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 死路,一条 - 少年王

1108 死路,一条

本来,孙静怡打算无论怎样都要活下去的,哪怕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罪,也要保住自己的命。 但,当她听完玉面书生的故事以及诉求以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死在这里”这一条路,因为她绝对无法接受跟玉面书生走,更不可能和玉面书生一起生活! 虽然玉面书生愿意为了她改邪归正、洗心革面,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种事情勉强不来;虽然她也很想活着,但她不愿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 而玉面书生,也终于下定决心将她杀死,玉面书生爱她没错,可玉面书生不允许自己为了她迷失心智。 如果这个女人肯跟自己离开,那就什么都好说了,所付出的一切也都值得;可是这个女人不愿,打破了面玉书生所有的梦想。 原来,一切的努力都是个屁,都是一个蠢到极点的笑话。 年过四十、满身罪恶,好不容易动了一次情,却遭到这样无情的羞辱和打击,难道这是他应得的报应吗? 也好,就让那个冰冷无情暴虐残忍的玉面书生重新归来吧。 玉面书生杀心顿起,仲手扼向孙静怡的喉咙,孙静怡也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死亡的到来。然而就在这时,一声“住手”突然遥遥传来,立刻惊动了玉面书生和孙静怡,二人一起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某个人正从天台上跑过来,他跑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显然非常着急,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这个人,就是我 我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当然还有另外一段故事。 玉面书生的遁逃技巧确实很强,实际上到了我们这种实力,常规的追捕式方已经很难跟上,我们总有各种各样的法子来逃避追捕。只要一逃,就像鱼儿游入大海,再难寻到什么踪迹。 我已经用过一切方法,把能托的人都托过了。 黑白两道也统统出动,可就是找不到玉面书生的一点痕迹! 我当然着急,甚至绝望,我道知每拖一刻,孙静怡的危险也就加重一分,可是面对偌大的省城我是真的有心无力。 就在这时,猴子给我打来了电话。 原来,阿古已经把杨再兴带回,并且把所有情况都告诉了我舅舅他们。猴子也知道我遇到了困难,所以特地打来电话询问,得知我还没找到玉面书生,便告诉我:“按理来说,抓捕玉面书生的任务应该由你独自完成,我们几个是不方便插手的。但是现在,既然牵涉到了另一个人,我们也就不能无动于衷了,我已经让六指天眼过去找你记住,他是去找孙静怡的,不是去找玉面书生的,能明白?” 明白,当然明白。 帮找玉面书生是违规的,但找孙静怡却是可以的。 但是六指天眼 我当然知道六指天眼,我还曾经和他打过交道,知道他是“华夏最强五人组”之一的马杰,曾经号称华夏第一暗影,追踪、暗查的技巧堪称天下无 双。可他完全没来过省城,对省城的地形也一无所知,能够帮上我什么忙呢? 我对此抱着深深的疑问。 但,猴子既然让他来了,肯定就有猴子的道理,或许马杰真的能帮上我。 而我现在,也只能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他身上,果然不到一会儿,马杰就给我打了电话,说他经到了省城,问我在哪。我赶紧去接他,虽然我很着急,但见到他后也免不了一番寒暄。我们有段时间没见面了,也不知道他老婆生了没有,所以多嘴问了一句。 但马杰摆摆手说:“这些事情不要说了,赶紧去找孙静怡吧,她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在哪?” 既然马杰这么着急,我当然乐意奉陪,立刻将他带到省城大学,给他讲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还将他带到了孙静怡的寝室查看情况。马杰查看过两间宿舍的情况以后,又抓起孙静怡的衣物闻了一下,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心想他要干嘛,难道要像警犬那样,循着味道去找孙静怡吗? 接下来的情况,也确实让我大开眼界,马杰真的循着味道,鼻子一耸一耸,钻到对面的宿舍,接着冲开玻璃跃了下去。 不过,马杰并不像我们这种高手一样通过阻力来下降,他的身上缠着一截钢丝,很顺畅地滑落到了地面。我赶紧跟他一起下去,接着跟他一直往前走,但他走着走着突然又不走了,“刺溜”一声爬上了一棵茂密的核桃树。 女生宿舍楼的后墙下面是片花园,种植着不少北方常见的树木,而且正值春夏交接,所以生得格外茂盛。 我以为马杰上树是为观察地形,所以也没打扰他,而是认真等着。但后来我发现,他并没往远处眺望,而是仔细嗅着树叶间的味道,甚至时不时抚摸周边的树枝,上上下下地认真观察着。 有什么发现吗?”我紧张地问。 “孙静怡曾经在这停留过,至少半个小时。” 马杰认认真真地说着,他的语气十分肯定,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 原来玉面书生昨晚藏在这里! 我想起来,昨晚我刚跳下楼,就找不到玉面书生的痕迹了。我坚定地认为玉面书生没有走远,他不可能那么快就失去踪迹,可我找遍了这个学校的每一寸土地,也没发现玉面书生的一丁点影子。 现在才知道他藏在了树上! 我在地上找他,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我的心里那个气啊,还好有马杰在,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对马杰的钦佩无形中又多了一层。 接着,马杰又跳下树,继续带我前行。我们翻过围墙、出了学校、穿过马路、钻进小巷、拐弯抹角、七转八折。 跟在马杰身后,我的心里砰砰直跳,心想这样真能找到玉面书生吗,这真是玉面书生昨晚逃跑的路线吗种种问题在我脑中闪现,虽然我很佩服马杰,但还是有点心慌。 最终,马杰停在了某栋老旧的居民楼前。 他抬起头,盯着楼顶上空盘旋的白鸽,似乎陷入沉思。 我不敢打搅他,只能站在他的身边沉默不语,但实际上我的一颗心都要跳出喉咙眼了。 终于,马杰沉沉开口:“孙静怡和玉面书生就在楼顶,我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有人死了,但我不知是谁。王巍,你赶快去,我就不上去了,我 不是玉面书生的对手” 有人死了? 听到这几个字,我的脑中当然轰隆作响,我都不敢展开想象,疯狂地往前扑了出去,直接手足并用、爬楼而上! 这楼不高,也就七层而已。 等我跃上天台的时候,果然看到地上躺着一具尸体,脑袋已经被人踩了个稀巴烂,白的脑浆、红的鲜血流了一地。在佩服马杰的同时,我也看到了让我更加吃惊的事,玉面书生竟然伸手掐向孙静怡的喉咙,看样子好像要杀了她! 我当然不会坐视不理,所以立刻喊了一声住手,接着疯狂地朝玉面书生扑了过去。 天台上站满了鸽子,有白色的也有灰色的,在我往前狂奔的时候,那些鸽子便都哗啦啦飞了起来盘旋在我身体四周。 而玉面书生,在看到我的一瞬间,迅速用手掐住了孙静怡的喉咙,接着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天台边缘,将孙静怡的半个身子都按了出去。看着这幕 我的脑子当然嗡嗡直响,也不敢再往前跑了,哆嗦地说:“别、别” 这是七楼,完全不会武功的孙静怡摔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相比我的惊慌,孙静怡却显得镇定许多,显然她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该给我太多压力,所以她既没有慌、也没有叫,而是很冷静地一声不吭。 看我不敢动了,玉面书生沉沉地笑着:“王皇帝,你可以啊,竟然能找到这来,你这个龙组的副队长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仲出双手,说玉面书生,你别冲动,咱们两人的事和孙静怡无关。你先把她放了,我可以放你离开,我保证不会抓你,行吗? 我知道猴子他们还等着我抓玉面书生回去交差,这样龙组五队队长的位子就归我了,任雨晴也能光明正大地嫁给我,可我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拿出这样的条件来和玉面书生交涉。 谁知,玉面书生听了我的话后,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和孙静怡无关?我告诉你,和她有关!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要不是她,我的阴阳神功早就突破顶级,对付你这个区区龙组的副队长根本不在话下!可是现在,我武功退步了,被你追得像狗一样,孙静怡还不肯跟我走,你说她该不该死,该不该!” 玉面书生咬牙切齿地说完这番话后,整张脸也变得无比狰狞,接着他手一松,孙静怡便直坠下去。 我凄厉的狂吼声响彻整个天台,这一瞬间所有的白鸽都被惊起,呼啦啦地飞满整个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