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 他,不怀好意 - 少年王

1095 他,不怀好意

血阎罗派来的那几个人刚到的时候,我还挺为张辅导员的安危感到担心,毕竟他只是个小小的学校辅导员,对付这种道上的人应该没有办法。孙静怡也是一样,很怕张辅导员出点什么事情,摸出手机就要报警。 至于陈不凡等人,则是个个无比兴奋,等着张辅导员断一条腿。 重点大学的渣滓虽然少了一点,但是也有。 我也准备上前去为张辅导员出头,结果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个张辅导员竟然也不是个好惹的茬,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些看似彪悍的大汉全干翻了。看着这个场面,我都忍不住想要叫好,华夏果然藏龙卧虎,一个辅导员都能这么厉害,怪不得他敢多管闲事呢,原来是有两下子啊。 这个张辅导员看着文质彬彬,没想到打起架来也这么猛。 “正义需要高强功夫”,这句话真是一点都不假。 张辅导员将这些汉子全干倒后,还站在他们身前手指着说:“这里是你们放肆的地方吗,你们把点重大学当什么了,都给我滚!” 张辅导员身材高大,长得也不算差,再加上这几句话简直帅到一定程度了。周围有些学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能够看到是学校的老师收拾了几个社会上的混混,纷纷叫起好来。 那个几汉子也不敢还嘴,爬起身来灰溜溜地跑了。 至于陈不凡他们更是惊呆了,还以为血阎罗派来的人,收拾张辅导员绰绰有余,没想到却吃了这么大的一个瘪。 陈不凡赶紧又给血阎罗打电话,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而且尽可能地添油加醋,把张辅导员描述的十分嚣张,而且武功神乎其神,一拳把人打飞十几米远。 张辅导员是挺厉害,但也没有陈不凡描述的那么夸张,张辅导员是很快把那几个汉子打倒不假,但他自己也是受了点伤的,鼻梁骨和嘴角都破掉了,还在往下流血,怎么说呢,张辅导员的水平,也就是那种刚入门的武者而已,应该是在哪个散打馆里学过几天的样子。 陈不凡之所以这么说,还是想激起血阎罗的愤怒,好让血阎罗派更厉害的人来收拾张辅导员。 就听陈不凡对着电话惊喜地说:“阎罗叔叔,您要亲自过来?好、好、好,我等着您!有您亲自出马,这个张辅导员肯定要玩完了!” 血阎罗要亲自过来! 我的心里顿时往下一沉,因为我知道血阎罗还是挺厉害的。之前吴飞鹏跟我讲过,虽然省城没什么皇帝了,但是每三年一次的比武大会还是保留下来,而且限制也比以前少了很多,不只是三十岁以下的青年才能参加,无论什么年龄、身份、地位,都可以来一展身手。 而这个血阎罗,就是最新一次比武大会的冠军! 虽说省城的高手数量大不如前,但是冠军的含金量依然很重,起码要能胜过各位家主,这就不容得小觑了。 不管怎样,血阎罗要来收拾张辅导员,那肯定是绰绰有余的,让我不得不又为他担心起来。 抛开喜滋滋等待血阎罗的陈不凡不谈,再说张辅导员和孙静怡那边。张辅导员刚才那一场架算赢得挺轻松的,但毕竟还是受了点伤,鼻子和嘴角都在往外渗血,他是为了孙静怡才和那些人打架的,孙静怡当然不会不管,说要送张辅导员去医务室。 张辅导员本来说不用了,自己回去上点药就行了,但是孙静怡不肯依,执意要送他去医务室。 张辅导员犹豫了一下,才说:“好吧!” 就这样,孙静怡便和张辅导员一起朝着医务室走去,因为我知道血阎罗一会儿就来,还是放心不下他们两个,所以也跟上去,暗中做个保镖。路上,就听孙静怡说刚才那几个人,肯定是陈不凡找来的,这次他没达到目的,估计不肯罢休。张辅导员,你可一定要小心啊,不行的话咱们就报警吧。 张辅导员摇了摇头:“报警有什么用,你忘了陈不凡他爹是干什么的了?” 听了张辅导员的话后,孙静怡便沉默了下去,是啊,陈不凡有个做公安局长的爹,报警对他来说肯定是没什么用的。 孙静怡说:“张辅导员,那你打算怎么办?” 张辅导员说:“既来之、则安之,我就不相信偌大个省城,还没个说理的地方了!我好歹是个老师,他们真敢拿我怎么样,我就去市委办公室告状 张辅导员虽然已经三十多了,但是仍有一身的书生意气,面对这个世界宁折不弯。孙静怡就不一样了,孙静怡虽然也是一个正直的人,但她好歹认识了我这么多年,也知道我和我舅舅做过的一些事情,知道这个世界是十分残酷,甚至冰冷和黑暗的,有时候不是意气能解决的。 孙静怡微微皱着眉头,显然在想办法,但她就算个人能力再强,面对陈不凡这样强大的对手也没什么太好的主意。 张辅导员也知道孙静怡在想什么,又说:“小孙同学,我的事情不劳你多费心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孙静怡说:“张辅导员,这事是因我而起的,我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面对性格强硬的孙静怡,张辅导员显然也没办法,只好叹了口气。 孙静怡和张辅导员很快到了医务室里。 张辅导员的伤并不碍事,清理过后还有一些红肿、青紫,医生又给了他一个冰袋,让他自己冰敷一下。张辅导员坐在床上,用冰袋敷着自己的脸,孙静怡则走出医务室去,站在门口翻看着自己的手机。 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想给谁打电话。 但她能给谁打电话呢,无非就是她爸,还有王大头和老歪,可是他们几个又怎么管得了省城的事。如果我舅舅的势力还没解散,解决这种事情肯定是轻而易举的,可惜现在也没什么能依靠的人了,曾经的辉煌全部成为过眼云烟。 孙静怡皱着眉头,将手机里的通讯录划了个遍,最终不知落在谁的名字上面,久久没有动弹。 我挺奇怪,忍不住探头去看。 我离孙静怡还是有点距离的,我躲在医务室旁边的扇门后,好在像我这种练武的人,眼力也是非常好的,能够看清孙静怡的手机。看到上面的名字,我的心里顿时一颤,上面赫然写着“王巍”两字。 这种时候,我静姐果然还是想到了我啊,不过可惜的事,她存的那个号码肯定是我很久以前的了,就算她打也是打不通的。 果然,孙静怡拨了出去。 果然,无法接通。 孙静怡轻轻叹了口气,只好把手机收了回来,看着这幕,我的心里当然难受极了,恨不得立刻就走出去,给我静姐一个拥抱。可惜我有任务在身,还是不和她见面的好。我在心里暗暗的想,等我抓到玉面书生,一定和我静姐好好见一面。 就在这时,张辅导员突然走了出来,他脸上还按着个冰袋,询问孙静怡:“在给谁打电话呢?” 孙静怡笑了一下,说:“我男朋友。” “哦,就是那个叫王峰的?”张辅导员显然也听说过我的名字,毕竟曾经也很耀眼,闻名整个省城。 孙静怡点了点头,又说:“他叫王巍,不叫王峰果他在的话,这件事情肯定能够迎刃而解。” 说起我的时候,孙静怡的脸上透着几分幸福,显然以我为荣、以我为傲。 “哦……”张辅导员又问:“那联系上了吗? 孙静怡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失落,低着头说:“没有……他的电话打不通了。” 其实之前我在家里住的时候,孙静怡她爸是去看过我的,不过当时的我万念俱灰只想等待我爸出狱,不愿意和别人打交道,所以孙爸爸也没和孙静怡说这件事。 张辅导员轻轻叹了口气:“你们有多长时间没见面四年了吧………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孙静怡望着天边的云,眼神有些发呆,似乎在想什么。 “四年没有见你,还能算男朋友吗?”张指导员摇着头说:“四年了,一点消息都没,一次也没联系过你,你不仅不生他的气,还很担心他的安危?” 孙静怡同样摇了摇头:“我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是有苦衷的,一旦他闲下来了,一定会来找我!” 孙静怡对我越是信任,我的心里就越惭愧,感觉对不起她。 张辅导员突然伸出手去,轻轻握住了孙静怡的手,柔声说道:“小孙同学,看你这样痴痴地等他,作为老师的我也很心疼啊!” 张辅导员突然的举动,把我都给吓了一跳,心想这老师要干什么,安慰学生也不用这样子吧?我绝对不是个思想保守的人,但我并不认为一个异性老师在安慰学生的时候,可以去握学生的手,还说心疼学生! 而且他目光里,竟是满满的爱意和宠溺。 至于孙静怡,当然也是吓了一跳,闪电般就缩回了自己的手,吃惊地说:“张辅导员,你这是干什么?” 显然,她也没想到张辅导员会这么做。 张辅导员顿时显得有些尴尬,一张脸也满是通红,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啊,是老师有些冲动了,做出了些失态的动作。” 这个解释,显然不能让孙静怡满意,孙静怡仍旧满脸狐疑地看着他,眼神里也充满了戒备和提防。在孙静怡慑人的气场之下,张辅导员惭愧地低下了头,喃喃地说:“小孙同学,真的很对不起,我知道作为一个老师是不应该的……可你实在是太有魅力了,让我也忍不住对你生出了几分爱慕之心。我知道你接受不了,其实连我自己都接受不了,我都认为自己没资格做一名老师了,更没资格为人师表!真是不好意思,我会收回自己的心,希望你也不要介意,装作没有发生刚才的事吧…” 听着张辅导员的话,我的心里也是万分吃惊,我都想到张辅导员还有这样的心思。 看来我还是太嫩了啊,我以为张辅导员就是作为老师才关心孙静怡的,没想到他也脱离不了普通男人的俗套! 我去,大意了啊,没想到这还有个情敌。他娘了个腿的,我好不容易找个老婆,怎么那么多人盯着? 不过这事也没办法,我看着孙静怡长得漂亮,别人也觉得她很漂亮啊,不动心才有鬼呢。 反之亦然。 找个漂亮老婆,或者找个帅气老公,就要做好不断被人挖墙脚的心理准备。 相比陈不凡,张辅导员显然是更有魅力的,他成熟稳重,而且有责任心和男人的担当,长相也称得上是帅气,很多女生应该蛮喜欢他。 而且张辅导员虽然嘴上说会收回自己的心,眼角却又十分期待地看着孙静怡,显然希望孙静怡能给他个不一样的回馈。 不过,孙静怡要让他失望了。 孙静怡摇了摇头,无奈地说:“张辅导员,你的年纪虽轻,可在我的心里一直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希望你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如果你是这样,我以后肯定不会再接近你了。” 句话,彻底把张辅导员打入冷宫。 张辅导员更加羞愧,一点期待也不敢有了,立刻说道:“放心,不会再这样了,以后我只把你看作学生。” 孙静怡这才点了点头。 张辅导员返回医务室里,准备把冰袋还给医生,孙静怡也跟了进去,询问医生还有没有注意事项,孙静怡是个很拎得清的人,一些事情会做到底。 就在这么个时候,吴飞鹏突然来了,站在医务室的门口东张西望,我赶紧冲他招手,说你过来! 吴飞鹏来到我的身边,嘿嘿笑着说道:“峰哥,我找你老半天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吴飞鹏告诉我说,刚才的事他都听说了,知道张辅导员和孙静怡来这里了,想到肯定会跟着来,所以就过来了。 吴飞鹏问我怎么没去找孙静怡,我说你少废话,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吴飞鹏说:“放心吧峰哥,妥妥的!” 吴飞鹏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个pad,说我要的资料都在里面。 我一打开,果然很全,而且做得十分专业,各个系各个专业的帅哥都在里面,从名字到年龄再到爱好也很详细。 我说哟,做得不错啊,水平都比得上一些大公司的人了。 吴飞鹏得意地说:“那当然了,好歹咱也是大学生一点专业技能还是有的!” 我说你自己也挺有本事,犯不着整天拿你爸狐假虎威。 吴飞鹏嘿嘿笑着:“没有、没有,我很低调。” 我也懒得跟他去辩这个,我又不是他的人生导师。我细细翻看着吴飞鹏找来的资料,每一张照片、每一份个人信息都很仔细去看,想要从中查出玉面书生的下落。 早说过了,无论帅哥还是美女,都是稀有资源,所以数量并不太多,也就几十张照片而已。 这些帅哥,有的阳光、有的柔美、有的一身书卷气,有的露着六块腹肌,确实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都是能称得上校草、系草的人物,吴飞鹏确实挺能耐的,这么短的时间就搞到了特别全的资料。 我始终坚信,玉面书生身为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九的高手,就算再会伪装、易容,也不至于一点马脚都不露出。 凭我的慧眼如炬,只要玉面书生在这其中,我觉得我还是能看出一点端倪的。 我一张一张地翻着,但是说来奇怪,没有一个像玉书生的。 当然,我也没见过玉面书生,也不能单纯地说像和不像,只说一种感觉。毕竞我作为龙组成员,也和不少犯罪分子打过交道,知道犯罪的人大概长得什么样子、拥有什么眼神。 很快,我就翻到了最后一页,我摇了摇头,觉得不大对劲,所以又从头翻起。 吴飞鹏以为我在寻找潜在的情敌,还劝我说:“峰哥,你就不用做无用功了,孙主席和这些人一点瓜葛都没有,准确地说,孙主席根本看不上他们,从来都没正眼看过他们,都说孙主席的审美可能有点奇怪…” 吴飞鹏一边说,一边看向了我,喃喃地说:“要不陈不凡长成那样,怎么敢去试一试呢。” 吴飞鹏这小子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三番两次嘲笑我的长相,看来我还是对他太好了,我又骂了他一句,说你给我滚一边去。 吴飞鹏没滚,还嘿嘿笑着说道:“峰哥,和您开玩笑的,您大人有大量哈!不过真的,这些人和孙主席没有任何瓜葛,你与其担心他们,不如小心一下那个张辅导员,别看他是个老师,但他对孙主席有点太好了,我们都怀疑他可能对孙主席有点意思…” 果然,还是男人最了解男人,张辅导员打的什么主意,被很多人都看出来了啊。 这种事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旦动了心啊多少会留下点痕迹,也会落入别人眼中。 不过我并不在意,一来孙静怡对张辅导员并没感觉,二来张辅导员也不是陈不凡那种死缠烂打的人,被孙静怡拒绝过一次以后,应该不会再纠缠了 所以我什么都没说,仍旧翻看着pad上的照片。 看我没有反应,吴飞鹏顿时有些急了:“峰哥,你可定要当回事啊,那个张辅导员长得也挺帅的,学校里好多女生都喜欢他,还给他告白、写情书。张辅导员都三十多了,还没结婚,也没找对象,你不觉得很可疑吗,反正我怀疑他对孙主席有不轨的心。” 我心里想,还用你怀疑啊,张辅导员刚才都表白了。 不过,吴飞鹏一直叨叨也不是个事,我便说道:“行了,这事不用你操心了,我看这些照片纯属好奇,没想去找什么情敌。” 吴飞鹏听了以后大吃一惊,接着若有所思地看看我手里的pad,又看看我,恍然大悟地说:“峰哥,怪不得你没找孙主席见面,原来你四年不见竟然变了爱好,现在喜欢同性了啊。” 吴飞鹏一边说,一边双手抱胸,胆战心惊地说:“峰哥,我可不好这口,你千万别盯上我!” 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认认真真地说:“你再废话我把你嘴缝起来啊!” 吴飞鹏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继续翻看着手里的照片,可惜翻过来翻过去也没有什么头绪。我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医务室的门开了,张辅导员和孙静怡走了出来,孙静怡手里拿着些消炎药,递给张辅导员,告诉他每天要吃几颗。 张辅导员接过了药,说道:“小孙同学,我送你回寝室吧。” 如果是在之前,孙静怡不会拒绝的,毕竟张辅导员是名老师。 不过现在,孙静怡对张辅导员的看法已经变了,摇着头说:“不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张辅导员也知道是因为什么,只好叹气点了点头。 孙静怡说完以后,就准备转身离开了,不过她临走之前,又想起来什么,说道:“张辅导员,你一定要小心啊,陈不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既然能找来道上的人,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凶残的手段。不行的话,你还是报警吧,我始终觉得邪不胜正!” 张辅导员还沉浸在被孙静怡拒绝的失落中,一点都没觉得危险即将来到,怅然若失地说:“小孙同学,谢谢你的好意,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的!” 孙静怡还想再说什么,但是看着张辅导员痴痴看着自己的模样,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去。 但她一转头,就愣住了。 因为一大群黑压压的人正往这边走来,他们个个凶神恶煞,而且手持刀枪,一看就是道上的人。领头的人,是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光秃秃的脑袋像个灯泡,脖子上还戴着一条大金链子,嘴里则叼着一支粗大的雪茄,走起路来四摇八摆,十分嚣张。 在他身边,竟然还跟着陈不凡。 陈不凡一边走,一边朝着张辅导员这边指来,那个胖子点了点头,脚步更快,不用多说,陈不凡的援兵到了。 前面的那个大胖子,应该就是血阎罗本人了,果然很有气场,一看就是相当彪悍的角色,不亏是省城新一代的枭雄人物!不过他出手也够狠的,对付一个大学老师,竟然带来这么多人,为了巴结陈不凡也是很下血本。 “是血阎罗!” 果然,在我身边的吴鹏飞低声叫了出来,并且紧张地说:“张辅导员这次完了,血阎罗肯定会杀了他的!” “小孙同学,快走!” 看到这幕,张辅导员吃惊地叫了一声,拉着孙静怡的手就往另外一条路上跑去……

上一篇   1094 还是个练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