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9 一个人的修罗场 - 少年王

1109 一个人的修罗场

这是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没有电梯,只有七层。 七层,二十多米高。 对于我们这种实力的人来说跳下去也没事,我们总有种种办法规避下坠速度,但孙静怡这种普通人摔下去就必死无疑。借助马杰的力量,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孙静怡,却又眼睁睁看她摔下了楼! 玉面书生简直是个恶魔! 他口口声声说着爱孙静怡,可他的爱是什么,是杀人吗? 我仿佛已经看到孙静怡满身鲜血地躺在地面,一个正值青春的花季少女就此香消玉殒。 我的心里像在滴血,怒火在我胸中爆炸、燃烧,眼前的一幕彻底让我失去了理智,我的脑子嗡嗡直响,完全没有了思考能力。平时我总说阿古太冲动了,可我碰到事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又有几个人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理智呢? 我像疯了一样地朝着玉面书生扑了过去,抽出打神棍来就往他身上劈,我要把他了杀,一定要把他杀了! 我满脑子都是“杀戮”二字,我知道龙组给我的任务是将他生擒,但我现在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孙静怡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我绝对不会让他活着! “飕飕”的声音响起,打神棍在我手里化作一道道幻影,发挥出它至强、至猛、至阳、至刚的威力,铺天盖地地朝着玉面书生劈了过去。玉面书生当然也展开了反击,他的阴阳神功主攻拳脚,据说一只手为阴、一只手为阳,融合在一起能够发挥出强大的力量。 果不其然,他的一只手呈现出淡淡的蓝色、一只手呈现出淡淡的红色,虽然我还没搞清楚他这颜色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但能察觉得到其中肯定蕴藏着极其危险的气息。 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会小心翼翼地应付玉面书生,但我现在已经完全被冲昏了头,什么都不管不顾,一心心只想杀了玉面书生。 我被打神棍的威力尽数施展出来,暗含龙脉之力的棍风无比凌厉,面玉书生一边躲闪着我的攻击,一边使左右手擦过我的棍子。就这一瞬间,我便感觉到两股强劲的力量直冲我的右臂,一股无比灼热,一股无比寒凉,整条手臂刹那便被烫伤、冻坏,以至于完全不能动弹。 “啊!” 一声惨叫从我喉中爆出,打神棍也受不控制地跌落地面,“当啷啷”滚到一边去了。 “哈哈哈哈哈” 一连串大笑声从玉面书生的口中传来,接着他又猛拍数掌,蓝色和红色的光芒交汇,砰砰砰地击中我的胸口,阴阳相交的两股力量在我胸前肆虐,一半灼热滚烫,一半冰寒彻骨,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形容,就好像同时处于热气腾腾的火山口和冰山遍布的极寒之地,确实生不如死、无比煎熬。 我的上半身就好像被麻痹一样,整个人也不受控制地向后倒飞出去,“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我明白了,玉面书生的阴阳神功,说白了和我的炎烧拳、寒冰拳一样,也有掌控灼烧和冰寒的力量。一直以来,都是我用炎烧拳和寒冰拳去打别人。 今天终于阴沟里翻了船,被人用差不多的手段给对付了。 我的右手整个都废掉了,上半身也完全活动不了,两股完全相反的力量仍旧在我胸口肆虐,逼得我大汗淋漓、冷汗直冒。 “嘿嘿嘿” 玉面书生冷冷地笑着:“虽然我的阴阳神功退步不少,但也不是你区区一个龙组副队长能对付的!龙组真是瞎了眼,竟然让一个副队长来抓我,这是不把我华夏风云榜排名第九的玉面书生当回事么?” 玉面书生一步步朝我走来,强烈的杀气游走在他四周,显然准备把我给干掉了。 我努力活动了下身体,发现还是完全不能动弹。我的心里明白,玉面书生的阴阳神功和我的炎烧拳、寒冰拳应该是差不多的原理,都是运用暗劲 穿过阳谷穴和灵泉穴,这样就能同时获得灼热和寒冷的力量,而我只是暂时被“寒冷”给麻痹掉了。 只要给我一点点时间,一定能够缓和过来,这个时候,我该想办法拖延时间,这样才能有翻身的可能。 但我一看到玉面书生,心中的怒火就压制不住,我的两只眼睛无比通红,咬牙切齿地说:“你可以杀我,为什么要杀孙静怡?” “我为什么要杀孙静怡?”玉面书生冷笑着说。 “因为她瞎了眼、又瞎了心,竟然完全无视我的爱意,选择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我为她付出多少大半年没有找过女人,一心一意地对待她,可她完 全视而不见!我可以为了她放弃阴阳神功、放弃我在江湖中的地位,不过是想带她离开这里而已,可她还是对我置之不理,你说她该不该死?死了好, 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玉面书生阴森森地说着,很快就来到我的身前接着又挥舞起了他的双手,红、蓝两抹淡淡的光芒在他掌中游弋,释放出凌厉的劲气朝我脖颈抓了过来。 而我听着玉面书生的话,心中当然更加愤怒,就因为孙静怡没选择他,他就要把孙静怡给杀掉,这是何等扭曲变态的爱!他连陈不凡都不如,起码 陈不凡从头到尾都没想过伤害孙静怡。 “你去死吧,和孙静怡做一对恩爱的地下鸳鸯!” 玉面书生一声暴喝,狠狠朝我抓了过来,显然准备置我于死地了。然而就在这时,一大片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接着又是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有的在骂玉面书生,有的让他赶紧住手,还有的操他祖宗十八代。 原来是龙王、流星、赵铁手、王公子、血阎罗他们来了,林林总总足有几十个人。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的,可能是马杰通知的。血阎罗也来了并不奇怪,之前是我让陈局把他给放了,借助他的地下力量帮忙寻找玉面书生 现在他们一到,便都各自挥舞着武器,朝着玉面书生围攻上来。 “玉面书生,我撅了你妈的坟!”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由得你在这里放肆。” “王皇帝你也敢打,是不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所来的人,一个比一个脾气爆,争先恐后地朝着玉面书生包围上来。但他们显然低估了玉面书生的实力,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九的玉面书生绝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尤其是血阎罗,因为之前把玉面书生打了个半死,以为玉面书生是只弱不禁风的脆鸡,更是一马当先地冲到玉面书生身前,想立一份大功。 他也不想一想,玉面书生要是有那么好对付,我能躺在这吗? 但血阎罗不考虑这些,直接冲到玉面书生身前,狠狠一拳砸向玉面书生的脸,同时袖中也喷发出呼呼的火苗,显然准备烧伤玉面书生。 可想而知,玉面书生怎么会怕这种雕虫小技。 “找死!” 玉面书生一声冷喝,双拳同时击出,红蓝色的光芒再次交汇,砰砰啪啪地打在血阁罗的胸口。血阎罗的袖中的喷火枪根本起不到作用,也根本伤不到玉面书生那双威力强过百倍的拳头。 只一瞬间,血阎罗就倒飞出去,“哇”的喷出数口鲜血,落了他自己一脸、一身,成了名副其实的“血”阎罗。 平心而论,如今在省城中,实力最强的就是血阎罗了,好歹之前拿下过比武大会的冠军,实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强劲。但他都打不过玉面书生,可想 而知别人会是怎样,就听砰砰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 玉面书生再度运用起了他的阴阳神功,红、蓝色的光芒在他掌中游弋,但凡被他手掌碰到的人,无不惨叫着倒飞出去,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味道。 说起来,省城确实挺有意思,我、血阎罗、玉面书生,三个用火的人聚集在一起了。 血阎罗肯定是第一个被淘汰出去的,我和玉面书生究竟谁强一些,现在还没定论。 总之,不出几分钟的时间,几十个人全都被玉面书生给打趴了,没有一个是他对手。把孙静怡丢下楼后,玉面书生已经杀红了眼,刚才经过一连串的反击,已经没人能再阻挡他的脚步,现在终于可以能够大开杀戒,一个一个去对付了。 整个天台上面一片狼藉,众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有的惨叫、有的打滚,堪称哀鸿遍野,那些鸽子都没站的地方了,不断在空中盘旋着,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玉面书生最先走到血阁罗的身前。 血阎罗之前把玉面书生打了个半死,玉面书生一直想收拾他,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就在刚才,玉面书生的阴阳神拳连发,打得血阎罗半死不活,直接连声音都没有了,只有一丁点的呼吸还在维系。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在我面前叫嚣?我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玉面书生伸出手去,“咔嚓”一声扭断了血阎罗的喉咙。 血阎罗,惨死当场。 四周众人都是吃惊不已,知道玉面书生这是来真格的了,但凡能动弹的,都惊叫着往楼梯口扑,踉踉跄跄、连滚带爬。当然也有朝我这边爬过来的,比如龙王和流星,还有赵铁手等等,尽力围在我的四周想护住我。 他们以前都是小阎王最忠实的部下,即便已经被遣散了,但在这种时候仍旧奋不顾身地护我。 我当然不愿意了,着急地说:“你们快走,不用管我!” 我当时很想站起,但被麻痹的心脏还未恢复过来,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这才叫天天猎鹰,反而被鹰啄了眼,一直都是我麻痹别人,接着将对方打个半死,结果现在轮到我了。 而且,龙王他们根本护不住我,他们根本就不是玉面书生的对手,我所以我希望他们快走。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玉面书生的声音就冷冷地想了起来:“今天谁也走不了!” 就听飕飕的声音响起,玉面书生一个闪身就窜到了楼梯口处,速度快到像是丛林中的猎豹。有几个准备下楼梯的,被他砰砰砰几下数拳击出,各自歪倒一边当场毙命。 剩下的人一看,纷纷吓得往后面退,各个一脸惊慌、惊恐。 那些死掉的人,虽然不是我最亲近的兄弟,但说实话能来到这天台上的,基本都是在省城中有点地位的了,有的是龙王他们的嫡系兄弟,也有的是 血阎罗的人,他们的死都是因为我,当然让我痛不欲生。 有的人在地上爬着,有的人哆哆嗦嗦地往后面退,一股恐慌的气氛在天台之上蔓延着,那些满天盘旋的各自更是不敢落地,整片天台已经成了玉面书生一个人的修罗场。 玉面书生像是一尊无情的杀神,一步步朝着众人这边走了过来,大家各自胆战心惊、面露绝望。 “四十多年了”玉面书生沉沉地说着。 “我好不容易想做一次好人,好不容易想和一个女人白头到老,可是天不遂我愿,硬要让我做个坏人,那我也没办法!” 说到这里,玉面书生又长长地叹了口气:“还是做坏人好,可以随心所欲地活着,所有人都怕我惧我,我也不用再顾及什么了什么女人,什么 爱情,都他妈的扯淡,老子宁肯孤零零地活着,再也不沾什么狗屁爱情了!” 玉面书生每走一步,身上的杀气就重一分,但凡能动的人,都吓得往后面退。 而,玉面书生对他们也不感兴趣,径直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杀是都要杀的,但也有个次序,血阎罗是第一个,我是第二个。 龙王他们更加紧张,纷纷围在我的四周,各把武器握在手中,严阵以待地看着玉面书生。他们本来就不是玉面书生的对手,又在刚才的交手中受了伤,能够站起已经很勉强了,怎么可能护得了我? 我又着急地说:“你们真的不用管我,快走、快走!” 但他们又不可能走,仍旧固执地站在我的四周,咬牙切齿地盯着玉面书生。龙王低声说道:“巍子,我看你也没受什么伤,怎么就站不起来了?” 我说:“玉面书生的阴阳神功十分厉害,暂时麻痹了我的心脏,所以我动不了。” “多久可以恢复?” 我稍稍感应了一下自己的体能状态,沉沉地说! “差不多得二十分钟!” “好,我们就拖二十分钟!” 龙王咬紧牙齿,手里也握紧了尖刀,流星他们也都纷纷做好准备。 我摇着头,说你们撑不了十分钟的,玉面书生在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九,你们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怎么办?”龙王忧心忡忡! “走,能走几个走几个,你们这么多人,玉面书生不可能一瞬间杀死你们!” “不行,我们必须得护着你!” 龙王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迎着玉面书生走了上去,流星、赵铁手等人也是一样,各自朝着玉面书生走了上去,打算和玉面书生拼一拼了。 “有点意思”玉面书生站住脚步,阴沉沉地说道:“我就想不明白了,那个废物到底有哪里好,你们一个个前仆后继、为他去死?” 玉面书生所说的“你们”,不仅包含龙王他们,也指之前被他丢下天台的孙静怡。一想到孙静怡已经摔得四分五裂、躺在一片血泊中了,我的心里就无比的难过,像只发狂的野兽一般,再次冲着玉面书生嘶吼、嚎叫起来。 玉面书生却完全不当回事,直接握紧了他的双拳,红、蓝色的光芒再次游弋起来,眼神之中更是闪现杀机。 眼看一场单方面的虐杀又要开始,龙王他们也要死在玉面书生的手上了,我的心中像是油烹、火烧,别提多难受了。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大片脚步声响了起来,竟然是陈局带着一群荷枪实弹的刑警赶来现场。 陈局一看现场的情况,尤其是已经闹出了好几条人命,他的眉毛一下就竖了起来,面色更是变得无比凝重。 在他的管辖区域内竟然发生如此惊人的死亡事件,他这个局长也难辞其咎! 陈局直接举起手枪,大声叫着:“不许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其他刑警也都“哗啦啦”的迅速上膛,纷纷将漆黑的枪口对准了玉面书生。 玉面书生慢慢地回过头去,脸上的表情没有丝一毫的波动。 “我再说一遍,立刻抱头蹲在地上,否则我就开枪了!”陈局再次叫道。 玉面书生不仅没有照做,嘴角甚至撇出一丝冷笑,接着,玉面书生的双脚一蹬地,像是一枚突然疾射而出的导弹,“嗖”的一声便朝陈局直射过去! 强到血阎罗这种地步,也挡不住玉面书生的一击,更不用说顶多在警校里学了点搏击技巧的陈局长了。他要对上玉面书生,毫无悬念,绝对必死无疑,我着急地叫着:“陈局,快走!” 其他刑警掩护他,他是能离开的。 但陈局没走! 陈局直接开了枪,“砰砰砰”地朝着玉面书生激射过去。 “打,打!”陈局大叫着! 其他刑警也都纷纷开枪,数十支黑色微冲齐齐开火,朝着玉面书生激射过去,天台上面顿时充斥着呼啸的枪声,其他无关人员也都吓得纷纷卧倒。 其实就是作为省城公安局长的陈局,也很少有这样下令开火的时候,这简直称得上是战争了。但是没有办法,面对玉面书生这样穷凶极恶的罪犯,除了火力压制之外再无其他选择。 但即便是如此密集的火力压制,也根本伤不到玉面书生。 到了我们这种实力,不敢说完全不怕枪了,但是这种程度的扫射,还不至于难到我们。 玉面书生虽然不像我们一样有武器可以抵挡,但他要躲开这些扫射仍旧不是问题,他的身子在地上一滚,接着又往前一窜,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就来到了陈局的身前。 “咔”的一声,玉面书生就掐住了陈局的喉咙,同时将他高高举了起来。 陈局的双腿也在空中摆动着,并发出“呜呜”的声响。其他刑警也都大惊失色,纷纷用枪对准玉面书生,呵斥着他让他把人放下。 “你们尽管试试。”玉面书生冷笑着说:“看看是我先死,还是你们的陈局先死?” “不用管我把他杀了” 陈局吃力地说着,满脸胀得通红,头上冒出冷汗。对于这位刚正不阿的陈局来说,只要能够拿下玉面书生这个趿的通缉犯,自己就算死掉也值得了。 但是即便如此,其他刑警也都不敢动手,各自焦虑、紧张地看着玉面书生。 玉面书生再度掐紧了陈局的喉咙,陈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眼皮都开始外翻了,看上去十分的痛苦。 “你这家伙,真是该死”玉面书生沉沉地说着:“我让你抓王皇帝,你却把他给放了。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吧?我告诉你,我不光会杀了你,还会把你全家都杀掉,让你知道忤逆我的下场!” 看着这幕,我当然焦急不已,今天为我死掉的人已经太多了,实在不能再加一个陈局了,他可是个来之不易的好官啊。如果他都死了,对省城的人 民绝对是个极大的损失! 可我实在有心无力,使劲挣扎着自己的身体,急得我落了满头的汗,却始终都无能为力。 “陈局,再见!” 玉面书生的声音愈发阴沉,他的手也逐渐加重力气,陈局“嘶嘶”地叫着,声音越来越低、气息越来越弱。眼看这位陈局也要命丧玉面书生之手。 就在这时,又一道沉沉的声音响了起来:“玉面书生,欺负一个没什么功夫的普通人,传出去也不怕被江湖上的人笑话吗?”

上一篇   1108 死路,一条

下一篇   1110 你,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