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 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 少年王

1076 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我刚摘下面具,就被杨再兴逮了个正着,这事说起来确实有点哭笑不得,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 其实我对杨再兴的印象还挺不错,虽然他是赵鲲鹏那边的人,但是上次在舞会的时候,他并没有表现的很过分,这也是他后来没有遭到处分的原因。 如果可能话的。我并不愿意和他为敌。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要想娶任雨晴的话,那就是我的情敌。尤其是他说“趴在我老婆房顶干什么”的时候,更是让我内心恼火,他还没和任雨晴结婚呢,就把任雨晴叫成老婆了! 男人独特的“占有欲”此刻在我内心发作。 我站起身,冲杨再兴沉沉地说:“晴儿不一定是你的!” 我和任雨晴的事情早就传遍整个帝城,谁不知道我和任雨晴曾经是一对?当初任雨晴和杨少宇结婚的时候,我和我爸还联手大闹任家,整个地下世界的人都出动了,今至仍是大家津津乐道的事。 杨再兴当然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他的怒火同样往脑门子上撞,脸上的笑容也收敛掉了,冲我咬牙切齿地说:“王巍,你是不是真把自己当颗蒜了?我和晴儿的婚礼已经定下了,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来搞破坏的,果如有这样的人,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杨再兴的语气很沉,每一个字都充满杀气,看得出来他很重视这次婚礼,不管是他想攀上任家这根高枝儿,还是真的想娶任雨晴这个帝城出名的美人,他都打定主意要做任老将军的孙女婿了,为此甚至不惜将我杀掉! 我们之间本来没有任何梁子,但是现在因为一个女人,我们两人的恶战已经避无可避。 世间男人的战斗,永远离不开钱、权和女人。 包括动物界也是这样,雄性之间因为地盘和交配权才大打出手,人类就算已经文明了数千年,也是绕不开这几样东西的。 没有废话。 漆黑无风的夜晚、布满瓦片的屋顶,我“唰”地抽出打神棍来。棍身之上隐隐有气流游走,面朝着杨再兴气势万千地说:“好啊,来!” 一个多月前,我在舞会上面对杨再兴的时候还没有把握能胜过他,但自从我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六处穴道以后,实力、信心都提升了不少,也有底气面对杨再兴了。 我也想试试看自己能否斗得过杨再兴。 对于杨再兴来说,当然也很讶异我的变化,毕竟一个多月之前,我在他面前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现在竟然都敢主动挑衅他了,自然让他十分奇怪。 杨再兴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好啊王巍,我本来想把你吓走算了,没想到你这么给脸不要脸!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在杨再兴的印象里,我也就比宋金刚强一点点而已,甚至算是不相上下,所以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我有底气,他更有底气,直接双手一挥。凌空朝我抓了过来。 我没用错动词,确实朝我“抓”了过来,可是我们之间尚有三四米的距离,他又不像海贼王路飞一样拥有橡皮果实,站那么远“抓”我有什么用?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见他挥舞起的双手之下,变戏法似的窜出数十片翠绿的树叶,被风刮着一样朝我这边汹涌而来。惊人的是。每一片树叶上面都有气流缠绕,在夜空下闪烁着凌厉的寒光,仿佛有着足以切金断玉的威力! 我毫无怀疑,如果这些树叶落在我的身上,瞬间就能把我的身体削为肉泥! 我不是没有见过杨再兴出手,之前在舞会上的时候,他和左飞还一对一的打过,我记得他那会儿是用双刀的,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手段。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他的杀手锏,他刚和我交手就用这些可怕的树叶,看来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我命了。 显然。因为我不是龙组的人了,所以他才下手这么肆无忌惮! 我毫不犹豫,立刻挥起打神棍来去拨这些树叶。 不是我说大话,以我现在的实力。用我手里这里棍子去挡子弹都不成问题! “叮叮当当”的声音很快响起,那些看似柔弱无骨的树叶,在杨再兴的操纵之下竟然有了金属一般的硬度。 不出我所料的话,应该是他外泄的暗劲起了作用,那些树叶个个都有气流包裹,这才形成了具有强劲杀伤力的暗器! 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原来杨再兴平时叼在嘴里的树叶不是为了好玩,而是能够派上大用场的。 虽然“暗劲外泄”确实神奇,但要练成这手。怕是要费不少的功夫吧? 这些树叶又疾又快,在我的打神棍上擦出无数明亮的火花,威力甚至不亚于那些铜制的子弹了,真就好像一个人同时握着十把ak47朝我激射而来。我好不容易扫清了面前的这些树叶。杨再兴的双手再次一挥,更多、更快的树叶朝我呼啸过来。 飕飕飕、飕飕飕! 这么近的距离,我挡得了十片、二十片,还能挡三十片、四十片吗? 我一边挡。一边往后面退,希望能离杨再兴稍微远点,这样的局面确实有点太被动了。 但我忘了自己所站的位置。 随着我的脚步不断后退,脚下突然一空。“咔嚓”一声,一块瓦片被我踩脱,而我整个人也不受控制地朝下摔去! 我从房上摔下来了! 这房子虽然挺高,但也不至于把我摔到。我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两个空中旋转之后,双脚便平稳地站在了地上。但我所站的位置,赫然已是任家的后院之中。在后院执勤的卫兵看到空中突然落下一人,立刻大喊大叫着朝我扑了过来。 “什么人?!” “有刺客,快拿下!” 因为房顶挺高,我和杨再兴之前的对话没有被人听到。但是现在。随着我落入院中,身形已经彻底暴露,那些负责任家安全的卫兵当然不会坐视不理,稀里哗啦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三面都有手持家伙的卫兵朝我直冲上来,冲天的叫喊之声也响彻整个任家宅院的上空。 于是除了后院的卫兵,中院和前院的人听到动静以后,也在纷纷快马加鞭地赶过来。像任老将军这样重要的府邸,家中的卫兵常年保持在百人左右,甚至还有一些高手镇场,曾在杨家待过的我还是很了解这一点的。 眼看着我就要陷入重重的包围之中,我一着急。就冲进了面前的房门之中。在我面前的,当然就是任雨晴的房间。 任雨晴也听到动静,准备出来看个究竟,恰好和我撞个满怀。 “哎呦”一声。任雨晴朝后跌了出去,我赶紧伸手抱住了她纤瘦的腰肢。 不等任雨晴叫出来,我便低声说道:“晴儿,是我!” 面对这个曾经让我魂牵梦绕,现在也无法忘怀的女孩,我的心中当然是无比激动的。这一刹那,我好像又回到了身在杨家的那个冬天,我和任雨晴每天凌晨四五点钟就在那个结了冰的人工湖边偷偷约会,那个时候的天气虽然异常寒冷,可我们两人的心却是热情似火。 任雨晴在看清我面庞的瞬间,也是吃惊地叫了出来:“王巍?!” 但是随即,她的脸上又绽放出花儿一般的笑容,一双眼睛更是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惊喜:“你终于来了!” 任雨晴这一笑,当然如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同时也给了我无穷的底气和信心,我确定她还是喜欢我的,她并没有把我忘记! 与此同时,外面的喊杀声、喧嚣声更激烈了,任老将军如同打雷一般的声音也响起来:“怎么回事?” 有人大叫:“有人从房顶上窜下来,进了雨晴小姐的房间!” 任老将军当然又惊又怒:“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无数汹涌的脚步声朝着这边传来。 我没时间了,按着任雨晴的双肩说道:“告诉我,为什么同意嫁给杨再兴?” 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决定着我是否要以强硬的姿态去面对任家。 任雨晴也明白了我此行的目的,同样很快速地说道:“那个叫做‘千算子’的老头告诉我,只有这样才能把你逼回帝城,才能让你回来找我!” 原来如此! 虽然我不知道千算子为什么要“逼”我回帝城,但我只要搞清楚任雨晴嫁给杨再兴的目的,知道她心里念着、想着的人是我,那就够了! 像是有了抵抗整个世界的铠甲、有了翱翔整个天空的双翅,我感觉自己从未像现在一样充满力量,哪怕要和整个天地为敌都在所不惜、无所畏惧。 凌乱的脚步声已经奔到门前,甚至有人已经踏入任雨晴的房间。 我按住任雨晴的双肩,眼睛盯着她的双目,一字一句地说:“等我回来!”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转过身去,手持着打神棍,毫无所惧地面对人群冲了上去…… 虽千万人,吾亦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