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9 不能放走王皇帝 - 少年王

1099 不能放走王皇帝

血阎罗准备对孙静怡下手,整个现场本来十分紧张,但是一声高喝突然响起,瞬间穿透了所有人的耳膜。 就凭她,是我王皇帝的女人! 这声霸气的高喝当然是我喊出来的,援兵龙王已经败下阵去,现在叫谁也不管用了,只能是我亲自出场。虽然有暴露身份的风险,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孙静怡和龙王吃亏。 可想而知,这样的声音当然震惊全场,因为这意味着“王皇帝”本人到了现场! 瞬间里,所有人都朝我看了过来,本来离我很近的吴飞鹏,不动声色地退到一边去了,生怕被我连累。我当然也无所谓,他又不是我的兄弟,况且他也帮不上忙。 龙王知道我在现场,所以并不觉得意外,他只是觉得惭愧,没能帮上我忙,轻轻叹了口气。 让我意外的是,孙静怡竟然没有多吃惊的样子,她就好像早就知道我会到来的似,看向我的眼神有喜无惊,眼圈微微发红,似乎都快哭出来了。而我快步走到她的身前,轻轻抹了抹她眼角的泪,说姐,没事了,我来了。 我出现的有点晚了,但到底还是出现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把孙静怡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像一座山似的将她护住。孙静怡也没多话,乖乖站在我的身后,低声说道:“龙王大哥一来,我就猜到是你让他来的!” 嘿,我静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啊,怪不得刚才一点都不惊讶呢。 我没说话,现在也是不说话的时候,随即我又看向了龙王,说你怎么样了? 龙王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被烧伤的胸口,苦笑着说:“丢人啦,还得让你亲自出来。” 我说没事,早出来、晚出来,迟早都是要出来的。 接着,我又看向了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张辅导员,说张辅导员,之前谢谢你保护我姐,你休息一下吧,接下来就交给我。 张辅导员没见过我,一脸吃惊、疑惑、迷茫地看着我,似乎有点不太相信我就是王皇帝。因为我的到来,龙王和孙静怡都松了口气,他们对我有种天然的信任,一点都没把血阎罗放在眼里了,孙静怡甚至回去继续照顾受伤的张辅导员了。 直到这时,我才看向了血阎罗。从我出现开始,整个现场一片寂静,几乎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我的身上。 其实现场有不少人认识我,我曾经是省城的王皇帝,龙王带来的那群人起码都认识我,还有血阎罗的那些手下,其实认识我的也有不少;我在这所大学也闹出过不小的事,所以见过我的也有很多。 只是,好几年没踪迹的我,突然猛一下就现身了,好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一个个全呆住了。 血阎罗没见过我,但他的震惊一点也不比别人少,因为刚才我自称是王皇帝,而他在省城的几年里,听过最多的人就是王皇帝了,风头甚至还在龙王和小阎王之上;而且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一次次提起王皇帝这个名字,让龙王和孙静怡把王皇帝找来,要让王皇帝看看谁是省城真正的王。 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王皇帝真的来了! 可是,这真的是王皇帝吗? 血阎罗显然有点不太敢信,一双眼睛很疑惑地看着我,从我的头看到脚,又从我的脚看到头。 看他的眼神,我的样子似乎不符合他的想象,但是龙王和孙静怡对我的态度,又说明我确实是王皇帝。为了能够确定我的身份,血阎罗说:“你真的就是王皇帝?” 我点点头,说如假包换。 我俩这一说话,终于打破了现场的沉寂,四周立刻响起了一片嗡嗡声,那些认识我的人纷纷惊呼出来:“天,真的是王皇帝!” “我都想不起来有多长时间没见他了,三年,还是四年?” “原来他一直都在人群里藏着,一直到现在才现身啊。” “他也真沉得住气,孙主席和龙王都被人欺负成那样了才肯出来!” “这回有好戏看了,一个是曾经制霸省城的王皇帝,一个是现在风头正劲的血阎罗,这种百年难见的场面竟然被我给遇到了!” “他出来又怎么样,省城早就不是以前的省城了,你没看到龙华集团的龙王都吃瘪了吗…。” 四周的声音此起彼伏,有的惊喜,有的不屑,有的兴奋,有的冷笑,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但是,这么多人一说,血阎罗终于能够确认我是真的王皇帝了,他又仔仔细细地看了我好几眼,饶有兴致地说:“有意思,真有意思,没想到还有见到你的一天,有关你的故事我可是听过不止一次了!” 我点点头,说:“我都是过去式了,现在省城是你当家。这样,如果可以的话,你不妨卖我一个面子,我知道你的眼睛伤了,但是也打了我的兄弟,如果能扯平的话就更好了。当然,你要觉得不够,我可以赔你点钱,就当做是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了,你看怎样。” 时至此刻,我仍旧不愿意和血阎罗发生冲突,我希望这件事能平平安安地解决,毕竟我是来抓玉面书生的,不想搞出太多的事。 结果血阎罗却冷笑起来:“你觉得可能吗?要不我给你点钱,也弄瞎你一只眼睛怎样?” 我轻轻叹了口气,说你想怎么样呢? 四周再次安静下来,都在等着我们怎么解决这事。 血阎罗说:“还是刚才那句话,你们三个随便挖一只眼睛给我就行,这样大家就不互相亏欠了。别说我不给你面子啊,我这要求不算过分,一物换一物,放到哪也说得过去。” 血阎罗这话说得其实没错,就像欠债还钱、杀人偿命,道上解决纷争的方法就是这样,如果对方不肯接受经济赔偿的话,那该剁啥就剁啥。 当然,这是两边势均力敌,或者其中一方很强势的时候才会采取的手段。 我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我说:“钱好商量,别的,就算了……” 我的语气很平淡、很从容,但也很坚定、很顽固,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血阎罗再次笑了起来,语气里面充满嘲笑和讽刺:“王峰,你是不是还以为你是王皇帝,还以为省城是你说了算呢?” 我摇摇头,说我没这么想,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吗?如果放到以前,你根本没有这个机会,直接就被我一脚踢到茅坑去了。 我并没有吹牛,当年我在省城辉煌的时候,那真的是目中无人、眼高于顶,没有一个人敢忤逆我,从来没有还要什么商量的事。只是,听过我的话后,血阎罗笑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摆着手说:“好好好,我知道你曾经很威风,但咱能不能不吹以前的事了。” 我点点头,说可以,你就说怎么办吧。 我出现后,陈不凡其实也挺激动,他觉得他追求孙静怡最大的阻碍就是我了,如果将我除掉,就能顺利占有美人的心。身为这所大学有名的富二代,他一直想和我掰掰腕子,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将我干掉。 只是刚才,局势还未明朗,所以他没说话。 现在看到血阎罗这么硬气,他也来了底气,立刻喊道:“阎罗叔叔,别放过他!”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就吓得他往后退了两步,不敢再说话了。 血阎罗收敛了笑,冲着我说:“王皇帝,听说你以前拿过省城比武大会的冠军,号称道上第一天才的流星都不是你的对手。巧了,我也刚拿了省城比武大会的冠军,可惜的是我没和那个传说中的流星交过手。今天既然是个机会,你现身一次也不容易,咱俩不妨就打一场。如果你赢了呢,我就把你和龙王,还有孙静怡全部放走;如果你输了呢,你们所有人都得听我安排,你看怎样?你也别说我欺负你,毕竟你也没我人多,单挑已经是你最好的选择了。” 确实,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我这一方提出单挑,这一次是血阄罗主动提出来的,算是很给我这个曾经的王皇帝面子了。 当然,也说明他对自己的实力,确实很有自信,认为将我击垮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看来他很得意他袖中的那个喷火机关。 将我击败以后,又能扬名省城,对他来说实在是很划算。 对我来说,也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于是我点了点头,说可以! 又说:“那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我不得不问一句,因为这样的人实在见多了,别我费了半天的劲,他又不肯放人了。 我这么一说,搞得我好像必胜似的,血阎罗顿时怒火攻心,狠狠拳朝我砸了过来。 “你他妈先打赢我再说吧!” 血阎罗狂喝一声,刚硬的拳头瞬间就已到我面前。 现场气氛瞬间紧张起来,所有眼睛都盯着我们两个,以为会有场精彩的战斗即将到来。至于龙王和孙静怡,他们对我虽然很有信心,但也担心我会遭到不测,所以同样很紧张地看着我。 陈不凡再次高声喊喝起来,阎罗叔叔,干死他、干死他!” 之前我见过血阎罗和龙王打架,血阎罗的实力确实不错,能拿省城比武大会的冠军也是实至名归。当然,比起我来肯定是差远了,我连打神棍都不用摸,直接同样一拳砸了过去。 真是普普通通的一拳,起码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但就是这普普通通的一拳,血阎罗也完全撑不住,瞬间就被我击飞了出去,整个身体重重落在地上。 开玩笑啊,我可是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到十名左右的人了,他个小小的省城比武大会冠军,到底拿什么和我来打? 这世界上,不自量力、盲目自信的人是真多啊。 在如今的省城里,血阎罗也是战神般的存在了,无论几个家族的家主,还是如今曾经的传说龙王,都不是他的对手。在大家的印象里,血阎罗也是超强的存在了,我们两个起码要战几百回合才行,谁也没有想到仅仅一拳,血阎罗就被整个揍飞出去。 真的是秒杀啊,毫无悬念地秒杀。 所有人都傻了眼,有些人甚至搡了揉眼,以为自己的眼神出问题了。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瞪着眼睛、张着嘴巴,仿佛全被定格了似的。 陈不凡也傻眼了,呆呆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血阎罗,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两只眼睛。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龙王,龙王还坐在地上,刚才被血阎罗伤得不轻。龙王用力拍着地面,哈哈大笑起来:“血阎罗,让你他妈的再狂,现在知道王皇帝是什么实力了吧?” 四周也起了一片嗡嗡声,大家都没想到血阎罗这么快就败了,互相讨论着到底怎么回事,是我真就强到逆天的地步了,还是血阎罗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 血阎罗很快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样就败了,以为自己刚才出现了什么失误,发出一声狂吼之后,噔噔噔朝我奔了过来,再次狠狠一拳朝我砸了过来。 怎么说呢,刚才的我确实没用全力,否则不敢说血阎罗就爬不起来,起码一只手是彻底废了,绝无可能还会再冲上来。 还是那句老话,我并不想把事闹大,想着稍微教训一下血阎罗,让他知道我的厉害、知难而退也就行了。但他显然没有这个自觉,可能是在省城无敌惯了,一时接受不了被人打败的现实,所以再次疯狂地朝我冲了过来,气势比起之前更猛、更烈。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也再次举起拳头,朝着血阎罗狠狠砸了过去。 然而,就在我们两人的拳头快要撞在一起的时候,血阎罗的袖子下面突然呼呼地窜出火苗,直冲我的拳头而来。照我分析的话,他那里面应该藏着什么可燃气体,否则火苗不会这么旺盛,杀伤力也不会那么强一一你看,这就是年纪轻轻就辍学的坏处,我连那是什么气体都分析不出来。 省城已经有很多人败在血阎罗这一招下,龙王刚才也中了招,还被伤得不轻。 龙王知道那东西的厉害,立刻冲我叫了起来:“巍子,小心!” 但是已经迟了,火苗已经窜到了我的拳头上面。 血阎罗的嘴角撇出一丝得意的冷笑,仿佛巴经看到我被烧得惨叫,已经闻到空中的焦糊味了。 陈不凡也兴奋地大喊着:“好好!王皇帝,我看你这次往哪里跑!” 但我根本没时间搭理他。 在强力火苗的炙烤之下,我的拳头迅速发红、发烫,甚至蒸腾出了白气。 血阎罗也笑得更得意了。 但是下一秒钟,他就完全惊了,因为我不仅没有被烫的惨叫,反而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冲着拳头。我的拳头很快穿过重重火焰,狠狠地和血阎罗的拳头撞在一起,惨叫声瞬间响了起来,焦糊味也迅速传了出来。 不过,惨叫的却是血阎罗,传出焦糊味的也是血阎罗的手。 血阎罗向后扑出、摔倒在地,捂着自己红肿不堪、满是水泡的拳头嗷嗷直叫。 而我,则站在原地若无其事,面上甚至露着一丝淡然的笑。 他奶奶的,在我面前玩火,不知道我是玩火的祖宗吗? 喷火枪再厉害,厉害得过我的炎烧拳吗? 我就知道血阎罗会玩这手,所以提前运转龙脉之力,准备好了炎烧拳。这家伙烧了龙王一下,我当然也要烧他一下,才算礼尚往来。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龙王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毕竟他见过我炎烧拳的神奇。 但,现场大部分人就都不知道了,他们一个个瞪着眼睛,面上全是不可思议,谁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血阎罗的袖子喷出火来,被烧伤还被打出去的却是血阎罗自己呢? 片刻诡异的沉寂之后,龙王再次拍地大笑起来:“哎呦我去,真是笑死我了……血阎罗,你说你这是何苦,都说你不是王皇帝的对手了,他一根小拇指也能干翻你啊!” 陈不凡也朝着血阎罗跑了过去,紧张地问:“阎罗叔叔,怎么回事?” 随着我的功力见涨,炎烧拳也愈发厉害了,烧得血阎罗整只手都废了。但他这人也确实厉害,眼睛上插了枚钉子都跟没事人一样,手被烧伤也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坐起身,捏着自己的拳头,咬牙切齿地说:“我不知道那家伙玩了什么妖术,反而把我的手给烧伤了!” 我才不像血阎罗那么蠢,很轻松就把自己的杀手锏说出来了。 我炎烧拳的秘密,肯定不会跟外人说的,所以站在原地笑着没动。 陈不凡倒是气得够呛,回过头来冲我就骂:“卑鄙,无耻!就算你赢了,也没什么好得意的!” 这他妈的,血阎罗用喷火枪可以,我用炎烧拳就卑鄙、无耻了? 陈不凡这小王八蛋,我从一开始就看他不爽了,今天的事也都是他一手搞出来的。我也确实窝火,朝他走了过去,作势要打。 陈不凡吓得连连往后退了几步,紧张地说:“你要怎样,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 其实我真的不鸟他爸,他爸就是过来,只要我一亮身份,他爸也乖乖敬礼。但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还是算了,没必要为了这么个玩意儿暴露身份,还是抓捕玉面书生要紧。 我便没有继续往前走了。 嚯,陈不凡这小子倒来劲叉着腰说:“我就知道你不敢!王皇帝,你再强也就是个小混混,更何况你还不是皇帝了!你要敢在我面前狂,我就让我爸把你给抓起来!” 这王八蛋,越不理他,他越嚣张。 我压着心里的火,冲血阎罗说“按照咱们之前说的,我就带我的人走了啊。” 血阎罗没有说话,毕竟刚才他是当众答应了这个条件。 我便回过头去,先把龙王从地上拉了起来,接着又走向了孙静怡,孙静怡蹲在张辅导员的身前,看我过来以后,便站起来。 “姐!” 我刚叫了一声,孙静怡突然张开双臂抱住了我,头也埋在了我的颈间,湿热的眼泪流淌下来。 这个在外人眼里无比刚强、从不服输,敢用钉子去插血阎罗眼睛的女人,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脆弱的一面,真是让我心疼啊。 我也抱紧了孙静怡,喃喃地说:“没事了,姐…” 孙静怡并不说话,仍旧紧紧地抱着我,温热的眼泪也不断流出, 我知道她实在是太想我了,不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要抱我。 旁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张辅导员,看着抱在一起的我和孙静怡,眼神显得有些复杂、失落。 我和孙静怡这一抱,不仅刺激到了张辅导员,也刺激到了另一边的陈不凡。 陈不凡对血阎罗着急地说:“阎罗叔叔,你不能放过他啊!这是个多好的机会,你不是一直没能彻底制霸省城吗,现在只要干掉王皇帝,以后再也没人不服你了!阎罗叔叔,你尽管去做,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有我爸帮你担着!” 在陈不凡的鼓动之下,血阎罗也把心一横,立刻回头冲着他的手下说道:“快,叫人,能叫多少叫多少,一定不能放王皇帝走!” 血阎罗也知道,现在这点人不足以收拾我,更何况龙王也带了不少人过来。 陈不凡兴奋地说:“好,快叫人,别放过他们!” 血阎罗的那些手下纷纷打起了电话,当场就要叫人过来。 龙王一摆手,他的那些手下纷纷围了过来,将我和孙静怡护在中间。 孙静怡也放开了我,拉住我的手,紧张地说:“巍子,我们快走!” 我也握紧了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接着,我便回过头去,冲着血阎罗沉沉地说:“血阎罗,你确定还要继续下去吗?我劝 你最好收手,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起的!”

下一篇   1100 我,忍无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