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 你,不过如此 - 少年王

1110 你,不过如此

突然响起的这个声音很淡定、很平静,甚至很从容,就好像某人从这路过,随便说了一嘴似的,和现场紧张肃杀的气氛完全不符。 但这声音又实在太独特了,普天之下能有几人敢和玉面书生这么说话? 玉面书生放下了快要喘不过气来的陈局,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天台的楼梯口处,出现一个长相平平、身高平平的男青年,穿着打扮也很普通,无论怎么看都是个很普通的人,丢到人海里连声水漂都不会打的那种,如果他不说话,根本没人会注意他。 甚至没人知道,他是刚刚才出现的,还是早就在这里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站在那里竟然有股独特的气势,他一开口,就让人们忍不住看向了他。尤其是他身上鼓囔囔的肉肌,似乎蕴含着爆炸般的力量,让人不敢小觑。 玉面书生眯着眼睛看向那人,说你是谁? “马杰。” 那人淡淡地报出自己的名字,没错,来人就是马杰,虽然他之前说自己不是玉面书生的对手,但他到底还是来了,毕竟我失败了。 “哪个马杰?”玉面书生微微皱起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 “就是你想的那个马杰。”马杰幽幽地说:“人称六指天眼。” 六指天眼! 这个外号曾经响彻大江南北,和猴子、左飞他们的“华夏五人组”一样谱写过让人惊叹的传奇,只是随着后来马杰的隐退和金盆洗手,这个外号渐渐销声匿迹了,但是如今再提起来,现场依旧倒吸了不少凉气,龙王他们更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玉面书生也是一样,眼神中迅速闪过一丝诧异和慌张,着接又紧张地往四周看去-他的这个动作,曾经很多人都做过,他们就是想知道猴子、左飞等人一起来了没有。 “不用看了。”马杰淡淡地说: “就我一个人来了。” 听了这句话后,玉面书生很明显地松了口气,着接又冷冷道“只有你一个人,也敢找到我的头上?” “为什么不敢呢?”马杰一脸疑惑。 玉面书生哼了一声:“谁不知道,你们五个人里,数你六指天眼的实力最差?” 马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这么说倒也没错…日…没办法啊,我在练功方面天生没有什么天赋,只能给人家跑跑腿之类的,能练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那你为什么敢来找我?”说到这里,玉面书生顿了一下,朝着马杰一步步走了过去,边走边摇头说:“算了,我也不问你这些了,反正你已经来了,不如死在我手上吧,像你这样的人死了,我的名气会更大的…” 玉面书生也是丧心病狂,一般人看到“华夏最强五人组”的人,那可真是逃都来不及的,他竟然还要主动出击就算杀了人家又怎么样,另外四个人难道不找你报仇的吗? 整个华夏谁不知道,惹他们一人就等于同时惹五个人,这也就是千算子编撰华夏风云榜都不会拆开他们的原因。 玉面书生是老江湖了,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但他还是选择主动出击,说明他确实已经杀红了眼,整个人也疯狂到一定程度了。 而马杰又确实不是他的对手,我还是很了解马杰的实力的,马杰虽然有点功夫在身,但更擅长的事追踪技巧,打架还是弱一些的。然而,面对玉面书生的威胁,马杰却是不慌不忙,反而挑衅起来:“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吧,到底有没有资格在华夏风云榜上第九的位子待着!” 我很吃惊马杰的所作所为,在我印象里他不是这么器张的人,更不是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人,这是怎么回事? 我刚想提醒他小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玉面书生已经像阵风样地冲向马杰,显然已经被马杰给激怒了,要当场把马杰给杀掉。马杰却并未和玉面书生交手,而是转身就走,朝着天台边缘奔去马杰的速度极快,同样像一阵风。 “哪里跑!” 玉面书生一声大喝,伸手就去抓马杰的后背,他的手上再次呈现红色的、蓝色的光芒,那就是所谓的阴阳神功,只要擦到马杰,必然就会烧到、冻伤马杰。但是不偏不倚,偏偏就差了那么一点,玉面书生没有将其抓到,马杰像风一样往前奔着,玉面书生也紧追不舍。 马杰很快登上天台边缘,高达二十多米窄小平台上,马杰如履平地一般,在上面飞快的行走着,像是杂技演员一样目不斜视。 玉面书生跟了上去,不断抓着马杰的后领。 “哪里跑、哪里跑!” 玉面书生不断地大喊着,却总是差了那么一丁点意思,每次都好像要抓住了,却又每次都会落空。 一次又一次,始终差那么一点,马杰的后背像是抹了油,玉面书生抓了好几把也没有成功。 而马杰也没有走远,一会儿跳上天台的边缘,一会儿又跳下来在平地上乱窜,时不时还飞上那些杂乱的沙发和鸽子笼,又引得不少鸽子扑腾腾乱飞。玉面书生始终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天台上下窜了个遍,好像在玩你追我赶的游戏,玉面书生那么大的能耐,却始终抓不到马杰。 当然抓不到了,马杰号称六指天眼,华夏第一暗影,最擅长的就是追踪和探查,但要掌握好这两种本事,潜逃的本事当然也很强劲。 当初我和刘鑫、一清道人对他围追堵截,却始终拿他没有一点办法,追了他整整一夜也没追到,最后还是准备绑他老婆,才逼得他现了身。现在,玉面书生不了解他,就更追不上他了。 两人你追我赶,累得玉面书生气喘吁吁,马杰却看着一点事都没有,马杰一边跑还一边叫:“玉面书生,你就这点本事,还敢说杀了我,你哪来的脸?” 玉面书生大怒,再次发足狂追,但就是追不到。 以马杰的遁逃能力,离开这里完全不是问题,但他奔跑的范围始终没有离开这片天台。 趁着这个机会,不少人都偷偷溜了,但也有留下来的,基本都护在我的身前。陈局也没有走,和他的手下一起举着枪,瞄着玉面书生的身影上上下下,但玉面书生实在跑得太快,根本就不可能打到。 两人在天台上绕了好几大圈,累得玉面书生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最终他站住脚步骂道:“六指天眼,你他妈总跑什么,你不是要看看我的本事吗,倒是来啊!” 马杰也站住脚步,立在一座高大的沙发上面,冷笑着说:“你的本事不过如此,连我都抓不到,还怎么打?什么华夏风云榜排名第九,实在浪得虚名,千算子老眼昏花,才把你排进去的。” 玉面书生再度被激怒了,挥舞着阴阳双拳朝着马杰扑了上去,两人再次展开新一轮的追逐,但无论玉面书生有多愤怒,追不到就是追不到。 其实他大可不必沮丧,整片华夏的大地上,能追到马杰的人恐怕没生出来。 玉面书生再度站住了脚步,马杰也站住了脚步。 “怎么了,不追了?”马杰笑脸盈盈:“承认不如我了?” 玉面书生冷哼一声:“你到底打不打,不打就给我滚,不要妨碍老子杀人!” 当着公安局长的面,玉面书生敢说这样的话,确实是猖狂到了极点。 但他也确实有这个本事。 玉面书生冷冷地看着马杰,显然下了最后通牒,如果马杰再不和他交手,那他就要另选其他对手了。 天台上站着这么多人,包括陈局也在这里,确实想杀谁都可以,没有必要非把目标放在马杰身上。 趁着这个机会,陈局再次把枪对准了玉面书生,其他刑警也都一样,但是陈局并未下令开枪,因为他知道这东西对玉面书生这种高手来说没用。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呢,陈局微微皱着眉头,显然陷入苦思。 面对这种s级的通缉犯,像他这种普通的公安肯定没有用了,怎么着也得求助龙组和军队,可是龙组的人已经在场,亦遭遇到了滑铁卢,现在怎么办好,总不能把这个杀人狂魔眼睁睁放走吧? 但陈局并不知道,事情马上就要有回转的余地了。 站在另外一边的马杰摇了摇头:“玉面书生,你还没有资格和我交手,而且对付你也不需要我出手。” “你什么意思?”玉面书生皱起眉头。 “你不需要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马杰嘿嘿地笑着,将脸转到--边:“是吧,王巍?” “是的。” 另外一边响起我沉沉的声音。 站在我身前的龙王等人迅速闪开,而我顺着墙根慢慢站了起来,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玉面书生,沉沉说道:“六指前辈,您辛苦了,接下来把这家伙交给我吧!”

下一篇   1111 姐,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