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 对方,很嚣张 - 少年王

1121 对方,很嚣张

在我往外冲的时候,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都来追我,但是他们根本追不上我,很快就被我甩得没影。 但我还没奔出多久,就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是任雨晴的声音。我可以不理两位老将军,却不能不理任雨晴,我回过头,看到任雨晴睛气喘吁吁地朝我跑来,便站住脚步,问她有什么事? 这几天来,任、杨两家的人都在第十七军的军营,其中当然也包括任雨晴。 我和任雨晴的婚礼虽然没能进行,但是大家已经默认我们是小两口了,除了晚上睡觉没在一起,其他时间几乎都在一起。所以我一走,任雨晴就立刻获得了消息,跑来问我要去哪里? 在我眼里,任雨晴已经是我的妻子,我对她当然不会隐瞒什么,便把之前的事原原本本跟她说了一遍。 任雨晴听完以后,立刻忧心忡忡地说:“必须去吗?你一个人,怎么去闯中海别院!我真的很害怕你有去无回!” 我把手抬起来,轻轻抚摸着任雨晴的头发,说晴儿,你了解我的,我绝不会不管我舅舅和孙队长他们的。而且,我不是一个人去,我会想其他办法的,你像就以前一样,乖乖等我回来好吗? 任雨晴太了解我,知道如果不让我去,那比杀了我还要难受。我要是那种自私的人,早就什么都不管,带她去私奔了。 任雨晴知道劝不住我,只好叹着气说:“我只恨自己没用,否则我就和你一起去救人了!” 我继续抚摸着任雨晴的头发,说晴儿,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你一定要等我回来”这一句话,我都不记得自己跟任雨晴说过几次了,但是好在我每一次都做到了,希望这一次也能应验。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转头继续往前奔去,而任雨晴在身后喊着:“王巍,我会努力说服我爷爷和杨爷爷去帮助你的!” 我没理会,继续迈步往前狂奔。 我知道,想说服那两个老顽固实在太艰难了。 等我快到营军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门房那边有几个穿西装的人正在说话,我悄悄地挪了过去仔细一听,才知道是中海别院的工作人员又过来了,要求把我带走。 但是负责值班的军官拒绝了,说:“杨老将军说了,王巍重病不起,实在没法跟你们走。” 这些穿西装的也挺横,说这是五老的命令,你们杨老将军也敢违抗。 军官仍旧不卑不亢:“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遵守杨老将军的命令。” “我看你们这个将军的位子也干不长了!”抛下一句狠话以后,几个穿西装的这才长扬而去。 那些穿西装的刚走,军营里就响起了广播,杨老将军亲自发言,说是我跑掉了,下令全军搜查,务必将我捉住。好家伙,中海别院想要抓我也就算了,我姥爷的人竟然也想抓我。 当然,这肯定是两码事,一个是想对付我,一个是想保护我,我还是能分清楚的。 趁着大部队还没杀到,我立刻翻墙而出,离开了第十七军。 我知道我待在这个地方是最安全的,就是中海别院拿我也没办法,可我不能做温室里的花朵,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现在,我已经确定小阎王他们被困在中海别院了,我要想去救人,就必须得有帮手,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自信,认为自己能够独闯中海别院,找谁做我的帮手呢。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原龙组的成员,龙组被裁撤以后,龙组就已经散掉了,各队成员也都返回故里。 但是我想,只要和他们说清楚各位队长的现状,他们一定愿意挺身而出,和我一起去救人的。 近千龙组成员,我不敢说全部都能叫来,但是喊来五百总是没有问题的。 五百龙组成员,已经是相当可怕的战斗力了,其威力绝对不亚于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围攻中海另院、达到救人目的一定不成问题。 但我用手机联系了几位原二队的成员以后,才知道他们已经被限制进帝城了,而且活动范围只能在自己家乡,哪里都不能去。 一旦轻举妄动,必定会被上面得知消息,并且加以阻拦。 干,原来上面早就防着这一手了。 原龙组成员是指望不上了,率领龙组大军攻打中海别院也成为了梦幻泡影,但我并未因此绝望,而是积极想着其他办法。我相信活人不会被尿憋死,我一定还能找到其他帮手。 我第二个想起来的,是帝城地下世界的人。 现在,指望警界、军界的人来帮我是不可能的,他们是国家的人,不可能帮着我去攻打中海别院。但是地下世界的人不受上面控制,铁面判官、莲花婆婆等人只会听我一人调遣,他们得知我要攻打中海别院,肯定也会特别吃惊,但我相信只要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会听我的。 我相信我有这样的领袖能力。 之前因为杨老将军的要求,我已经卸任帝城地下龙头的位子,和他们那群人也渐行渐远,但我仍是大家心里的“少主”,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其他地方虽然也有我的朋友,但还是帝城本地的人更方便些,再从其他地方调人,浪费时间不说,还很容易打草惊蛇。帝城这种地方安检多严格啊,突然涌入大群外地人的话,不可能不引起上面的警觉。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帝城地下世界的人最合适了。 不说废话,我立刻联系了尹红颜。 我手机里存的号码不多,尹红颜是其中一个,我打算通过尹红颜来通知莲花婆婆、铁面判官等人,大家开个碰头会,好好琢磨一下这事。地下世界的人足有上千,整体战斗力虽然不是太强,但要攻打中海别院,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吧。 当然,我对中海别院没有什么了解,一切都是想当然的,但我也确实找不到其他帮手了。 但让我吃惊的是,打通尹红颜的电话以后,却让我得知了另外一件让我震惊的事! 尹红颜告诉我说,这几天帝城来了一大群神秘的人,数量足有成千上万,看样子是其他道上的,点名要求莲花婆婆、铁面判官等人全部滚蛋,他们要占领帝城的地下世界,做帝城的地下霸主。 两边已经做好约定,要在帝城郊外的石山决一死战。 实话实说,毕竟我也混过道上,知道两地互相攻打、扩张地盘也是很正常的。帝城地下世界的人舒服久了,难免会被外地的人眼红,当初我也干过这事,率领罗城去打省城。 当然,除非实力绝对碾压,否则一般不会成功,毕竟原籍的人已经根深蒂固,势力也发展的十分庞大,和当地官方的人关系也比较好。你贸然来攻,打得过打不过先不说,得先过了警方这关才行,否则警界的人一出动,管你什么实力有多少人,一概全都关到看守所去。 你还打个毛啊? 当初就算是我,要想扩张地盘,也要先和当地警方搞好关系。 尤其帝城,号称天子脚下,更是格外的安全,警方绝不可能不管,不会任由这里发生大型斗殴事件,我在这里这么长的时间,也没见谁能在街头真的火拼干仗,最多也就举行一下武道会而已。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帝城这边的人还是比较滋润的。 但是现在,竟然闹到要去石山决一死战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问尹红颜:“对方从哪来的,帝城警方这边没管吗?” 尹红颜说,不知道对方从哪来的,帝城警方确实没管,好像是受了上面的指示,不让插手这事。 说到这里,尹红颜还着急地说少主,对方人多势众,而且高手不少,实力也挺强的,大家都挺绝望,认为这次或许栽了。少主,因为你已经卸任龙头的位子,大家不好意思再麻烦你,所以也没和你说过这事。既然你打来电话了,我也就斗胆求你一次,你能来帮帮我们吗?我们不想离开帝城,不想流离失所。 听完尹红颜的话后,我的心中顿时五味杂陈、百感交集,我确实有一段时间没和帝城地下世界的人联系了,没想到他们竟然出了这样的事。他们明明已经处在生死关头,却能忍住没打扰我,准备独自扛下这事。 尹红颜这一声少主,叫得我心都快要碎了。 仔细想想,我哪有资格做他们的少主,从头到尾我帮过他们什么? 现在,他们遇到了麻烦,还是我主动打电话,尹红颜才告诉了我这事。作为他们口中的少主,我当然责无旁贷,必须要帮他们,更何况,我要攻打中海别院,也还需要他们帮忙,无论于公还是于私,我都得出这个手。 所以我立刻说:“你们在哪,我这就去!” 得知我要出手,尹红颜当然高兴坏了,在他们的眼里,我这位少主当然武功高强、神功盖世,有我帮忙的话,必定能够反败为胜。不过我的心里也挺奇怪,铁面判官莲花婆婆他们个个都有龙组九星的实力,只要不碰到华夏风云榜上的人,在整个华夏其实都已经罕逢敌手了,对手究竟是何来头这么厉害? 还有,在我准备找人攻打中海别院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档子事,是巧合,还是蓄意? 联想到警界的人都不插手这事,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这是上面安排好的,目的就是削掉我所有可能存在的帮手,封掉我去中海别院救人的路! 无论怎样,既然我知道这事了,就不可能不去解决。 无论对方给我做了一个多大的局、埋了多深的陷阱、造了多坚的笼子,我也一定要破开这层层束缚,展翅高飞! 尹红颜告知我地址以后,我便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去了。 因为他们今天下午就要和对方在石山展开决战了,所以现在已经在石山脚下某个废弃的工厂里面集合,并且讨论接下来的战略。得知消息,我立刻搞了辆车飞速而去。 按照尹红颜给我的地址,我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地处郊外的废弃工厂,距离石山确实已经不远。 工厂挺大,但是因为已经废弃,所以四处荒草丛生。 大门十分气派,是铁铸的,已经锈迹斑斑,门口站着不少持刀的彪形大汉。尹红颜已经在这等着我了,看到我来以后,迅速奔了上来,眼睛红红的,叫了我一声:“少主!” 尹红颜仍旧穿着她那身大红色的衣服,在这春夏之交、遍地绿色的季节里,显得格外摇曳动人。不过她的脸色不太好看,我感觉尹红颜都快哭出来了,不知是因为太久没有见我,还是因为终于把我这个救星给盼来了。 我也没有和她寒暄,毕竟现在急事当头,我说:“莲花婆婆、铁面大哥他们呢?” “在里面!” “带我去!” 尹红颜也没有废话,立刻带我迈入铁门之中。 工厂大院之中杂草遍地,有些杂草能有一人多高,但还是能看到不少的人影,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不时还有刀光、寒芒闪动,帝城地下世界的人确实都过来了,少说也有上千人的样子,显然已经做好准备展开一场恶战。 这样的事,在偏僻的北方小城其实挺常见的,但在帝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发生过这种大型斗、ou事件了。 他们的舒服日子过习惯了,突然来了那样强悍的一群敌人,可想而知他们的心中有多慌乱。在我进来的时候,都能感受到现场气氛的压抑,整个工厂上空都流动着不安的气息。 但是随着我的到来,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我。 虽然我是大阎王的儿子,众人口中的少主,也曾做过帝城地下世界的龙头,但大部分人还是没见过我的。但是看到阴曹宫的未来掌门人尹红颜都对我毕恭毕敬,立刻也猜到我身份不凡、大有来头。 “那人是谁啊,红颜姑娘都对她那么尊重?” “嘿,你连他都不认识啊,他就是咱们的少主,大阎王的儿子,曾经做过咱们的龙头!” “嚯,原来是他,一直听过他的名字,这还是第一次见真人啊,果然和我想象中的长相一样,凶神恶煞的,是龙头的样!” “可是,不是听说他卸任龙头之位,去做什么龙组队长了吗,怎么又过来了?” “你傻啊,他就算做了龙组队长,那也是咱们的少主,咱们现在有麻烦了,他能不来帮忙吗?” “是啊,就算他不是龙头,他也是咱们的少主!” “少主神功盖世,年纪轻轻就做了龙组队长,有少主出手的话,咱们肯定就能度过这个难关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我的名字很快在工厂的院子之中流传开来,渐渐所有人都知道我这个“少主”来了。很多人虽然没见过我,但都听过我的故事,知道我的武功很高,很多人都激动地大叫起来,甚至手舞足蹈的都有。 “少主,你终于来了!” “少主,我们等你很久了!” “少主,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在众人的眼里,我俨然已经成了救世的明星,认为只要我到来了,麻烦就能迎刃而解。而我自己也是信心十足,因为我的实力在华夏风云榜上已经能够排到前十,在我之上的那些高手则基本都被抓起来了,我不相信对方还能喊来什么比我厉害的高手! 所以我站在工厂的院中,冲着众人喊道:“抱歉了大家,我来迟了!不过你们放心,既然我过来了,就不会让帝城有事的!” 我的豪言壮语迅速在工厂上空飘散开来,我的自信也给大家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大家都认为此战必胜,所以一个个更加兴奋、激动,当然士气大振,再次高声呼喊起了“少主”二字,充满气势的喊声传出数里之外。 而我,则继续跟随尹红颜,匆匆走进了工厂的大楼之中,铁面判官和莲花婆婆等人就在这里商讨战略。 因为尹红颜行事匆忙,还没来得及和他们汇报我到来的事情,否则他们早就全部出门去迎接我了。 但是之前工厂院中的呼喊,他们也都听到了,我进去的时候,他们也都纷纷站起,起身来迎接我。 小钟馗、铁面判官、莲花婆婆、幽冥老人、忘川怒汉,全部都在这里。 “少主!” “少主,你终于来了!” 众人见到我后,神情无比激动,莲花婆婆甚至眼眶含泪,就是铁面判官、忘川怒汉这样的铁血汉子,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毕竟在这之前,他们都以为自己要完蛋了,我的到来无疑点燃了他们心中的亮光,使得看似漆黑的现状都变得光明起来。 其实无论我作为龙头还是少主,都没怎么为他们办过事情,因为我实在太忙了,整天东奔西跑,但是,他们对我一如既往、忠心耿耿,一颗赤诚之心永远围着我转,虽然我也知道这是冲着我爸的面子,但也足够让我感动的了。我握着他们的手,同样十分激动,略有些责怪地说:“怎么没早通知我 呢?” 他们没有我的联系方式,但是尹红颜有啊,之前刚到帝城,我们两个就联系过,还是尹红颜带我去任家的。 他们一个个面带愧色,铁面判官说道:“少主,毕竟你已经是龙组的人了,我们不好意思打扰您啊!” 我叹了口气,说什么龙组,早解散了。 众人听了我的话后,当然大吃一惊,问我为什么? 龙组作为华夏一支隐秘的特种部队,无论组建还是裁撤,肯定不会对外人道也,顶多在一些小圈子里流传,所以铁面判官等人并不知道。但我也不想现在解释这些事情,毕竟现在还有另外一桩麻烦就在面杵着。 我便说道:“这件事先不说了,说说你们的事吧,有什么计划吗?” 之前我听尹红颜简单介绍了点,但也了解的并不详细,需要他们再说一说。 众人便把我领到他们之前商讨事情的一张桌前,那是一张铁焊的桌子,显然就是这工厂里的玩意儿,被他们临时拿来当做指挥桌了。现在,指挥桌上放着一张石山的地图,上面圈圈点点,都是山中各处要塞。 铁面判官告诉我说,现在仍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就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数量足足有近万人。 按理来说,这么多危险的人进入帝城,势必会被各处安检拦下来的,但是这几天里,有执法权的各部门全都装聋作哑,对这部分人不闻不问。这些人来到帝城以后十分嚣张,到处又打又砸,数天就毁了不少场子,要求地狱门、阎罗教、阴曹宫、幽冥宗、忘川谷滚出帝城,由他们来接手帝城的地下世界。 两边展开了一些战斗,但是帝城这边基本都以战败告终,因为对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只是人多还好一些,关键其中不乏高手。 有多高? 甚至不次于铁面判官、莲花婆婆他们这一群人! 对方人又多、又厉害,还怎么打? 接连几次败仗,要不是大家在这呆了多年,树大根深、牵连众多,就要被对方给赶出去了。 因为各个执法部门装聋作哑、根本不管,所以大家只好硬撑,死赖着帝城不走,在帝城里打游击战。 于是,对方便下了最后通牒,四处散发他们的一种绝命黑帖,要和帝城地下世界的人在石山上进行最后决战,不敢去的就是乌龟王八蛋,时间就定在今天下午三点。 众人也都是心高气傲的主,也都接受不了这种侮辱,所以这才来到石山脚下,准备和对方决一死战。 铁面判官一边介绍,一边把所谓的绝命黑帖拿给我看。 我一看,果然是名副其实的黑帖,黑色的硬壳纸上写满了挑衅的话语,除了定下决一死战的时间和地点外,还有一些杀气重重的句子,比如: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还有:石山一见,血气冲天。 以及:滚出帝城,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看着这一张张杀气腾腾的黑帖,我眯起眼睛,沉沉地说:“对方,果然很嚣张啊!”

下一篇   1122 山顶,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