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 故人,相见 - 少年王

1123 故人,相见

石山上的第一拨埋伏,是甶铁面判官来指挥的,因为他是帝城地下世界最强,希望由他来打一个开门红,再往后就能轻松许多了。 因为树影斑驳、山路崎岖,其实我和尹红颜看不到多少东西,只能看到无数的人影和刀光在山间晃动,还有无数的惨叫声和喊杀声遥遥传来,也不知道战况究竟如何,所以我和尹红颜的心一直是揪着的。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山下的喊杀声渐渐平息,那些人又开始上山了,显然铁面判官已经带人撤了。 这也是我的主意,战斗一定不能拖得太久,毕竟我们这边人太少了----其实帝城的人本来不少,数量怎么着也有两三千吧,但是前些日子数场大战,损耗成了现在这样一一人少的话,刚偷袭的时候能够取得奇效,一拖久了肯定会被对方反噬。所以,打一下就跑是最好的战略,也能使我们的计划达到最优效果。 再者,十几分钟就没了声音,说明铁面判官的行动十分利顺,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和尹红颜也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多久,便听到第二拨喊杀声又响了起来。 第二拨埋伏,是由幽冥老人带队指挥,情况和铁面判官差不多,也是十几分钟就没了声音,说明计划也很利顺。 接着,第三拨喊杀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是由莲花婆婆带队。 进度仍旧非常顺利,十几分钟就没了声响。 与此同时,铁面判官也带着他的人绕小路来到山顶,铁面判官兴奋地告诉我说,一口气干掉他们五百多人。我看铁面判官的人基本没有什么 伤亡,只有少数几个挂了点彩,并不碍事,也开心地说:“那真是太好了!” 山下的喊杀声一茬接着一茬地响起,随着埋伏、袭击的次数变多,对方也不是傻子,总会加以防范,这就导致越到后来,效果也就越差。 幽冥老人、莲花婆婆也渐渐来到山顶,他们也分别干掉了对方三百余人,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随着第五拨喊杀声的响起和平息,这场连珠炮似的埋伏终于宣告束结,后来的人都将这叫做”石山五连伏”,以此来纪念这场战斗。 不用多久,忘川怒汉和小钟馗也绕小道上了山,他俩的战绩比较惨点,不仅才干掉对方一百多人,自己这边也伤亡了一些。 但是这也正常,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接连多次的埋伏,对方不可能不加以防范。 这样一来,这场五连伏下来,一共干掉对方一千多人。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相当厉害的战缋,但是对方的万人大军并未受到多少损耗,对于我们来说仍旧是极大的威胁。 随着我们的人齐聚山顶,对方的万人大军也越来越近了,已经能够清晰地听到他们冲天的喊杀声和愤怒的咆哮声。 这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我原本以为经过五场伏击,对方的士气会十分低落,现在看来反而更加旺盛,恨不得将我们全部撕碎似的。这说明对方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不会因为一时的输蠃而改变士气,屡屡战败反而使得他们憋着一大口气,就等到了山顶再和我们决一死战;也说明对方的将领很有能力,很懂得如何化悲痛为力量、化怨气为士气! 显然,这是一支不太好对付的队伍。 眼看着他们越来越近,脚步声和喊杀声几乎就在耳畔,我也召集我们的人迅速后退,占据山顶后方的一块有利地形。 我们背后是一片密林,如果实在战不过了,还能通过密林的复杂地势逃走。 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等到两军对垒的时候,我先出言挑衅对方,激将对方的高手出来和我单挑,连续战败他们几个高手,还能挫挫他们的士气。最好把那夫妻档给活捉了,这样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总之,逬也有策、退也有策,反正不会白白把命丟在这里! 我们一大群人背靠密林,各个手持明晃晃的刀枪,面色凝重地盯着对方人来的方向。对面的繁密树林之中,很快出现了一大群人,他们同样各个手持刀枪、凶神恶煞,衣服也穿得五花八门,不过大多是黑色的,上面好像绣着东西,但是因为距离稍远,看不清楚。 他们连续五次被伏,一个个晈牙切齿、面目狰狞,同时喊声震天,恨不得立刻吃了我们的肉、暍了我们的血。 不过,对面的人来到山顶以后,并未急于攻向我们这边,而是纷纷站住脚步,像在迎接他们的主子。 这倒正合我意,我也生怕他们上来山顶二话不说就开干昵,那样我的优势就发挥不出来了,一个人的能力再强,又怎么敌得过万人大军。现在这样,大家拉开阵势,好好谈一谈、再打一打,对我反而是有好处的,所以我也并不着急,耐心等着对方的主子现身。 很快,对方的万人大军也来到了山顶上,在上千平方米的空地上一字排开,接着又分成两边,腾出一条小道。 他们的主子,显然就要从这条小道走出。 果不其然,对方的人群之中,缓缓走出几个人来,远远地能看到是一男二女,男的也就二十来岁,果然是个瘸子,走路一跛一跛的,其中一个女人也是二十来岁,和这个男人并行走着,但是看着不太像是夫妻,感觉他们的关系并不亲近,只是合作伙伴而已。 另外一个女人年龄稍微大写,至少也有三十多了,跟在那个年轻女人身后,应该是年轻女人的跟班。 我只觉得这三个人十分熟悉,但是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使劲眯眼往对面方向看着。 铁面判官也低声说:“这就是那对夫妻档,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功夫也挺强的,绝不在我之下。他们那个挺厉害的孩子没在,应该是被别人抱着。” 对面的人实在太多,几乎十倍于我们这边,两边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体量就好比蝼蚁和大象的区别。我们这边,虽然因为我的到来而变得士气旺盛,但在看到对方这么多人现身以后还是有些发虚,一个个愁眉苦脸、唉声叹息,铁面判官等人也是忧心忡忡、眉头紧皱。 毕竟他们也很清楚,我一个人就是强到逆天,也不可能敌得过这万人大军。 “少主,要不咱们撤吧” “是啊少主,要不咱们別和他们打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低声劝说着我,而我并未说话,仍旧眯眼看着对面那三个人,就觉得越来越熟悉、越来越熟悉 与此同时,对面那三个人也来到了他们队伍的前方,那个年轻女人最先开口,遥遥说道:“对面,你们确实很不错,竟然能伤到我们这么多人!不过,你们也到头了,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这个年轻女人说话的语气十分狂妄,而且杀气腾腾,显然是久居高位才能熏陶出的气场。而且她的地位,显然比旁边个年轻的瘸腿男人要高一些,年轻女人说完话后,瘸腿男人才高声说道:“你们埋伏再多,也不过是雕虫小技,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这座石山就是你们未来的祭坛!” 这个瘸腿男人,说话更加狂妄。 对面的威胁一个比一个狠,似乎真要将帝城地下世界的人全部杀光。而以对方的体量来看,做到这点也并不算困难,我们这边的人自然更加慌张,一股不安的气氛在我们的人群之中悄然弥漫,也有更多的人建议我们逃走,不要再和对方打下去了。 铁面判官、莲花婆婆等人都紧张地看着我,显然在等我的命令,我说打就打,我说撤就撤。 与此同时,对面的瘸腿男人和年轻女人放完话后,两边的人群突然晔啦啦亮出两面黄色的旗帜,一张旗帜上面写着“夜明”,一张旗帜上面写 着“南岛”,各自迎风招展、簌簌作响。 “还不缴械投降!” 对面再次传来叫声。 我们这边当然不懂“夜明”和“南岛”的含义,以为是两个帮派的名字,更加焦急地看着我,询问我该怎么办,要不要继续打下去了? 相比他们的焦虑和恐惧,我这边却是极其兴奋,一颗心激动的要跳出喉咙眼了。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对面来人竟是陈小练、怀香格格和青龙元 帅,我说怎么看着他们那么熟悉,直到挂着“夜明”和“南岛”的旗帜亮出来后,我才终于确定了他们的身份,原来真的是他们啊,他们来帝城 了,想夺下帝城地下世界的,也是他们几个! 是夜明和海南岛的人! 当时的我,已经完全来不及去想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又是谁让他们这么做的、谁派他们来的,我只知道我见到故人以后特别激动,更不用说这些故人和我感情特别的好。 一个是我兄弟,一个是我挚爱,一个是我孩子的妈! 我的天啊,世上怎么就有那么巧的事情! 我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嘴巴也咧得像个月牙似的,也来不及和铁面判官他们交代什么,二话不说,撒丫子就往对面狂奔而去。 铁面判官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我要上去战斗,赶紧提刀提枪地随我奔来。他们身后的众人也是一样,纷纷呼啸着、喊叫着冲了上去,这回可捅了马蜂窝,对面一样以为大战即将幵始,所以同样在陈小练、怀香格格等人的带领下冲了上去。 好好的一场认亲大会,搞成血腥大战可不好了! 我赶紧回头冲着铁面判官他们摆手,说你们不要上来,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

上一篇   1122 山顶,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