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 真是,大快人心 - 少年王

1102 真是,大快人心

陈局声色俱厉,一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又有几个刑警冲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地把陈不凡给抓了,吓得陈不凡的几个朋友纷纷逃窜。 陈不凡当然吓得连连大喊大叫:“不关我事啊爸爸,为什么抓我” 这就把我给惊到了,我还以为陈局是来给他儿子出头的,没想到他发起狠来竟连自己儿子都抓。 演戏?也不像啊,而且没必要演。 这么看来,应该是正常调查斗殴事件,不存在什么蓄意报复,这我就更放心了,省城这位公安局长还是很不错的。无论站在龙组成员还是一位普通老百姓的角度,能够见到这样一位刚正不阿的公安局长当然会很欣慰。 于是,我和陈不凡就一起被带走了。 我的神色比较坦然,因为我知道自己没事,至于陈不凡就怜可了,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别说多丢人了。 在刑警的押解下,我和陈不凡来到食堂门外。 门外,当然人山人海,很多学生都在看热闹。被押上警车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人群里的张辅导员,他正用一双阴沉沉的眼睛暗窥着我,让我心中没来由的猛地一突。 难道是他? 到了公安局后,果然见到了同样被带来的血阎罗。血阎罗已经做完手术,一只眼睛包着纱布,一只手也包着纱布,我们两人相顾无言、垂头丧气----真是打架一时爽,全都关牢房。 接下来,就是分别审问,陈局亲自审我。 我以为是就今天下午打架的事,我就打了血阎罗两拳而已,应该严重不到哪去。甚至,我和血阎罗私下一和解,也就没什么事了。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陈局不光说了今晚的事,还翻起了我曾经的老账,就是我在省城当皇帝的时候做过的一些事情。 你就想吧,我都当皇帝了,怎么可能不犯事呢,林林总总、七七八八,加起来不知道有多少,大部分都是打架斗殴伤人的事件。最严重的,无疑就是杀害郑皇帝的事了,这么多案件汇总起来足以判我死刑。 我很吃惊,也很纳闷,这位陈局哪里是秉公办案,简直就是刻意针对我了,而且还让人挑不出理由。 陈局宣读完了我的罪状,认真地说:“王巍,你杀害郑皇帝后,不知什么原因又出去了,那可能是上一任检察院的疏忽。但是现在我上来了,你又在我的执法带里出现,我肯定不能无动于衷,我现在要把你移交拘留所去,等待你的将是法庭的宣判和法律的严惩!” 他已经看过我的身份证,知道我的真名叫王巍了。 陈局说干就干,当场就要让人把我带到拘留所去。 我勒个去,玩这么大? 时至此刻,我也没法再隐瞒自己的身份了,只好说道:“陈局,再等一等,我有话想单独和你说。” 陈局说:“有什么事,你就当着大家的面说,如果你想私下贿赂我的话,那我劝你还是别费这个力气了。” 审讯室里还有其他警察,我也是被逼到没办法了,只好说道:“陈局,我怀里有个证件,你拿出来看一看,就明白了。” 陈局的脸色顿时一变。 他意识到,这肯定不是普通的证件,否则我的模样不会那么气定神闲。陈局立刻走了过来,按着我的指示在我身上摸索一番----必须按照我的指示,否则我们龙组成员隐藏证件的地方,不是一般人能找得到的----终于,他把我的证件找了出来。 看过之后,他的神色顿时一震! 陈局在内部培训的时候见过这种证件,但在现实中应该还是第一次。 但,陈局毕竟是老江湖了,见识过很多大风大浪。他长长地出了口气,让手下的人都出去了,并且亲自关上了摄像头,将我手上的手铐解开以后,才“啪”的给我敬了个礼,面色严肃地叫道:“长官!刚才多有得罪,望您原谅!” 我揉了揉自己发红的手腕,笑着说道:“没事,不知者不为罪。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突然来搞我了吧?” 这事实在有点奇怪,感觉陈局就是想把我往死里搞,竟然把几年前的陈年老案都翻出来了一-那些案子,其实早洗白了,和我没有关系,但要有人刻意做点文章,也不是不可以的,这和陈局的风评不相符啊。 陈局的面色顿时一黯,面色惭愧地给我讲起了始未。 原来,陈局确实是不准备拿我的,就是陈不凡过来找他,也被他一顿臭骂赶回去了。至于私下的斗殴事件,一向也是“民不举、官不究”,又没死人什么的,不至于这么大张旗鼓。 然而就在天色快黑的时候,陈局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人告诉他说,他的老婆被绑架了,要想让他老婆活着的话,必须把王皇帝抓起来,并且想办法定王皇帝的死罪。 期限,只有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以后,如果仍旧没能抓走王皇帝,那他就会撕票。 绑架一位公安局长的老婆,那还了得! 经验丰富的陈局立刻展开调查,对他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刑侦来说,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就向犯罪分子屈服的。然而可惜的是,他花了足足两个小时,愣是一点信息都没查出。 对方的号码是虚拟的,定位也完全不存在。 陈局的老婆也确实不见了,而且是大白天被人从办公室的窗户给掳走的----陈局的老婆在某个金融公司上班,那可是足足有十三层高啊,而且一丁点的痕迹都没留下,对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拥有丰富经验的陈局,知道这次遇上高手了。 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陈局看着各种空白的信息,汗如雨下。 他知道,像这样的高手,绝对真的杀人如麻。 说会杀人,就一定会杀人。 不用多说,这个人肯定是王皇帝的敌人,但是又打不过王皇帝,所以才会找到他的头上。 只有一个小时了。 如果再不做出决定,他必将收到他老婆的人头。 按理来说,他该立刻求助上级,派出更加精英的刑侦人员来查此案,但是那样的话时间肯定不够,他不想让自己的老婆没命。于是这位足智多谋、冷静果敢的公安局长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先把我逮捕起来送到拘留所去,毕竟审理还有一段日子,这样就可以拖延时间了。 他相信,在王皇帝没被真的判处死刑之前,他的老婆肯定不会出事。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求助更高级别的部门办理此案了。 所以,才有了之前食堂抓人,和刚才宣读我种种罪状的一幕。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我竟然会是龙组的人,而且还是一名副队长,吓得他差点没尿了裤子。不过,他也明白了我为什么犯下那么多事,至今还能安然无恙的原因,对于陈局来说,我就是他的上级,而且是特别能干的上级。 要是连龙组都解决不了的麻烦,还有谁能解决? 陈局再次敬了个礼,认真严肃地说:“长官,请帮我查出绑架我妻子的人是谁!”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放心,这事交给我吧。 陈局有些欣喜地说:“长官,你知道凶手是谁了吗?” 我喃喃地说:“大概知道,但还不能确定,我得亲自去看看才行!” “需要我帮忙吗?” 当然需要。”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而且需要你帮大忙。” 十分钟后,我和陈局商量完毕,一起出了审讯室去。 不久之前,我还是名戴着手铐的犯人,但是现在,我已经平安脱身,而且陈局跟在我的身后,神色恭谨地像个小跟班。我低声说:“陈局,你别表现的太明显了,我可不想让人知道我的身份,还是你走到我前面吧!” 陈局说了声是,走到我的身前,昂首挺胸起来。 走到某个审讯室门口的时候,一扇门突然被打开了,陈不凡揉着自己的手腕出来,嘟嘟囔囔地说:“我就说不关我的事嘛,我又没有参与什么打架.” 陈不凡的眼睛突然一亮:“爸?!” 接着,他又看到陈局身后的我,立刻兴奋地指着我说:“哈哈,王峰,要去拘留所了吧,活该啊你,真是大快人心!” 这傻家伙,还不知道他妈出事情了。 “不要乱说。”陈局的脸拉了下来,又对旁边的几个警察说道:“谁让你们把他给放出来的,继续给我审,看看他还犯过什么事!” “是。”几个警察把陈不凡拉了回去。 而我则说:“陈局,别管他了,我们赶紧走吧。” 陈局立刻回过头来,低下头来,恭敬地说:“是!” 我一再让陈局不要那么明显,但他在我面前还是忍不住的心虚,这一幕当然被陈不凡看在眼里,别提他的表情有多懵逼了,嘴巴张得能够塞下 个馒头,估计他的人生观都要因此而崩。 我也没有理他,立刻和陈局出了公安局,一头扎进茫茫的夜色之中

下一篇   1103 他,玉面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