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 疯狂,阎罗大帝 - 少年王

1119 疯狂,阎罗大帝

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好大的口气! 众人不知道陈老哪里来的自信,那些持枪的卫兵拦不住他们,那群神秘的黑衣人拦不住他们,陈老麾下的第一高手一清道人也拦不住他们。他们实在是想不通,陈老还有什么杀手锏. 总不能把飞机大炮运到中海别院来吧? 面对陈老的威胁,众人根本没当回事,一心意地往外面冲,另外四位老人已经被控制了。 这个国家显然已经到了最危难的时刻----他们作为炎黄子孙、华夏丿儿女,不会眼睁睁看着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他们一定要冲出去,一定要查明 真相,一定要揭破陈老的阴谋。 小阎王甚至还想现在就把陈老抓了,但那四名黑衣保镖已经护着陈老往后退去,猴子大叫:“阎王大哥,先离开这!” 曾经夜袭中海别院的猴子心里明白,这个地方绝对不是随随便便能进、又随随便便能出的有机会离开的话,还是尽早走吧。 众人铆足了劲儿往外冲着,一个个如快闪电、形如魅影,然而就在这时。陈老突然一声高喝:“阎罗大帝,杀光他们!” 阎罗大帝? 那是什么鬼,莫非是陈老的终极杀手锏? 这年头叫“阎王”的实在太多了,什么小阎王、大阎王、小钟馗、血阎罗乎似人人都想当阎王,想要主宰别人的命运。 听到陈老的呼喊,众人仍旧没当回事,继续撒丫子往前跑着。然而就在这时,奔跑在最前方的猴子突然站住脚步,面色有些惊恐地盯着前方块土地,那是一块看上去稀松平常的草地,并没有任何的怪异之处,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猴子都停下来了,众人也纷纷跟着站住,狐疑地看向猴子。 小阎王从最后走了上来,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猴子却不说话,眼睛仍旧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那块土地,他的眼皮猛烈地跳着,额角也有冷汗流下。 小阎王疑惑地顺着猴子的目光看过去,他也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西东,那块看似平淡无奇的土地上,竟然在微微地颤抖着,土粒和草叶悄然滚动,就好像一场地震即将来袭似的。 更可怕的是,空中竟然弥漫着一股冲天的杀气,现场的人全部都感受到了压抑的气氛,就好像有什么混世魔王即将降临似的。 能让这一群华夏的顶尖高手感到压抑,不敢想象对方究竟有着怎样可怕的实力。 难道在这中海别院之中,还隐藏着什么绝世高手? 众人都是混迹江湖数年甚至十数年的角色,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即便他们其中大部分人已经到了华夏顶尖的存在,却也从不否认这世上肯定还有比他们强大的存在。 虽然可能性极低,但也绝对不是没有! 这世界上,永远不缺天才、变态、怪物! 所以,面对如此恐怖而又压抑的气息,众人谁也不敢怠慢,提心吊胆地看着眼前那块仍在微微发颤的土地。 就在这时,突听“轰”的一声,眼前那块土地猛地爆裂开来,真的就好像地震一样,地面炸开了一块口子,无数沙土、石块四散飞出,在空中刮擦出凌厉的劲气,众人纷纷用手中的武器才能格挡开来。 等到烟尘散尽,众人这才发现,在刚才的那块土地之上,赫然站着一位衣衫褴褛、头发花白、浑身都脏兮兮的老人。他赤脚站在那里,双脚黑漆漆的,显然很久没穿过鞋了,身上也破衣烂衫,还裸露着不少肌肤,可见之处全是污渍,不知在地底下呆了多久,但这一点也没影响他浑身散发出的强者气息,那股子仿佛能够毁天灭地的气势,绝对能够掩盖过现场所有的人,这就是陈老口中的那个阎罗大帝么? 竟然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没人知道这个阎罗大帝在地底下藏了多久。 但这必定就是中海别院的守护神、陈老最后的杀手锏了,否则陈老不会那么自信满满,说他们一个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这位阎罗大帝的气势极强,却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因为他的脸上戴着一张面具。 阎罗王的面具,阴森古怪、恐怖扭曲。 阎罗大帝现身以后,并未急于动手,而是直勾勾地盯着猴子这一群人,他的喉咙里传出像是野兽一样粗重的喘气声,让人感觉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怪物,或是一头野兽。 面对危险,心底就会产生恐惧,这是动物与生俱来的本能,人类更是将这一本能发挥到了极致。 一时之间,猴子等人竟然谁也没敢动弹。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华夏的顶尖高手,每一个人都曾战斗过极强的对手,每一个人都曾行走在生死的边缘,可是从来没有哪次能让他们如此震惊、惶恐、害怕和畏惧。 猴子能够深深地感觉到,眼前这人比之当年东洋的樱花神还要可怕! 就像陈老说得一样,他们真有可能死在这里。 但是,他们并未因此退缩,猴子握紧了自己的金刀,左飞摊开了自己的缠龙手,黄杰拔出了背后的怪刀,小阎王展开了粗大的勾魂链。 他们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战斗到底的准备。 远处,却再次传来陈老的声音:“最后一次机会,你们到底肯不肯到地牢里去?” 众人没有回话,仍旧直勾勾盯着眼前的阎罗大帝。 “嘿嘿,你们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陈老摇头叹息:“既然如此,你们就去死吧” 说完这番话后,陈老竟然掉头就走,那四名保镖也紧跟着他离去。似乎不用去看,也知道接下来是什么样的结局了。 他对阎罗大帝,就是这么自信与此同时,对面那位破衣烂衫、浑身脏兮兮的阎罗大帝,也爆发出了一声通天彻地的狂吼,就好像猛虎啸山林,整个中海别院都回荡着他的吼声,一些本来已经隐藏起来的神秘黑衣人,竟然被震得纷纷摔倒在地,发出“啊、啊”的惨叫声,龙组这边也有几个副队长承受不住,双膝弯猛地瘫倒在地,耳朵里渗出鲜红的血来。 猴子等人虽然没受太大影响,但是耳朵也跟着嗡嗡直响,眼前甚至有点眩晕。 仅仅是吼声,就可怕到了这种程度! 对方,究竟是人,还是怪物? 倒在另一边的一清道人,这时候在刘鑫的搀扶下吃力地站了起来,同时叫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不想全军覆没的话,就到地牢地去!” 对于一清道人来说,这真的是金玉良言了。 一清道人并非心慈手软,并非不忍心看到他们死去,只是想报答一下当初他们的不杀之恩而已。 虽然大家立场不同,但也并不妨碍“道义”二字的存在。 刘鑫也跟着焦急地叫:“是啊,你们快到地牢里去!” 但是已经迟了。 阎罗大帝已经咆哮着、嘶吼着,朝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众人心里明白,自己恐怕不是这个阎罗大帝的对手,但还是各持武器冲了上去,打算去拼拼。按理来说,这群龙组的队长加副队长,联合起来能够爆发出惊天的战斗力,普天之下几乎没有对手了,但是这位阎罗大帝一出手,还是深深震惊到了他们。 这位阎罗大帝无论奔跑还是出手,都不太像是一个正常的人,而像一头野兽、怪物。 他窜过来,速度非乍常地快,虽然仍是直立行走,姿势却像一个猩猩,双手还在空中舞动,口中也不断爆发出嗷嗷的叫声;当他来到众人中间,双手和双脚开始不停摆动。速度虽然仍旧非常的快,力道也是相当的猛,但却没有任何的章法,看上去就是乱舞一气,甚至连嘴巴也用上了,咔咔地咬着、嚼着。 阎罗大帝这样的状态,使得众人都想起了入魔者,怀疑这个阎罗大帝是不是走火入魔,才有现在这样奇怪的姿势和恐怖的战斗力? 但要说他走火入魔,可他又能听懂陈老的指挥,甚至只盯着他们几个人打,并没有去找旁边一清道人的麻烦,又是怎么回事? 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睛并没发红,并不符走火入魔的设定。 猛看上去,这就好像一头训练有素的藏獒,在主人的指挥下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头怪兽? 众人各施手段,围攻着这个疯疯癫癫的阎罗大帝,猴子的金刀、黄杰的怪刀、左飞的缠龙手、小阎王的勾魂链,以及阿古的锈刀、阿蔓的匕首、万毒公子的毒虫.全往阎罗大帝的身上招呼。 有用没有? 还是有用的。 阎罗大帝的速度虽然非常快、力道非常猛,但大家的家伙还是招呼到了他的身上,有的砍过去,有的劈过去,有的砸过去,有的刺过去。很快,阎罗大帝的身上就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但是,阎罗大帝仿佛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仍旧又踢又打、又撕又咬,他在看到自己身上流血之后,整个人也变得暴怒不堪,更加疯狂地还击起来。 阎罗大帝就用他那完全不成章法的、像是野兽搏击一样的动作,愣是硬生生把众人统统击飞出去。 俗话说一力降十会,用在这里确实十分符合,无论众人的招式多少精妙玄奇,这位阎罗大帝从不理会,就用一双肉掌前去抵挡。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众人也就跟着挨个飞出,无论谁都近不了他的身,或者刚刚靠近就被他给击飞出来。 猴子本来打算和几个人缠住阎罗大帝,让其他人赶紧逃走,无论如何要把陈老的事公布出去,联合帝城各方面的头面人物起来反抗。 但是后来发现,这根本就做不到,阎罗大帝遵从陈老的命令,不肯放过他们任何一人,但凡有人想要趁机逃走,阎罗大帝立刻就朝那人扑了过去。黄杰手下有个副队长,是前不久才刚刚升起来的,一下就被阎罗大帝咬住喉咙,当场毙命!

上一篇   1118 他,要称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