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简直丧尽天良 - 少年王

111 简直丧尽天良

魏延一边哭还一边磕头,额头撞在地面上,磕得又红又肿,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看到这一幕的班上同学都吓坏了,还以为这是个什么神经病,左右的人都纷纷退开, 我也吃了一惊,之前唐心陪了魏延三天,说他已经从最初的绝望中走了出来,不敢说已经完全脱离低谷,但最起码能够接受父亲死亡的现实,并且能够振作起来去料理后事,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我立刻把魏延扶了起来,让他有什么话就说,而花少、杨帆他们听到动静,也都纷纷跑了过来,教室里乱糟糟的一团,魏延哭得都快喘不上气来,我将他带到走廊外面,又让人给他拿了瓶水,让他缓缓再说,魏延咕咚咕咚喝下去后,再次泪如雨崩,哭嚎着道:“叔,我家的地盘被人抢了……” 我又吃了一惊,说谁,谁抢你家地盘了, 八筒这才去世三天,就有人来抢他的地盘,这已经不是雪上加霜,简直是丧尽天良了啊,魏延又哭得喘不上气来,我赶紧拍着他的脊背安慰他,让他别着急,慢慢说,又说:“你爸生前的朋友那么多,老野、大伟他们都在,大家不会坐视不理的,” 结果魏延哭得更凶,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叔,抢我家地盘的就是他们啊,” 我更吃惊,简直不敢相信魏延的话,又让他顺顺气,慢慢再说,这时候,唐心也匆匆忙忙地跑出来了,问魏延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哭个不停的魏延立刻调转了头,使劲抹着眼泪,显然不想在唐心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我就让唐心先回去,然后单独把魏延叫到一边,让他慢慢地把事情说清楚,魏延一边哭一边说,现在的他精神混乱,说话也颠三倒四,我听了半天才听明白了, 原来,他爸过世之后,他一直忙着料理后事,这几天里,老野、大伟他们都来看过,并且跟魏延说,让魏延有什么事就找他们,魏延一开始还挺感激他们的,虽然他爸被杀的那晚,没有一个人帮着求情,可他也知道财神的可怕,所以并没有责怪那些叔叔, 料理后事的过程中,这些叔叔都来得很勤,还跑前跑后的帮忙,送来各种物资等等,不仅如此,这些叔叔还耐心地开导他,让他不要太难过了,魏延看在眼里,谢在心里,还想着将来一定要报答他们, 但这些叔叔在和他谈话的过程中,却有意无意地暗示魏延年纪还小,这几天又忙着料理父亲的后事,所以他们愿意帮忙代为管理魏延家里的地盘,魏延一开始还没当回事,就觉得这些叔叔是好心而已,就跟他们说不用了,自己可以应付过来, 但就在今天上午,这些叔叔终于撕开了伪装,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 魏延说,第一个找上门来的是老野, 老野和他进行了一番详谈,还是说他年纪尚小,这么大的摊子照不过来,愿意代为管理,让他把大权交给老野,魏延正忙着料理父亲后事,老野却三番两次来说这个事情,这让魏延心里隐隐不爽,就说:“叔,真的不用了,我能应付过来,” 结果老野一下就火了,指着魏延的?子说道:“给你脸不要脸是不,好好和你说不行,非得让我动粗,你爸刚死,这么一大摊子你能料理过来,你知不知道,大伟他们都张罗着要抢你家地盘,你爸的那些手下也都悄悄跟了别人,就你还跟个傻子似的天天在这哭丧,你把地盘给我,我以后还能照顾你,保管你还能吃香喝辣,要是让他们给夺了,你就等着死吧,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你要是还不准备给我,那就别怪我这个当叔叔的无情无义了,” 说完,老野转身而去, 而魏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整个脑子都像是木了似的,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些叔叔都在打着什么主意,一阵恶寒不禁涌上他的心头,再看看身边忙碌的人,想到他们已经暗中悄悄跟了别的老大,这更让他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慌和害怕,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从未操心过这种事情,一直过着标准的纨绔子弟的生活,每天吃吃喝喝玩玩耍耍,不论出了什么事情都有老爹出来给他擦屁股, 直到父亲去世,直到那些曾经对他千般好的叔叔们露出可怕的獠牙,他才发现一座山的倒塌是多么可怕,才知道自己离了父亲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站在灵堂中央,魏延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浑身上下也在哆嗦个不停,他害怕、惶恐、绝望、无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回过头去,看到父亲的照片,忍不住一头跪下去,眼泪如同决堤一般涌出, 不知哭了多久,魏延一点一点冷静下来,觉得自己一定不能任人宰割,更不能让父亲毕生的心血毁在自己手里,他跪在地上,仰望着父亲的照片,不断地在心里问着:“爸爸,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外有虎视眈眈的强敌,内有心怀不轨的叛徒,我该怎么办, 可是已经死去的父亲,又怎么去回答他的问题, 魏延跪在地上,不断地在心中盘算着、思谋着,他知道单凭自己已经无法应付这个局面,必须得求助一个可靠的人才行,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很多,他在心里把父亲生前所有的朋友都过了一遍,一个又一个的淘汰掉之后,最终目标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就是我, 魏延说,虽然我和他父亲来往的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多月而已,可他父亲生前最喜欢来的地方就是我这,而且言语之间从不吝啬对我的夸奖和赞扬,而且在他父亲去世的那天晚上,其他叔叔对他都是唯恐避之不及,有多远逃多远,唯有我自始至终站在他的身边,安慰他、?励他,还让龟哥帮忙收殓父亲的尸体,让唐心在他身边陪了整整三天…… 这所有的所有,都让魏延认定我是一个踏实可靠、重情重义的人物, 更重要的是,这三天来,我是唯一没有像其他老大那样暗示他应该把地盘交出来的人,甚至连找都没有找过他, 就这样,魏延在这种走投无路、万般绝望的情况下,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认为我是唯一可以帮助他度过难关的人, 想到这一点后,魏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急匆匆来到了我的学校…… 而我听完魏延所说,肺都快气炸了,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晚上在海天酒店,八筒还活着的时候,那些老大和他谈笑风生,一个个看上去像铁哥们一样,可是转眼八筒一死,这帮家伙就迫不及待地要来抢地盘了,甚至连八筒下葬之后都等不到, 这帮王八蛋,简直禽兽不如,世上怎么会有如此黑心的人, 这事并未发生在我身上,可我还是气得不轻,恨不得现在就去把那帮王八蛋给宰了,将他们的头都割下来拿去给八筒祭奠,不过我虽然冲动,但最终理智还是占了上风,虽然魏延因为信任我来求助我了,可我并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去和那干老大抗衡,无论能力还是实力,我都和他们有着不小的差距,如果就这样贸然地冲上去,到头来不仅帮不了魏延,恐怕连我自己都会搭进去, 想到这里,我暂缓了自己的热血和冲动,沉默下来, 而魏延却以为我不肯帮他,不禁又有点急了,两只眼睛红红地说:“叔,你不会是不肯帮我吧……” 我仔细地想了想,在脑子里分析了一下现在的局势,看着魏延说道:“魏延,我可以帮你,但有件事我要问清楚,难道你就不怕我也落井下石,趁机抢你的地盘么,” 魏延的目光一震,显然根本没想过这件事情,整个人一下就傻了、呆了, 而我也并不着急,耐心地等着魏延的回答, 魏延的回答,决定着我是否愿意不顾一切地出手帮他, 我们两人站在走廊的窗边,冰凉的秋风不时倒灌进来吹着我和他的面庞,花少、唐心他们站在不远处,正焦急地往我们这边看着,他们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了许久许久,魏延的目光慢慢平静下来,好像已经做出了什么决定,缓缓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认了,不过,我相信我爸的眼光,也相信我的判断,我认为你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我轻轻松了口气,其实我不是害怕和那些老大做对,我本来就计划一个个拿下他们,现在不过是提前了而已;我就害怕魏延不是真的信任我,虽然表面上求助我,结果却是在利用我,然后背地里却给我使绊子、耍阴招,最后把我给坑进去了, 现在听到魏延的回答,我才算彻底地放了心,我知道自己可以放开手脚去干了, 我拍了拍魏延的肩膀,说:“你放心吧,这事我会帮你的,你先回去,我和我的兄弟们商量一下……你也别着急,老野不是都说了,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么,而且那些家伙虽然都觊觎你家的地盘,可他们也都彼此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会担心贸然出手会别人渔翁得利,所以你尽管回去,现在应该暂时没事,” 魏延重重点头:“嗯,” 八筒下葬的日子也在三天以后,那个老野可真会挑时间啊,就是故意在给魏延压力,得到我的承诺,魏延离去的时候显然轻松了很多,步履也坚定了不少, 就像他自己说的,他真的长大了, 一个人长不长大,其实看的不是他的年龄,而是他的经历, 魏延离开之后,我立刻回头,看着花少他们说道:“来吧,我们有事情要做了……” 花少他们这才齐齐围了上来,询问我是怎么回事,我看了下手表,说中午开个会,把该叫的人都叫上,到时候再说, 众人都散去了,只有唐心留在原地,她知道她没资格参加中午的会,所以还是想现在就问问我,我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唐心听了也是气愤不已,说那帮家伙实在太过分了,同时也为我感到紧张,问我那么多的老大,能应付得过来吗, 我则说事在人为,再大的困难也有解决的办法,让她不要再操心了,这段时间就好好在学校上课吧, 其实我的心里也乱糟糟的,根本就毫无头绪,说这些也是安她的心罢了,唐心点头,让我自己小心,便忧心忡忡地离开了, 到了中午,我便来到霞姐的网吧,在楼上的休息室和大家见到了面,花少、杨帆、乐乐、韩江、龟哥、潮哥、小刚都在,我把事情和他们说了一下,大家的表现却各不相同,有点头说是该帮助魏延的,有认为我们该独善其身、不该淌这趟浑水的,也有觉得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渔翁得利,趁机拿下八筒家里的地盘, 我表达了一下我的意见,就是要帮助魏延度过难关,其他事情暂时不做考虑,既然我是这个圈子的老大,那大家当然以我的目标为准,然后下一个问题就自然而然地抛了出来:这忙要怎么帮,对方有那么多老大,难道要和他们统统做对么, 我说当然不是, 然后,我便把我的想法说了一下,说完之后,又讲:“可能还不太成熟,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再说一说,” 一整个中午,大家都没有休息,纷纷建言献策,我也兼听则明,不断完善着自己的想法,两个小时过后,一个大致的计划终于出炉……

上一篇   110 惨烈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