以我一分钟也不敢耽搁,努力抓住每一刻、每一秒,闭着眼睛拼力冲刺,与此同时,随着杨老将军的到来,还在地下的猴子、小阎王他们也都听到了。 小阎王立刻大叫着道:“杨老将军,赵鲲鹏要杀巍子,你别和他废话,赶紧把那家伙杀了!” 小阎王虽然是杨老将军的儿子,不过他们两人早就断绝父子关系,所以也不叫爸。但他并不了解地面上的情况,还以为杨老将军带了大部队过来,实际上只有七八个人而已。 但是杨老将军一听,也感受到了情况的危险,立刻举起手枪就朝赵鲲鹏射了过来,包括其他几名军人也是一样,纷纷端起长枪就射。 不过,赵鲲鹏早有防备。 他们开枪的速度再快,也没有赵鲲鹏的身形快。 赵鲲鹏的身子一闪,便如一道魅影窜了过去,同时用手中的大棒在空气再次震荡起来,巨大的铁棒犹如定海神针一般疯狂扫出,七八名士兵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纷纷被扫了出去,横七竖八地摔在地上,当场毙命,长枪也甩了一地。 与此同时,赵鲲鹏已经闪到杨老将军身前,一把就掐住了杨老将军的喉咙,接着将他整个人都举了起来。 杨老将军面色通红、双腿乱蹬,性命已在垂危之间,但他仍旧不服不忿,瞪着一双眼睛,龇牙咧嘴地说:“放放肆!” 以杨老将军在华夏的地位,即便是原龙组的赵组长在这也得毕恭毕敬,更不用说赵鲲鹏一个原龙组的队长了。实际也是这样,之前的赵鲲鹏,要是见到杨老将军,不知道得有多么低三下四。 但是现在,赵鲲鹏却根本不在乎这些,仍旧死死掐着杨老将军的喉咙,冷冷地说:“你这个卖国贼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放肆?” 杨老将军一生忠心卫国,最看不起的就是汉奸和卖国贼,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被人指着鼻子骂卖国贼。他当然很不服气,虽然被人掐着喉咙命在旦夕,但还是瞪着眼说:“你说什么?!你说谁卖国贼?!” “我说你卖国贼!”赵鲲鹏涨红了脸,狠狠骂道:“以前我敬重你是个爱国的老英雄,没想到你骨子里也藏着卑劣的基因!” “放你妈的屁!”杨老将军怒火中烧:“你凭什么说我是卖国贼?” 赵鲲鹏本来准备一手掐死杨老将军,没想到杨老将军还不承认自己是卖国贼,所以他又狠狠骂道:“你让王巍这样的暴徒混入中海别院,你还敢说你不是卖国贼?你就是最大的卖国贼,以前真是看错你了!我今天要就把你杀掉,为国除害!” 杨老将军恼火地说:“你知道个屁!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吗,你知道中海别院内部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知道魏老、徐老、宁老荣老全是假的吗?” “不要和我说这些!”赵鲲鹏粗暴地打断了杨老将军的话,恶狠狠说:“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都是你们编造出来的谎言,你们的目的就是谋逆、叛国” “叛你奶奶个嘴儿!” 杨老将军一生征战沙场、忠勇护国,不知受过多少伤、流过多少血,真是第一次被人指责谋逆、叛国,心中的火不知道有多旺,也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冲着赵鲲鹏就是一片破口大骂。 他早年走南闯北,见识过不少风土人情,就是脏话也能骂出不少花来。 但无论他怎么骂,赵鲲鹏都不再回话,掐着杨老将军的脖子越来越用力,杨老将军的面色渐渐由红转白,声音也越来越微弱了。地面上的一切,地下的人当然也能听到,猴子、小阎王等人也在骂着赵鲲鹏,可惜的是这个地方实在太偏,驻守在各处的军人根本就听不到。 很看杨老将军就要死在赵鲲鹏的手上,就在这时,一道冷冷的声响了起来:“赵鲲鹏,欺负一个没有功夫的老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再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突然响起的这个声音,当然是我发出来的。 我都没有想到自己能够这么快的突破龙脉图第四十七处穴道,可能一来情况确实很是危急,激发了我体内所有隐藏的潜力,二来就在前不久,左飞刚刚帮我辽过各处经脉的伤,才能使我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以最快的速度突破此层境界! 现在的我,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战意和气势也重新蓬勃而起,迫不及待地想要报仇雪恨,迫不及待地想和赵鲲鹏血战一场。 听到我的声音之后,赵鲲鹏当然十分惊讶,因为他也感受到了我身上的变化,强横的气息从我周身各处散发出来,令他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起我来。他的心中当然又惊又疑,不知道刚才还身受重伤的我,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悍、彪悍? “砰”的一声,赵鲲鹏松开了杨老将军的喉咙,杨老将军也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杨老将军刚从生死边缘走出,整个人还处在极其难受的状态,捂着自己的喉咙,身子也蜷缩成了一团,不停地咳嗽着、喘息着。 地下的人也都听到了我的声音,猴子、小阎王他们纷纷问我怎么样我淡淡地说:“没事,我刚恢复过来,现在就收拾这个老东西!” 地下的人虽然看不到我,可从我淡定、从容的声音之中,也能感受到我身上的变化。虽然他们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也只能相信我了,所以纷纷为我加油、鼓气,然后渐渐沉默下来。 而此刻的我,也确实浑身上下散发着自信的气息,一点都不畏惧眼前看似魔神一般的赵鲲鹏了,这是我每次达到新的境界会后的自然状态,和我的实力究竟进展到何种地步没有关系。 赵鲲鹏上下看了看我,还是不知道我的底气突然从何而来,疑惑地说:“你怎么了,嗑药了么,精神不正常了,连我也敢挑战?” 在赵鲲鹏的眼里,我的精神确实不太正常,就好像刚嗑过药似的目空一切、飞扬跋扈----当然,他这么说也没错,我确实是嗑药了,嗑的是提气丸。 当然,个中原因,我是不会和他解释的。 我冷笑着说:“我怎么了,你和我打一场不就知道了吗?” “狂妄!” 赵鲲鹏一声大喝:“那我就来治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