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9 猴子,自有妙计 - 少年王

1079 猴子,自有妙计

任老将军的强硬,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这位一生戎马的老将军早把生死置之度外。而且他也说得没错,就算我有能力杀光他家的人,也绝对走不出这座帝王之城。 任老将军对千算子的信任也已经到了一种固执的状态,对千算子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言听计从、信以为真,全方位、全角度地去贯彻实施。 想用常规办法阻止任老将军,已经是件完全不可能的事了。 我很奇怪,千算子既然能对任雨晴说出“只有这样才能把王巍逼回帝城,才能让他来找你”的话,就说明他还是很认可我和任雨晴这一对的,那为什么又对任老将军说任雨晴必须嫁给一个杨家的人? 姓杨的,难道天生尊贵? 华夏五老,也没有姓杨的啊,这攀的是哪门子亲戚,姓杨的怎么就能化解任雨晴的血光之灾了,还敢说“千算子”抚琴的人不是个江湖老骗子? 正当我在心里暗自吐槽的时候,脑海之中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等等,千算子说的是任雨晴要嫁给一个“杨家的人”,而不是一个“姓杨的人”,我妈的名字叫杨听雪,我也算是杨家的人啊! 既然千算子非要定下这个奇怪的规矩,那我也只能尽力往这个规矩上面靠了,我立刻把这件事情说给任老将军,并且把我的理论灌输给他我身体里也流着一半杨家的血,我也绝对算是杨家的人! 我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以及缜密的思维逻辑,成功说服了任老将军。 任老将军愣了一下,又经过深深的思考之后,犹豫着说:“倒也不是说得不对……” 我一听就激动了,立刻握住任老将军的手,说任老将军,既然我是杨家的人。那你就把孙女嫁给我吧,我和晴儿两情相悦,请你成全我们两个! 我这番话说得无比诚恳,真的就差给任老将军跪下了,任老将军也知道任雨晴喜欢的是我,但他还是有些不太情愿地说:“就算你是杨家的人,可你的身份和我家不搭啊,我得找个门当户对的才行,不然别人要笑话了。” 我说我是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这还不够门当户对? 任老将军冷笑着说:“你觉得呢?” 任老将军这一句“你觉得呢”把我给问住了,我知道确实是不够的。不是身份、地位的问题,地下龙头已经很强,在帝城算是横着走了,来往的也都是权贵名流。 可你要搞清楚,大家是为了什么和你来往,第一是不想得罪你,第二是想在有麻烦的时候找你帮帮忙。 说白了,在大家的眼里,你就是个“打手”的角色。 想和任老将军这种门庭搭上姻亲,简直想都别想! 如果“将军”这种级别的人能看上我们这种地下世界的人,二十多年前的大阎王和杨大小姐就不用那么苦逼,以至于被军队的人追得满世界跑,最后沦落到隐居小村镇了。 如同杨老将军看不上我爸,任老将军也看不上我。 他们觉得我们这种人是没资格进他们家的。 我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说:“就算抛开我地下龙头的身份,我还是杨大小姐的儿子、杨老将军的外孙,怎么就不够资格了?” 我没说龙组的副队长,毕竟我已经不是了,而且人家也未必能看得上。 等我说完这句话后,任老将军有些怪异地看了我几眼,才沉沉地说:“王巍,如果杨老将军真的认你这个外孙,我肯定愿意把孙女嫁给你的,这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不过,显然有些难啊……” 和杨家联姻,确实是任老将军一贯以来的愿望,据说是为了报答杨老将军当初在南疆战场上的救命之恩。 上一辈的时候就打算这样做了,任老将军打算把女儿嫁给我舅舅,再让他儿子娶了我妈,结果双双打了水漂,我妈跟了大阎王,我舅舅则不见踪影;到了这一辈。任老将军又打算把孙女嫁给杨老将军的义子,结果这位叫杨少宇的义子偏偏命短,婚都没结就嗝屁了…… 不过是想联个姻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啊! 任老将军简直恨不得自己嫁过去了。 所以,当他听我提到杨老将军,还说我是杨老将军的外孙的时候,他还是比较高兴的。不过可惜的是,杨老将军并没真的认我,我也就不算是杨老将军真正的外孙。 而且在任老将军看来,杨老将军也不可能认我,毕竟我妈早就被逐出家门了。 但我还是倔强地说:“谁说不可能了,万一就能成呢?” 我说这话还是有点底气的,因为我知道杨老将军的夫人,也就是我的姥姥,还是很喜欢我的;但我说完这句话后,底气又有点不足了,因为杨老将军真的是个很固执的人,让他认我这个外孙确实非常困难。 不过,任老将军却当了真,立刻说道:“如果杨老将军真的认你,那我就让晴儿嫁给你!” 话已至此,我也骑虎难下,而且终究有了一点希望,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行,那就一言为定,我这就去找杨老将军!” 其实到底能不能成,我的心里确实没底,可现在也没其他办法了。 任老将军便站起来,认真地说:“好,不过你要记住,你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以后婚礼就开始了,到时候无论怎样都覆水难收,哪怕你在一个星期以后成了杨老将军的外孙,我也没法再把晴儿嫁给你了。” 任老将军已经仁至义尽,他已经给我指了一条明路,能不能成就看我自己了。 “好!” 任老将军痛快,我当然也痛快,立刻答应下来,然后起身就往外走。 只有一个星期,我一分钟都不能耽搁。 我出了门,任老将军也出了门。 门外的后院之中仍旧站着一大帮人,大家都想知道我和任老将军谈得怎么样了。杨再兴也坐起来了,一双眼睛恨恨地盯着我,同时也夹杂着一点恐慌,毕竟他刚才输给我了,担心我和任老将军已经达成共识,要取消他和任雨晴的婚礼了。 我没理他,直接朝着任雨晴的房间走去。 任老将军则走向杨再兴,把杨再兴扶了起来,说杨队长,你没事吧? 杨再兴低声说道:“我没事,怎么样了,他想干什么?” 任老将军和杨再兴嘀嘀咕咕说了一阵,又说:“你放心吧,以我对杨老将军的了解,杨老将军是不可能认他的,你还是我未来的孙女婿!” 杨再兴也低声说:“那就好。” 任老将军不看好我,仍把杨再兴看做是他的孙女婿,我的心里当然有点难受,不过我假装没有听到,面上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朝着任雨晴走去,因为我要在任雨晴面前做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任雨晴还站在窗边,看到我出来后,一脸紧张地看着我,生怕我的谈话很不顺利。 我微笑着走了过去。隔着窗子对任雨晴说:“我来啦!” 任雨晴立刻问我怎么样了? 我仍旧笑着,说很顺利。 接着,我便把我和任老将军的谈话跟她说了一遍,又装作很轻松的样子说:“我现在就要去找我姥爷啦!” 任雨晴还是很紧张地看着我:“能成功吗?” “八九不离十吧。”我说:“我姥姥还是很心疼我的,有她帮我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虽然我心里没底,但我还是不想让任雨晴感受到任何的压力。 但可惜的是,任雨晴并没我想的那么好糊弄,她从小就在任、杨两家跑,还在杨家待过一段时间,很了解杨老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脾气之臭甚至胜过她自己的爷爷。 “真的能成功吗?”任雨晴仍旧忧心忡忡地看着我。 一听她这句话。我就知道她没那么好骗。当然话说回来,我喜欢的这几个女孩,真的没有一个是蠢笨的,一个个都冰雪聪明,并非空有其表,更非花瓶的角色。 既然如此,我也没法再瞒下去,只能认真地说:“我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 即便是这样的话,也没法定住任雨晴的心,她本来就是个心事重重的女孩,在杨家的时候就整天闷闷不乐。她每天想的事情太多,所以才经常都不开心,以至于一旦有了心事,就开始茶饭不思、滴米不进。 任雨晴把手从窗棱里伸出来,握住我的手,低声说道:“王巍,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告诉你说,只要你带我走,哪怕天涯海角,我也会跟着你!”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 当初我们在杨家每天凌晨在池塘边上偷偷约会的时候,就曾讨论过我们的未来和以后,还说了很多的山盟海誓,她说她愿意跟着我走,天涯海角都会不离不弃…… 可惜的是,当时我还诸事缠身,所以就一拖再拖,一直到了今天…… 到了今天,任雨晴的信念仍旧不改,她仍旧是那个坚定而又固执的姑娘,愿意为了我放弃整个家庭。甚至整个世界,只为了能和我在一起! 当初的我妈,应该也是这么固执,所以才会义无反顾地跟着我爸走吧? 任雨晴的心意我明白了,也感受到了她炙热的情意。 看着她眼眶里晶莹的泪,还有她看似脆弱却又坚定的脸,我在深深的感动之余,也觉得心里像是被针扎着一般疼痛。我当然知道任雨晴愿意跟我走,可我一定要走我爸的老路吗,要像我爸一样带着我妈四处吃苦,最后像只蝼蚁一样隐居在一个小村镇里都不得安宁吗? 我想光明正大地活着。我想堂堂正正地来娶任雨晴! 我抬起手,轻轻拭掉任雨晴眼角的泪,认认真真、一字一句地说:“让我去试一试,或许能成功呢?如果不行的话,我再来带你走,我们远走高飞!” 听到我这句话后,任雨晴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眼神之中也有了光彩,仿佛灵魂回到了她的身上,她又重新获得了新生! 她很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等着你!” “所以,你也要好好吃饭,千万别再把自己饿得皮包骨头了,我可不想咱俩结婚的时候你走不动路!”我又举起手来,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眼神之中当然也充满了怜爱和温柔。 任雨晴再次用力点了点头,两行清泪从她脸颊滑落。 这一幕,当然也被任家所有的人看到。 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任老将军也是唉声叹气,唯有杨再兴一脸恨意地看着我,可惜他已经没有勇气再战我了。 我回过头去,向任老将军、任雨晴的父母,以及任雨晴的姑姑一一告别,这才头也不回地朝着前院的大门走去,一路之上当然没人阻拦。 他们也拦不住我。 很快,我就穿过中院和前院,推开大门走向外面。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外面站着好几个人,竟然是猴子、左飞、黄杰和小阎王。 “你们……”我吃惊地看着他们:“你们怎么来了?” 说出这句话后,我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他们来到这里,当然是因为听说我大闹任家。担心我有什么危险,所以来帮我的。既然我一人就搞定了所有问题,也就不用他们再出场了。 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我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几个总能在第一时间现身帮我。 想到自己背后还有这么多人默默守护着我,别提我的心里有多温暖了。 我立刻站直了身体,冲着他们认认真真地说了一声谢谢。 “其实,不止我们来了……”猴子笑着说道:“地下世界的人几乎都来了。” 地下世界的人也来了? 不过,我在进入任家之前,曾和莲花婆婆有过交流,她肯定会担心我会遇到麻烦,叫人过来帮我的忙也不足为奇。但是他们也太冒险了,这条街肯定不是他们随随便便能进来的,一不小心又会闹出我爸那样的事情,最后搞得整个帝城风声鹤唳,就连军队都要出动。 就听猴子接着说道:“还好,被我们几个提前给拦住了。我让他们放心,说我们不会让你吃亏,所以他们才暂时退出去了。” 猴子的做法是正确的,帝城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闹的,大阎王两年多前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了。 猴子又笑着说:“王巍,你真可以,没想到连杨再兴都不是你的对手了,这么下去你迟早要超过我们几个啊!” 他们果然知道任家院子里面发生的一举一动。 我赶紧摇头,说不会的,你们在我心中是永远无法逾越的山峰! 我倒不是谦虚,而是我真的这么想,就算我靠着龙脉图,突破了第四十七处穴道甚至突破第四十八处穴道,达到“大圆满”的境界,当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连一清道人都做不到。我又怎么可能做到我仍觉得我在他们面前不值一提,他们所达到的成就是我一生都无法企及的。 一个人所获得的尊重,不仅仅和他的实力有关,更和他的所作所为有着很大关系。 东海魔君够厉害了吧,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又有多少人尊重他呢? 更何况,猴子他们的实力实在深不可测,虽然我估计他们的实力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到第七第八的位置,但是他们又一次次刷新我的认知比如战斗东海魔君的时候,猴子所表现出的战斗力完全不逊一清道人,所以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对他们做出一个正确的评价。 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遇强则强,真的相当厉害。 怪不得千算子这样号称无所不知的人,都在排名的时候跳过郑午,甚至将他们几个联合排在第一。 想来,千算子也无法对他们做出正确的评判吧。 这时候,小阎王走了上来,低声问我:“你和任老将军谈得怎样?” 看来他们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我和任老将军在屋里的谈话,他们就不清楚。 面对他们,我当然没有隐瞒的道理,立刻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听我说完以后,他们几个纷纷摇头,让我别去费力气了,杨老将军那么固执,肯定不会认下我的,还劝我说真不如带任雨晴走,华夏如此之大,天涯海角哪不能去?就算华夏没有我容身的地方,还可以出国去啊,随便在太平洋上搞一个岛,都足够我逍遥的过完下半生了,何必费这个劲? 而我摇着头说:“我想堂堂正正地活着。” 就这一句话,便堵上了他们所有人的嘴巴。包括小阎王,他们全都尝过背井离乡、颠沛流离、有家却不能回的苦,当然知道这其中有多难受,这根本不是逍遥不逍遥的问题,我堂堂正正的一个人,凭什么要远离自己的朋友、亲人、家乡、祖国,为什么要像一只卑微的蝼蚁一样活着? 哪怕这条路走得艰难,我也一定要走下去。 他们明白了我的意思,所以没有继续劝我。 小阎王呼了口气,说道:“好,我陪你去杨家!” 一听这话。我就赶紧摆手,说舅舅,真不用了,还是让我自己去吧…… 我知道小阎王和杨老将军的关系一向不洽,虽然是亲生父子吧,但是真跟生死仇人似的,一见面就要动刀动枪的。以小阎王的脾气,估计没有说上两句就爆炸了,拆了杨家都有可能! 所以,我哪里敢让他去? 小阎王疑惑地说:“怎么,你怕我坏你的事?”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不是,你也知道杨老将军不喜欢你,我怕他见了你后更加生气,更不愿意和我谈了。而且,老夫人挺喜欢我的,有她帮忙的话,成功率还大些。”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也觉得好笑,记得当初小阎王刚出狱的时候,整天担心我会坏他的事,现在轮到我担心他坏我的事了。 嘿嘿。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不过,也说明我长大了吧。 听了我的话后,小阎王哼了一声:“他不喜欢我,我还不喜欢他呐!” 小阎王和杨老将军的关系,怕是一辈子都没法破镜重圆了。不过这也无所谓啊,哪怕亲生父子,处得不愉快也该分开,何必非往一堆儿凑呢,各过各的也挺好吧。 包括夫妻也是这样,与其每天吵吵闹闹,下半辈子都不得安生。还不如尽早分开各过各的。 猴子明白我的意思,也劝了小阎王两句,让他不要跟我去了,又对我说:“不过,杨家有十二铁卫,肯定没有任家这么好对付,要是你和杨老将军谈的并不愉快,一气之下动了手该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其实十二铁卫本身没有多厉害,厉害的是他们的十二天罡大阵,那可是真威武啊,号称打遍帝城无敌手,可真不是吹的。即便是猴子他们几个,和这十二铁卫单挑也没什么胜算,只有乖乖落跑的份儿。 不过,我已经掌握了对付十二天罡大阵的法子,这法子是大阎王传给我舅舅的,我一直都牢牢记在心里,还用这法子教过大寨主苗家仁对付朴尔的十二天罡大阵,所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我把我的计划说了,但是猴子摇头:“那不行的,破解十二天罡大阵的法子虽然有用。可是那得撑到百招以后了……你看你现在的身体状态,能够撑到百招以后吗?” 我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之前和杨再兴打架的时候受了不少的伤,以这样的状态去对付十二天罡大阵确实够悬。 可要等到伤好再去,不知道得什么时候了,我的时间可不多啊。 “那怎么办?” 我知道,猴子既然问出这个问题,肯定是有办法的。 果然,猴子嘿嘿一笑,眼神之中尽是奸诈,冲我招了招手。说你来,我讲给你听。 我凑过去耳朵,猴子便在我耳边嘀嘀咕咕起来…… 听完以后,我也嘿嘿笑了起来,冲着猴子一挑大拇指,说高,我服了!

下一篇   1080 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