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7 一箭,双雕 - 少年王

1087 一箭,双雕

黄氏三刀! 显然,这样朴素的名字是黄杰起的,也是黄杰传给阿古的。阿古说普天之下已经很少有人能接住他这三刀了,我相信他没有吹牛,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三的金眼豹都被他给生擒了,又有几个人能挡住他这三刀? 我由衷地说了一声:“确实厉害!” 阿古更加得意洋洋,又给我讲起了他这三刀的来历,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是他师父黄杰所创,接着又传给他的。 他说自从杨家和我一别之后,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练武之中,除了出外执行任务,其他时候都在练刀,一天都没断过。之前任、杨两家婚礼的时候,他受黄杰之命前来助我,发现我的功夫超过他很大一截,这让他觉得受到了很大刺激,从那之后就更加辛勤地练功,因为他们练外功的本身就没有我们练暗劲的进度快,所以他更是付出了比常人辛苦十倍、百倍的努力,真正做到了夏练三伏、冬练三九。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自己的努力之下,也在黄杰的教导之下,他的进步终于一日千里,才有了今天这个水平。 听着阿古的讲述,我的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和他相比,我主要是依靠龙脉图,而且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执行任务,所付出的努力也没有阿古多。在这上面,我确实很佩服他,这一切也是他应得的,老天不会辜负努力的人! 听阿古讲这几年来的生活,我都有点入了神。快忘记衣柜里的林玉瑶了。 阿古对我是真没戒心,滔滔不绝地讲着,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将他那点老底给我抖了个光。他告诉我,要想在明晚的决斗上赢他,只要想办法挡住他的黄氏三刀就可以了。 我听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也不是个喜欢占别人便宜的主,别人敬我一尺,我肯定会还一丈。 我便把我的杀手锏也告诉了阿古,说我会炎烧拳、寒冰拳,常常在对敌的时候。出其不意地给上对方一拳,而且如果被我打中胸口的话,心脏都会因此麻痹一会儿,这样就给了我获胜的可趁之机。 我一边说,一边给阿古演练了下,亮了亮我的炎烧拳和寒冰拳。 我笑着说:“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小心啊,被我打中胸口就玩完喽!” 看着我的拳头一个发红、一个发白,还都冒着白雾,阿古当然惊为天人,说这实在太神奇了,看着像是电视里的特效一样。我说是啊,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在一定程度上,我也算是一个武痴,不然不会坚持这么多年。 说起练武,我也打开了话闸子,给阿古讲我这几年的经历和所见所闻,比如苗家寨的长生果啊,挥舞着一口棺材的夜哭郎君啊,号称“天上地下无所不知”的千算子啊,逼急了连屎都吃的白云城主啊,把一张渔网当武器的东海魔君啊等等,阿古听得也很入神,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既然聊嗨了,当然就少不了喝酒,什么林玉瑶完全被我忘到脑后去了。 阿古说:“王巍,你的经历真是多姿多彩,跟你一比我那点事就显得太贫乏了。” 我说哪里,你也很不错啊,在龙组你是独一份的。 阿古又问我,说你觉得咱俩明天谁能赢呢? 我说那说不准,我估摸着肯定有番恶斗。 阿古说着说着,突然又不说了。摸着酒杯唉声叹气,眼睛里面也弥漫着难过。 我莫名其妙,说你怎么了? 阿古说:“王巍,今天晚上我是不是挺丢人的?” 我才反应过来,阿古在说他和林婉儿的那场比武,他的实力明明超过林婉儿那么多,却被林婉儿搞得差点输掉比赛,现场确实很多人摇头叹息,就连黄杰都失望地拂袖而去。 阿古越说越难过,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我真是对不住师父的教诲,他让我学会冷酷、绝情,可我就是做不到啊,我一听到‘林玉瑶’这三个字,就会变得特别激动,我可以不和她在一起,但看不了她吃一点苦!” 这场酒喝到现在,阿古显然是喝飘了,刚才是笑,现在是哭。 喝过酒的也都知道,酒桌上这种人其实不少,说起高兴的事就笑,说起伤心的事就哭,这是真喝多了。按理来说,作为酒友,我该安慰阿古两句,但是阿古提起林玉瑶后,我的后背马上冒出冷汗,脑子也清醒了一大半,因为我想起来林玉瑶就在我衣柜里,还是半裸着的! 他妈妈的,我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我回头看了一下衣柜,那里还没什么动静,林玉瑶暂时还没醒来,但是有片衣角却露了出来,这个发现让我头皮顿时发麻。不过我也是做贼心虚,一般人哪会注意什么衣角? 就算看到衣角,也不会联想到里面藏着个人啊! 与此同时,阿古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真的,我听不了‘林玉瑶’这三个字,她是背叛过我没错,可我一点都不怪她!是我没钱、没用,别看我是个龙组的副队长,可我连帝城的房子都买不起,她不跟我也是理所应当的……我不管她以后会怎么样,反正我不许任何人欺负她!” 阿古一边说,一边趴在桌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其实,何止他听不了“林玉瑶”这三个字,连我都听不了啊,阿古每提一次,我额头上的青筋就跳一下。阿古越说,我就越发肯定,一旦他发现衣柜里面的林玉瑶,指不定要和我怎么拼命,这可怎么整啊? 看看时间,都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阿古怎么还不上厕所呢,练武的人肾功能都这么好吗,一点都不给我转移定时炸弹的机会? 这样下去,不等阿古发现林玉瑶的存在,林玉瑶就自己半裸着走出来了啊! 我一边心急如焚,一边安慰阿古,说林玉瑶啊,其实不值得你爱,她就是个拜金女,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你说是不是呢? 按理来说。我不愿意过问别人感情上的事情,但我这么说也是有根据的,就凭林玉瑶刚才的所作所为,我就断定她实在不是什么好人诚然,是杨再兴安排她这么做的,可她一定就要执行这个命令吗,难道她自己没有点是非观、道德观? 她不是不知道阿古会来,也不是不知道我和阿古会发生什么事! 而且我也相信,她之前说的那番话是真心的,她所求的就是个安稳,谁能带她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她就能像条狗一样地跟谁。 这样的女人,肯定不值得爱! 但我这么说了,阿古反而还生我气,让我不要说林玉瑶的坏话,还说林玉瑶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只是一时被杨少宇那种渣男给蛊惑了而已。 听这意思,我要再说林玉瑶点什么,他就要和我翻脸了。 我只好说是是是,林玉瑶是完美无缺的,这样总行了吧? 阿古点点头:“对,她就是完美无缺!” 我摇摇头,说你去上厕所吗? 阿古摇了摇头,说不上。 我也算是服了,阿古的肾功能真是强劲。我只好说:“我想去上,陪我去趟总可以吧?” 阿古终于点了点头,说行。 我便勾着阿古的脖子往外面走,同时心里也舒了口气,心想只要把他调开,我就能安排二队的兄弟移走林玉瑶了。岂料我俩刚走出门口,就见迎面又走过来一个人,竟然是龙组六队的队长杨再兴! 看到杨再兴的瞬间,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额头上的冷汗也齐齐而出,我知道这家伙这时候来,绝对不安好心! 负责守夜的兄弟也注意到了杨再兴,立刻“啪”的敬了个礼,说杨队长,您怎么来了? 杨再兴说:“我来找我一个手下,她来找王巍了,但是现在没音讯了,你知道她在哪吗?” 守夜的兄弟一脸迷茫:“你手下是谁啊?” 杨再兴回答:“是个女的,二十来岁,长得还挺漂亮。见过没有?” 守夜的这个兄弟当然见过,一脸疑惑地朝我看来。 这时候,醉醺醺的阿古也注意到了杨再兴,立刻站直身体,“啪”地敬了个礼,叫了声杨队长。 我没办法,治好如法炮制,也跟着敬了个礼,叫了声杨队长。 杨再兴便朝我们走过来,分别跟我和阿古打过招呼,问我们明天就决斗了。怎么现在还在喝酒。阿古说怕以后见不到了,所以赶着今天和我喝上一回,又问杨再兴来干嘛了。 杨再兴说:“林玉瑶说是来找王巍问点事情,这都凌晨一点多了也不见她回去,打她电话也打不通,所以我来看看怎么回事。” 可想而知,阿古听到“林玉瑶”的名字,立刻就清醒了不少,回头问我:“林玉瑶来找你了?” 时至此刻,我也没法再撒谎了,只好说道:“是的,林玉瑶之前来找过我。” 阿古一听就急了,问我怎么没和他说? 我说喝了不少的酒,把这茬给忘了。 阿古更加着急:“你怎么能忘了这事,你知道我有多想她么……” 阿古的话还没有说完,杨再兴便拦住了他,有些着急地对我说道:“王巍,那后来林玉瑶去哪了,怎么现在还没回去?” 我抬头看着杨再兴,我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这家伙的演技实在太好了,好像真的很着急似的。阿古也一样着急,问我林玉瑶到哪去了。 我没理阿古,有些无语地看着杨再兴,说你这样有意思吗? 杨再兴一脸迷茫:“什么有意思没意思,我只想知道林玉瑶到哪去了!” 院子里突然响起的吵吵声,引得几个在这过夜的兄弟也起来了,揉着惺忪的眼询问到底怎么回事。我抱着双臂,说杨队长,何必还演戏呢,林玉瑶在哪,你比谁都清楚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杨再兴显然有点心虚,不再和我废话。直接奔向我的屋子。阿古也着急了,跟着杨再兴跑了过去。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也知道杨再兴打的什么主意,可我愣是一点办法都没,只能捂着额头唉声叹息。 什么江湖经验,什么身经百战,在杨再兴精心设置的陷阱面前,真的屁都不是了。 万毒公子之前已经让我防着点杨再兴,可惜还是没有防住。 不到一会儿,就听见屋子里面传来杨再兴惊讶的叫声。 抬头往里一看,就见杨再兴已经把衣柜的门打开了,半裸的林玉瑶果然躺在里面,阿古则呆呆地站在一边,完全傻了。站在院中的二队兄弟也很吃惊,纷纷往里看着,一个个无比惊讶。 “王巍,这是怎么回事?!”杨再兴回过头来,一脸愤怒地看着我说:“林玉瑶说来找你问阿古的事,为什么会半裸地躺在衣柜里面?” 阿古也呆呆地回过头来看着我。 二队的兄弟也都疑惑地看着我。 这种事情,似乎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说:“我说是她自己脱了衣服的,你们相不相信?” 无论屋里还是屋外,现场一片寂静。 他们显然是不信的。 连我自己二队的兄弟都不信,就更别提阿古了。 “我信你才算有鬼!” 杨再兴狠狠骂了一声,把衣服披在林玉瑶的身上,接着把她抱了出来,轻轻拍着她的脸,说玉瑶,你醒一醒! 林玉瑶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到杨再兴的一瞬间就哭了出来:“杨队长……” “你别着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玉瑶哭哭啼啼地说:“今天我在队里,听别人说阿古在比武的时候,因为我差点输了比赛……我挺担心。但又不敢直接去找阿古,所以就来二队找王巍问问情况,结果还没说几句话,他就对我言语轻薄,还来脱我的衣服。还好这个时候,阿古恰好来找他了,他也怕东窗事发,所以将我给打昏了塞到衣柜里面……再后来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好一个颠倒黑白、混淆是非。 林玉瑶泪流满面、语气哀伤,看上去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有谁会不相信她说的话呢? 所有人都诧异地朝我看来。 我怒火不堪地指着林玉瑶说:“你最好说清楚当时到底怎么回事!” 林玉瑶仍旧哭哭啼啼:“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要让我怎么说呢?你这样做,对得起阿古吗?” 林玉瑶一边说,一边又转头看向旁边的阿古,泪流满面地说:“阿古,真是对不起,我应该直接去找你的,我没想到王巍是这样的人……” 我哪里还听得下去,顿觉怒火中烧,我不是第一次被人泼脏水了,但是从来没有哪次让我觉得这么憋屈。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正人君子,我甚至还有点色,看到漂亮姑娘就心生爱慕,但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么无耻的事。我咬牙切齿,朝着屋子里面奔去,大叫着说:“你最好说清楚事实,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我准备动手,杨再兴猛地把林玉瑶抱起,恶狠狠说:“王巍,你都做出这样的事了,难道还要颠倒黑白吗?我也不和你说了,我先把玉瑶送回去,明天再找你们队长好好理论一下!” 说完这句话后,杨再兴便抱着林玉瑶往外走去,不让我动林玉瑶一下。 我哪能让杨再兴把林玉瑶带走,这样不是更说不清了吗,我宁愿把我和林玉瑶都送到龙组,让赵组长和李主任来亲自审问这件事情。龙组审问罪犯的手段也有很多,就不信查不出个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就不信这种破事还能冤枉到我! 于是我朝着杨再兴攻了上去,希望他把林玉瑶给留下,但杨再兴根本就不和我打,就是抱着林玉瑶往外面跑,一边跑还一边说:“王巍。你别太过分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我想怎么样你一清二楚,有本事和我到组织里去讨个说法!” 杨再兴说:“我肯定会到组织里去说的,不过我现在要送林玉瑶到医院里去,看看她有没有受伤!” 我说不行,现在就到组织里去! 我也是怕夜长梦多,担心杨再兴做出什么事来,比如他把林玉瑶杀了灭口该怎么办,那岂不是更说不清了?我追逐着杨再兴出了精武门,想让他把林玉瑶给留下,但是杨再兴跑得极快,穿梭在这座城中村的小巷子里。 我的心中无比恼火,当然紧追不舍,不知不觉就追出去好几条大街。 帝城虽然繁华,但是也有偏僻的地儿,比如我们龙组二队的总部附近,就是闲散人员和打工人员聚集的地方,白天人挺多的,晚上就没什么人了。我一路大呼小叫、骂骂咧咧,把杨再兴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杨再兴也回骂着,说我人面兽心、无耻下流,还说我都这时候了还想毁灭证据。简直门都没有,他要揭穿我的老底等等。 我和杨再兴的实力是一个水平线的,速度也差不多,但他毕竟还抱着个人,所以没过多久终于被我追上。我没其他想法,就是把林玉瑶抢过来,然后送到龙组总部,让赵组长和李主任还我一个清白。 追上杨再兴后,我便挥舞起打神棍来,朝他后背唰唰唰劈了过去。 杨再兴没有办法,只能一躲再躲。 我俩的实力本来就差不多。杨再兴不仅没拿武器,怀里还抱着个人,更加不是我的对手。我唰唰唰地一劈,其中几棍扫在杨再兴的后背,杨再兴“哇”的一声大叫,整个人向前扑出,林玉瑶也摔到一边去了。 我也立刻扑了出去,准备把林玉瑶抓起来送到龙组总部。 然而,我的手刚伸到林玉瑶身前,一柄锈迹斑斑的刀突然从天而降,“唰”的一声斩向我的双手。我立刻往后一缩,接着那刀又横着朝我斩来,我又噔噔噔往后退了数步,才看清眼前拦住我的人就是阿古。 原来他也跟上来了。 好像是句废话,阿古怎么可能不跟上来,这可事关林玉瑶啊,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 阿古哪里都要,热情、忠诚、仗义、直爽,唯独败在了林玉瑶的身上。 阿古站在林玉瑶的身前,一双眼睛阴冷地直视着我,仿佛我是他的敌人。 林玉瑶仍在呜呜呜地哭着,哭得梨花带雨、人见犹怜:“阿古。还好你出手及时,刚才他想把我杀了!” 阿古听过这句话后,一双眼睛无疑更阴冷了,恶狠狠地盯着我,仿佛想要将我大卸八块。 我轻轻叹了口气,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阿古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 林玉瑶就是他的生命、他的全部。 为了林玉瑶,让他去死估计都会心甘情愿,就是他的师父黄杰在这,都未必能够让他清醒过来,想来这就是黄杰对他失望的原因。 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高徒。明明各方面的能力都非常突出,为何就在这件事上屡屡犯蠢? 没有人能说清楚原因,又有谁敢保证自己就没弱点? 阿古沉沉地说:“杨队长,拜托你先把玉瑶带走,这家伙交给我来对付!” “好的,麻烦你了,我先带玉瑶到医院去。” 杨再兴立刻答应,扑上去抱起林玉瑶就走了,我没上去阻拦,也知道拦不住了。 狭小、黑暗的巷子里面,头顶的月光显得那么虚弱无力,我和阿古面对面站着,相距不到十米,杀气在我们之间暗中流转。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阿古冷冷地说。 “没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 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阿古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只会相信林玉瑶一个人的话。 我不知道是我掉进了杨再兴的陷阱,还是阿古落入了杨再兴的圈套。 亦或,是我们两个都栽了。 好个一箭双雕! “那就出招吧!” 阿古一声厉喝,手持他的锈刀杀气腾腾地朝我冲了过来……

上一篇   1086 阿古的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