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7 至少,留下一只眼 - 少年王

1097 至少,留下一只眼

实话实说,血阎罗如今的声势确实很强,虽然比不上当年的任何一个皇帝,但在省城也是独一份的存在了。 因为数十名彪形大汉的齐声怒吼,现场众多的学生确实骇然变色,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就连我身边的吴飞鹏都瑟瑟发抖,看向血阎罗的眼神充满恐惧和害怕。 站在血阎罗身边的陈不凡则是趾高气昂,好像这些放声怒吼的汉子都是他的手下一样。 至于我,就没什么所谓,毕竟我经历过的场面比这可大多了。 等到四周的人都安静下来,血阎罗又摆摆手,那些汉子便再次走向张辅导员。孙静怡也再次晃着铁门,怒吼着说:“血阎罗,我警告你,不要动我老师,王皇帝不会放过你的!” 这件事因孙静怡而起,孙静怡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张辅导员被拖走,可现在的她除了怒吼两句之外又有什么办法?面对她的威胁,血阎罗则是不屑一顾:“你还是祈祷他别吧来,王皇帝要是真的来了我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吴飞鹏又谨慎地看了我一眼,看我还是没什么反应,便转过头去。 无论孙静怡怎么喊、怎么叫,也无法阻止几个汉子抬起张辅导员的身子。孙静怡真的是气急了,竟然狠狠骂起了血阎罗,像是要把血阎罗的炮火吸引过来,血阎罗果然被激怒了,指着孙静怡说:“你要不是陈公子喜欢的女生,我现在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 陈不凡也赶紧说:“阎罗叔叔,你别气生,小静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陈不凡的面子,血阎罗当然是要给的。血阎罗无奈地说:“陈公子,不是我说你啊,你这样泡妞是不行的,女人算他妈什么东西,你越是给她脸,她就越不要脸!女人就是狗,你得打、得揍,她才乖乖听话。这样,你把她交给我吧,我帮你好好调教几天,等她再回来的时候,保证对你服服帖帖。” 陈不凡赶紧摆手,说不必但他还没说完,血阎罗便凑过去,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又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保证她回来的时候完好无损,身上一点伤都不会受,但就是对你俯首帖耳,行吧?” 陈不凡似乎有点心动,犹豫着说:“真的行吗?” “放心,真的可以!”血阎罗拍着他的肩膀。 “那好……”陈不凡像是下了决心:“阎罗叔叔,千万不能伤害她啊!” “放心。” 血阎罗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才往孙静怡的方向走去。 我不知道血阎罗的主意是什么,怎么能够做到既不伤害孙静怡,还能让孙静怡乖乖听陈不凡的话,什么“调教”方法这么牛逼?我猜,是种精神上的控制,血阎罗说不伤害她的身体,没说不伤害她的精神啊。 我还没想到血阎罗的方法,但无论是什么,我肯定不会让他伤害孙静怡! 眼看着血阎罗一步步朝孙静怡的门前走去,我的一双拳头也在暗中默默地捏紧了,虽然我有别的安排,可以做到对张辅导员无动于衷,但是肯定不能不管孙静怡啊。 我直勾勾地盯着血阎罗,如果他真要带走孙静怡,我就是冒着暴露的风险,也必须要现身了。 吴飞鹏也注意到了我的动作,知道我打算要出手了,十分紧张地看着我。 同时,悄悄远离我的身边,免得一会儿打起来了误伤到他,或者避免别人以为他和我是一伙的。 血阎罗刚走了两步,又被奄奄一息的张辅导员抓住了腿。 “我不会让你……” 张辅导员的话还没有说完,血阎罗就抬起了脚,狠狠踹向张辅导员的脑袋。 砰砰砰、砰砰砰! 连着几脚下去,本身就头破血流的张辅导员,现在情况更加惨烈,几乎成了猪头,终于放开了手。 “这他妈不是自找的吗?” 血阎罗喃喃自语,继续朝着孙静怡走了过去。 孙静怡趴在门口,声音哽咽地叫着:“张辅导员!” 我了解孙静怡,她肯定不会喜欢这个张辅导员,但张辅导员确实是因为她才被打成这样子的,她会觉得难过、愧疚和痛苦,她也是个正常人啊,当然会有这些情绪。 甚至,她的眼圈红了,眼泪也快要掉下来。 张辅导员已经完全没有阻挡血阎罗的力气了,他抬起一只血迹斑斑的手,伸向孙静怡的方向。 “对,对不起……”有鲜血从张辅导员的头上流下,气若游丝地说:“没保护好你!” 字字泣血、句句含泪。 一个男人,为了爱的女人可以付出到什么程度? 张辅导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四周有些学生都开始抹眼睛了,一般人哪能看得了这样的场面呢? 而血阎罗,很快就走到了孙静怡的门前。 门上有一把大锁,是张辅导刚才锁上去的。血阎罗用手一捏,那把大锁就应声落地,成了一滩稀里哗啦的废铁。好强的手劲,不愧是新一届的比武冠军,确实很有几分能耐。 在血阎罗捏烂门锁,拉开大门的瞬间,我也迈步准备出去了。 张辅导员被打得半死不活,我可以不闻不问,但孙静怡可不能少一根汗毛。然而就在这时,孙静怡突然从门里闯了出来,也不知道她做了点什么,刚把手伸出去的血阎罗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整个人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再看他,眼珠上面赫然插着一枚铁钉,有血正顺着他的脸颊流下。 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独眼龙。 当然,全场皆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即便是血阎罗的那些手下也没反应过来,个个都看傻了眼、一脸愕然。 可怕! 血阎罗是省城新一届的比武大会冠军,不敢说他的实力有多强,但在省城绝对罕逢敌手,绝不是孙静怡这样一个弱女子能伤到的。可孙静怡却偏偏做到了,排除掉血阎罗的猝不及防,孙静怡得需要多少勇气和魄力,甚至把握转瞬即逝的机会,一般高手都未必能够做到这种精度。 真的是太可怕了,谁敢相信一向是优秀学生典范、还是学生会主席的孙静怡,会做出这么凶残暴戾的动作。 果然老话说得没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孙静怡,心想我人前冷若冰山、人后温柔贤淑的静姐,或许精心培养一下就能成为阿蔓那样残忍冷酷的女杀手,加入龙组也是很有希望的事。 当然,我肯定不会这么去做,我希望我静姐能够平平安安地过完下半辈子,以后都不要再有机会展现出她凶残暴戾的一面。 我这么一想,脚下的动作也就慢了,准备冲上去救孙静怡的,现在也都迟了。 而孙静怡在往血阎罗眼球上插了一枚铁钉以后,竟然还不罢休,迅速往前踏出一步,狠狠一脚踢在血阎罗的肚子上。孙静怡的策略是没错的,既然做了,那就一鼓作气,把血阎罗给干到瘪。 如果换成别人,被孙静怡这么暴击,估计真的瘪了。 可惜的是,血阎罗不是别人,他是省城新晋的地下枭雄,更是新届比武大会的冠军! 血阎罗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更不会那么轻易地被打倒。 他可以轻敌一次,但绝对不会有第二次。 孙静怡这一脚踹过去,血阎罗不仅纹丝不动,甚至爆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接着双手狠狠掐向孙静怡的脖子。我吃了一惊,但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我刚想大吼一声喝住血阎罗,就有一道更加霸气的声音率先响了起来:“血阎罗,虽然王皇帝不在省城了,但也不代表他的女人可以随随便便受欺负啊!” 这话当真说得十分霸气,而且有种睥睨天下的气势,所有人都被声音吸引过去,血阎罗也回过头去,大吼了声:“谁?!” 就见人群之外,又来了一大群人,清一色的青壮男子,至少有七八十个,他们统一穿着黑色西装,像是哪个n公司刚刚下班的白领,但是他们身上透露出的彪悍气息,又不是白领身上能具有的。 走在这群西装男最前面的,是个模样算不上帅,但却颇为潇洒的青年男子,正是小阎王在省城时的左膀右臂,龙华集团现任的董事长,龙王。 看到龙王现身以后,我便悄悄退了回去,我知道孙静怡有救了,能不暴露还是不暴露了。 之前张辅导员被打的时候我没现身,就是因为知道龙王快要来了,起码是原因之一。 龙王隐匿数年,很多人已经不认识他了,纷纷交头接耳,询问这是何人。 至于血阎罗,当然是认识的,他俩虽然一个白一个黑,但平时也算打过交道,不久之前还打过电话呢。当然,风头正劲的血阎罗没卖龙王面子,所以气得龙王直接带人来了。 他一个早已洗白上岸的知名企业家,竟然又带着一大群人下到河里,要不是为了我,何至于此? “龙王…” 盯着渐渐走来的龙王,血阎罗仅剩的一只眼睛眯了起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凌厉的杀气,缓缓地说:“你要多管闲事?” “龙王”这个名字,和曾经的李皇帝小阎王王皇帝”一样,在省城都是极富盛名的,经过多年依日不衰。很多人没见过龙王,但是一定听过他的名字,知道他曾经是小阎王在省城时手下的第一战将,威猛无比! 知道来人竟是龙王,很多人都吃惊不已,暗中低呼真是“活久见”了,竟然连这样的老妖怪都出来了。 龙王一到,血阎罗当然不再动手,而是静静地等着龙王过来。趁着这个机会,孙静怡也奔到了张辅导员的身前,抱起他的脑袋问他怎么样了,让他努力再撑一撑,有人来救场了。 孙静怡当然认识龙王,她知道这是我和小阎王的朋友,所以对龙王充满了信任和依赖,认为自己肯定是有救了。 张辅导员则努力地抬起手来,摸了摸孙静怡的脸,说:“只要你没有事,我就放心了!” 看得出来,孙静怡并不喜欢张辅导员这样一--实际上除我以外,她讨厌任何男人对她有身体上的触碰。但她犹豫了下,还是没有躲开,说道:“张辅导员,你一定要撑住啊,我们很快就能去医院了。” 张辅导员的手上鲜血淋漓,把孙静怡的脸也抹得红了。 我也没有因此生气,我的气量并没那么狭窄,对我静姐我还是放心的,我知道她只是心里过意不去而已,毕竟张辅导员是因为她才被打成这样的。 而龙王,依旧慢腾腾地往前走着,他还是那副放荡不羁的模样,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放在眼里。龙王边走边说:“也不算是多管闲事,毕竟孙静怡是王皇帝的女人,而王皇帝是我曾经的主子,怎么管都不过分吧?” 血阎罗冷笑着说:“什么曾经的主子,你的主子不是小阎王吗,怎么又成王皇帝了?两人早闹翻了,你一仆侍二主啊!” 血阎罗的语气之中虽然充满讽刺,但也说的算是事实,省城之中人人知道,小阎王和王皇帝是不对付的,两人虽然是舅甥的关系,但是一度闹到不可开交、水火不容,逼得王皇帝不得不逃出省城。 面对血阎罗的讽刺,龙王也不生气,摇着头说:“什么闹翻了啊,两人早和好了,到底是一家人呢,完全不分彼此,所以都是我的主子。所以你看,这事我是非管不可,所以你看能否给我一个面子……唉估计你是不愿意的,之前我就给你打过电话,你完全不肯搭理我嘛。” 龙王既然来到这里,还带了一大群人,就做好了和血阎罗血拼的打算。 不过,龙王其实拾举我了,他曾经是我舅舅的手下,我见了他也得叫声龙王大哥,他现在把我说成他的主子,让我觉得都有点不好意血阎罗摇着头说:“之前的事,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就说你吧,难道你能驳了陈公子的面子?” 血阎罗一边说,一边指向站在边的陈不凡。 以陈不凡今时今日的身份,当然有资格被人称上一声“陈公子” 龙王赶紧摆着手说不敢、不敢,又笑呵呵跟陈公子打了一声招呼说陈公子,你好啊,好久没去拜访你父亲了! 无论做商还是混黑,肯定脱离不了公安局长的照顾,所以即便是龙王,也不敢轻易得罪陈不凡。 陈不凡也认识龙王,立刻点了头,说龙王大哥,你好!我爸也常念叨你,说要和你坐坐。 说着,陈不凡又挺直了胸膛,似乎想让身边的人都知道他很有牌面,血阎罗和龙王这样的人也要对他恭恭敬敬。 和陈不凡打过招呼以后,龙王继续对血阎罗说:“那好,之前的事我也不计较了,就说现在的事,我必须要带孙静怡和张辅导员走,你看怎样?” 我叫龙王过来的目的,就是让他保护好孙静怡和张辅导员,如果能够兵不血刃地解决这件事情,我也不愿脏了他那双好不容易洗白的手。结果血阎罗还是摇了摇头! “不行。” “为什么?!” 龙王挺吃惊的:“前面那一大堆,难道都白说了?” 血阎罗叹了口气,似乎也挺无奈:“龙王,你要是早来几分钟,或许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了。但是现在,你看看还可能吗?” 血阎罗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还在流血的眼睛。 这时候围观的人们才想起来,孙静怡之前用钉子插了血阎罗的眼睛,因为龙王的到来,大家暂时忘了这茬。说起来血阎罗也够强的,眼睛上插着一枚钉子,竟然还能气定神闲地和龙王说这么久的话,以至于大家都快忘记这件事了。 不得不说,这道上的人虽然讨厌、恶心,但是硬骨头可真不少,一般人也干不了这活儿。 总之,眼睛上插了一枚钉子,这仇怨确实是太深了,不是龙王一句话或一个面子能解决的。血阎罗说得没错,龙王如果早来个几分钟,这事或许还能和平解决,现在肯定是不行了。 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往往就那么几分钟,便已天翻地覆。 看着血阎罗的眼睛,龙王显然也很焦急,关切地说:“赶紧去医院的话,还有机会救回来吗?” 血阎罗反问:“你觉得呢?” 龙王长长地叹了口气。 龙王曾经也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对某些伤还是很了解的,眼球上扎了一枚钉子,绝不可能再救回来了。而且换成一般的人,这时候疼得怕是要昏过去了,血阎罗还算可以,还能说这么长时间的话。 龙王说道:“但是,这事总要去解决的,你说说你的条件,不离谱的话我就尽量满足。” 血阎罗也叹了口气,说道:“龙王,我想不通,你们那帮人早就散了,所谓的主子也有好几年没露过面了吧,你又何必为了他的女人这么上心,实在没必要啊!” 在外人眼里,龙王好久没见过我了,其实不然,我们前段时间刚见过面。刚才,我还给他打过电话,他也知道我在现场,知道我不方便现身。当然,龙王肯定不会和血阎罗说这些的,龙王只说:“不能这么说嘛,一日为主、终生为主,没有我的两个主子,我也不会有今天的,当然要管他们的事。怎样,开 个价吧,你的眼睛肯定比一般人要金贵得多,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尽管狮子大开口吧。” 龙王的语气十分诚恳,坦诚被宰也会认的,就是希望能够息事宁人。 我没责怪龙王不像当年那么霸气,毕竟他已经金盆洗手好多年了,好不容易才洗白上岸了,就是我也不好意思让他再度涉水。 但,龙王的退让并没换来血阎罗的体谅。听了龙王的话后,血阎罗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的眼睛上还插着一枚钢钉,鲜血还在不断流下,所以这场面未免显得有点诡异。 谁也不知道血阎罗为什么要笑,难道是因为能够好好捞一笔了? 血阎罗的笑声终于停下,一张脸却变得无比狠毒起来:“你觉得钱能买来我的眼睛吗?我告诉你,少跟我谈钱,老子并不缺钱,老子要的是面子!” 这话不是吹牛,混到血阎罗这个程度确实已经不缺钱了,再多的钱也买不来他的一只眼睛。他要面子,这个面子必须大到,日后有人提起他的这只独眼,不仅不会嘲笑,反而会竖起大拇指,讲上一段血阎罗过去的传奇故事。 到了这种程度,此生才算没有白活。 如果放在几年前,有人在龙王面前自称老子,龙王肯定早就怒了。 但是现在,他变得很是沉稳,脸上多了几分商人的世故:“血阎罗,我真的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你必须要拿出个解决方案来吧?” “要解决方案是吧,可以!” 血阎罗怒吼一声,一手指着孙静怡,一手指着龙王,说道:“你们两个,至少留下一只眼睛!不是你的,就是她的,这样我就有面子了!” 接着,血阎罗又冷笑着说:“龙王,你这么忠心,肯定不会让你主子的女人挖眼睛吧?” 言外之意,就是让龙王挖一只眼睛。 好狠的血阎罗,竟然要让龙王和他一样成为独眼龙。 陈不凡听到血阎罗要孙静怡眼睛的时侯还吓了一跳,他肯定是不愿意心上人少一只眼睛的,后来听出血阎罗是针对龙王,才松了口气。 龙王当然不会愿意,皱着眉说:“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没有,就这一个!” 血阎罗挺起胸膛,嘴巴微微撇着,尽显浑身霸气:“要么挖你的眼睛,要么挖她的眼睛,或者,让王皇帝来挖只眼睛也行,否则今天这事没完,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上一篇   1095 他,不怀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