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 真是,天不亡他 - 少年王

1107 真是,天不亡他

是活下去,还是死在这里? 脑袋被爆掉的中年男人还躺在一边,各种白的、红的汁液流了一地,孙静怡知道张辅导员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她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孙静怡一直是个很能认清现实的人,虽然张辅导员给人的印象一向都很温和、斯文,但是当他变身成为杀人的恶魔时,孙静怡很快接受了这个现状,并且打起精神面对。 活下去,无论怎样都要活下去。 这就是孙静怡心中的信念。 先来介绍一下我自己吧。”张辅导员终于缓缓开口:“我在江湖上有个诨号叫做玉面书生,华夏风云榜听过没有?我在上面能排第九。” 华夏风云榜,孙静怡当然没听说过,但她能够猜到这肯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东西,能在上面排到第九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否则张辅导员现在该叫玉面书生了不会特意提到这个东西。 孙静怡没有说话,很认真地接收着这些信玉面书生继续说道:“除此之外,我还是国家的s级通缉犯,也就是最顶级的通缉犯,往往公安部门都奈何不了我,需要出动队军或是龙组才能将我剿灭。而你的那个男朋友王巍。就是龙组的一个副队长你知道他的这个身份吗?” 孙静怡摇了摇头,她确实不知道,她和王巍几年没见过了,完全不清楚王巍在干什么。 玉面书生当然相信,龙组的人本来就不能够随便泄露身份。 玉面书生继续说道:“现在,我来给你讲讲我为什么会成为s级的通缉犯。” 孙静怡不知道玉面书生为什么会给自己说这些,但她还是很认真地着听。而玉面书生,也真的没有隐瞒,将他过去的那些经历,一五一十、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听得孙静怡汗毛倒竖、冷汗直流! 要不是玉面书生亲口讲出,孙静怡都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阴阳神功”的东西,练功的人需要不断和异性交合才能上升和进步,而玉面书生上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不乏大家闺秀、名媛佳丽! 因为他的长相帅气,所以从不缺少和他交合的异性,但也有他追求不上的女人,这个时候他就会用些下三滥的手段,或强迫、或下药来拿下对方。 因为他“强迫”过几位高级别大领导的老婆和女儿,所以惹得这几位领导勃然大怒,下令严查玉面书生,必须将其逮捕归案,才成为了s级的通缉犯,甚至出动龙组来抓捕他。 你看,这就是他们无耻的地方。”玉面书生苦笑着道:“我不是说我不该被抓啊,我是得觉那些普通百姓受难的时候,他们无动于衷、坐视不理,只有他们自己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才会当回事、愤然而起。” 孙静怡没有说话。 在她看来。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因为玉面书生的可怕程度远远超出她的想象,原来玉面书生不仅是个杀人狂魔,更是一个色中饿鬼,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玉面书生当然注意到了孙静怡的情绪状态,知道孙静怡的心中正充斥着恐惧,而这份恐惧的源头来自于他。玉面书生从不觉得别人怕他是件不好的事,其实正好相反,他会洋洋得意、引以为豪。 但是现在,玉面书生只觉得心疼。 “小孙同学。你别害怕。”玉面书生叹着气说:“如果我真想对你下手,你根本到不了今天的,你明白吗?” 孙静怡当然明白。 一个在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九,能从九楼的窗户上跳下去安然无恙,还是国家s级通缉犯的人,如果真想对她做点什么,根本不用等到现在。更何况,现在也是个大好机会,孙静怡的四肢被绑得结结实实,无论玉面书生想要干点什么,她都无法阻拦。 但是玉面书生不仅没有动手,而且刚才还保护了她,让她免于侵害。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孙静怡抿着嘴唇说。 玉面书生盯着孙静怡的眼睛,突然叹了一口很长很长的气,低头缓缓说道:“这些年来,为了练功,我和很多的女人在一起过,最高纪录三天就能换上一个女人,她们每一个人都爱我爱得要死,一点都不夸张,她们为我去死都能心甘情愿,其中不乏一些顶级富豪的妻子,她们为了能留住我,不惜谋杀亲夫,并将所有的财产都交给我.…但我拿到钱后,还是无情地抛弃了她们。” 孙静怡浑身一抖。 “很可怕吧?”玉面书生苦笑着说:“因为我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感情,我不会对任何女人动心,我只想要她们的身体和钱,还有我的阴阳神功能够练到顶级。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动心了,直到遇见了你。” 玉面书生抬起头来,直视着孙静怡的目光,他的眼神变得柔和、温暖起来,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甜蜜的往事,喃喃着说:“来到这个城市以后,我就选择了这所大学为目标,因为这里的美女学生很多,只要在这待上一段时间,我的阴阳神功就能练到顶级,突破‘天地阴阳的境界,不敢说能华夏最强。华夏前三总是没问题的。” 玉面书生缓缓地说着,孙静怡也静静地听着。 玉面书生确实准备在这所学校大肆猎艳,好让他的阴阳神功能够再提一个境界。为此,他做了一些准备工作,调查了下这所学校的美女学生,作为这所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又是出了名的冰山美女孙静怡,当然头一个就进入了玉面书生的选择范围。 让玉面书生觉得奇怪的是,孙静怡这么漂亮的女生,追求者竟然寥寥无几,只有一个陈不凡死死纠缠。 玉面书生一查,才知道孙静怡的男朋友曾经是省城的王皇帝,刚开学的时候就在这所学校闹过一次。从那以后,虽然王皇帝失踪不见,但也没人敢打孙静怡的主意。 当然,孙静怡自己也从不跟其他男生接触,除了工作上外,其他交流完全为零,要不是她有男朋友,别人甚至以为她是同性恋。 看过孙静怡的资料以后,玉面书生觉得很有意思。 玉面书生是个喜欢挑战高难度的男人,看上去越是孤傲清高的女人,他就越是想要拿下。他见过太多贞女、烈女,在他面前统统化身荡女痴女,所以他很有信心能够拿下孙静怡。 别人碍于王皇帝的威势不敢接近她,玉面书生却敢。 按照以往的常规手段,玉面书生先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才貌双全的转学生--只要有钱、有能力,大学也是可以转学的,只是过程麻烦一些而已,但这对玉面书生来说不算什么。 玉面书生的新面目相当厉害,不仅长相能够秒杀一众偶像明星,甚至学习成绩也很优异,还有篮球、足球、钢琴、围棋都是超强水准,一进学校就成功吸引了一大票的学姐学妹,不到三天就成了大学里最为炙手可热的校草人物,一时间追求他的女生络绎不绝、门庭若市。 一般来说,仅仅这样的话,就足够他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多的是女生会对他投怀送抱。 但孙静怡却无动于衷,好像完全不当这个人存在似的。 无奈之下,玉面书生选择主动出击,给孙静怡写情书,在孙静怡的楼下弹吉他,甚至还给孙静怡送过早饭,引得一群女生哀嚎连连、无比嫉妒。以玉面书生的经验来看,当他使出这一招的时候,无论什么烈女都会被他拿下。 但让他意外的是,孙静怡还是无动于衷。 他的情书,孙静怡看都不看,直接就丢进了垃圾桶;他在女生寝室楼下唱歌。唱到嗓子都快哑了,孙静怡也没看过他一眼;送过去的早饭,孙静怡转手就给了别人,甚至都不问问是谁送的。 玉面书生忙活了一段时间,孙静怡甚至都不知道他这个人的存在。 玉面书生几十年的“泡女生涯”中,第一次遇到如此难追的对象,以前虽然也有泡不到的女人,但那往往是因为女人有了家室,不敢逾越围墙,起码心总是要动一动的。 而这个孙静怡。竟然完全没有动心,眼睛里甚至都没有玉面书生这个人,哪怕玉面书生半道将她拦住,她也会面无表情地绕开。 是因为自己不够帅么,竟然吸引不到这个姑娘? 不可能啊! 玉面书生照着镜子,常年修炼阴阳神功的他,早就能把自己的五官调整到最完美的状态,哪怕出道都能成为娱乐圈里最为当红的明星,是个女人都会为他春心萌动、潮水泛滥,怎么这个孙静怡就没有一点反应? 说到这里。玉面书生奇怪地说:“小孙同学,当时你是怎么想的,面对这样一个绝世大帅哥,真的一点心都没有动吗?”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困惑玉面书生很久,现在终于能够问出来了。 “我……”孙静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题,眉毛微微蹙了起来。 有门? 玉面书生心里一动:“其实,你还是对我有感觉的吧,只是因为那个王皇帝的存在,所以你才克制着自己的感情是吗?” “不是……”孙静怡有些为难地说:“和王皇帝没有关系。 “那是怎么回事?” “我完全就不记得有你这号人物的存在啊,什么省城大学第一才貌双全的校草,我印象里根本没你这个人啊!” 玉面书生完全无语了,敢情自己辛辛苦苦追求了她那么久,她竟然都不记得自己这个人的存在了! 当时的他多么红啊,只要有女生的地方,就一定有讨论他的声音,每一间女生宿舍都是念着他的名字才入睡的,他的照片也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女生手机屏幕,学校论坛有关他的讨论更是常年占据最火热的话题排行榜。 红到这种地步,孙静怡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玉面书生苦笑连连。当然觉得很受打击,专业猎艳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完全不拿他当回事的。 玉面书生只好继续讲了下去。 因为屡屡碰壁,始终未能拿下孙静怡,玉面书生当然无比恼火。按照他一贯的作风,这时候该用些下三滥的手段了,先把孙静怡给拿下再说,但他这次起了征服的欲望,就不信自己凭借个人魅力搞不定她! 玉面书生也和自己较上劲了。 他心里想,因为王皇帝的存在。所以孙静怡不肯和同龄的男生接触,所以他才没有任何机会接近这个女生。 那么,他可以换副面孔和身份,再来接近孙静怡啊,就不信拿不下她! 于是,玉面书生摇身一变,又成了一位三十岁的青年老师,并且成了孙静怡的专属辅导员。长相,肯定不能像之前那样太过高调的帅,所以这次侧重了成熟和稳重风,比较容易让人亲近和信任的那种类型,既不会成为明星一般扎眼的存在,也不至于泯然于众人之中,最重要的是个人魅力。 果不其然,当他成为辅导员后,他和孙静怡接触的机会多了起来,毕竟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需要对接,还有一些生活上的事情需要他来处理。 因为有老师这个身份的掩护,孙静怡也没有对他做过怀疑,有时候工作时间太晚,他送孙静怡回寝室,孙静怡也没拒绝过。 还有那个陈不凡的存在,更是衬托出了玉面书生的光辉和伟大,每次陈不凡要纠缠孙静怡的时候,玉面书生总是挺身而出、喝退陈不凡,给了他不少英雄救美的机会。 无论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玉面书生都给了孙静怡很多的帮助和照顾。 他心里想,这样下去的话,孙静怡迟早会爱上自己的吧? 到时候就能一雪前耻,顺利拿下这个看似冰山一样的姑娘了!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孙静怡没爱上他,他却爱上了孙静怡。 对于玉面书生来说,他实在见识过太多的女人了,深藏宅府的大家闺秀、尚未出阁的黄花姑娘、活跃一线的当红明星、稳居头牌的红楼名妓……形形色色的女人见过太多,他的一颗心早就变得冰冷而坚硬,唯独孙静怡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美女学生,竟然让他深陷其中、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女生啊,漂亮肯定是漂亮的,可他见过太多漂亮的了,对于容貌什么的早已麻木。 可孙静怡最大的优点不是漂亮,而是她优秀的头脑、过人的智商、缜密的思维、强大的魅力,她整个人就像是会发光的,让人不由自主就会被她吸引,哪怕是玉面书生这样的情场老手,竟然也沦陷了。 玉面书生确定自己爱上了孙静怡,因为他发现自己吃饭的时候在想她,睡觉的时候在想她,无时不刻都在想她,无时不刻都想和她在一起。 她笑的时候,玉面书生会跟着开心;她的眉头微微蹙起,玉面书生也会跟着难过。 玉面书生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接近她,只想独自占有她,永远和她在一起。 甚至,他连阴阳神功都不想修炼了,“天地阴阳”的境界破不破都无所谓,“华夏前三”的野心也在一点一点化为虚无。只要能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就行了。 就这样,玉面书生再也没有找过其他女人,也没进行他常规式的猎艳,全身心地放在了孙静怡的身上。 阴阳神功,偏偏是种不进则退的功夫,就是说玉面书生如果不找新的女人,那么他的功力将会慢慢减退。 这对以前的玉面书生来说当然是件无法容忍的事,但是现在,他觉得无所谓了,只要能和孙静怡在一起,哪怕就是退化成凡夫俗子,他也完全不会觉得失落或是遗憾。 一个孙静怡,便抵得上整个世界。 从此以后,玉面书生只为她一个人而活。 不知不觉,便过去了半年多,虽然孙静怡没有发现他的心思,仍旧把他当做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师,但是他也不疾不徐,仍旧默默守护着孙静怡,希望有天自己可以打开她的心扉。 可惜的是,血阎罗来了,王皇帝也来了。 血阎罗,其实玉面书生根本没有放在眼里,虽然当着众多学生的面,他被打了一个半死。但他知道,只要到了晚上,想要血阎罗的命易如反掌。 但是王皇帝,却让玉面书生感到了深深的忧虑。 不是因为王皇帝的高强武功,王皇帝的功夫虽强,但他还不至于害怕。他感到忧心的,是孙静怡对王皇帝的态度,孙静怡对同龄的男生从来没有好脸,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下,永远都是一副高在上的冰冷模样,可在那个王皇帝的面前,孙静怡却会主动拥抱、流泪,甚至索吻! 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玉面书生的心像是被针扎着一样难受,第一次感觉到了无比强大的威胁,他想要把王皇帝给干掉,但是直接出手不太方便,所以他决定另辟蹊径,绑架了陈局的老婆,借了那位公安局长的刀去杀王皇帝!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王皇帝的另一个身份是龙组的副队长,不仅没有被公安局搞定,反而识破了他的身份,叫来一群刑警包围了他! 那个时候,玉面书生真的是绝望了,以为自己难有活路,开始有了悔恨之心,责怪自己不该为了个二十来岁的女生心动,竟然把自己搞到了如此被动的地步,要是早点用下三滥的手段把她搞定,恐怕“天地阴阳”的境界都突破了,何至于落到今天这步! 好在关键时刻,又出来了龙组队长,好像和王皇帝有什么仇怨,所以反而把他给放走了。 真是,天不亡他! 玉面书生毫不犹豫,朝着大学里面飞奔而去,其实在路上他也做过犹豫,到底要不要带孙静怡走呢? 自己走了的话,龙组肯定再难寻到他了,如果再带上孙静怡,怕是稍微有点累赘。 因为这一犹豫,让他耽误了点时间,才被王皇帝追了上来。 最终,他还是决定带走孙静怡,因为孙静怡给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扑进孙静怡的宿舍,将孙静怡给带走了。 旦他仍旧不愿意强迫孙静怡。 如果孙静怡愿意和他在一起,那他就带走孙静怡,从此金盆洗手,找个快活的地方隐居,再也不做危害社会的事;如果孙静怡不愿意,那他只能使出杀人的手段,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要想得到了。 只是从此以后,江湖上恐怕会多一个更狠、更毒的玉面书生。 这就是玉面书生一开始对孙静怡提出的问题:活着跟他离开,还是死在这里。 现在,轮到孙静怡选择了。 玉面书生挺直脊背,坐在孙静怡的对面,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等着她的最终回复。 不知过去多久,孙静怡终于给出答案:“死在这里。” 她宁肯死,也不愿意跟着玉面书生离开。 得到这个答案,玉面书生的心里顿时一紧,其实他早已想到了这个答案,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让他无比心痛。 他想不通,王皇帝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能让孙静怡甘愿去死? 玉面书生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 因为这个女人,他的阴阳神功已经退步很多,这样下去他都快要成为一个废人了,关键是辛辛苦苦的付出却没得到回报,他想不通自己为何还要继续蠢下去呢? 杀了她吧,杀了她后,一了百了,从此以后,玉面书生还是那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逍遥浪子! 玉面书生心一发狠、牙齿一咬,浑身杀气暴涨,手便伸了过去,扼向孙静怡的喉咙!而孙静怡,也知道自己死路将至,干脆爽利地闭上了眼。然而就在这时,一声暴喝突然从玉面书生的身后传来:“住手!”

下一篇   1108 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