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0 门,都没有 - 少年王

1080 门,都没有

我和猴子嘀咕完了,小阎王在旁边皱着眉说:“你给他瞎出什么鬼主意呢,杨府不是一般的地方,可不能胡来啊!” 猴子嘿嘿笑着说道:“放心,我怎么会坑咱外甥呢,你就等他的好消息吧。” 我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我怎么就成“咱外甥”了,我这辈分真是一天不如一天。 不过话说回来,小阎王对猴子还是比较信任的,点了点头说行,又对我说:“那你去吧,我们会在外面等着。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随时去接应你。” 有小阎王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起码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回想自己退出龙组时的豪言壮语,如今却又得仰仗他们几个,真是让我觉得心里惭愧,不过我知道不用说谢,那样就太外见了。 我点点头,又说:“对了,还有那个千算子,我有今天全都是因为他,什么时候把那老骗子给抓了吧,省得他再胡作非为、兴风作浪。” 千算子虽然有点能耐,但我觉得想要抓他也非难事,他不是号称方圆十里内的动静都瞒不过他么,可以从十里之外就布控、逮捕啊,肯定能把这家伙给抓个正着。 我能想到的主意,想来小阎王他们也能想到。所以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听完我的话后,小阎王他们面面相觑,沉默了好大一会儿之后,小阎王才对我说:“巍子,千算子这个人亦正亦邪,但他本性还是不坏的。帮助我们抓捕过不少恶名彰昭的罪犯.….所斤以我们从来没去真的抓他,这也是龙组不成文的地下规定了。 原来如此! 确实,凭千算子的本事,帮助龙组找个把人还是不成问题的。可他这次所干的事实在让我窝火,简直就是挖了个大坑让我往里面跳,我都搞不懂他到底在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好玩吗。 小阎王又说:“千算子肯定不会无缘故无针对你的,他既然这么做了,就一定有他的用意。好了,先别说了,快去办你的事吧。” 千算子还有他的用意? 难不成他搞出这么多事,给我挖了这么多坑,我还得感谢他? 那个老骗子,我恨不得狠狠踹他几脚,他能得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 我的心里当然不爽,但是我看小阎王他们对千算子还挺尊敬,所以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而是转身朝杨家去了。 杨家和任家隔得不远,都在一条街上,很快就走到了。 造访杨家,想去杨家认亲,按理来说要走正门,就得大大方方地去,而且还得提着大包小包以示诚意。不过我却没这么干,而是按照猴子的安排,又从围墙跳了下去,无声无息地进入杨家,我在杨家待过大半年,对杨家别提有多熟了,真跟走自己家似的,哪有树、哪有摄像头哪有卫兵出没,全都一清二楚、明明白白。也就十几分钟,我就把要做的事情都搞定了,这才重新翻了出来,回到大门口处,“咣咣咣”地砸起门来。 杨家的大门是朱红色的。门上嵌着铁环,别。提多气派了。 能在寸土寸金的帝城住这样的房子,造价得往九位数上靠,而且不是有钱就能盖得起来。 不过一会儿,大门被推开了,一个脑袋钻了出来,本想问我是谁,结果一看我的样子,当即脸都绿了:“你…你…” 杨家的人,当然每一个人都认识我,毕竟我曾在这待过大半年的时间,后来揭破自己身份的时候更是震惊到了所有的人。我说:“我是来找老夫人的。麻烦你通报一声!” 我没说找我姥姥,毕竟我还没被承认,我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在我说完以后,这人立刻“刺溜”一声钻了回去。 我呼了口气,站在门外等着,同时将打神棍握在手里,随时准备将其甩长。最坏的结局,无就是杨老将军直接带人出来打我,那就和他拼了,反正也讲不通。 不到一会儿,就有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大门再次被推开了,果然是老夫人走了出来,在她身后还跟着几个随从。两年多不见老夫人看着更老了,身子骨也更虚弱,几乎走不动路,需要被人搀着。 再看到她。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了,在杨家呆的那大半年里,就是老夫人对我最好了,而且不止一次帮我--要知道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啊,她就是天生有颗菩萨心肠过去的一幕幕。瞬间在我脑海之中回忆起来,看到老夫人的腿脚都快站不住了,我的鼻子忍不住就酸了起来。 不过我还没哭,老夫人倒先流起泪来,一把就将我拽到她的怀里,颤颤巍巍地说:“我的好外孙,真的是你啊,你真的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听到老夫人熟悉而又温暖的话语,我也终于忍不住了,眼泪瞬间流淌出来。 我也用力抱住了老夫人,哽咽地说:“姥姥。是我回来了,我回来看您老人家了!” 老夫人都叫我好外孙了,我当然也可以叫她姥姥。而且我的心里也很惭愧,其实我到帝城以后,从没想过要看望她,要不是任老将军给我出的难题。我也不会来登杨家的门。 原来老夫人这么想我,我的心里无疑更难过了,眼泪也就愈发汹涌。 整个帝城之中,能像老夫人对我这么好的真没几个了。我和老夫人抱头痛哭,婆孙两人越哭越难过,好像刚刚经历过生离死别,眼泪根本就止不住了,旁边的下人也在偷偷抹着眼睛。 老夫人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么一哭,身子颤抖的更厉害,几乎要栽倒在地。 我赶紧搀扶着她,说姥姥,您注意身体旁边的下人也都在劝着她,让她先领我回屋。 老夫人点了点头,又擦了擦泪,这才拉着我的手,说好孩子,外面冷。咱们进屋说话。 我也点了点头,准备跟着老夫人进去。老夫人年纪大了,可能老眼昏花,直到这时才看到我身上血迹斑斑,当即面色一变,“哎呦”一声,说魏子,你这是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子的? 又着急地回头嘱咐:“快去叫医生来!” 像杨家这样的府邸,常年备有自己的家庭医生,其中一个下人立刻转身奔去。老夫人颤抖着手,摸着我身上的伤,说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姥姥,我没有事,我们先进屋再慢慢说。 我搀扶着老夫人往院子里走,边走边和她说到底怎么回事,将之前在任家所发生的一切一五十地讲了一遍。老夫人听了也是又急又气。说道:“任老将军要把孙女嫁给别人,我都不知道这事!我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让他这么做!帝城之中谁不知道,我杨家的外孙和他家的孙女是一对?都欺负我老啦,竟然没人告诉我这件事情。” 我相信老夫人是真的不知道,眼看她又气得身子哆嗦起来。我又安慰着她,说姥姥,我也不是没有机会,我不是找您来了吗?只要您和杨老将军认我这个外孙,我就能去娶晴儿的。 老夫人抓着我的手,说:“好孩子,你不用担心,这事我和你姥爷去说,他要是不认你,我就和他拼啦!” 我就知道老夫人一定是向着我的,有她帮我应该成功率挺高,但我心里还是没底。毕竟杨老将军那臭脾气也是帝城出了名的,他能这么多年不认我妈和我舅舅,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心有多硬。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我得先扶老夫人回屋。 老夫人走得很慢,我们半天才穿过中院。路上,我又问她:“姥姥,杨老将军哪里去了?” 老夫人说:“我不知道,我早就和他分房睡啦。” 杨老将军那个臭脾气,我姥姥能忍他这么多年已经是个奇迹。一路上,老夫人不断絮絮叨叨,说她这辈子命苦,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二十多年连面都没怎么见过;后来又收了个义子,结果短命,又一命呜呼了;有个丈夫,却跟没有一样,整天除了吵架就是吵架。 别看老夫人荣耀加身,拥有常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地位和富贵。但她过得显然很不开心。 “我的命哟,怎么就那么苦!”老夫人又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杨少宇其实是我和万毒公子害死的,但我肯定不能和老夫人这么说,我搀着老夫人的手,说姥姥,还有我在。 老夫人点着头,说:“是啊,还有你在!每当我觉得我活不下去的时候,就想到自己还有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外孙,就想着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怎么着也要见见我的外孙!” 说到这里,老夫人又站住脚,握紧我的手说:“孩子,你放心,我一定让你姥爷和你相认……”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一大片杂乱的脚步声纷至沓来,接着一道雷霆暴喝般的声音随之响起:“想让我认下你,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