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 我就,闯他一闯 - 少年王

1120 我就,闯他一闯

七尾蜈蚣是怎么找到第十七军的,我根本不知道。 根据杨老将军的情报,猴子和小阎王他们进入中海别院以后再没出来,至今已经有七天了,肯定是困在了里面。从中海别院到第十七军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我都不敢想象一条蜈蚣是怎么爬过来的,它又不会坐车,也不会搭地铁! 看着七尾蜈蚣随身携带的纸条,我知道小阎王他们一定是遇到麻烦了。 七尾蜈蚣趴在我的手心,不断冲我“嘶嘶”叫着,显然有无数的话想和我说,但又一句都说不出来。但从它的状态来看,我知道它非常着急,恨不得立刻就带我走。 我注意到七尾蜈蚣非常虚弱,可能连续几天都没好好休息,脑袋也一栽一栽的,随时都要昏睡过去。 我把它放在肩头,说小七,你先休息一下,自己找点东西吃,我去找我姥爷商量一下。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他们来的。 七尾蜈蚣能听懂我的话,尾巴一甩就钻进了我衣领里。 而我迅速出门,前去寻找杨老将军。 路上,我的心里砰砰直跳,我最担心的事情是还发生了,这几天我总是寝食不安,怀疑小阎王他们有麻烦了,没想到现在终于成了真的。 杨老将军正在他的办公室里和任老将军喝茶,两人这几天也对华夏的局势深感不安,毕竟龙组突然解散不是闹着玩的,但是他们观察了几天以后,发现并没什么变动,所以有点放下心来。 但是我的到来,打破了他们自以为的平静。 我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并把那张“来救我们”的纸条拿给他们看。他们一开始都不敢相信,觉得一条蜈蚣怎么可能来送信呢? 我着急地说:“狗能送信,鸽子能送信,蜈蚣怎么就不能送信了?那不是一条普通的蜈蚣,那是万毒之王七尾蜈蚣,智商高的吓人,能听懂人类的话!” 我一边说,一边把七尾蜈蚣拿出来给他们看。 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却也有没见过这么大个的蜈蚣一一即便断了一半身体,也还是非常大,和成人的手掌差不多了,胆子小的看到都能吓昏过去! 七尾蜈蚣已经睡了,但我还是把它摇醒,跟它说小七,这是我姥爷和我任爷爷,要想救出万毒公子他们,需要他们的大力帮忙才行,可他们不相信这信是你送的,你能不能表演一下? 七尾蜈蚣也真配合,当场就按照我的指令或上窜、或下跳,甚至还跟随音乐打了儿会节拍,看得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叹为观止-说句实话,如果是一只狗,经过训练达到这样的程度并不稀奇,但是一条蜈蚣也能这样就让人吃惊不已了。 最后,我让七尾蜈蚣将它的两支毒钩并在一起,对着两位老将军作了作揖,才钻回到了我的衣领之中。 两位老将军到底见多识广,经过这么一表演,终于信了我说的话,也信了小阎王他们确实被困在中海别院了,并问我打算怎么办呢? 我说:“中海别院不是普通人能进去的地方,连我舅舅他们都被困在里面了,说明他们遇到了极其难缠的对手。要想救出他们,非用重兵压制不可,所以我拜托两位老将军,能够派兵攻打中海别院!” 我都没叫姥爷和任爷爷,就是希望他们知道我不是开玩笑的。 但杨老将军听到我的诉求以后,还是眉头大皱,不客气地说道:“我听你在放屁!你让我派兵攻打中海别院,你还不如直接让我去死算了。” 确实,中海别院那是什么地方,整个华夏的政治枢纽、五位老人办公的场所啊。派兵攻打中海别院,就是明摆着要谋反了,先不说能不能成功,一世忠名起码毁于一旦,不知要被钉在耻辱柱上多少年,杨老将军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任老将军也摇着头说:“巍子,你太冲动了,我知道你很担心你舅舅他们,可你也不能想着去打中海别院啊!他们既然还能报信给你,说明他们暂时没有什么危险,最多是被软禁起来了,虽然不知道上面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这总有上面的理由,我们还是安心等着,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 杨老将军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他们都认为上面既然软禁了小阎王等人,就一定有上面的理由。 我们这些做属下的,还是不要妄谈国事。 无论怎样,他们都不可能去打中海别院,最多暗中帮我探听一下消息。 我说:“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去中海别院吧,反正又没什么危险,最多只是软禁而已!” 杨老将军眉毛一竖:“你放肆,胡说八道什么!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千算子前辈已经说了,你是万万不能去中海别院的,你以为我把你保下来很容易吗,怎么能够浪费我的心血!” 我说姥爷,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我舅舅也在里面啊,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 杨老将军哼了一声,淡淡地说:“我没他那样的儿子!” 杨老将军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绝情,亲生儿子的命都可以不管不顾。 我真是想拂袖而去,可是现在又特别需要两位老将军的帮忙,毕竟他们手中掌握着极其强大的军权,又在帝城附近,完全占着天时地利。我忍着火,再次说道:“姥爷,我向你保证,我舅舅和孙队长他们的爱国之心不比你们差上多少,他们一样是那种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可以粉身碎骨的英雄,可是他们既然向我发出这样的求救信,说明中海别院内部确实发生了惊人的异变,以至于让我冒险去救都在所不惜!姥爷,我很确定,他们一定掌握着十分重要的信息,很有可能关乎着这个国家的生死存亡,就算你不看在我舅舅的面子上,也看在这个国家的面子上吧,这可是您浴血奋战才打下来的江山啊,难道您就忍心看它被毁掉吗?” 这一番话可不是我胡诌出来的,虽然求救信上只有“来救我们”这四个字,但是因为我实在太了解小阎王和猴子他们的为人作风,知道他们如果仅仅是自己被软禁的话,绝不可能让我去冒险救人的,必定是他们有了什么重大发现,必须要公之于众,所以才这么做。 这个重大发现,很可能和这个国家有关,所以他们想要出来的欲望非常强烈,所以才不惜我的危险给我写了求救信。 好歹我也跟了他们这么多年,不会连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的。 在我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辞过后,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显然有点被我给说动了,两人面面相觑,彼此交换眼神。实话实说,他俩和猴子、小阎王等人其实不大对头,甚至不止一次发生冲突,但是他俩也很了解猴子、小阎王等人的作风,知道这几个人还是很爱国的,绝对不会随随便便让人去闯中海别院。 两位老将军陷入沉思之中,显然正在思考这件事的得失、利弊。 我也焦急地看着他们,如能得到他们的帮助,必然事半功倍。 中海别院就是再难闯、再多高手,也绝对不是军队的对手,成千上万的大军压到,试问世上有谁能敌! 但那毕竟是中海别院啊。 一旦闯入,一辈子打下来的英名、忠名就全毁了。 稍作思考,杨老将军便固执地说:“不行我们绝对不能做出那种事情!我们的任务是守护这个国家,怎么能够去闯中海别院,那会留下千世骂名的!” 任老将军没有说话,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 他们十分爱惜自己的名誉,就像鸟儿爱惜自己的羽毛,誓死不肯做出一点玷污自己名声的事。 我愤怒地说:“如果你们不去,才会留下千世骂名!等到这个国家彻底毁掉,你们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说完这番话后,我便立刻回头冲出门去。 “放肆,回来!”杨老将军大喊着说:“中海别院那是什么地方,你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不要任性妄为!” 任老将军也着急地说:“巍子、巍子、你站住!你去中海别院,你会死的!” 但我根本没有理会。 我已经下定决心,既然他们不管这事,我就自己去救人吧。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任我舅舅和猴子他们不管,他们每一个人都对我有过大恩,其中有我的前辈、我的兄弟、我的朋友,我绝不可能不管,绝不可能置之不理! 更何况,他们现在已经把所有希望放在了我一个人身上。 我,绝不能让他们失望。 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万丈悬崖,我也非去不可、非闯不可。 所以,我根本没听杨老将军的话,完全将他的话当作了耳旁风。 他曾想来拦我,但也完全赶不上我的速度,我风风火火地冲出门去,朝着军营外面狂奔出去。 中海别院,我就闯他一闯……

下一篇   1121 对方,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