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 可以,我跟你走 - 少年王

1101 可以,我跟你走

当然,不管陈不凡怎么喊、怎么叫,我们几个都没理他,而是各自走了。 只有几个和陈不凡关系不错的学生围了上去,陈不凡咬牙切齿地说:“走,去找我爸!他们在这聚众斗殴,就不信还治不了他们了!” 陈不凡在几个朋友的陪同下,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公安局。 接下来的事情,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据说陈不凡找到他爸的时候,他爸正在开会。身为公安局长,当然有开不完的会,等了一个多小时后,陈局终于走了出来。陈不凡立刻把事情给他父亲说了一遍,当然免不了添油加醋、或是缺斤短两,将他自己描述的十分无辜,主要讲述我和血阎罗的争斗,还将现场形容的十分血腥、残暴。 但,陈局身为公安局长,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一个孩子糊弄,他也是从个默默无闻的小警察成长到今天的,对方是不是在撒谎,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多少罪犯对他闻风丧胆! 陈局厉声说道:“你老实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即便是陈不凡,也很害怕他的这位老爹,陈局这么一恐吓,吓得陈不凡一点谎话都不敢掺了,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讲了出来。 陈局听完以后眉头直皱,直接骂道:“就你做的这些混账事情,我不把你抓起来就够意思了,你还想让我去抓王峰?给我滚回家去!” 陈不凡本来是来告状的,希望能借他爸的权力来收拾我,结果反被他爸骂了一顿,心情当然很不悦愉,灰溜溜地出了办公室。和他一起来的朋友立刻围了上去询问情况,陈不凡气得骂道:“关你们什么事,都给我滚!” 几个学生一看,就知道陈不凡不太顺利,不敢再触他的霉头,纷纷散了。 几个学生回来以后,肯定避免不了要和别人说说这事,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就传开了。 吴飞鹏特意跑来医务室告诉了我,当时我和孙静怡一起送张辅导员到医务室,张辅导员受的伤可真不轻,被揍得像猪头一样,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除了医生帮他清理以外,我也给他擦了上好的伤药,想必很快就能恢复了。 张辅导员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输液,对孙静怡说:“小孙同学,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 静怡说:“王巍是我的男朋友,我不希望有事瞒着他。” 张辅导员说:“没事,我和你说完以后,你再和他说也可以,我现在只想和你一个人说。” 孙静怡有些为难了,回头看了看我,我说没事,我到外面等你,说着,便走到外面去了。 我来到医务室的门口,继续翻看吴飞鹏给我拿来的那个ipad,试图从中找出玉面书生的痕迹,但是翻来覆去仍旧没有头绪。我琢磨着,难道玉面书生改了性格,不喜欢扮帅,喜欢扮丑了? 这种几率虽然很低,但也不是不可能。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吴飞鹏来找我了,和我说了陈不凡的事情,听得我还挺乐,心想这个陈局长还不错啊,很是清正廉明、刚正不阿的一个官员,想必未来定会有大发展的,怎么就生了一个陈不凡这样的败家儿子?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后来会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和我意想不到、始料未及的事. 吴飞鹏喜滋滋说:“峰哥,你看你多风光,虽然几年没有回来,但是黑道、白道都不敢对你怎样,你在省城真是独一号的人物。” 这个吴飞鹏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主儿,之前看我处在弱势,就离我远远的,现在看我又辉煌了,立刻腆着脸又来找我。当然,也不算是什么大错,属于人的正常心理,而且我也没把他当朋友,所以并不介意,也没说他什么. 吴飞鹏看我还在翻看ipad,便说:“峰哥,你看这些照片到底有啥用啊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孙主席不会看上他们的。” 我说不关你事,一边去吧。 吴飞鹏自讨了个没趣,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是张辅导员和孙静怡出来了。张辅导员一瘸一拐,不过孙静怡并没搀他,而是跟在他的身后。我说张辅导员,你怎么出来了,不继续输液了吗? 张辅导员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输了,我自己回去养养就好。” 说完这句话后,他也没说别的,转身一瘸一拐地走了。我能感觉出来,他对我还是有点敌意的,起码不会把我当成朋友。 这也正常,谁会把自己的情敌当做朋友呢? 除非这个人很虚伪! 看着张辅导员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和孙静怡相顾无言,彼此只有眼神交汇。 我和静姐这么多年没见,按理来说再见肯定会有很多话说,起码会少不了一番互诉衷肠,但是现在不知怎么回事,我们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默默地望着对方,彼此的眼中也只有对方,仿佛对方就是整个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孙静怡才终于开口:“你不打算问问我,张辅导员和我说了什么吗?” 我说:“有什么好问的,无非就是他说我很危险,迟早都会被警察给抓去了,让你不要和我走得太近了呗!” 孙静怡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显然被我给说中了。 孙静怡说:“那你再猜猜我是怎么说的?” 我说:“你肯定说,我就是坐了牢,你也会等我一辈子的。” 孙静怡又笑起来,笑得像花一样好看:“去你的,你少臭美啦!” 我疑惑地说:“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不会被抓的,你这几年一直在跑路,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你浪迹天涯。 说这句话的时候,孙静怡的表情很平静、很从容,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定和诚恳。 我知道,哪怕全世界都抛弃我,孙静怡也会永远站在我这边的。 我在笑得开心的同时,心中当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忍不住张开双臂抱住了孙静怡,把头埋在她的发间深深地吸着。孙静怡也靠在我肩膀上,双手环着我的腰部,仿佛一刻也不愿和我分离。 我们二人就这样抱着,静静地享受着只属于我们的的时刻。 我喃喃地说:“姐,我明明早就到了但却迟迟没有现身,你不会怪我吗?” 孙静怡说:“我知道你一定有你的事情,而且你还把龙王叫来帮我,我已经很满足啦!再说,你最后不是现身了吗!” 说到这里,孙静怡顿了一下,忧心忡冲地说:“你是来办事的吧,这样会不会影响你啊?” 这就是孙静怡,永远都会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永远不想给我添任何的麻烦。 其实孙静怡担心的没错,如果玉面书生真在这里,那他肯定已经知道我了。当然,他还不知道我是龙组的人,我们之间又没什么利益纠纷,应该不至于会打草惊蛇,顶多让我的行动不是太方便了。 但,还是有机会的。 所以我轻声说:“没事,不影响的。” 孙静怡也“嗯”了一声,才问我这次打算在省城待几天? 我说三天吧。 三天之内,必须抓到玉面书生,否则我就做不了龙组队长,任雨晴就得屈身嫁给杨再兴了。 三天,好短! 孙静怡喃喃地说:“那你答应我,这三天不能去找别人了,一有机会就和我在一起好吗?” 孙静怡不问我来这干什么了,也不问我三天以后要去哪里,她只想独自占有我这三天。虽然一直以来,孙静怡都表现的比较大气,甚至不在意我在外面有多个女人,但她毕竟还是有颗小女孩的心,希望能够独自占有我一会儿,哪怕只有三天也足够了。 我当然答应了她。 实际上,我不答应也不行,这三天里我肯定会在这所学校。 孙静怡甜甜地笑了起来,看向我的目光之中满是幸福,这个在外人面前一向冰冷的学生会主席,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小鸟依人的一面。 “要吻我吗?”孙静怡突然说道。 “啊?”我的脸一下红了,我都没有想到孙静怡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孙静怡的脸也红了,小声地说:“这么久不见了,难道你一点都不想亲亲我吗?” 13/27 “想……”我的心里怦怦直跳。 “那还不来?”孙静怡微微闭上了眼,长长的眼睫毛一闪一闪,薄如蝉翼的嘴唇闪着好看的光泽。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轻轻凑了过去,吻住了她的唇。 其实我和孙静怡是在一起最早的,很早的时候孙爸爸就说她以后要嫁给我,我们甚至还在一张床上睡过,第二天早上还被李娇娇质问,说我身上为什么全是孙静怡的味道。 但,我们在一起虽早,行为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最多只是拉拉小手、摸摸脸颊之类的,也接过吻,我在离开省城的时候,专门去找过她,深深地吻了两次,还去找了郝莹莹,也深深地吻了两次,把陪我去的出租车司机吓得不轻。 想来,就是那次过后,孙静怡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我当然是喜欢她的,出于男人的本能,也很渴望将她占有,但我对她更多的是尊敬,不然不会一口一个姐,所以很多事情不敢去做。这回难得孙静怡主动一次,我当然乐不可支地答应了,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可我们吻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的身子还是颤了一下,真就好像触电一样的感受。 但是实话实话,接吻虽然是孙静怡主动提出来的,但她的接吻技巧实在不高。 这也是句废话,她也没法练啊只会一动不动地站着,任我狂风暴雨,她自巍然不动。 即便这样,还是能感觉到,被我吻着的孙静怡特别特别幸福。 这一次,不是那么着急走了,所以我们吻了很久很久,谁都不愿意从对方的身上离开,完全沉浸在我们的世界里,直到身边响起了咳嗽声,才把我们给惊醒了。 等等,身边怎么会有咳嗽声的? 我和孙静怡都很吃惊,睁开眼睛回头一看,才发现身边围了一圈的人,龙王、流星、赵铁手、王公子、刘宏宇….竟然都来了! 我去,他们这是站了多久? 孙静怡闹了个大红脸,没有什么比这更尴尬了,接吻竟然被人给围观了。我也有点恼火地说:“你们过来怎么一点声音都没?龙王大哥,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龙王无奈地说:“本来是走了,但是他们说想来见见你,所以我又带他们回来了。这不怪我们啊,我们声音还是挺大的,只是你太沉醉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 也是,凭我的实力,有人接近不会不知道的,除非这人的实力和我差不多或是超过我一大截。 看看,女人多误事啊! 但又没有一个男人能够离得开女人。 虽然抓捕玉面书生是头等大事,但是大家既然来看我了,我也不好无动于衷,正好天色也晚下来了,我就说要请他们吃饭。孙静怡则说,这里是她的地盘,还是让她来请客吧。这也没什么好争的,于是就这样定了下来了。 孙静怡只是个学生,也没有太多的钱,所以请我们去学校食堂吃饭。 当然,食堂也有包厢,环境虽然简陋了点,菜品也不是那么好吃,但也没人嫌弃。 大家好不容易聚一次,当然要好好喝一回了,于是酒菜都准备好,众人热热闹闹欢聚一堂。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所以也没什么可拘束的,三杯两杯下肚,就酒酣耳热起来,欢笑声和划拳声响彻整个包厢。 其实之前我在家的时候,他们就来看过我了,当时就聊了很多,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我后来又去了帝城,更不知道我重新加入了龙组,以为我还在小镇上等着我爸出狱。 我也没说这些,就是和大家叙旧、喝酒。 抓捕玉面书生,还是我自己来吧。 在省城,肯定就要说省城的事。 他们说起血阎罗来,也是恨得牙痒痒,说这家伙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别说有多嚣张了,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还说我这次回来,能狠狠收拾血阎罗一顿,也算出了他们心中的一口恶气。 我说你们既然已经不掺和道上的事了,就别管什么血阎罗嚣张不嚣张了,踏踏实实做自己的生意就行。 他们点头应允。 后来又说起了省城的陈局长,我把陈不凡求助他爸,反被他爸骂了一顿的事说了以后,大家笑得很是欢畅。 他们也说这位陈局确实不错,虽然是新调来的,但是没发现他有什么贪赃枉法的行为,为官还是比较刚正不阿的,就是他的儿子操蛋了点,当然也没掀起过多大的风浪,最多就是在学校里霸道一下,今天闹成这样也算头一回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血阎罗特别想巴上这位陈局,才会不计代价地帮陈不凡来对付我。 当然,血阎罗最后还是被我给镇住了,吓得夹着尾巴逃了。 说起今天下午的事,龙王描述的活灵活现,说我怎么一拳就把血阎罗打飞,又怎么几个电话就把血阎罗吓得屁滚尿流,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直说血阎罗就是活该。 大家正说得高兴,有几个学生突然来到我们包间门口,神色有些慌张地说:“孙主席、孙主席……” 孙静怡问他们怎么了,他们说道:“外面来了好多警车,还冲下来很多刑警,把食堂给包围了,不知道要抓谁!” 我们当然吃了一惊,立刻纷纷站起,走到外面查看情况。 食堂四周是一圈落地玻璃,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情况,果然红蓝相间的灯光闪烁,还有很多持着微冲的刑警挺立在那边,看样子随时都要冲进来了。食堂里还有很多就餐的学生,大家都很惊得不轻,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我皱着眉,说:“刚说了这位陈局不错,怎么现在就来抓人了和之前听到的情况不一样啊。” 龙王说道:“也不一定是来抓你的吧或许这里还隐藏着其他的犯人呢?” 我一想也是,玉面书生不就在这里吗,或许公安局的有了他的消息,才过来抓人的? 但他们肯定不是玉面书生的对手,到时候我能帮他们一把。 我正这么想的时候,一大片刑警已经冲了进来,并且紧急疏散现场,让不相干的学生都出去了。可想而知,那清场的速度多快,不一会儿偌大的食堂就没人了当然,他们也都没有走远,各个趴在外面的玻璃上面查看情况。 大家都在猜测,这是陈不凡的父亲来报复了。 食堂里面,只剩下我们这一群人。 接着,一位身穿公安制服、肩扛橄榄枝、面色刚硬的中年男人在众多刑警的围拥之下,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不用说,这位就是省城的陈局长了。 如果说之前还有些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可以肯定,确实是冲着我们来的了。 而龙王他们早就洗白上岸,各个底子清清白白,说到底是冲着我来的,显然,这位据说刚正不阿的陈局,最终还是决定为他儿子出头了。 陈局并未很接近我,中间还有十多米距离的时候,他便摆了摆手,众多刑警一拥而上,将我们几人团团包围起来,各个用冲锋枪对着我们。 龙王立刻说道:“陈局,怎么回事?” 龙王做生意的,而且做得极大,当然和陈局是认识的。 流星、王公子他们也纷纷和陈局打招呼,他们都是省城之中挺有名的人物,也是个个认识陈局,而且私交匪浅、面子极大。但是这次,陈局谁的面子也没有给。 冷冷地说:“怎么回事,你们比我更清楚吧,哪位是王峰王皇帝?” 陈局也是明知故问,这么一大摊子人,除了孙静怡外,也就我没说话了,难道他看不出来谁是王皇帝? 但他既然这样,我也只好顺着说道:“我就是王峰,不过那不是我的真名,我真名叫王巍。” “我不管你的真名是谁,麻烦你跟我回去接受一下调查。” 这位陈局的语气冷冰冰、硬邦邦说毕,便有几个刑警朝我这边走了过来,准备将我带走。龙王他们当然不肯,纷纷帮我辩解,说我什么都没有干,是血 阎罗找我女朋友的麻烦,我才出面打了血阎罗两拳,不算什么过分的事吧? 陈局说道:“打了两拳,也是打了,只要打架,就得跟我回去接受调查。不光是他,血阎罗也被我带回去了。怎么,王峰打算拒捕是吗?” 龙王他们在省城的地位虽高,但也没有高到敢和一位公安局长叫板的地步。 就包括我在省城最辉煌的时候,也不敢对公安局长怎样。龙王他们忧心忡忡地看向了我,他们以为我已经不是龙组的人了,被抓去了可能会有麻烦,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实际上,我就是龙组的人,只要我摸出证件,这位局长马上就会对我毕恭毕敬。 但我肯定不能当众这么干啊,食堂外面围着那么多的学生,我现在已经够暴露了,如果再泄露我龙组成员的身份,才是真正的打草惊蛇了。身为s级通缉犯的玉面书生,不会猜不到一位龙组成员到这是干什么的。 我琢磨着,不妨就跟陈局回去一趟,有机会和他私下交流的时候再亮明我身份。 想到这里,我便说道:“可以,我跟你走!” 龙王和孙静怡他们当然很紧张地看向我,但我冲他们摇了摇头,示意他们没事。他们相信我的能力,也就没有再说什么。陈局摆了摆手,便有几个刑警走了上来,给我戴上手铐,准备将我押走。 就在这时,有几个学生冲进食堂,是陈不凡和他的几个狐朋狗友。 看到我被上了手铐,陈不凡立刻得意地大笑起来:“哈哈,王峰,你下午不是还挺狂吗,现在怎么不逼逼了?” 接着,他又挺起胸膛,冲着食堂外面围观的学生说道:“看到了吧,在省城之中,有人和我陈不凡作对,下场就是王峰这样!” 四周顿时一片噤声,这就是权力的好处啊。 陈不凡也愈发得意起来,那叫一个趾高气昂。然而就在这时,陈局突然指着陈不凡说:“把他给我一并抓了!”

上一篇   1100 我,忍无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