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5 干脆,无耻到底 - 少年王

1075 干脆,无耻到底

到达帝城,已经是傍晚了,但我一分钟的时间都不愿意耽搁,立刻就给尹红颜打了电话,让她带我到任家去,我要和任老将军、任雨晴亲自谈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知道任老将军所住的那条街上布满卫兵,不是谁能随随便便进去的,我现在也不是龙组的人了,所以需要尹红颜带路。 尹红颜是任家的常客,可以自由出入。 为了摸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决定暂时不以真实身份出现,而是戴了王峰的人皮面具,才和尹红颜一起前往任家。我怕我说我是王巍,会被任家用大棍子赶出来,毕竟当年我闹过他们家的婚礼。 见到尹红颜后,她对我挺恭敬的,但也有点埋怨:“少主,前段时间你去哪了?” 有些事情当然不能和她说得太细,于是我就随便找了理由搪塞,说我到外地去办了点事,今天才回来的。 尹红颜没说什么,立刻带我前往任家。 尹红颜开着一辆火红的法拉利,和她整个人的气质挺配,像是帝城夜里的一把火。 在车上,我就问她帝城最近怎样? 我是帝城地下世界的龙头,却总不在这里,还是挺惭愧的。 她告诉我说挺好的,大家已经习惯我不在了,所以出了事情都能自己处理。对于他们来说,我已经和我爸一样了,是个精神图腾一样的存在,哪怕就是天天不见踪影,只要我还肯做这的龙头,他们就会觉得安心。 而且天子脚下,能出什么事呢。就算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铁面判官、莲花婆婆他们几个也足够处理了。 这样一来,我也挺放心的。 尹红颜又问我最近怎么样,我说我现在已经不是龙组的人了,前段时间又回老家呆了一段时间。 得知我退出龙组了,尹红颜还挺高兴,说我就能把时间都放在他们身上了。 当然,我们聊得最多的还是任雨晴。 尹红颜不知道“千算子”是谁,一口一个江湖老骗子,说他肯定耍了什么歪门邪道,才把任雨晴的魂魄给“迷”了的。在这点上,我和尹红颜的看法一样。都认为千算子是个老骗子,但是与此同时我也疑惑,千算子到底耍了什么花招,竟然能说服任雨晴嫁给杨再兴? 难不成任雨晴真被“迷”了? “让人迷失心智”的手段,我在电影、电视剧里见过,但在现实中没听说过。有些“拍花子”的传言,说是在人肩膀上拍一下,或是用手绢在人前抖一抖,马上就能让这人迷失心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过警方已经多次辟谣,说是没有这种法子要是这么神奇,做手术的时候还要什么麻醉剂? 不过,千算子这种充满神秘的老头,什么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也不奇怪。总之,先见到任雨晴再说吧,希望到时候能够真相大白。 别看莲花婆婆每次都说尹红颜以后要嫁给我,甚至我妈那关都通过去了,但是我俩单独一起的时候,彼此之间却没有丝毫暧昧的情愫,我们彼此尊重,讨论问题的时候也很认真。 尤其是说到任雨晴的时候,我俩就更不苟言笑,严肃到像是上下级的关系。 我猜,是因为尹红颜并不想插足我和任雨晴之间的感情。 我们很快就到了那条号称华夏最安全的一条街,这里和平时一样车流稀少,但却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经常有成群结队的卫兵走过。尹红颜是这里的常客,所以没被阻拦,很顺利地就来到了任家门口。 任家的大门口挂着两个红灯笼,门上甚至还贴着两个喜字,俨然一副准备办喜事的样子。 尹红颜把车停在门口,我俩下了车,刚准备去敲门,就听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厉喝:“红颜,你干什么?!” 我和尹红颜回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竟然是莲花婆婆,在她身后还跟着几个女孩,都是阴曹宫里的人。 尹红颜惊讶地说:“婆婆,您怎么在这?” 我也跟着叫了一声婆婆。 虽然我是帝城地下世界的龙头,他们叫我也是少主,但我觉得自己能有今天,全是仰仗我爸。所以我对他们也挺尊重,平时称呼也是铁面大哥、莲花婆婆等等。 莲花婆婆走了过来,先恭敬地叫了我声少主,接着又问尹红颜:“你要干什么?” 莲花婆婆的脸色很不好看,我和尹红颜都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尹红颜说:“晴儿要嫁给别人,所以我陪少主来问问怎么回事。” “这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要领少主来?”莲花婆婆的语气愈发凌厉。 我和尹红颜都愣住了,不知道莲花婆婆为什么要这样说。莲花婆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低声说道:“你管那个任雨晴干什么?你和少主才是一对,她嫁给别人不是正好吗,你这样会毁了自己的前途!” 接着,莲花婆婆又对我说:“少主,按理来说,我没资格批评你的。可你已经答应娶红颜了,她也是你母亲认可过的儿媳妇,你怎么还惦记着别人呢,有没有把红颜当一回事?” 莲花婆婆说的有理有据,把我和尹红颜都噎着了,一时之间谁也说不出话。 我想告诉莲花婆婆,说我妈让我多娶几个老婆的,而且我现在的女人也不算少了。但是这样无耻的话,我平时自己想想,自己偷着乐也就行了,哪里好意思说得出口? 万一莲花婆婆一怒之下,当街谴责我是个渣男怎么办? 我正犹豫的时候,就听尹红颜沉沉地说:“婆婆,我知道您的想法,也知道您的好意。可是,少主和晴儿本来就是一对,他俩彼此相爱,经历好多磨难才到这步,我怎么忍心插足他们俩啊!而且我也知道,少主喜欢的是晴儿,并不是我……” 尹红颜越往后说、声音越低,连头都低下了,显然有些难过。 莲花婆婆气急败坏地说:“你可真蠢,你一点你都不懂得男人!知道婆婆当年为什么会输吗,就是因为我没有杨大小姐年轻、漂亮,大阎王才最终选择了她的。而你,是我精心培养大的,你的容貌、才华都是当世罕见!那个任雨晴嫁给别人,少主这念想也就断了,这时候你趁虚而入,一定可以征服他的!而且你都获得杨大小姐的认可了,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少主夫人呀!再说,是任雨晴主动嫁给别人的,和你又没什么关系!结果你不把握机会也就算了,还把少主往别的女人那里去送,你说你是不是蠢,真是气死我了!” 莲花婆婆真的越说越气,一张布满皱纹的脸都红了。 而我听得却是叹为观止,没有想到莲花婆婆一大把年纪,在对付男人上面这么有经验和见解,怪不得她能吊着幽冥老人这么多年,简直就是个修炼成精的狐狸精啊。 要不是实在年纪大了,不知道能掳获多少小伙子的心! 只是这样的话,莲花婆婆私下传授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当着我的面说出来了,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估计莲花婆婆也是气到极点了。 尹红颜听完以后,胸口先是起伏了几下,声音才有些微颤着说:“婆婆,从小到大,我一直听你的话。你让我往东我就不会往西。可是这次,我有些不太同意你的看法!你说的法子或许有用,我也希望按照你的吩咐嫁给少主,可晴儿是我情同手足的姐妹,我怎么能背着她做出这种事来?我们生而为人,总要有些基本的道德观吧,怎么能够为了自己的幸福去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样无耻的行径,我看不上、也不屑做!” “好啊你,还学会顶嘴了!” 尹红颜的一席话,不仅没有说服莲花婆婆,反而让莲花婆婆更愤怒了。莲花婆婆怒不可遏,抬起手来就要打尹红颜一耳光。尹红颜也根本不躲,昂起头来受着,一双眼睛显得十分倔强。 但我哪里能够无动于衷,赶紧伸手拦住莲花婆婆的手,说婆婆,你别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 莲花婆婆好歹是叫我少主的,不可能不理会我的阻拦。 莲花婆婆没有再打下去,却指着尹红颜说:“你呀,你真是气死我了!这么多年,真是白教你了!” 尹红颜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却发红了,其中也饱含着泪水,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了。 我又劝着莲花婆婆,让她不要生气、不要着急。 我本来是来找任雨晴的,结果却碰上这样的事,我也很无奈啊。 莲花婆婆叹了口气,转头对我说道:“少主,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该做的事我也都做了,现在就看你怎么想了!反正,我把红颜养这么大,就是为了让她嫁给你的。当然,这事的决定权还是在你,我不可能强押着你娶红颜的,你看你是选择雨晴,还是选择红颜?如果选择雨晴的话,我现在就带红颜走,以后她就和你没关系了,当然她也不会嫁给别人,她会和我一样孤独终老!” 接着又问尹红颜:“这样行吧?” 尹红颜咬着唇,两行清泪从她脸上流下,但她还是固执又坚定地说:“行!” “少主,你可以选择了。”莲花婆婆又看向我。 门里的任雨晴,门外的尹红颜,似乎只能选择一个。 但我心里知道。这根本不是选择一个的事,要有这么容易反倒好了,实际上我所拥有的女人,远远超出她们的想象!我轻轻咬着牙齿,犹豫再三之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婆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但我妈说,我可以娶很多个老婆的。” 这样的话,平时我自己想想也就算了,直截了当地说出口还是第一次,我的脸颊瞬间发红、发烫。自己都感觉有点太无耻了,生怕莲花婆婆和尹红颜一怒之下对我大打出手。 那我肯定是一下手都不敢还的。 这样的事,放在古代特别正常,但是放到现代社会就很违和。虽说一些知名人物有着公开的数个老婆,比如澳门赌王何鸿燊,众所周知他有四个老婆,但是那样的人距离我们毕竟太遥远了,一般老百姓还是很难接受这样的事。 其实就连我也接受不了,我妈刚和我说的时候我也震惊,但是我妈十分坦然,好像这是很正常的,后来再经过一次次自我洗脑,以及数个喜欢的女孩,才接受了这样的可能。 但是可想而知,我这番话说出来后,直接把莲花婆婆和尹红颜都震到了,个个都瞪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的心顿时有些慌,感觉自己的形象要毁掉了,忍不住想拿左飞出来当例子和挡箭牌,但是最终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感觉还是有点太无耻了,毕竟大清早就亡了,还叫着要娶多个老婆的是要被公众所鄙视的。 这种事情除非你情我愿,否则谁能强行灌输这种落后、封建的观念? 莲花婆婆和尹红颜足足呆了有大半晌没说话,我的一张脸也红到脖子根了,感觉自己实在太无耻了,竟然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可是逼到这种程度,我也没办法了。 莲花婆婆到底年纪大些,还是见多识广的,忍了半天终于说道:“少主,你意思是,雨晴和红颜都要?” 我的一张脸更红了,几乎要烧起来,嗫嚅着说:“如……如果她们愿意的话……” 下面的话,我实在说不出来了。 其实我和尹红颜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就是她不愿和我在一起也没关系。但我肯定不能太明白地说了,感觉会伤了莲花婆婆和尹红颜的心。反正对我来说,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再多一个老婆也无所谓。 莲花婆婆沉吟半晌,又问:“少主,你的女人是不是挺多啊?” 我难为情地点了点头,这种事情迟早要公开的,还是尽早说清楚好,也别吊着谁了。 既然选择无耻,那就干脆无耻到底。 我这一点头,莲花婆婆和尹红颜更沉默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莲花婆婆突然叹着气说:“唉,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你是大哥的儿子,流着大哥的血,当然和他一样风流成性……可是大哥遇到杨大小姐以后到底还是定下来了,怎么你就……” 莲花婆婆的话没说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低着头不说话。 莲花婆婆到底还是没忍心对我说什么重话,或是苛责我什么,而是转头看向尹红颜:“你怎么想?这种事情,交给你自己做决定吧!” 刚才是我做决定,现在轮到尹红颜做决定了。 尹红颜也低着头,显然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我……我不知道……” 尹红颜这么说,在我看来就是拒绝了。 我反倒松了口气,这样就不用又欠一份情了。 莲花婆婆摇着头说:“少主,看来红颜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种事情,让她好好考虑下吧。” 我红着脸点了点头,说好。 “红颜,我们走吧。”莲花婆婆转过身去,准备带尹红颜离开了。 这时,尹红颜想起什么来,说:“可是,我还要带少主进去任家的啊!” 莲花婆婆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你连自己的事都没考虑清楚。还管别人的事! 我也赶紧说道:“没事,我会自己想办法进去的!” 这样,尹红颜才跟着莲花婆婆离开了。 看着她们的车渐渐消失在夜色中,我的心突然有点惭愧,估摸着自己这个少主的名声算是毁了。不过,我还是决定要去找任雨晴,起码得弄清楚她是怎么回事,如果她真是想通了、决定嫁给别人,那我肯定没有什么话说,自个乖乖滚蛋。 如果她被千算子迷了心智,那我肯定不能坐视不理。 本来,有尹红颜引路的话,我能很轻松进入任家、见到任雨晴;但是现在,尹红颜先走掉了,我就得自己想办法。 这条街上的卫兵虽然很多,但是总有疏漏的时候;任家的围墙虽然挺高,但还难不住我。 夜明兵部的墙几十米高都拦不住我,别说这种只有十米高的墙了。 我看看左右,确定没人注意我后,又找了处阴暗的地方,施展自己的本事爬上了墙。像任府这样的地方,当然是遍布摄像头、院中也有卫兵巡逻的,不过防守再森严的地方也有可趁之机,当初铁面判官他们花了两年时间挖了地道进入杨家,那是因为他们要进去的人太多了,不得不这么做。 更何况,现在的我都是能够排到华夏风云榜十名左右的高手了,要是连任府家的墙都翻不进去,那可真是白瞎这么高的功夫了。 我找了一处摄像头的死角,又趁着卫兵刚巡逻过一圈的时候,如同鱼儿入水一般悄无声息地扎入任家的院落之中。 我来过任家两次,一次是被任楠,也就是任雨晴的姑姑、我舅舅的那个未婚妻绑着来的,一次是光明正大地来参加任雨晴和杨少宇的婚礼,当然最后的结果不是太好。 不管怎样,我对任家地形还是蛮熟悉的。 任家和杨家的格局差不多,都是分为前院、中院和后院。 我来过任家,又在杨家做过护卫,知道怎么躲避摄像头和卫兵,一路沿着幽暗无光的小道,直奔任雨晴在后院的住所。任家是真的准备办婚礼了,处处都能见到张灯结彩,还有好多贴在门上、梁上的喜字,阵仗和之前结婚的时候差不多。 任老将军也真是的,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把孙女嫁出去? 还是千算子那个老骗子真就神通广大,能把堂堂的老将军都说服了? 我一路穿梭,终于来到后院。 和杨家的后院一样,这里住着任家的重要人物。防守也就更加森严一些,随处可见肃穆的卫兵。不过,对我来说仍旧不是太大的问题,我直接攀爬到了房顶上面,借着夜色潜到任雨晴的房间顶上,又趴在房梁边上小心翼翼地往里观望。 不过让我失望的是,任雨晴并不在房间里面。 我又往前挪了几步,来到任楠的房间顶上,也不见这位女少将。 我继续往前挪,来到任老将军的房顶。 这回终于有人了,我看到任老将军和他的夫人,以及任楠、任雨晴都在,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应该是任雨晴的父母。让我意外的是,杨再兴竟然也在,他是龙组六队的队长,又是任老将军钦定的孙女婿,地位当然挺高,也和任家的人坐在一起。 他们现在算是一家人了,一大家子坐在一起说着什么。 仔细一听,原来是在讨论婚礼的细节。 任老将军建议婚礼在自家办,以后两人也就在家里住。 “杨队长,不是让你入赘,你可千万别多想啊。就是希望你们在我跟前,这样大家彼此也好有个照应,反正我家里地方大嘛。”任老将军客客气气地说着。 杨再兴笑着说道:“任老将军,我没有多想啊,反正我父母早就不在了,住在这里也能孝敬您老人家,也挺好的。” “好、好!” 任老将军顿时眉飞色舞,却又故作嗔怪地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叫我任老将军?” 杨再兴即将迎娶美娇娘,自己也能成为任老将军的孙女婿,当然也是意气风发、满脸微笑。 杨再兴站起身来,鞠了一躬。叫道:“爷爷!” 任老将军更开心了,当即放声大笑,任家其他的人也都笑了起来。 看着他们其乐融融,我的心里当然不太痛快。 我又看向任雨晴,就见她始终都低着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看上去也并不是很开心。我心里想,都说任雨晴挺喜欢这么婚事的,看上去也不是这样啊,到底怎么回事? 一会儿等他们的会散了,任雨晴回到自己房间,我得好好问一问她。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任雨晴已经站起身来,说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回房休息了。 任雨晴出了门,就朝自己房间走去,这可是个好机会,我也立刻缓步挪了过去。等到任雨晴进了房间以后,我也把自己脸上的面具扯下来,准备从房顶上跃下去了,打算和她好好聊聊怎么回事。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头上轻飘飘地落了一片什么东西。 我挺奇怪,伸手一摸,竟是片翠绿的树叶。 按理来说。这春夏时节,有片树叶落在头顶也不奇怪。 可我抬头一看,头顶空荡荡的,除了月光以外哪有树木,这时候也并没有风,树叶哪里来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暗叫糟糕,猛地回过头去,果然看到杨再兴正站在我的身后。杨再兴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却很有童心,嘴巴里还叼着一片树叶,笑脸盈盈地看着我说:“王巍。这大半夜的,你趴在我老婆房顶想做什么?”

上一篇   1074 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