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4 还是个练家子 - 少年王

1094 还是个练家子

吴飞鹏说得没错,自从我大闹过一次省城大学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打孙静怡的主意了。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比如眼前的这个陈不凡,仗着自己老爹是公安局长,颇有点自命不凡的意思,想要啃啃孙静怡这块硬骨头。孙静怡都明确表示拒绝了,他却仍旧死缠烂打,还抓着孙静怡的胳膊不肯放手,这我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不说我闹多大的事,制止一下陈不凡总可以吧? 但我正要上前,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把就将陈不凡给推开了,还厉声质问陈不凡,说他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我的心里吃惊,没想到这学校里还有人敢得罪陈不凡,难不成这人来头更大,否则怎么敢英雄救美?我立刻朝着那人看去,就见他大约三十来岁的 年纪,脸上戴着一副眼镜,看着文质彬彬的样子更重要的是一身正气,一点都没怕陈不凡,这个年纪肯定不是学生,那就是老师了。 果然,看到这名老师以后,孙静怡像是看到救星,立刻叫了一声:“张辅导员” 原来是孙静怡的辅导员啊。 看得出来,孙静怡还是挺信任他的。 到底是重点大学,不会眼睁睁看着陈不凡这种纨绔子弟胡作非为,我对这位张辅导员的好感顿时噌噌上升,如果学校的老师都能像他一样负责该有多好。至于陈不凡,他就是再自命不凡,也不敢在这种重点大学接直忤逆老师,更何况他还是学生会的副主席,于是他满脸堆笑地说:“张辅导员,您说得哪里话,我又没有干嘛…” 辅导员这个职位虽然不高,但也不是学生随随便便能欺负的。 “你还想要干什么?”张辅导员声色俱厉地说:“陈不凡,不要觉得你父亲是公安部门的领导,你就能够胡作非为你是公安子弟,还是学生会主 席,更要以身作则,知不知道?” “是、是…”陈不凡连连答应。 张辅导员训完陈不凡后,才回头对孙静怡说“走,我送你回寝室,看看谁还敢拦着你” 孙静怡点了点头,她会拒绝同龄男生的护送,但是不会拒绝一个老师的好意。 有了张辅导员护送,我也松了一大口气。 孙静怡和张辅导员下楼以后,刚才还满脸堆笑的陈不凡,立刻换了一副模样,不光面色冰冷,眼神里也充斥着狠毒。和他一起的几个学生立刻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又是这个张辅导员坏事!” “是啊,都好几次了,别的老师都不会管凡哥就这个张辅导员喜欢多管闲事” “凡哥,让你爸打个招呼,撤掉那个张辅导员算了一个破辅导员,还敢在你的太岁头上动土” 原来这个张辅导员不止一次地帮过孙静怡了,学校里有这样的老师也挺让我放心。不过,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得罪陈不凡好像也不是事,除非他有更强硬的后台,否则他这辅导员的职务说没就没了。 陈不凡摆了摆手:“这点小事,还用不着我爸出手而且,我爸要是知道我为了一个女人才去为难张辅导员,肯定会训我的。” 众人都不说话了,又问陈不凡打算怎么解决? 陈不凡冷笑着说:“我嘛,自有妙计!” 接着,陈不凡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接着恭恭敬敬地说:“阎罗叔叔,我是不凡,有点小事想麻烦你…” 阎罗叔叔? 从陈不凡的语气来听,这个“阎罗叔叔”的来头好像挺大,而且颇有几把刷子,能够帮人平事。 我想起来,吴飞鹏之前告诉过我,省城的地下势力经过洗牌和重组以后,现在有个叫“血阎罗”的在道上挺威风的,难道就是这个人吗? 果不其然,陈不凡报了张辅导员的名字和住址,让这位“阎罗叔叔”出手去教训他。 “好的,那就谢谢阎罗叔叔了,我等您的好消息哈!” 陈不凡喜滋滋地挂了电话,得意地对身边的几个人说:“血阎罗答应出手了,至少要断张辅导员的一条腿” 旁边的几个学生立刻拍着马屁,说陈不凡真是太有能耐了,竟连血阎罗也请的动。陈不凡得意洋洋地说:“那当然,不看看我爸是谁?血阎罗要想在省城呆得长久,还不是要看我爸的脸色行事!” 几个学生纷纷称是,又说:“以后,那个张辅导员肯定不敢再多管闲事了” “是啊,他一个破辅导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也不看看凡哥是什么人” “就是那个什么王峰回来,凡哥也未必把他放在眼里” 陈不凡阴沉沉说:“别说,我还真想和那个王峰掰掰腕子,让孙静怡知道我不比那个窝囊废差” 又有人问:“凡哥,血阎罗什么时候出手?” 陈不凡说:“现在已经派人来了,找到张辅导员就能干他。” 众人都很兴奋,说是想去看看热闹,陈不凡也答应了,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地下了楼。 我的心里当然不是滋味。 我说过了,陈不凡怎么骂我都无所谓,我也不会跟他一个浪荡公子计较,但他欺负孙静怡肯定是不行的。至于张辅导员,我和他虽然素不相识,但 他是因为孙静怡的事情才惹上这麻烦的,我肯定也不能坐视不理。 但我现在的身份,肯定不方便抛头露面,引起玉面书生的警觉就不好了。 我思来想去,一边悄悄跟着陈不凡等人,一边给龙王打了一个电话。 龙王早已洗白上岸,现在是龙华集团的董事长,生意在省城做得非常大了,虽然不再插手道上的事,但还是有一定威信的。 我想,这种小事,他应该能搞得定。 之前我在家住的时候,龙王和流星他们来看过我,我就是在那时候重新存了他们电话。我来省城,本来不打算打扰他们的,但是这次实在没办法了。 不能眼睁睁看着张辅导员断条腿吧? 龙王接到我的电话以后当然又惊又喜,得知我在省城以后更是要来马上见我。 我跟他说不用着急,我还有任务在身,等完事了咱们再好好聚。 接着,我便把现在的情况跟他说了一下,并说清楚了我不方便出手的原因。 龙王一听就骂了起来,说血阎罗那个王八蛋,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竟然连个学校的老师也欺负上了。接着,他就让我等着,说现在就给血阎罗打电话,让他不要去找张辅导员的麻烦。 我说可以。 龙王好歹是这么大的董事长,血阎罗应该会给点面子的吧。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继续盯梢陈不凡那一群人。 陈不凡他们也很快找到了张辅导员。 张辅导员在女寝的楼下,正和孙静怡在说话。 陈不凡他们不敢靠得太近,远远站在一边,至于我就站得更远。但我通过唇语,可以看到张辅导员在和孙静怡说:“以后碰到陈不凡这种人,你就不要和他客气,直接大耳刮子甩上去,无论出了什么事情,老师和学校都会为你撑腰” 孙静怡则点点头,说谢谢老师。 早就听说孙静怡和学校的关系处得不错,看来真是这样。 甭管张辅导员有没有这个能力,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让我肃然起敬,也更坚定了我要帮他出头的决心。 至于陈不凡,则暗中向血阎罗汇报消息,说清楚了张辅导员的具体位置,接着便和其他几个学生挤眉弄眼,说等着看好戏吧。 不出一会儿,果然有几个彪形大汉朝着陈不凡走了过去。那几个大汉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是道上的人。他们和陈不凡汇合以后,陈不凡就指向了女寝楼下的张辅导员。 那几个大汉点点头,便朝着张辅导员走了过去。 我的心里顿时着急起来,心想龙王怎么还没回信?说时迟、那时快,龙王真就在这时候打来电话了,我赶紧接了起来,就听龙王骂骂咧咧地说:“这个血阎罗真不是东西,竟然连我的面子都不肯给!” 我的心里顿时往下一沉,说那怎么办? 龙王说道:“我现在就过去,亲自保护那个张辅导员” 我说来不及了,血阎罗派来的人已经往张辅导员那边去了。 龙王“靠”了一声,说道:“我现在就去,半个小时之内必到” 龙王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但,就算龙王插着翅膀飞来也来不及了,半个小时,足够那几个大汉把张辅导员的两条腿来回断十次了。虽然我不方便抛头露面,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张辅导员被他们给欺负了。 更何况,孙静怡就在旁边,我心一横,便朝张辅导员和孙静怡走了过去。 但我哪里想到,接下来的场景却让我大惊失色 那几个彪形大汉和张辅导员没说几句,两边果然大打出手,孙静怡还着急地说要报警,然而张辅导员竟然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几个彪形大汉全部撂翻在地 嚯,看不出来张辅导员还是个练家子!

下一篇   1095 他,不怀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