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8 她,是我王皇帝的女人 - 少年王

1098 她,是我王皇帝的女人

现场的人都知道,孙静怡的眼睛不可能挖,王皇帝也不可能来,所以血阎罗说来说去,针对的还是龙王。 能让当初小阎王手下的第一战将、省城的传奇之一陪自己挖只眼睛,对于血阎罗来说当然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情。血阎罗冷笑着,用一只眼睛盯着龙王,阴沉沉说:“怎样,愿不愿意?” 龙王当然是不愿意的。 龙王耷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暂时没有回话。 放到几年前,哪里有人敢这么威胁龙王啊,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怎么就惨到这种地步了呢?也不是说小阎王当年解散势力的行为是错,毕竟他作为龙组的队长,不可能培植什么地下势力的,人也不可能永远都走这一条道,但是这种被人骑到头上的感觉确实很不爽啊。 血阎罗倒也不着急。耐心地等着龙王的回复,场面一时间陷入僵局。 “我来!” 就在这时,一声高喝突然响起,蹲在张辅导员身边的孙静怡突然站了起来,面色坚定地说:“你要一只眼睛是吗,我来!” 就像孙静怡不想看到张辅导员因为她被打得半死一样,她也同样不想龙王因为她的问题失去一只眼睛,所以主动站起揽下这件事情。孙静怡虽然为身一个柔弱的女子。但她身上却有一股不输给任何男儿的豪迈和气势! 陈不凡当然吓到了,刚想说点什么,龙王已经摆着手说:“小静,这件事你不用管,让我来处理就好了。” “可是!” “真的不用你管!”龙王的语气愈发坚定,孙静怡一脸焦急,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能忧心忡忡地看着龙王,不知道龙王究竟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龙王再次沉默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同时喃喃自语:“一定还有其他解决办法,一定还有……” 血阎罗冷笑着说:“没了,要么挖你的眼睛,要么挖她的眼睛,你自己看着办!” 龙王沉吟许久,从腰间摸出一柄尖刀,拿在手里仔细地端详着,仍旧喃喃地说:“挖一只眼睛么!” 看那样子,他好像真的准备动手挖自己的眼睛了。而我仍旧无动于衷,因为我相信龙王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就在这时,龙王突然兴奋地说:“我解有决的办法了,不用挖我的眼睛了!” “什么办法?”血阎罗当然一头雾水! “那就是再挖你一只眼睛!” 龙王突然一声暴喝,狠狠将刀捅向血阎罗的另外一只眼睛。 来了! 我就知道,龙王虽然已经洗白上岸,但也不会允许有人这样骑在自己脖子拉屎,霸气反击才是他的本色、他的作风。虽然我很不好意思将他又拉下水,但是这也没有办法,兄弟之间不说那些矫情的话。 只是,龙王的袭击虽然很是突然,但血阎罗竟然躲开了。 这事就是这么奇怿,一点武功都不会的孙静怡能够偷袭成功,身为省城一流高手的龙王却做不到。大概就是因为龙王本身就很厉害,所以血阎罗才会对他有所防范的吧? 噔噔噔噔噔,血阎罗迅速往后退去,连退了七八步才停下。 龙王也没追击,一双眼睛阴沉沉地盯着血阎罗。 血阎罗的那些兄弟见状。纷纷就要上去围攻龙王,龙王带来的人也是一样,立刻就要上前协助自己的老大,现场顿时起了一阵骚乱,一场混战仿佛就要马上开启。 然而就在这时,血阎罗摆了摆手,让他的人都退下去了。 他的人退下去,龙王的人当然也退下去,现场慢慢恢复平静。 血阎罗盯着龙王,沉沉说道:“你这是要重返江湖?” 龙王摇了摇头:“我是被逼无奈,我也很想做个本本分分的生意人,但你要是因此就觉得我好欺负了,我会让你悔恨终生!” “悔恨终生?”血阎罗冷笑着:“好大的口气!我告诉你,今天你的眼睛挖也得挖不挖也得挖!” 说完这句话后,噔噔噔的脚步声便响起来,血阎罗猛地朝着龙王扑了过去,脖子上的大金链也甩动起来,显然要和龙王大战一场了。血阎罗没用任何武器,就是挥起拳头去砸、抬起腿来去踢,看来擅长的是拳脚功夫。 龙王当然不会回避,同样挥舞尖刀反击,唰唰唰的破空之声响了起来。 两人都没喊自己的手下帮忙,显然是要来场单挑,这就好像古代战争,大将先来比试一番。周围的人也就看着,纷纷为自己的老大助威呐喊。 血阎罗是省城新一届比武大会的冠军,短时间内就在省城崛起,当然是有两把刷子的,而且他的气势很强,显然很有信心。不过,我也不为龙王担心,龙王在我印象中还是很强的,虽然他比不上帝城的那几个老家伙,但论实力也有龙组八星左右了。 果然,两人斗了一个不相上下、旗鼓相当,血阎罗用拳、龙王用刀,二人你来我往,打得十分精彩,周围的人都屏着呼吸,生怕错过一丁点的画面。 就在这时,吴飞飞鹏突然急匆匆来到我的身前,低声说道:“峰哥。龙王是你叫来的吗?” 我点点头,算是默认。 你快让他停下,他不是血阎罗的对手。 我吃了一惊,吴飞鹏一个不学无术的二代,竟然还懂这个,认为龙王不是血阎罗的对手? 我无语地说:“为什么?” 吴飞鹏说:“龙王的实力比起省城的另外几个家主怎样?” 省城曾经有八大家族,不过后来死的死、伤的伤,剩下没几个了,大多还是新人上位,比如王公子、刘宏宇等等。 我说龙王还是比他们强一些的,怎么? 吴飞鹏说:“之前比武大会的时候,那几个家主也参加了。他们没有一个是血阎罗的对手,都是十招之内就被血阎罗给击败。 我的心里顿时往下一沉,心想这个血阎罗这么厉害的吗?别人我不知道,但王公子还是很强的啊,后来的进步更是一日千里不比曾经的老家主差。连他都打不过血阎罗? 感觉华夏这片土地之上,似乎永远不缺优秀的人,确实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即便如此,龙王也不一定必输退万步,如果他真输了,我再出场也就是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继续看着两人战斗,起码从表面上看,两人还是不相上下的,血阎罗虽然打了龙王几拳,但龙王也在血阎罗身上削了几刀,仍旧看不出来谁会笑到最后。 然而就在这时,血阎罗突然狠狠一拳打在龙王胸口。 这本来是没什么的,龙王之前也挨过几拳,但血阎罗这次的拳劲似乎格外的大,竟把龙王揍得直接倒飞出去。 甚至,龙王还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才“砰”一声倒在地上。再看他的胸口,赫然被烧了一个大洞。心口的皮肤也被严重灼伤,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的昧道。 龙王面色痛苦,吃惊地看着自己胸口的伤,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再站起来。 “好!” 血阎罗那边的人纷纷喝彩,龙王那边的人则都大吃一惊,各个面露错愕. 我也一样极为震惊。 怎么回事? 血阎罗怎么能把龙王胸口烧一个洞的难道他也掌握了龙脉图,会炎烧拳? 不可能啊,龙脉图早就被毁掉了,只存在于我们几个人的心里啊! 龙王一样好奇,抬头疑惑地看着血阎罗,血阎罗倒也没有藏私,直接抬起手来给龙王演示了一下。只见他的袖口嗤嗤往外喷着火苗,显然他在袖子里面藏着一个小小的喷火机关,刚才借着打拳的机会一下喷出火去,才把龙王给烧伤的。 原来,他就是靠着这招横扫省城的比武大会。 嚯,还真是创意无限啊,什么招儿都想得出来,如果他再改造一下,是不是要成钢铁侠了。 这几年来我东奔西走,见到的奇人异事真真不算少了,有时候真是佩服他们的脑洞。 “不得不说,你挺强的。”血阎罗朝着龙王走了过去,边走边说:“不过可惜的是,你终究还是败在了我的手上,能够干掉你这个省城曾经的传奇人物,想必今天过后我的名气就更大了。 龙王没有说话,而是惭愧地低下了头,虽然血阎罗是偷袭的,甚至用了下三滥的手段,但输了就是输了,龙王不会给自己找任何理由。他知道我在人群里面看着,所以觉得十分惭愧,才把头低下去的。 “刚才,你挖一只眼睛就够了,现在就不行了,不仅你会死掉,她也会被我带走。”血阎罗一边说,一边指向旁边的孙静怡。 血阎罗的眼睛上虽然还插着一枚钉子,光是看着就觉得疼,但他一脸不在意的样子,甚至还透着几分说不出的得意。 站在我旁边的吴飞鹏,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他和我不是一路的,我怎么样和他没有关系,但他可能觉得“英雄落幕”的戏码不太好看,所以为我感到惋惜。 很快,血阎罗就走到了龙王身前,准备对龙王下手了。看他这个意思,竟然是想当场杀了龙王。 孙静怡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朝着龙王奔了过去。面对强大的血阎罗,其实她什么都做不了,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而血阎罗,直接指着孙静怡喝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我告诉你,要不是陈公子喜欢你。就凭你弄瞎我一只眼睛,我早就让你和你全家都没命了!” 陈不凡也赶紧说道:“是啊孙静怡,你不要再上去了,你们不是阎罗叔叔的对手!” 但是孙静怡不听,仍旧一步步走了过去,她的面色写满坚定和倔强。显然并不畏惧面前的血阎罗,一字一句地说:“你不要动我朋友!” 血阎罗终于发了火,大声喝道:“你还敢命令我?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要不是陈公子,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血阎罗一边说,一边握紧双拳。浑身散发着杀气,显然要对孙静怡下手了。血阎罗的气势实在太强,就连陈不凡都不敢张嘴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孙静怡。 孙静怡仍旧面无所惧,一步步走了过去。 “我真想不通你为什么敢这样.…”血阎罗微微摇头,喃喃地说:“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你到底在嚣张什么呢…” 与此同时,一声高喝随之响起:“就凭她,是我王皇帝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