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3 这里,不是你家 - 少年王

1093 这里,不是你家

千算子说得一点没错,他报出玉面书生的地扯以后,我跑得比谁都急、都甚至都来不及和猴子、小阎王他们道一声别! 不为别的,就因为千算子刚才说的地址,是我们省城的某个重点大学,而孙静怡就在那个大学读书。天知口道玉面书生到那干什么去了,我只知道孙静怡肯定非常危险,因为以孙静怡的姿色,百分百会被玉面书生盯上。 而以孙静怡的性格,又百分百会拒绝玉面书生,以玉面书生一贯以来的作风,孙静怡能讨得了好吗? 一想到孙静怡有可能的遭遇,我就忍不住一阵阵头皮发麻,同时心里暗暗的想,玉面书生啊玉面书生,你要真敢把我姐怎么样的话,我肯定会把你小子碎尸万段! 我用最快的速度奔到机场,又用最快的速度买了张到省城的机票。 中午刚过,我就站在了省城的大地上,接着又马不停蹄地打车前往孙静怡所在的大学。 我曾来过这所学校,所以还算熟门熟路,那还是在孙静怡刚开学的时候,我和她们校学一个叫吴飞鹏的富二代发生冲突。时间一晃,四年都过去了,孙静怡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 我站在这所学校的门口,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一时间有点感慨万千,省城的变化当然很大,自从小阎王解散了他的势力后以,也不知道现在谁在地下称雄,八大家族又怎么样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里再没有什么皇帝了,夜明已经没有势力在北方生存。 至于龙王、流星什么的,据我所知他们早就洗白,成功登岸成为知名的企业家了,肯定不会再和道上的事情有染。当然,我这次回来也不计划找他们。 我还有其他的任务呐,实在没有必要打扰。 这几年来,我一次都没联系过孙静怡,当然不是因为不想她,而是因为我被诸事纠缠,始终分不开身。 但我站在大学门口是懵逼的,因为我没有孙静怡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该上哪去找她。四年不见,她肯定不在原来的班了,这学校少说有万把人,相当于个小镇子了,怎么找她? 我正发愁的时候,眼睛往前一瞥,恰好看到几个男生正在扎堆聊天,其中一个特别眼熟。 我一看他就笑起来,正是以前被我教训过的那个富二代吴飞鹏,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没想到又碰见他了。记得当初,他还开陆地巡洋舰撞过我呢,不过后来也被我收拾的够惨。 我想,他肯定知道孙静怡在哪里。 我便朝他走了过去,远远地就听见吴飞鹏在吹牛逼,说自己昨天晚上又把哪个系花睡了之类的。这家伙也算是狗改不了吃屎的典范,当初就是因为孙静怡才被我狠狠揍了一顿,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是不长教训。 不过,应该不敢再找孙静怡了。 我走过去,用手搭住吴飞鹏的肩膀,吴飞鹏立刻不耐烦地说:“你他妈谁啊,我的肩膀也是你能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脸就已经傻住。 包括在他身边的几个朋友,一样个个脸色难看,显然想起我是谁了。 “我能碰你肩膀了吗?”我嘿嘿地笑着! “能……能…”吴飞鹏吓得脸色煞白:“峰,峰哥,你回来啦!” 以前我在省城是王皇帝,人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叫王峰,所以吴飞鹏还是以“峰哥”来称呼我。我说飞鹏,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有几年没回来了,想找我静姐,你知道她在哪吧? “知道,知道…”吴飞鹏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我带你去找她!” 我就喜欢吴飞鹏这么自觉的人。 我说那就走吧。 吴飞鹏带着我往校园里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讨好地说:“这个时间,孙-主-席肯定在自习室,过去那边就能找到她了!” 我疑惑地说:“孙-zhu-席?” 吴飞鹏说是啊,孙静怡现在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会zhu-席。 原来如此。 并没什么奇怪,孙静怡以前在初中、高中都是学生会主席,大学四年肯定也会重操旧业。 我笑着说:“你对我静姐还挺上心的嘛,连她在哪都一清二楚!” 吴飞鹏一听,吓得脸都绿了,赶紧给我解释,说孙静怡在他们学校是明星一般的存在,一举一动都很受人关注,甚至有人在学校论坛直播孙静怡的动向,所以他才知道,并且一再发誓,说他绝对没有再动邪。 我说行了,和你开玩笑的,谅你也不敢的。 吴飞鹏一脸讪笑,说是是是,肯定不敢,话虽这么说,我的心里却忧心忡忡,孙静怡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光芒四射啊,玉面书生那个家伙如果真的在这,肯定会盯上她的。 我问吴飞鹏,说平时有人追我静姐吗? 吴飞鹏头摇得像拨浪鼓,说自从我闹过一次学校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打孙静怡的主意了。 我点点头又向吴鹏飞打听孙静怡的近况,最好把这四年来的事情都讲给我听。 吴鹏飞告诉我说,孙静怡在大学里顺风顺水,和老师、同学的关系都很好,大一下半学期就做了学生会的主席,之后更是连任三届,一届都没落空每次都以最高票当选。 我点着头,这确实符合孙静怡的作风,这个看似柔柔弱弱的女孩,其实体内蕴藏着极强的能量。 至于追求者,就更没有了,毕竟人人都知道孙静怡有个极其彪悍的男朋。 我笑着说:“那孙静怡没有主动找过男朋友吗?” 吴飞鹏还是摇头,说孙静怡好像不太喜欢男的,除了工作上的交流以外,其他时间从不接近异性。要不是知道我是孙静怡的男朋友,他都以为孙静怡是个同性恋。 说完了孙静怡,吴飞鹏还说了点其他的事,比如省城中的局势。他告诉我,自从我和小阎王离开后,省城道上又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风波、起伏,不过现在居于平稳了,地下世界有个叫“血阎罗”的名气很大,很多事情都是他说了算。 新陈代谢,旧者退位、新者上位,本身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毕竟我是龙组的副队长,也早已过了要在道上拼杀的日子,所以什么血阎罗、血阎王的,我也没有多问。但我注意到吴飞鹏这小子一边说,一边给他旁边的兄弟使眼色,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但他这点小动作哪能瞒住我的眼睛,气得我一把就掐住了他的脖子,甚至将他高高举了起来,恶狠狠道:“说你在干什么,否则我要你的命!” 实在不能怪我这么凶残,我实在是太担心孙静怡的安危了,毕竟玉面书生那个大魔头还在这所大学。 吴飞鹏吓得都快尿了,两条腿在空中扑腾,慌张地说:“我说,我说!” 他的那些哥们也都吓坏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我这才把吴飞鹏放下来,让他跟我有什么说什么,敢有半句假话当场要他的命。我曾经是省城的皇帝啊,出了名的杀人如麻,吴飞鹏哪敢在我面前说谎,立刻战战兢兢地给我解释,说学生会的副主席陈不凡,虽然没敢明着追求孙静怡,但也假借工作之名常常接近,现在应该就在自习室里和孙静怡在一起。 陈不凡是吴飞鹏的朋友,所以吴飞鹏想让兄弟给他打声招呼,说我这个魔头来了,让他赶紧逃远一点。 自从我在这个学校闹过一次,我都不敢相信竟然还有人敢接近孙静怡,这个叫陈不凡的估计来头不小啊。果不其然,我一打听陈不凡的身份,才知道他是本地公安局长的儿子,别说在这所学校里了,在省城也是横着走的存在,怪不得敢打孙静怡的主意呢。 这么多年没在省城,没想到连公安局长都给换了。当然这也正常,以前常说铁打的省城、流水的皇帝,其实公安局长也是一样,不过我也没当回事,我可是龙组的副队长,他爹在我面前也得乖乖听命。 我只要确定不是玉面书生就足够了。 我心里想,玉面书生就是再会伪装,哪怕混到这所学校当学生了,也不可能弄来一个公安局长的爹,所以肯定不是这个陈不凡。至于陈不凡要打孙静怡的主意,那就随便他打,撬得走了算他本事。 我拍拍吴飞鹏的肩膀,说没事,继续带我走吧。 吴飞鹏点点头,继续带我往前走去,在路上还小心翼翼地和我说:“峰哥,我没有小瞧你的意思啊,我只是想提醒下你,毕竟你这么多年不在省城待会儿见了陈不凡可别冲动,他可不是个好捏的软柿子!” 这个吴飞鹏真有意思,竟然还警告上我了。 当然,我相信他是善意,便笑着说:“放心吧,我不会冲动的。” 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可不一样了,才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发脾气。吴飞鹏这才松了口气,继续带我去自习室,进了某个教学楼里,又来到某个教室门前,吴飞鹏先往里看了一下,便告诉我说孙静怡就在里面。 教室门是关着的,不过门上有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我往里面一瞄,教室里人并不多,一眼就看到了孙静怡。四年不见,她比过去成熟了许多,头发也烫成了波浪卷,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看到孙静怡的瞬间,我的眼圈“唰”一下就红了,有四年没见我姐了吧,再看到她真是感慨万千,仿佛什么都变了,又仿佛什么都没变。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孙静怡给过我的照顾,她是这世界上第一个给过我温暖的同龄女孩,比李娇娇可早多了! 孙静怡在我心中的地位,更是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再看到她,我当然无比激动,恨不得立刻冲进去给她一个重重的拥抱。我有信心,就算我们四年没见,再见也像过去一样亲密,我和我静姐的关系永远都不会变,不过我还是忍不住了。 不是因为有个男生和他坐在一起--那个男生虽然长得不是太帅,但却天生有股居高临下的气势,从吴飞鹏的口中得知,他就是那个陈不凡,学生会的副主-席,仗着有个当领导的爹,在学校里几乎横着走了,经常借着工作之名靠近孙静怡。 现在也是一样,他正拿着一份文件,放在孙静怡的面前戳戳点点、口沫横飞,时不时还接个电话,做出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当个学生会副主-席,搞得好像企业老总一样繁忙。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正努力展现自己的男性魅力,可惜的是孙静怡似乎不吃这套,始终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冰冷态度。 我对这些并没感觉,凭我静姐的女性魅力,没人追求才算有鬼,我也不会小气到那个地步。我只要确认她还好好的、没有落入玉面书生的魔掌就够了。 至于身边围绕着的其他男生,我相信孙静怡自己可以妥善处置。 至于这个陈不凡,根本不是孙静怡的对手。 现在,还是抓捕玉面书生要紧,没必要去打扰孙静怡的生活。 据我所知,玉面书生无论在哪都会把自己打扮的很帅,我又在教室里瞄了一圈,没有发现特别帅的男生,知道玉面书生不在这里,便转身准备走了。玉面书生潜伏在这学校里,肯定是在寻找新的猎艳目标,我得尽快把他抓到才行。 吴飞鹏还挺奇怪,问我不找孙静怡了? 我说不找,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接着又问吴飞鹏:“你们学校有哪些长得比较帅的男生?你做一个册子给我,标上名字、照片和专业!” 我几乎可以肯定,玉面书生肯定伪装成了学生混在这里,所以要从那些长相帅气的男生下手才行。我是为了抓通缉犯,吴飞鹏却误会了,以为我要铲除所有潜在的情敌,紧张地说:“峰哥,这就不必了吧,孙主席未必喜欢长得帅的,比如像您这样…” 我直接踹了他屁股一脚,说滚逑一边去,让你干嘛就干嘛! 吴飞鹏连声称是,捂着屁股跑了。 在这世上,无论帅哥还是美女,都属于罕见的稀有品种,尤其在这发达的网络时代,相信吴飞鹏很快就能做出册子给我。不过我也没有闲着,我给猴子打了一个电话,本来想报下我的平安,再问问千算子看有没有玉面书生的详细信息。 结果电话一通,里面杂乱的声音差点没震破我的耳朵,我能听到他们正在喝酒、划拳,五魁首啊六匹马。 我这还忙活着抓玉面书生,他们那边倒喝上了,真是气煞人也。可是没有办法,规定了只能由我独自去抓通缉犯,他们帮不上我的忙,只能喝酒。我很努力地和猴子沟通着,说我已经到省城的大学了,让他把电话给了千算子有话和他说。 过了好大一会儿,电话终于转移到千算子的手里。 千算子号称料事如神,划拳却不咋地,一听他说话的声音就知道他喝大了,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东西。我把我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问他有没有玉面书生的具体下落,哪怕有张照片也可以啊。 千算子告诉我说没有照片,也不知道玉面书生的具体下落,只知道他在这所大学里面呆着。 我有些火,说你不是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吗,怎么连玉面书生的照片都没有,以后不要吹那种号称无所不知的牛逼了。 千算子也恼火地说:“你懂个屁,玉面书生的阴阳神功练到一定境界,容貌可以常常发生变化的好吧,有照片顶屁用,人家隔几天就换张脸!龙组有他十几张照片呢,你看有一张能派上用场吗?” 确实,阴阳神功练到一定境界,可以让自己的容貌发生改变当然不是直接换一张脸,还不至于那么神奇,是他可以控制暗劲到达脸部,让自己的五官做出微调,眼睛变大或是变小,鼻子挺立或是塌方,再配合发型、眼镜等等,就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 总之,确实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华夏大地上的奇人多到远远超出想象,看来,还是要靠我自己找了。 我无奈地挂上了电话。 好在玉面书生有个习惯,无论容貌怎么改变,都一定要以帅至上,据说是他接受不了丑的容貌,座右铭是“毋宁死、绝不丑”。妈卖批的,像我这种长得不太好看的,听到这样的话简直扎心。 就像我之前说的,帅哥美女永远都是稀缺物品,相信吴鹏飞的帅哥图册送来以后,能够让我从中获得一点线索。 玉面书生就是再永葆青春,也不至于和二十岁的大学生一模一样吧? 在这之前,我还是多看几眼孙静怡吧。 我又凑到教室门口往里张望,恰好看到孙静怡正在收拾自己的书本,看样子准备要走了。而那位副主席陈不凡也站了起来,好像要和孙静怡一起离开。 果不其然,两人一起走了出来。 我赶紧躲到另外一边的拐角里,我暂时并不计划和孙静怡见面,我还知道孰轻孰重,抓捕玉面书生是最重要的抓到玉面书生以后,如果还有时间,再和我静姐叙旧不迟。 孙静怡很快就走了出来,陈不凡仍旧像条狗似的跟在身后,孙静怡顿时不满地说:“陈不凡,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麻烦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陈不凡满脸堆笑:“孙主-席,我送你回去。” 孙静怡冷冷地说不用了,接着转身就走,但陈不凡还是跟了上去,孙静怡又回过头,说道:“陈不凡,你要再跟着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孙静怡的声音挺大,引得走廊里面很多学生回头来看,陈不凡顿时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嘟囔着说:“孙主席,我就想不明白了,那个王峰到底有什么好的,让你可以一直留恋到现在啊?为了接近你,我花了好几年才做到副主席的位子,我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都想和你在一起,你就算是颗石头心也该被我捂热了吧?反观那个什么王峰,人人都知道他是你的男朋友,可他这几年有来看过你一次吗,真不知道你一直想着他干什么!” 孙静怡的眉头皱起,冷冷地说:“陈不凡,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提起王峰,你没有资格将他的名字挂在嘴边!” 孙静怡的语气冰冷、果断、干脆,说完这句话后,立刻转身就走。 陈不凡却还不肯放弃,竟然一把抓住孙静怡的胳膊,喘着粗气说道:“孙-主-席,我到底哪里不如王峰?他就算再有能耐,也不过是个小混混而已,还被小阎王赶出省城去了!我敢发誓,他那种窝囊废,肯定一辈子都不敢回来了,你就不要再等他了,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痴心人吧!” 当初我离开省城,确实是和小阎王起了“内讧”,当然那是假的,我只是借机前往凤城、混入夜明而已。 不过在省城人的心中,我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是被小阎王给赶出来的陈不凡说我的坏话,我并没什么感觉,以我现在的身份,还不至于和陈不凡这种人去置气。但他死缠着孙静怡,还抓住了孙静怡的胳膊,这就让我觉得十分不爽了,关键孙静怡一再让他放手,他还不肯。 “孙主-席,咱们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明白,你就给我一个机会不行吗?” “不行,你放手!” 陈不凡如果只是正常追求孙静怡,我是绝对不会发火的,但他这样死缠烂打,还动手动脚,我肯定就接受不了。我相信孙静怡能处理好这件事情,但我还是压不住心里的火,这件事既然被我给碰上了,我就不能不管是吧? 我一迈步,就准备挺身而出。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孙静怡的面前,狠狠一把就将陈不凡给推开了,同时厉声喝道:“你干什么,真把这里当你家了?”

上一篇   1092 作妖的千算子

下一篇   1094 还是个练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