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 他,玉面书生 - 少年王

1103 他,玉面书生

与此同时。 省城大学,女生宿舍。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孙静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当然是因为我的事情让她迟迟无法平静。虽然我告诉她说我一定会没事的,龙王他们也都各自散去打听情况、疏通关系,但她还是十分紧张,担心我会出什么事。 四年来,好不容易见一次面,怎么就闹出这样的事呢? 就在这时,寝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女生站在门口说道:“孙主席,楼下有人找你!” 王巍回来了! 这是孙静怡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怀疑,一向冷静睿智的她,只有在我的事上才会沖动。她满心激动,飞快地冲下楼去,却发现站在楼下的不是我,而是张辅导员。 张辅导员还是一身的伤,头上、腿上缠满了绷带,孙静怡显然有点失望,但也不太好表现出来,问道:“张辅导员。你有什么事吗?” 孙静怡对待张辅导员依旧十分尊敬、客气但自从知道他的一些心思以后,自然而然产地生了些疏离感。张辅导员看着孙静怡,叹着气说:“你还在为他的事情担心是吗,我知道你肯定睡不着,所以来陪你聊聊天。” 面对张辅导员的关心,放到以前的孙静怡肯定会觉得感动、欣慰。 但是现在,孙静怡只会摇摇头,冰冷地说:“不用了张辅导员,你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张辅导员一脸苦涩,咬了咬干涩的唇,奈无地说:“小孙同学,你就那么讨厌我吗?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疼得睡不着,想到你可能也睡不着,所以才来找你聊天的!” 张辅导员之所以疼得睡不着,当然是因为他一身的伤,之前他为了保护孙静怡,被血阎罗的人揍到不像样了。对这一点,孙静怡当然是感恩的,但她可以赔偿医药费。却不能给予张辅导员其他东西。 孙静怡认真地说:“张辅导员,您是我的老历,不存在什么讨不讨厌,我很感激你之前保护我的行为,但是真的非常抱歉,我不太喜欢和我男朋友以外的人聊天!” 说完这句话后,孙静怡便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张辅导员突然叫道:“你不要等王巍了,他不会再回来了!” 听到这样的话,孙静怡的心中当然无比震惊,她回过头惊讶地问:“你什么意思?” 张辅导员轻轻叹了口气,果然只有提到那个家伙,才能让孙静怡留下来啊。张辅导员认真地说:“我也是听人说的,据说公安局这次抓了王巍,不仅是要处理今天下午打架的事,还要处理他以前犯下的一些罪行,累计起来的话,死刑是跑不了的,所以他不会再出来了!” “不可能!” 一向冷静的孙静怡,听到这个传言立刻急了:“王巍不可能有事的!” 我以前做过的事,孙静怡其实也有耳闻,但她也知道我们这群人都洗白了。有的涉足商场有的为国奔波。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在临走之前告诉过她,我一定会没事的,不久之后就会出来,她又一向很信任我,当然不会相信张辅导员的话。 张辅导员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有朋友在公安局工作,他说新上任的陈局长要拿曾经的王皇帝和现在的血阎罗开刀,绝对不会姑息任何犯罪行为。尤其是王皇帝,他可是有人命案子在身的。陈局长说什么都不会放过他” “你不要再说了!”孙静怡打断了他的话:“张辅导员,请你回去吧,我不会相信你的。而且我告诉你,就算王巍真的判了死刑,我也会终身不嫁的。 这句话犹如一把重锤,狠狠敲在张辅导员的心上,张辅导员颤抖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等他!” 孙静怡却不再理他,转身就往女生宿舍的门里走去,而张辅导员却显得有点激动了,竟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住孙静怡的胳膊说道:“小孙同学,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这么优秀的女生,干嘛要绑在一个混子身上!他马上就要死了,他不会给你未来的,你就不能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人吗?” 孙静怡甩了两下,竟然没有甩开,生气地说:“张辅导员,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言行,你现在这样和陈不凡还有什么区别?我警告你,你最好把我放开,否则我就要喊人了,还要把你告到学校!” 虽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但女生宿舍还是有人进进出出,门口发生争执以后,当然有人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如果孙静怡再喊一嗓子,可想而知整个女生寝室都会听到,到时候张辅导员身为老师的名声恐怕都不保了。 但是即便如此,张辅导员也没放开孙静怡,他就好像疯了一样,彻底失去了理智,激动地说:“小孙同学。你相信我啊,王巍真的回不来但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沉沉的声音突然幽幽响起:“谁说我回不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张辅导员当然大吃一惊,回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孙静怡也是一样,目光错愕地看了过来。女生宿舍门前是条小道,小道两边载满了胡杨树,春天到了,枝叶还挺茂密,其中一棵树后闪出一个人来,当然就是我了。 看到我现了身,张辅导员像是见到鬼一样,肿得像猪头一样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你你怎么出来了!” 我笑着说:“我怎么就出不来了,公安局那种地方困得住我吗?我和陈局谈笑风生,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聊够了以后,他就放我出来了!” 接着,我又冷冷地说:“张辅导员,你最好不要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 张辅导员见识过我的实力,哪里敢得罪我,立刻放开了孙静怡的胳膊,一脸心虚地站在了一边。孙静怡当然一路小跑过来,一头扑进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说:“你终于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笑着说道:“当然会回来啦,我答应过你的嘛,至少会陪你三天的。” “嗯”孙静怡更加用力地抱紧了我,仿佛什么都不管了、不想了,只要和我在一起就好。 号称女强人的孙静怡,只有在我面前才会这么放松,成为一个真正小鸟依人的女孩。但她可以什么都不想,我却不能,我在拥抱她的同时,眼角也在偷偷观察张辅导员,发现这个家伙果然一脸阴狠、恶毒地盯着我,仿佛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似的。 我狠狠喝了一声,说你杵在那里干嘛,还不给我滚蛋?! 张辅导员没有回话,转过头去一瘸一拐地走了。 孙静怡低声说道:“这个张辅导员,以前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我有点担心你走以后,他还会再纠缠我。”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笑着说道:“还不是因为你魅力大?不过你放心吧,他不会再在这里呆多久了。 我一边说,眼神里一边露出凶狠的光,同时俯下头去,在孙静怡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孙静怡诧异地说:“为什么?” 我摸摸她的脸颊,说这些事情以后再谈,现在按我说的去做就好。 孙静怡点了点头。 也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陈局给我打过来的。我接起来,陈局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长官,确定了,我老婆真的在他房里,被他藏在了床底下,就在刚才。他又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把你放走了,我说是你自己逃走的,他让我赶紧把你抓到,否则就把我老婆杀了!” 陈局和我说的这些,虽然和我判断的八九不离十,但我还是轻轻叹了口气,真不希望是他,但还真就是他。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啊。 我对陈局说道:“你别激动,也别打草惊蛇。我会用调虎离山之计将他引开,到时候你再带你老婆走!接下来,也都按照我的吩咐行事!” 陈局是老刑侦了,深知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虽然此事涉及他的老婆,但他也能保持冷静,立刻说好。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吩咐孙静怡可以继续下一步了。 孙静怡在我的示意之下,拿出她的手机,给张辅导员打了一个电话,接着用很慌张的声音说道:“张辅导员。你在哪里.刚才突然来了一群警察,又把王巍给抓走了!我很担心他的安危,你能陪我去公安局看看情况吗?好,好,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孙静怡挂了电话,我便让她回宿舍去,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别下来。 孙静怡匆匆回了寝室,我也立刻转身奔出来到学校门口等着。 不到一会儿,张辅导员果然急匆匆出现在了学校门口,然后东张西望。寻找孙静怡的身影。 之前走路还一瘸一拐的他,现在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面对孙静怡的求助,他当然责无旁贷了,这可是个接近孙静怡的好机会。 我便走了上去,说张辅导员,你好! 张辅导员看到我后当然吃了一惊:“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被抓走了吗?” 我点点头,说是被抓走了,不过又逃出来了。我琢磨着,自己不能在省城呆了。所以想要和你单独谈谈,方便和我到那边去吗? 我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学校对面的一个小公园,张辅导员皱了皱眉,问我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在临走之前把他干掉? 我笑着说:“那你敢不敢去?” 张辅导员沉默了一下,说走! 我们两人便一前一后,走到了对面的小公园里。 这个小公园很荒芜,也很安静,只有几座光秃秃的假山,和一座不知道还有没有水的喷泉。 走到公园里面,四周没有灯光,只有天上的月光。张辅导员又问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说话,从口袋摸出烟来,自己叼上一支,也递给他一支。 张辅导员摆了摆手,说他不抽烟。 我点点头,说好习惯。 点着烟后,我便说道:“张辅导员,你来这所学校多久了?” “半年多吧,怎么了?” “半年多啊”我抬头望天,看着满天的繁星,幽幽说道:“这么说来,我得谢谢你了!” 张辅导员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我说以你的本事,本来不用这么麻烦的,想要拿下我静姐轻轻松松,但你竟然一直忍到现在,看来你对我静姐是真爱啊 张辅导员更加疑惑不解:“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对小孙同学当然是真爱了,虽然我是名老师,但我也有爱的权力,我也相信自己能够给她幸福!反观你呢,每天过着朝不保夕、东躲西藏的生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抓了杀头,你觉得你这样吊着小孙同学有意思吗?” 我嘿嘿直笑,说我被抓了杀头,难道你被抓了就不杀头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用力吸了口烟,接着看向张辅导员,眼神无比锐利。 张辅导员的眼皮狠狠跳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吗?”我满脸微笑,盯着他说:“玉面书生,你还想藏到什么时候?” 听到玉面书生这四个字,张辅导员的眼神闪过一丝震惊。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接着,张辅导员一脸迷茫:“什么玉面书生,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嘿嘿,你现在听不懂,待会儿你就听懂啦!”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猛地抽出打神棍来,朝着张辅导员的心口狠狠扎了过去。 我的速度又疾又快,完全发挥出了我身为龙组副队长的水平。 张辅导员要是躲不开的话,就会惨死当场! 按照他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连血阎罗十几个手下都打不过的他,被我杀死轻而易举。但出人意料的是,张辅导员发挥出了和他之前完全不相符的实力,犹如夜鹰一般“嶒噌”的一下退了出去,瞬间就窜出七八米远,完全躲开了我这一棍。 “好功夫。” 我拍着手,满意地说:“不愧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九的玉面书生啊!” 张辅导员的脸色又惊又吓,知道自己瞒不过去了,沉沉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我的?” 既然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我也没必要再遮掩了,当即挺直身体,朗声说道:“龙组二队副队长,王巍!” 听了我的话后,张辅导员的脸色更加震惊:“你是龙组的人?” 我点点头,说如假包换! 一个龙组的副队长出现在这,身为s级通缉的玉面书生不会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张辅导员面色一沉,也不跟我打了,立刻掉头就跑,身子像是激射出的利箭,飕飕飕地朝着更黑暗的边缘奔去。 而我一点都不怕他跑掉,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他。 就在他刚奔出去七八步。就见对面不远处的草丛里突然站起一大片人,各个都是荷枪实弹的刑警,端起了手中的微冲,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以张辅导员的实力,躲开这些子弹不是问题,但是那样无疑浪费时间,很快就被我给追上。 于是他又调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岂料另外一个方向也是一样,同样站起一大片手持微冲的刑警。 张辅导员猛地一跺脚,又换了一个方向跑去。 但他应该能够想到,两面都有刑警,最后面怎么可能没有? 于是。张辅导员的脚步又站住了。 黑暗之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陈局长的声音冷冷响起:“玉面书生,你好大的胆子,连我妻子都敢绑架!现在有龙组的副队长在这里,你还不赶紧束手就擒!” 陈局也出现了,说明他的妻子已经安然无恙。 这些警察当然都是我安排的。 龙组要求我独自捉拿玉面书生,是说不能借用龙组的力量,并没有说不能求助当地警局。当然,还是那句话,要抓s级的通缉犯。警察肯定是不够用的,能够帮我封锁场地已经算是够可以了。 但是说句实话,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九的玉面书生,并不会把一个公安局长放在眼里否则他也不会去绑人家的老婆了。 但是现在,他要想跑确实有点困难,毕竟还有个我。 张辅导员并没理会陈局,而是转过头来,阴沉沉说:“你是来抓我的?” 我点头,说当然。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出我的?”张辅导员咬着牙说:“我这次的伪装和以往截然不同,而且我也没有露出过任何的马脚!” 我点点头,说:“没错,你的伪装确实很好,一开始也骗到了我。大家都知道嘛,你已经四十多了,却喜欢扮成刚刚二十岁的小帅哥。我接到情报,得知你在这里,所以马不停蹄地赶来了。我刚到这的时候,也把目标放在了同龄的学生身上,但是找来找去也没什么头绪。坦白说吧,我确实没怀疑过你,以为你就是个正常的老师,但是后来,张辅导员第一次出手的时候,是在女生宿舍门口把血阎罗的几个手下揍了一顿。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当时的我看得清清楚楚,张辅导员的实力非常强劲,以他的本事收拾那几个汉子轻轻松松,但是他却故意挨了几拳,让自己受了点伤。 如果说这只是为了博取孙静怡的同情,好让孙静怡能够对他多产生点好感的话,倒是也能理解,算是“泡妞”的正常手段。但是后来的事就说不过去了,十几个汉子就把张辅导员打成那样。 之前在宿舍门口的神威好像完全发挥不出来,血阎罗来的时候,更是达到奇怪的顶峰,张辅导员竟然一下手都还不了,被血阎罗打得翻过来又覆过去,差点没有当场死掉。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有点怀疑他就是玉面书生了。 第一,根据我的推测,如果玉面书生在学校里,肯定会对孙静怡产生兴趣。其他人因为畏惧我,不敢过多的接近孙静怡。但自命不凡的陈不凡,和真正不凡的玉面书生则敢,张辅导员符合这个条件。 第二,玉面书生想要隐藏自己的身份,肯定不会随随便便暴露自己的实力,所以才故意被血阎罗打成那样不敢还手。 如果说我那时候还只是怀疑的话,陈局的事情一出,我就感觉玉面书生十有八九就是张辅导员了,否则别人没可能这么针对我的。十三层楼高啊,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把人给掳走了,省城之中绝无这样的高手。就是龙王、血阎罗也办不到。只有玉面书生可以。 虽然如此,却还差着最关键的一环,只有真正找到陈局的妻子,才能确定张辅导员是不是玉面书生。 后来一番操作之后,终于能确定了。” 讲完整个过程,我啧啧地说:“真没想到,以往喜欢扮成年轻人的你,这次竟然扮成了一名青年老师,没想到你的阴阳神功不仅能够改变面容,还能改变年龄,实在让我佩服。不过还好你还是不喜欢扮丑,即便成为一名老师,还是帅气的很,所以才进入我的缉查范围。” 多种证据交叉,让我确定了他的身份。 玉面书生听完我的整个讲述,摇头苦笑之余,又说:“帅有什么用呢,小孙同学还是不喜欢我啊!不过我也挺蠢,竟然苦苦追了她这么久,早知道就用其他的手段了,那样的话她早就是我的了,也就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境地” 我了解过玉面书生的资料,知道他虽然魅力无敌,但是也有拿不下的女人。每当有这种情况的时候,他就会用一些无耻下作的手段,想到孙静怡曾经面临过的危险,我的心中忍不住燃起熊熊怒火,“唰”的一声抽出打神棍来,狠声说道:“少废话了,跟我回龙组去!” “也好.”玉面书生喃喃地说:“既然身份又暴露了,那就全部杀光你们好了,然后再带我的小孙同学远走他方,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 玉面书生一边说,一边仰望学校的方向,似乎已经在想以后的事了。 “你做梦!” 我更发怒,手持打神棍朝着玉面书生冲去。 玉面书生也不废话,当即就要和我战到一处,然而就在这时,一声高喝突然响起:“玉面书生,四周已经没警察了,你赶紧带孙静怡走吧,这家伙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