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终入,中海别院 - 少年王

1127 终入,中海别院

虽然我们已经猜到了军官的用意,但最后还是晚了一步! 军官得意的声音,和轰隆隆的军车声响交相辉映,我们只能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这始料未及的一幕。 那些本来隐藏在黑暗中、如今暴露在灯光下的弟兄们,也都个个惊恐莫名、胆战心惊。 这么多的军人,试问谁不害怕我只后悔自己之前太墨迹了,白白错过了最佳的进攻时间,我要是稍微果断、利落一些,也不会有现在的结果。 那些军车很快就开到了中海别院门前,数千的军人像下饺子似的哗啦啦往地上跳,接着纷纷端起手中的枪,对准了两边、左右的人,还有一部分军人持枪对准我们。 整个过程之中,他们一语不发,始终面色严肃、悄无声息,但他们所做出的动作却极有震慑力,当场吓得我们的人一动也不敢动了,个个乖得就好像刚产下来的小羔羊,除了哆哆嗦嗦,什么也不敢做。 其实平心而论,我们的人里高手不少。尤其夜明兵部的人,紫阶高手就有几十个,战斗力绝对非凡绝伦,可他们在这些军人面前仍旧不敢放肆,连个大声喘气的都不敢有。 他们畏惧的不仅仅是军手人里的枪,更畏惧士兵身上那股仿佛无坚不摧的气势、精神。 这就是华夏的子弟兵,一支足已傲立世界、完美强大的威武之师! 两边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仿佛烛火与日月之辉的区别。 护卫国家安全,不仅仅需要身手超强的高手,更需要这些千锤百炼、百炼成钢的勇猛战士;而且相比来说,后者显然更加重要。 我们这支上万人的队伍之中,实力其实参差不齐,强的能到兵部紫阶水准,弱的也就是一般流氓水平,但他们此刻有着一个共同点,在国家的军队面前连个屁也不敢放。 包括我们这支连中海别院都敢闯的敢死队。 铁面判官、怀香格格等人和我一样,大家的身手虽然也很不错,但在军队面前只能有心无力。我们面色忧虑地望着那支威武之师,谁也不知今天的事会怎么收场。 但如果真的打起来了,我们这边必败无疑,一点悬念都没。 就在这时,又一辆绿色的吉普军车开了过来,轰隆隆的声音响彻整个上空,一直开到所有军车、军人前面才停下来。接着,车门开启,个一头发花白的老者从车上下来,他的年纪已经十分大了,至少也有七十往上,但是一双眼睛如鹰一般锐利,身上的绿色军装显得十分精神,肩膀上的将星也熠熠生辉,将他整个人都衬托的精气十足。 他往哪里一站,就没人敢小觑他,更何况他身后还站着那么多兵-竟然是我姥爷,杨老将军! 看到杨老将军的刹那,我当然吃惊不已,这才反应过来,中海别院叫来的援手是第十七军。 确实,距离这里最近的就是第十七军了。 同样的,铁面判官、莲花婆婆看到杨老将军以后,也是十分吃惊,接着纷纷朝我看了过来。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那毕竟是我姥爷,就算不帮我们,起码也不会为难我们吧? 可我知道,杨老将军是位忠党爱国的老将军,不会因为我是他的亲外孙就放过我。 这一点,在我今天上午离开第十七军的时候就明白了。 国家和亲人,他肯定会选择国家。 怀香格格等人虽然没有见过杨老将军,但是之前听过提过这人,看到铁面判官等人的神色以后,便猜到这是我姥爷了。 与此同时,藏在中海别院内部的那位军官又叫起来:“杨老将军,就是这群人擅闯中海别院,还打伤了我们不少的人!还好你来得及时!对方带头的人是你外孙王巍,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徇私枉法!” 这位军官,也很了解杨老将军的为人、性格和作风,否则也不会把杨老将军请过来了。 果然,杨老将军立刻大声说道:“我知道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接着,杨老将军又下命令:“把这些暴徒统统都抓起来!” 军令如山。 杨老将军一下命令,第十七军的战士们立刻行动起来,手持长枪冲向我们的人。我们的大部队里,虽然大部分人不敢反抗,但也有一小部分心高气傲的主儿不服不忿,朝我这边看来,等着我下命令。 但我并没说话。 于是大家谁也没有反抗,纷纷抱头蹲在地上,任由这些军人处置。 这才叫兵败如山倒。 再多的人、再强的高手,在这些威武的军人面前也只有缴械投降的份。 与此同时,杨老将军又大声喊道“王巍,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投降,是想和我大战一场吗?!” 我的心里虽然也是一千个不服、万个不忿,但也没有一点办法,我不可能去和杨老将军作对,更不可能去和第十七军血战,除非我嫌自己的命太长了,也嫌自己兄弟的命太长了。 在杨老将军的喝问之下,我只好垂头丧气地朝他走了过去,铁面判官、怀香格格等人也都跟在我的身后,大家一个个都唉声叹气。 很快,我就走到杨老将军身前,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置我,回想起之前他不让我出来,我还偏偏出来,最后闹成这样,不禁百感交集、思绪如麻。 但也就在这时,杨老将军突然低声说道:“你这样硬闯肯定不行,这里可是中海别院!待会儿你跟在我身后,穿上第十七军的衣服,跟我一起进去!你的这些兄弟,你别担心,我会放了他们。” 什么?! 我吃了一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看向杨老将军,就听杨老将军继续说道:“你说得没错,猴子他们对这国家的热爱绝对不比我少,他们既然让你前去救人,肯定有他们的理由!” 我的心里砰砰直跳,我都没想到杨老将军竟然转过弯来了,是什么让他一天之内突然改了主意? 杨老将军低声说道:“五位老人虽然地位平等,但也分工非常明确,各有不同管辖范围,分管我这块的是宁老才对,但是今晚给我打电话的却是徐老这是不符合规定和流程的,简直一片混乱!所以,我也想知道中海别院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这样。 看来,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就连杨老将军都觉得中海别院出了问题。 我立刻点头,表示明白。 在杨老将军的安排下,我和铁面判官、怀香格格等人都被第十七军的士兵按住,只是他们被押向军车,而我则被带到另外一个地方。有专人帮我掩护,我赶紧换上了第十七军的军服,悄无声息地站在了杨老将军身后。 现场的逮捕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杨老将军再次大声说道:“几位老人怎么样了?为防发生其他变故,我愿派军驻扎中海别院,不知几位老人是否愿意!” 里面那位军官说道:“杨老将军稍等,我去问问!” 那位军官调头离去以后,我们就在原地等着。趁着这个机会,我也安排别人去向铁面判官、怀香格格他们传递消息,说我跟杨老将军混入中海别院,让他们耐心等着就好。 过了一会儿,那位军官便回来了,说几位老人十分欢迎第十七军进驻中海别院,还要亲自见见杨老将军。 与此同时,中海别院的大门也敞开既然如此,杨老将军也没什么好说,立刻带领部分大军进入中海别院。 跟在杨老将军身后,当然没什么人注意到我,我就混在第十七军的部队里,顺顺利利地走进了中海别院之中。 跨入中海别院的大门,我的心中百感交集,我是真没想到自己最后是以这种方式进去的,搞得好像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但是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我率领大军强攻中海别院,几位老人也不会连夜召集杨老将军的第十七军过来,也就没有了现在这么顺利的进入。 没有因,哪有果?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人也没受多少伤,这是整起事件中最让我值得欣慰的。 杨老将军显然是来过中海别院的进入这里就好像来到了自家的后花园,一边往最高级别的办公室走,一边指挥自己的部下分守中海别院各处,护卫中海别院的安危。 第十七军的军人们纷纷四散各处,站好了自己的岗位,我也被安排到一个偏僻的地方。 我知道,杨老将军这么安排,是为了方便我好行动。 有了第十七军的掩护,院内即便还有其他高手,肯定不会注意我了。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杨老将军在这,还有强大的第十七军驻扎,我就感觉自己像是有了靠山,行动起来也能安心很多。 因为我知道,就算我出了什么事情,杨老将军也会尽力护我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