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 我,忍无可忍 - 少年王

1100 我,忍无可忍

我是真的忍无可忍了。 我是真的想要息事宁人,前后两拳都只是把血阎罗给击飞,没伤害他也没要他命,就是希望他能知难而退。否则凭他之前对孙静怡的态度,就足够我把他揍个半死不活的了。 但是血阎罗这家伙耳根子也够软,被陈不凡这个家伙三言两语的一忽悠,竟然真的开始叫人了。 血阎罗如今在省城风头正劲,虽然还没彻底制霸这里,但是手下也有好几百人,足够闹出很大的事了。而且陈不凡也给他打了包票,说是无论闹出什么麻烦的事,也能给他解决、擦净,这就让血阎罗更加肆无忌惮。 血阎罗听了我的话后,顿时冷笑着说:“是吗,你说说怎么个承担不起,你是有我人多,还是有我的后台硬?” 血阎罗所谓的后台,当然就是陈不凡的父亲陈局长了。 陈不凡也跟着说道:“就是,你还当自己是王皇帝呢?省城早就不是你的天下了。” 血阎罗自以为黑白两道都搞得定,虽然单挑是不我的对手,但也打算好好地制制我,让他手下继续叫人。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我直接指着龙王带来的那一群人说道:“想必你也听说过的,龙王手下曾经有支龙家军,个个威猛彪悍、骁勇善战,威震整个省城,甚至能和曾经的八大家族媲美。现在,他们就在这里站着,龙王虽然已经金盆洗手,但他昔日的兄弟都还在的,仍旧跟着他混饭吃,只是摇身一变成了白领,如今全部站在这里。” 血阎罗却不屑一顾,冷着笑说:“是吗,那又怎么样呢?” 龙家军虽然彪悍,但也不过七八十人,血阎罗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我又拿出手机,当着血阎罗的面开始打电话,甚至直接开了免提,让大家都能听到。 第一个电话,我打给了王公子。 “王公子,你在哪里?没什么事,我在省城大学遇到点麻烦,你带人过来帮我下,有多少人带多少人。” 省城只有一个王公子,当然就是曾经的八大家族之一,王家的现任家主王公子。 王家就算不复以往,但是也有底子在的,随随便便叫来上百个人不是问题,以我和王公子的关系,当然一个电话过去,他就满口应承下来,说道:“好的马上就到。 血阎罗哼了一声:“我的手下败将而已,你随便叫!” 我没理他,继续打着电话。 第二个电话,我打给了刘宏宇,刘宏宇是刘家的家主,虽然刘宏宇没有什么功夫,但是刘家还是有些高手和护卫的。 接到我的电话以后,刘宏宇同样满口应承:“可以,马上就到!” 我和刘宏宇的关系也非常铁,他还曾经拜我为师,希望我能教他一点功夫,不过可惜的是我太忙了,并没怎么教过他。 但我们的感情还在,他对我也是一如既往地尊敬,所以完全没有问题。 第三个电话,我打给了葛平。 葛平是葛家的家主,其实和我关系一般,但在接到我的电话以后,也说让我等着,马上会来。 打完这三个电话以后,血阎罗的脸色有点黑了下来。 而我没停,第四个电话又打给了冯家的管家。 冯家已经没家主了,冯天道和冯千月都被我爸给关起来,但是冯家很听我话。 接到我的电话以后,冯家当然没有问题,也是马上就到。 曾经的八大家族,灭门的灭门、逃亡的逃亡,只剩这四个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虽然没了昔日的辉煌,但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被人拿捏,所以血阎罗的风头虽然很劲,但也未能将他们也纳入麾下。 但我一个电话,四大家族齐齐出动,这样一来加上龙王的人,已经足够和血阎罗斗个旗鼓相当了。 虽然我已很久不在省城,但我的人脉关系和朋友们都在。 曾经的王皇帝,不是白白做的,这就叫树大根深。 至此,血阎罗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他都没有想到我已经几年不在省城,竟然还能拥有如此恐怖和惊人的号召力。 四周的人同样感到震惊。 “纷纷窃窃私到底是王皇帝啊,这么久不在省城,还能喊来这么多人。” 是啊,毕竟资历在这摆着,不是谁都能压过他的。 “血阎罗虽然风头很劲,但也不一定胜得过王皇帝啊!” 听着四周的话,血阎罗的脸色更加不自在了。陈不凡注意到了血阎罗的表情,立刻低声说道:“阎罗叔叔,你别紧张,别忘了还有我爸!实在不行,我叫我爸过来,就不信制不住他们!” 血阎罗点了点头,稍稍放了点心。 血阎罗还是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将我击败,陈局这样的大杀器,得在关键时候用。 但这还不算完。 接下来,我又给流星和赵铁手打了电话。 他们两人曾经是李皇帝手下的七曜使者,曾经也是威震省城,盛名不次龙王他们现在纷纷转型,成了知名的企业家手下可能没什么人,但是他们本身很强,能来帮我也是很大的助力。 尤其是他们曾经的威名,足以达到“人的名、树的影”的效果,说出名字都能让人心头一震。 流星和赵铁手也答应会来,而且是马上就来。 之前,血阎罗要是不靠偷袭,未必能胜得过龙王。听说流星和赵铁手也会来。 血阎罗终于绷不住了,他有多少人、多大的势力,能扛得住这么多老妖怪的围攻? 更何况,现场还有我这么一头变态到逆天的老妖怪啊! 就算陈局来了又能怎样,难道会为了他一个人,或是为了陈不凡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就得罪这么多知名的企业家和家主吗? 血阎罗不知道陈不凡怎样,但他不觉得自己有这个魅力。 如果陈局不肯出手,那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 陈不凡好歹是陈局的儿子,怎么样都不可能有事,这是定律。 就算陈局出手,同时得罪这么多的知名人物,他以后在省城的日子还好过吗。 非要四处树敌、闹得众叛亲离才行? 看我还要再打电话,血阎罗终于绷不住了,突然大喊了一声:“够了!” 这一声够了,当然震慑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血阎罗回过头去,让他的人不要再打电话,又回过头来对陈不凡说:“陈公子,实在抱歉,我不能继续下去了……” 陈不凡当然着急:“阎罗叔叔,你别放弃啊,我说过了,我爸会帮你的!还有你看他叫的都是些什么人,全都是些老弱病残、昨日黄花,省城早就没有他们的位置了,你怕他们干什么呢?” 血阎罗摇着头说:“陈公子,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当然,我也把事情想简单了,王皇帝并没有那么好对付!总之,我不能陪你玩下去了,建议你也早点收手,实在抱歉。” 陈不凡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血阎罗已经不继续了,直接抬头对我说道:“王皇帝,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实在不该惹到您头上的,希望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这一次……” 我心里想,还好你认输了,其实我也叫不到什么人了。 刚才我故意开着免提打电话,就是要给血阎罗施加心理压力,所做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他知难而退,尽早退兵,我一个龙组的副队长,怎么可能还会参与到这种江湖殴斗中去,说出去也太有点丢面子了。 其实我直接给陈局打个电话也能搞定,但我还没见过这位省城新上任的局长,既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脾气,也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选择这种手段。 总而言之,是成功了。 一切的一切,都以抓玉面书生为主。 所以,我也十分爽快地说:“可以!我早和你说过,我不是回来和你抢位子的,只要你不惹我,我也不会惹你。” 但龙王还觉得不够过瘾,走到我身前说:“巍子,别放过他,你不知道这小子有多嚣张……” 我摇摇头,示意龙王别再说下去了,龙王便闭上了嘴。 而血阎罗,在向我道过谢后,便带着他的人匆匆离开了,陈不凡想拦都拦不住 “王皇帝,别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陈不凡气得浑身哆嗦。 真的,要不是看在他爹的份上,我真想冲上去狠狠甩他几个耳刮子,但我深知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也没必要和这么个玩意儿置气,他就像是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却恶心人。 我没理他,让龙王带他的人散了,顺便也让王公子他们不用再过来了。 接着,我便和孙静怡一起,把伤痕累累的张辅导员送到医务室去。 既然没有什么热闹可看,四周的人也都散去,没人再理陈不凡了,看着我们离去的背影,陈不凡激动地跺脚大喊:“王皇帝,你给我等着,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