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9 扛着机箱的猴子 - 少年王

1089 扛着机箱的猴子

杨再兴当然非常得意,这是他一手操控出来的结果,用他手下一个雪藏了很久的女人,就让两个龙组的副队长自相残杀到这种地步,手段之高明、计划之缜密,至少是远胜之前的宋金刚的,没想到他才是龙组里最邪恶的存在。 我早说过,满是烂仔的流氓窝里也可能诞生英雄好汉,龙组这样高大上的地方也有下三滥的蛆虫。 杨再兴的真面目我早已了然,但我听到“林玉瑶死了”的消息时,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为林玉瑶感到悲哀,也为杨再兴的狠毒感到不寒而栗。我猜到杨再兴可能会灭口,但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做了,而且做得还这么快、这么绝。 这哪是个龙组队长,分明就是个杀人魔头啊,这样的人究竟怎么进的龙组? 或许宋金刚有句话说的没错,像杨再兴这样土匪出身的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阿古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吃惊地说:“怎……怎么会死了的?杨队长,你别和我开玩笑!” “我和你开什么玩笑?” 杨再兴走到阿古身前,弯着腰说:“你这个蠢货,功夫再高有什么用,还不是轻轻松松就上了我的套?我告诉你,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林玉瑶也是我让她去勾引王巍的,本来想让你在床上把他们抓个正着,可惜王巍并没上当……不过还好,他怕引起你的误会,就把林玉瑶塞进了衣柜里,这样反而给了我可趁之机,得以让我继续接下来的计划……” 杨再兴说着说着,又忍不住了。再次哈哈大笑起来,欢快地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阿古终于明白了一切,他在为之前的行为惭愧之余,也着急地问:“就算这样,林玉瑶为什么会死?” 杨再兴不笑了,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阿古,说:“你脑子进水了吗?你究竟是怎么当上副队长,又是怎么抓到金眼豹的?当然是我要杀人灭口了,只要她死掉的话,就没人知道真相了啊!” 阿古不笨,他的各项能力都很优秀。坚韧、聪明、勇敢、努力,唯独在林玉瑶的事上最容易犯糊涂。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所有。 相比于误解我的惭愧,林玉瑶的死亡显然更让他无法接受,阿古立刻疯狂的大叫起来,凄厉而暴怒的吼声响彻整条小巷。他想和杨再兴拼命,但他身上受了重伤,站都站不起来,只能不断地吼着,双眼通红无比,一张脸狰狞恐怖,嘴巴也大张着,仿佛想把杨再兴给吃了。 “你乱你妈!” 杨再兴狠狠踢了阿古的肚子一脚,“砰”的一声,阿古撞在墙上,又跌下来。 看着这幕,躺在一边的我只能唉声叹气。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我都给他解释过了,他就是听不进去,就是一味相信林玉瑶。 阿古又挣扎了几下,终究还是没能站起,继续咆哮着说:“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吗?”杨再兴冷笑着说:“我为什么还回来呢,当然是想杀掉你们两个。” 听着杨再兴的话,我当然吃了一惊,他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杀掉两个龙组的副队长?阿古也咆哮着说:“你杀啊,我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我看我师父和赵组长他们会不会放过你!” 杨再兴嘿嘿笑着说道:“我当然不会傻到会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啦!我先用你的刀杀掉王巍,再用王巍的棍来杀掉你,岂不就是两全其美?你看这地方连个监控摄像头都没有,是个多好的杀人现场啊!” 杨再兴一边说,一边弯腰捡起阿古落在地上的钢刀。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杨再兴手上戴着一副白手套,脚上也套着黑色的塑料袋,果然是有备而来的! 身为龙组队长的他,常年和顶级的罪犯打交道,当然知道如何杀人不留痕迹、不露马脚。他要用阿古的刀杀了我,再用我的棍杀了阿古,就能制造出我们两个同归于尽的场面,就算其中有什么疏漏和马脚,凭杨再兴的能力也能抹平! 他就是干这行的,当然知道怎么去做。 他提着刀,阴沉沉地朝我走了过来。 阿古慌了,冲我大叫:“王巍,快跑!” 但我哪里能跑得了,阿古最后劈我那刀极狠,我比他受的伤还重,他都站不起来,我怎么可能站得起来?就算我撑着双臂往前爬,没几步就被杨再兴给追上了啊! 与其去受那份屈辱,不如坦然面对死亡。 以及,想想怎么留下证据,让别人知道我是被杨再兴杀了的。 我恶狠狠地盯着杨再兴,仿佛恨不得把他吃掉一样。 “王巍,快跑!”阿古再次大叫了一声,突然猛地扑了出去,用力抱住了杨再兴的一条腿,冲我嘶吼着说:“王巍,我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希望你不要怪我,你快走、快走啊!” 我吃惊地看着阿古,完全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拦住杨再兴。 杨再兴使劲拖着自己的腿,但是怎么都无法挣脱阿古的束缚,只好又回过头去,用另外一条腿狠狠踢着阿古的头,一边踢还一边骂,砰砰砰、砰砰砰,很快就把阿古踢得血肉模糊,但是阿古仍旧抱着他的腿不肯松手。 “走啊,走啊!”阿古用力地吼着:“一定要把真相告诉大家,一定别让杨再兴这个王八蛋逍遥法外!” 阿古是龙组的人,当然言必称法。 看着阿古这么努力,我的心中当然无比难过,如果说我之前还埋怨他“不分是非”的话,现在怎么都没法再怪他了。 除了林玉瑶的事情让他犯糊涂外,他在其他事上从来没有掉过链子。 按理来说,我是不会丢下兄弟不管的,哪怕是和阿古一起死在这里,我也不会自己率先逃走。但是今天不一样了,阿古这么努力地拖住杨再兴,我就不能辜负他的愿望,我必须要逃出去,必须要把杨再兴的真面目公之于众,这样就算阿古牺牲也牺牲的有价值! 打定这个主意,我便努力撑起双臂,咬牙吃力地往前爬去。 我的速度当然很慢,阿古那一刀伤得我实在不轻,但我还是很努力地往前爬着,求生意志让我排除万难,能爬多远爬多远。 身后不断传来杨再兴的谩骂声和阿古的嘶吼声,杨再兴不断踢着阿古,阿古却死不松手。狭长、阴暗的小巷里,我就是不用回头去看,也知道阿古伤成什么样子了,可我还是很努力地往前爬着,哪怕姿势像条蛆虫一样狼狈,我也从未改变自己的意志。 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给阿古报仇! 我怀着这样的信念,在这条小巷里一步步爬着,潮湿的地上布满水渍,似乎有人在这尿过,四处还散发着臊臭,但我一点都不在乎,只要能活下去,这点屈辱都没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嗡嗡的风声突然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破空而来。 如果我的体力尚在巅峰状态,躲开这一下绝对轻而易举。可惜的是我办不到了。我回过头去,才看到是阿古的那把刀飞了过来,显然是杨再兴为了拦我而掷出来的,我看到了,却躲不开,就听“飕”的一声,钢刀已经扎入我的大腿,而且狠狠穿了过去,直透地面。 “啊……” 我的惨叫声响彻整条小巷,甚至惊起了好几只准备觅食的猫头鹰。 其实以我现在的耐受能力,完全没必要因为这刀叫成这样,阿古刚才往我胸前砍的一刀就够狠了,我也照样哼都没哼一声。可我现在就是想叫,或许是为了发泄心中的郁闷,也或许是想让我的声音传远一些万一就有人听到了呢? “王巍!” 阿古也跟着叫了一声,显然是很担心我的安危,但他的声音已经很微弱了,似乎要扛不住了。 果然,杨再兴又狠狠踢出一脚,终于把阿古踢到一边去了。 阿古像条死狗一样,一动不动了。 还没拿到我的打神棍,他还不能杀了阿古。 虽然阿古又添了不少新伤,但是杨再兴总有办法洗清自己。 杨再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冲着阿古吐了口唾沫,又狠狠地骂了两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才朝我这边走过来。而我还在痛苦地叫着,想伸手去把腿上的刀拔出来,却做不到。 “跑啊,你继续跑……” 杨再兴很快来到我的身前,嬉皮笑脸地看着我,就好像看马戏一样,眼中满是兴奋和期待。 “唰”的一声。杨再兴把刀拔了出来,我的腿上顿时血流如注,疼的我再次惨叫出来。 “快,继续跑。” 杨再兴朝我狠狠踢了一脚,我的身子往旁边翻了出去。 杨再兴蹲了下来,像赶牲口一样,用刀背拍了拍我的屁股:“跑啊王巍,你不是挺能耐的吗,去过东海,还去过苗家寨,连续立了两个一等功。号称龙组十年一出的人才,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啊!” 我跑不动了,也爬不动了,只能粗重地喘着气,又恶狠狠地瞪着杨再兴,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说:“你会遭报应的!” “嘿嘿,我这辈子做过那么多恶事,要遭报应早就遭啦!有没有听过‘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说法?我啊,就是比你们活得长、活得久,今天过后我还是风风光光的龙组队长,甚至可以娶任老将军的孙女为妻,而你是那个家伙只能叮在耻辱柱上,因为一个女人而自相残杀的两个副队长,真是笑死我了!”杨再兴越说越兴奋,一双眼睛都闪闪发亮,显然想到了自己美好的未来。 我气喘吁吁地说:“你好歹也是个龙组队长,怎么能够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来?” 回想自己刚见到杨再兴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他虽然没有和我站在一边,但是他也没有选择助纣为虐,让我对他印象还挺好的,觉得这人起码心怀正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谁能想到杨再兴的真面目会是这样? 谁知我不提这茬还好,提了这茬以后,杨再兴竟然变得无比恼火,恨恨地说:“你他妈还好意思说?我又何尝不想做个好人?我是土匪出身不假,可是自从我进入龙组以后,到现在一件坏事都没做过,还帮国家抓住不少穷凶极恶的坏蛋和罪犯!是谁把我逼到这一步的,是你这个小王八蛋啊!” 我把他逼到这一步的? 我皱起眉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杨再兴喘着粗气,怒火中烧地说:“你要想娶任雨晴,你他妈早点出现啊!我都和任雨晴订婚了,几天后就要结婚了。你又横空杀了出来,又是和任雨晴私定终身,又是要做杨老将军的外孙,现在还来争这个龙组队长,你他妈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杨再兴咆哮着,抓着我的肩膀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让我成为整个龙组、甚至整个帝城的笑柄?!任雨晴是我的未婚妻,却和你卿卿我我、恩恩爱爱,你他妈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 “是,我是没多喜欢任雨晴,我是想巴着任老将军,让自己的地位再高一层,可我也没想过要和其他女人厮混!如果我娶了任雨晴,我一定会一辈子好好对她,不像你这个王八蛋似的朝三暮四、妻妾成群!在龙组的档案资料记载里,和你有染的女人就达十个之多,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和任雨晴在一起!” 杨再兴越说越怒,突然握起拳头,狠狠砸向了我。 杨再兴这一拳的威力当然够猛,一拳就把我砸得翻了过去,鼻子和嘴巴都一起冒出血来,而我倒在地上还在发懵。 十个? 有这么多吗? 杨再兴又扑到我的身前,抓着我的领子将我提起,冲我狠狠骂道:“王巍,你就是个王八蛋,禽兽不如的东西!我告诉你,我会走到今天全都是因为你,是你把我逼到了这一步,是你坏了我做个好人的愿望!林玉瑶和阿古本来不用死的,是你害死了他们,罪魁祸首是你!如果你不来和我抢任雨晴,不去争那个什么龙组队长,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些事了!” 杨再兴的一席话。把我说得又羞又愧,仔细想想的话,还真是因为我,才闹出了今天的事啊…… 杨再兴甩开我的领子,接着慢慢站了起来,身影显得高大而冷酷。 “所有事情都会过去。”杨再兴沉沉地说:“没人知道是我干的,你和阿古死了以后,大家会认为你们是自相残杀。而林玉瑶,是因为不甘受辱,所以才自杀的,所有的罪孽都会被你承担,你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见到女人就没命了,大家也不会有所怀疑。至于我,会以‘好人’的身份继续活下去,我会为国家抓捕更多的罪犯,会和任雨晴恩爱一生、白头到老!” 杨再兴一边说,一边举起了阿古的那把钢刀,并且用刀尖对准了我的心脏。 我心里想,这样也好,杨再兴能做个好人、还能对任雨晴一辈子好的话,我这死也算是有价值了,可惜拖累了阿古和林玉瑶…… 杨再兴呼了口气,就要对我下刀,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却传来一道阴沉沉的声音:“这不是你杀人的理由。” 杨再兴诧异地回过头去,我也把头抬了起来,才看到阿古不知什么时候又站起来了,而且就站在杨再兴的身后不远处。阿古伤痕累累,从头到脚没有一块好肉,双腿也在微微发抖,但他还是努力地站在杨再兴的身后,咬牙切齿地说:“你要杀人,还把过错都推在王巍身上,你不觉得自己无耻的过分了吗?就算你用这样的手段得到任雨晴,难道一辈子就能过得心安吗?你根本就不配做龙组的人,更不配做龙组的队长,这将是你永远的污点!” 我不知道阿古是用什么样的意志站起来的,但他既然能站起来,不赶紧趁机会跑,还在这讲大道理…… 杨再兴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我很无语地看着阿古,有时候觉得他挺聪明,有时候又觉得他蠢得过分…… 可想而知,已经动了杀心、并且已经付出行动的杨再兴。怎么可能因为阿古的几句话就改变初衷。他的嘴角向上勾起,冷笑着说:“你竟然还能站起来,真的是个奇迹。不过你别着急,等我杀了王巍,马上就来杀你。” 杨再兴能说这样的话,当然是因为看到阿古的腿微微发抖,知道他能站着就已经很吃力了,所以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杨再兴一边说,一边持刀向我扎了过来。 然而就在这时,阿古突然猛地扑出,像只大鸟一样朝着杨再兴扑了上去。杨再兴猝不及防,被阿古扑了一个正着,两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接着又互相扭打起来。 身受重伤的阿古,显然已经无法发挥自己的实力,只能用最普通、最低级的流氓手段,冲着杨再兴又抓又咬、又撕又挠。 我很理解阿古想要翻盘的心理,但是杨再兴怎么可能被这种手段给制服呢?阿古的精神可嘉,但行为无疑太幼稚了,我在旁边看着大摇其头,知道不用多长的时间,阿古就会被杨再兴一脚给踹飞了。 真不知道他多费这力气干什么? 可阿古不仅自己打着。还呼唤我也帮忙:“王巍,快来帮我!” 可是我上有什么用呢,我们两个废人抡圆了四个拳头,也根本打不过体力尚在巅峰状态的杨再兴啊! “快,帮我!” 阿古还在大叫着,声音显得急切而仓促。 我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突然明白了阿古的用意,整个人迅速扑了上去,和阿古一起冲着杨再兴又抓又咬、又撕又挠。我们这么做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想尽可能地给杨再兴造成一点伤痕,哪怕我们的指甲里或是嘴巴里有他一丁点的皮屑。凭借现在的科技手段也足以将他给拖下水,到时候他就玩不了“借刀杀人”的把戏了。 这是我和阿古最后的挣扎! 虽然不用多久,我和阿古就分别被杨再兴一边一脚踹飞出去,但是我们终究成功提取到了他身上的一些皮肉、毛发。 我和阿古躺在地上,面对着面露出微笑。 我的手里抓着一把杨再兴的头发,而阿古的指甲里有不少杨再兴的皮屑。 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了。 什么恩怨、什么纠葛、什么惭愧、什么责怪,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我们又成了同仇敌忾的好兄弟,哪怕在黄泉路上也能并肩前行了。 杨再兴哪里知道我和阿古在打什么主意,以为我俩就是拼死一搏,想要最后和他拼上一把。 只不过是失败了。 杨再兴骂骂咧咧地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拍了拍身上的灰,才朝我们再次走来。 “王八蛋玩意儿,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杨再兴再次举起了他手里的那把刀,准备朝我斩下来了。 这一次的我,无疑显得更加从容,甚至眼睛直勾勾盯着杨再兴有种传说,死人的眼睛里会有凶手的印记,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可以一试。 “死吧!” 杨再兴一声厉喝,狠狠一刀朝我斩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空中传来:“杨队长,在我的地盘杀人,杀的还是我兄弟,会不会不太好啊?” 听到这个声音,杨再兴当然吃了一惊,立刻抬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 我也一样,心中震撼不已,立刻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只见旁边巷子的墙头上蹲着个人,一轮巨大的圆月嵌在他背后的夜空中,让他看上去像是月圆之夜才会现身的猿猴。这人的造型十分奇特,肩膀上竟然扛着个巨大的电脑机箱。胳肢窝里还夹着块曲面的液晶屏幕,让他看上去好像是刚从网吧出来似的。 不,不是好像,他就是从网吧刚出来的。 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龙组二队的队长,猴子!

上一篇   1087 一箭,双雕

下一篇   1090 我,不能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