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 天台上的脚步声 - 少年王

1105 天台上的脚步声

我是真的快要崩溃了,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的,明明被我关在笼子里的玉面书生怎么就飞出去了,还要伤害我挚爱的女人!都是杨再兴,等我解决了玉面书生,一定要把他也碎尸万段。 我不断地往上爬着,我爬楼的技巧不是很高,但也很快就到了孙静怡的寝室。 寝室的玻璃早就被玉面书生给砸破了,我直接窜了进去,就看到寝室里面一片狼藉,地上坐着好几个衣衫不整、瑟瑟发抖的女人,被子、铺盖也落了一地,显然玉面书生在这里搜寻过。 我迅速扫了一圈,并没发现孙静怡的身影,着急地说:“我静姐呢?” 其中一个女生哆嗦着说:“给张辅导员给带走了!” 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意识到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当时真是杀了玉面书生和杨再兴的都心有了。我猛地抬头,看到对面寝室的门也开着,并且对面的窗户玻璃也破掉了,意识到玉面书生带着孙静怡从那里逃走了,于是我也迅速闯到了对面寝室里去。 这边寝室不是那么乱,好几个女生在床上坐着。各个都是一脸迷茫,显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问她们:“人从这里跑掉了吗?” 我也怕玉面书生我给使了一招声东击西,所以一定要问清楚,我虽然很愤怒,但也努力保持清醒。有个女生点了点头,我便迅速扑出窗外,身后传来几个女生惊叫的声音,毕竟这里可是九楼啊! 她们不知道的是,这点高度对我们这种实力的人来说已经完全不算什么,我或用手扒、或用棍挡,加大自己下降的阻力,最终“砰”的一声平安落地。 女生寝室的后墙外面是一片小花园,四周一片黑漆漆的,看到不任何影子,也听不到任何的脚步声,玉面书生显然已经跑得没影子了。我一边往前跑,一边大叫着孙静怡的名字,希望她能给我一点回馈,让我可以循着声音找到她和玉面书生。 但可能是孙静怡已经被玉面书生打晕了,一点声音都没回馈给我,孙静怡就是再冰雪聪明,面对玉面书生这种级别高手也无能为力。 但我坚信,玉面书生肯定没有跑远,毕竟时间没隔多久,而且他还带着个人。要么他在附近躲起来了,要么他往前面跑了,可他如果跑了的话,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没? 所以我在附近搜索起来,在学校里绕了个大圈子,甚至还跑到教工楼里去看了看,可就是没有找到玉面书生的身影。 时间拖得越久,孙静怡就越危险,对我也就越不利。 我还给孙静怡打了电话,但是她的手机已经关机。 我越来越急,不断搜索着附近的每一寸土地,可就是找不到玉面书生和孙静怡。我知道,玉面书生已经跑远,恐怕是找不到了。我只能又打电话求援,给陈局长打,也给龙王、流星、王公子他们打,拜托他们帮我寻找玉面书生。 我把陈局长骂了一顿,质问他为什么撤掉警察,陈局长当然也很委屈,说是来了个龙组的队长。他也只能执行命令。 我知道这事怪不得陈局长,只能让他帮我找人,还让他暂时放了血阎罗,一起帮我找人。 就这样,整个省城的黑白两道都行动起来了,势要翻遍每一寸土地,把玉面书生和孙静怡找出来。 不知不觉,我又来到学校外面,对面的那个小公园里。 公园里面依旧传来铛铛锵锵的声音,阿可古和杨再兴还在战斗,他们两人的实力相当。一时很难分出高低。 看到杨再兴,我心里的火又窜了起来,要不是他,玉面书生不会逃走,孙静怡也不会出事。关键是,他就是这么打算的,他不仅想阻止我做龙组队长,还想让我失去挚爱的女人,这人的心肠简直歹毒到了极点! 我心中燃烧着怒火,一双眼睛也变得通红,因为找不到玉面书生,当然把杨再兴当成了泄愤的目标。 我手持着打神棍,像疯了一样朝着杨再兴扑了过去,加入到了他和阿古的战斗中去。 杨再兴和阿古正斗得激烈,一招一式十分谨,根本不能分心。我突然冲上去,当然打了杨再兴一个猝不及防,我狠狠一棍扫在他的胸口,将他整个人都击飞出去,胸前的血瞬间弥漫开来,人也重重摔倒在地。 这一击,我下手十分的狠,一下就把杨再兴打成重伤。 趁着他还没爬起来的时候,我又扑了上去,甩起打神棍就往他身上抽,唰唰唰、唰唰唰! 我完全没有章法,也没有任何的技巧,就是往杨再兴的身上乱抽,抽到哪算哪。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抽了十几棍下去,抽的杨再兴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翻来覆去地打滚、直叫。 阿古也冲了上来,他也想为林玉瑶报仇,对杨再兴的愤恨同样突破天际,阿古发出一声声狂吼,额上青筋暴起双眼通红似火,挥起他的绣刀往杨再兴的身上猛砍。 在我和阿古的合围之下,杨再兴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他只想要逃走,但却没有任何机会。我和阿古现在杀了他都没有问题,但是我们不会让他这么容易死的,我们要让他饱尝人世间最痛苦的折磨。 很快,杨再兴就被我和阿古抽、砍的半死不活,但这还不算完,我又驱动龙脉之力,发动了自己的炎烧拳和寒冰拳,砰砰砰的往杨再兴的身上猛揍,炙热的炎烧拳和冰冷的寒冰拳在杨再兴的身上印出一道又一道印子,对他来说这无疑是冰火两重天的感受,同时行走在滚烫的地狱和寒冷的冰窟,折磨的他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我像疯了一样殴打着杨再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也没有这样打过一个人,直是要把所有的愤怒和仇恨都附加在他身上。 阿古对杨再兴的愤恨不比我少,他做梦都想把杨再兴杀了,但他被黄杰训过一顿,又隔了两天,已经冷静下来。他知道我这样下去会把杨再兴给打死,赶紧抱住我的双臂,大叫着说:“王巍,你别打了,你会打死他的!” “我就是要打死他!” 我咆哮着,继续往杨再兴的身上踢,脚就将他踢得滚出qi八米远,但也只能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够了、够了!” 阿古抱着我说:“他毕竟还是龙组的队长,如果你现在就把他给杀了,你也要坐牢的啊!把他交给组织,就他犯下的这些罪,也足够被判处死刑的了!” 确实,杨再兴杀死林玉瑶,并且偷袭我和阿古,现在还阻止我抓玉面书生,要是龙组不处死他都说不过去,而我没有必要陪他殉葬。在阿古的劝解之下,我渐渐冷静下来,毕竟孙静怡还没下落,而杨再兴已经完了,不能再纠结他。 阿古看我的精神状况有点不对,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他只知道杨再兴阻止我抓玉面书生。不知道什么孙静怡的事情,我便给他讲了下,气得他大骂杨再兴是个畜生。这时候,杨再兴吃力地抬起头来,仰着他那颗血淋淋的脑袋,阴沉沉说:“我是个畜生?王巍难道就不是了?他想当这个龙组队长,不就是想回去娶任雨晴吗?可他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能和其他的女人卿卿我我,你说他是不是个东西?我和他一比,简直人格高尚,起码我对任雨晴忠贞不二。不像他那么花心滥情、朝三暮四!王巍,你最好杀了我,不然等我回去以后,一定把你的老底揭露出来,就算我娶不了,你也被想娶她!” 听完杨再兴的这番话后,我便朝他走过去,阿古以为我要杀人灭口,赶紧伸手拦我。 我冲阿古摇了摇头,说没事,我不杀他。 阿古这才放开了我。 我朝着杨再兴走了过去,他那颗鲜血淋漓的脑袋也就一直仰着,两颗血红的眼睛充满怨毒地看着我。我蹲在他的身前,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不用你揭我老底,任雨晴知道我所有的事,但她还是愿意和我在一起。” 杨再兴当然一脸的错愕。 我没骗他,在我和任雨晴第一次分别的时候,我就将我的底细告诉过她,说我在外面还有很多女人,甚至有了一个孩子。 实际上,和每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把我的底细告诉对方。我不是个好人。 也不是个君子,但我起码能够做到坦诚相待,不会玩弄任何一个女孩的感情,能够接受当然最好,不能接受那就一拍两散,从此相忘于江湖。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守着一个女孩白头到老,但是现在到我这个情况已经没有选择了,太多的责任和义务需要我来担当,要么人孤独终老,要么就和所有女孩在一起。 还好我有这个能力。 还有左飞这样的指路明灯在我前方照耀。 对杨再兴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站起身来,冲着阿古说道:“你把他带回去吧,我是一眼都不想看见他了。” 多看杨再兴一眼,我身上的杀气就重一分。 阿古走了过来,摸出绳子三下五除二就把杨再兴捆了起来。这回证据确凿,杨再兴跑不掉了,肯定会被龙组严惩。就算我不做龙组队长,他和任雨晴也结不了婚了。 趁着这个机会,我也问阿古怎么到这来,阿古不可能是来帮我抓玉面书生的,这是违规的行为。阿古告诉我说,几个队长猜到杨再兴可能会来坏我的事。所以让他过来看看,他已经马不停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好在抓到了杨再兴这个祸害。 阿古安慰我说不要着急,毕竟省城是我的大本营,黑白两道都有我的人在,一定能把玉面书生找出来的。 我知道这是安慰,但现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了。 否则的话,省城这么大,我上哪去找人呢? 阿古带着杨再兴离开以后,我又在学校里四处搜索了一圈,仍旧没有发现玉面书生的踪迹。甚至,公安局还来了专业的刑侦队员,也在现场没有查到任何踪迹,因为孙静怡的手机也关机了,查询不到任何定位。 玉面书生像是一缕青烟,瞬间就消失在我的安排之下,整个省城都被戒严,就是一条狗也不会随便放走,可惜就是找不到玉面书生的一点痕迹。 已经是后半夜了,龙王等人都来找我,让我不要着急,说他们的人已经全力在找,让我到酒店里休息一下,有消息的话会来通知我的。 没有办法,只好先去酒店。 但是,孙静怡还在危险之中,我哪里能睡得着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回想之前一整天的事情,本来一切都挺顺利,对付血阎罗、揪出玉面书生,又设计将玉面书生围住,就是坏在杨再兴那个王八蛋身上。不仅让我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还让玉面书生带走了孙静怡! 真是混蛋啊,真该把他给杀掉的。 不知道玉面书生把她带到哪里去了,有没有出省城呢。玉面书生之前就说,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就不那么费心地去追孙静怡了,直接用下三滥的手段将其占据,接着带她远走高飞。 现在,玉面书生是不是要得逞了?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让他把孙静怡给…… 我不敢再想下去。 虽然我并不在乎这些,哪怕孙静怡真的被糟蹋了。她在我心里也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永远值得我尊重和爱慕,不会因为什么清白、贞操之类的改变初衷。但我就是心疼孙静怡,如果她真的被玉面书生给糟蹋了, 恐怕会在她的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痕啊! 而且,她为了阻止玉面书生,肯定会姿态非常强硬,不小心激怒了玉面书生,被杀了可怎么办? 孙静怡在我心中的地位自然不用多说,如果她真的遭遇到了不测,我也不想再活下去了。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迷迷瞪瞪地睡着。 再一睁眼,天已经亮了。 我赶紧给陈局、龙王他们打电话,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他们告诉我说,如果有了玉面书生的消息,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抓捕玉面书生,是我这次来到省城的任务,可我现在一点都不在乎能不能抓到他了,我只希望孙静怡能平平安安地归来。 我走到窗前,看着渐渐亮起的天空,以及满城形形色色、匆匆忙忙的车辆和行人,心中像是油烹一样难受。 静姐。你到底在哪里啊。 与此同时! 某个居民楼的天台上,孙静怡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最先映入孙静怡眼帘的,是四处堆放的杂物,有破烂的沙发,还有缺腿的桌子、坏掉的电风扇。这本来是一片挺开阔的地方,但是因为这些杂物显得拥挤不堪。 再往远看,是一些楼房的顶层,孙静怡立刻明白过来自己在某栋楼的天台上面。 四周传来咕咕咕的声音,她回头一看,发现身边有很多鸽子笼。鸽子笼的门开着有很多白色的、灰色的鸽子随意进出。它们有的在吃东西,有的在喝水,还有的“呼啦”一下飞出去,在空中盘旋一圈了又飞回来,显然是有人养在这的,已经失去了野性。 那些鸽子完全没注意到这里多了一个活人,照样该千什么还干什么。 空气中弥漫着一点腥臭的味道,那是因为遍地的鸽子粪,斑斑点点洒在各处。 而她自己,斜靠在一个露着棉花的沙发上,有点凉意,但是随着太阳渐渐升起。整片大地已经慢慢温暖起来。孙静怡觉得有些头痛,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的,但她慢慢开始回忆,很多事情涌入她的脑海。 她想起来,自己本来在宿舍睡觉,和她一起的舍友也都进入梦乡。然而就在这时,一声高喝突然响起,竟然是王巍的声音,让她快走。她猛地惊醒,刚想下床查看怎么回事,自己宿舍的窗户就被人给撞破了,一个黑色的身影窜进了她的宿舍。 竟然是张辅导员! 这可是九楼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张辅导员已经翻起了宿舍里的床铺,将一个又一个女孩从床上抓了下来。女孩们都吓坏了,惊叫着、发抖着、乱作一团,孙静怡立刻叫道:“张辅导员,你干什么?!” 孙静怡一声厉喝,然而让张辅导员寻到了目标。 张辅导员冲了过来,将她从被窝里抓出,扛在肩上就走。他冲出宿舍,朝着对面寝室奔去,孙静怡大喊大叫,质问张辅导要干什么。张辅导员在她后脑勺上敲了一下,她就昏了过去。 昏过去前的最后一个印象,是张辅导员撞破对面寝室的窗户,飞身而下。 孙静怡当时想着完了,这回要死掉了。 等她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这片天台上面,四周除了鸽子以外,一个人都没有。 她还是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孙静怡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身上并无伤痕,但是却被一截绳子绑着四肢,所以动弹不了。她意识到,自己被张辅导员给绑架了,只是张辅导员暂时不知到哪去了。 孙静怡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王巍让她打电话把张辅导员给引出去,她相信王巍不是想要报复张辅导员,否则的话在宿舍门口王巍就会动手了。 虽然孙静怡不知道王巍到底是干什么的,但她能够猜到张辅导员肯定和王巍的“任务”有关系。 显然,“任务”失败了,她才会被张辅导员绑来这里。 她相信,王巍一定在想办法救她。 孙静怡不是个遇事会慌的女生,虽然她没有什么被绑架的经历,但她还是很快就冷静下来,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像她这样的女生,永远不会坐以待毙不会等着人来救自己的。 虽然她的外表柔弱,但她内心强大。 孙静怡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衣服并未被人动过;不仅没有被人动过,而且还多了一件衣服。孙静怡能认出来,那是张辅导员的衣服,显然是张辅导员怕她会冷,所以才给她披上了自己的衣服。 孙静怡稍稍松了口气。 作为一个内心强大的女生,其实她不怕身体受到什么侵害。她也不认为王巍会在乎这些东西,但如果能干干净净地和王巍在一起,当然最好不过。 虽然孙静怡不知道张辅导员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和王巍的“任务”究竟有什么关系,但孙静怡知道这个张辅导员对自己一向不错,所以自己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接下来,她该想办法自救了。 孙静怡的身上被绑了绳子,自己肯定是没法动的,她仔细观察着四周的环境,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利用的东西。 但是看来看去,似乎只有鸽子能够派上用场。 这些鸽子是家养的,就是说有人会来定期喂这些鸽子,可能每天来一次,也可能几天来一次。如果这个喂鸽子的人能来了,那么她也能够被救。但就这么等着,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但凡家养的畜生,多多少少都有一点灵性,能够听懂人类一些简单的指令孙静怡试探着对那些鸽子说道:“去找你们的主人来!” 孙静怡一连说了好几遍,这些鸽子始终无动于衷,于是她努力地往那些鸽子笼凑过去,用身体触碰着鸽子笼。鸽子受到惊吓,哔啦啦地飞出。在天台上空盘旋着,孙静怡知道养鸽子的人肯定就在附近住着,他一定能够看到这些满天飞旋的鸽子,只要他觉得这些情况不对,肯定会来查看一番。 想通以后,孙静怡再次努力踢、打着附近的鸽子笼,越来越多的鸽子飞了出去,漫天盘旋,嗡嗡声不绝于耳,响彻天空。 果然,不到一会儿,天台上就传来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