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2 尸位素餐的废物 - 少年王

1072 尸位素餐的废物

左飞的老婆实力挺强,不敢说能排进华夏风云榜里,但要放在龙组之中也算佼佼者了,怎么着也有个七八星的实力。 按理来说,我妈根本挡不住她的攻击,不料我妈早有准备,直接摸出支枪,对准了她的额头所谓的“功夫再高,一砖撂倒”,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在我妈抵住这个年轻女人的额头的时候,我甚至听到天花板上传来一丁点的响动,我知道算就我妈没有掏出枪来。天奴也会现身阻止这个霸道的女人。 一时之间,偌大的客厅之中寂静无声,爬来爬去的小娃娃都不哭了,所有人都直勾勾地看着我妈和这个年轻女人。左飞有些无奈地说:“王瑶,这是杨老将军的女儿,小阎王的姐姐、大阎王的妻子,你搞清楚情况再动手啊。” 左飞介绍我妈的时候用了一堆头衔,唯独没说这是“王巍的妈”,看来我还不够出名,当然我也没有在意。 我听到“王瑶”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倒是一惊,因为我听过这个名字。之前抓捕“疯子”郑午的时候,郑午曾说希望他的女儿和王瑶一样凶猛。看来,此王瑶就是彼王瑶了,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凶猛,没想到左飞这么一个好脾气的男人,然竟有个如此凶悍的妻子。 这位“凶名远扬”的王瑶,在听到左飞的介绍以后,倒是恍然大悟、如梦方醒,眉飞色舞地说:“原来您就是杨大小姐啊!嘿,当初京城的一枝花,果然名不虚传啊!真是抱歉,您长得太漂亮了,我以为左飞又领回来什么野女人,刚才不小心冒犯了您,您可一定要原谅我!”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我妈虽然已经四十多了,但也毕竟是个女人,听到别人夸奖怎么会不开心? 更何况,这位王瑶夸得如此真诚,感觉她是真的崇敬我妈,并且发自内心觉得我妈漂亮。我妈立刻笑了起来,眉头也舒展开了收回手里的枪,说道:“小妹妹,你过奖了,还是你长得漂亮!” 嚯,女人之间真能互吹,换成男人会只攻击对方长得丑。 当然我妈也没说谎,这位王瑶虽然凶巴巴的,但是长得确实好看.水灵灵的大眼睛.虽然在家未施粉黛.却不比仟何一个名嫣差。不过我妈叫她小妹妹是怎么回事,我岂不是要叫她阿姨了吗,感觉她也没有比我大几岁啊! 总之就这样,两个女人算是“一捧泯恩仇”,刚才还一片肃杀的气氛,转眼间就情同小姐妹了。 猴子松了口气,说道:“王瑶,你这脾气能改改吗,差点误伤了杨大小姐!” 黄杰也说:“是啊,伤了杨大小姐,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和我妈笑嘻嘻的王瑶,突然就板起了脸,冲着二人说道:“都滚一边,给你们脸了是不?我家男人说我两句也就算了,你俩有什么资格说我?” 猴子和黄杰多霸气的两个人啊,硬是被王瑶怼的一点脾气没有,闷闷的一句话都不说了,倒是小阎王在旁边咧开了嘴直笑。 就在这时,客厅里那些仙子一样的女人们纷纷走了过来,围着左飞叫:“老公,你回来了!” “老公,你工作辛苦了!” “老公,我刚才打牌输了三千,你再给我拿五千来!” 一时之间,左飞身边莺莺燕燕,围满了各种各样的女人,还有把孩子往左飞怀里塞的。左飞也忙活着,应完了这个应那个说:“今天家里来了朋友,你们帮忙招呼一下客人啊!” 这场面当然把我给惊到了,之前我还以为这些女人都是别墅区里的富太太来窜门的,怎么都叫左飞老公? 而猴子、黄杰和小阎王一脸平静,显然早就习以为常,我小心地拽了小阎王的袖子一下,低声说道:“舅舅,这怎么回事?” 小阎王明白我的意思,说道:“这些都是左少帅的妻子。” 我:“……” 我服了、服了、服了! 因为我也挺多女人,一直以来蛮内疚的,觉得自己真是渣男,虽然我妈支持我娶很多老婆。但我心里始终过不去那道坎儿。当我看到左飞这一大家子,我突然有了人生的方向、指路的明灯,感觉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渣了! 这和谐的一大家子就是我奋斗的目标啊! 在左飞的安排之下,众多女人表现出了贤妻良母的一面,有给我们找拖鞋的,有给我们倒水的,也有收拾家里卫生的。大家手脚麻利、有条不紊,当真把我给看呆了,不知道左飞是怎么管理这群老婆的,怎么就处得那么和谐和自然呢? 我是很想讨教一下经验的,这样也方便我将来管理一大家子,不过左飞正忙,我只好问小阎王怎么回事。 小阎王撇着嘴说:“这就叫和谐啦?你是没见过她们打架的时候,这里面有好几个高手,能把房子给拆了…左飞头大起来也是要命的很,他在这家里地位是最低的,谁都能够对他吆五喝六,所以我们一点也不羡慕他。他啊,就是人太好了。才会到处留情,惹出这么多麻烦的女人来!” 我浑身一个哆嗦。 小阎王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不过大多时候,她们还是很和谐的,诀窍在于要有一个镇得住场子的大房。看到王瑶了吧,那就是绝对的老大。能把这群女人管得服服帖帖。” 我立刻点头,表示受教了。 打架的场面,我并没有见到,所见之处皆是一片和谐。不过在这之中,我也确实见到了王瑶身为“大房”的威风,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号令众女往东,众女绝对不会往西。 后来我才知道,王瑶能有今天的地位,那也是一拳一拳打出来的,这些女人也都不是好惹的主,放到别处都是祸乱一方的魔女级的存在。 话说回来,左飞家的女人虽然挺热情的,但是毕竟也不早了,她们各自都要去哄孩子睡觉,没孩子的也基本都怀孕了,也要好好休养身体。她们都去睡了以后,左飞才把我们带到二楼的一个会客室里,倒上茶水、秉烛夜谈。 关于我妈的经历,在来的路上基本我都知道了,现在主要是讲我这两年来的经历。 我对我妈当然不会隐瞒,一五一十全部道来,一直说到今天晚上,要不是陈老和一清道人帮我。软禁三年怕是避免不了。我妈得知我受了这么多苦,也是红了眼眶,抱着我的脖子为我难过。 我也动情地说:“妈,只要你没有事,我就是受再多苦也值了!” 但是今天晚上,我们聚在一起不只是为了迎接我妈。 我有一种感觉。猴子和我舅舅他们早就知道我妈今天晚上会出来了,于是我便看向他们,说你们能不能告诉我,陈老到底在搞什么鬼? 陈老今晚的行为太奇怪了,整得一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样子,对我也客气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让我一直疑惑到了现在。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目光落在小阎王的身上,显然打算让我舅舅来和我说小阎王叹了口气,似乎知道瞒不下去了,才原原本本地将陈老的事讲了一遍。 原来,他们把陈老“妄图称帝”的罪证提交给另外几位老人以后。按理来说整垮陈老不成问题,几个老人联起手来,怎么可能对付不过他呢?但是,因为我们放了一清道人,陈老因此提前得知消息,也知道自己要危险了。所以主动去找另外几位老人摊牌,承认了自己这几年来的所作所为。 陈老郑重其事地道歉,并主动交出了一部分权力,希望几位老人能够放过他这一次。 陈老下了保证,说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做了,并且愿意提供自己的所有行踪,供另外几位老人随时审查、监督。 因为陈老的认罪态度诚恳,几位老人坐在一起慎重讨论此事,最终认为搞掉陈老的话弊大于利,不仅会让国内震动,国外也会舆论哗然,而且国内支持陈老的力量也有不少,贸然将他拿下的话极有可能引发一场政变,整个华夏就会陷入十分被动和混乱的状态。 几位老人权衡利弊之后,决定原谅陈老一次,当然,条件是让他交出所有军权,并且解散所有秘密组织的地下势力,并且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看陈老的表现。 陈老--一答应、全部照做。 这就是陈老专门跑到舞会上去帮助我,还把我妈亲自送到我面前的原因,是他的“表现”之一。 至于我爸,别说陈老不放,魏老他们也不愿放,对他们来说我爸实在太危险了,随时都能鼓动上千个人围攻将军府,怎么着也得再关一年半载。 这些事情,小阎王和猴子他们其实早就知道了,但是他们怕我承受不了毕竟我辛苦了那么久,就是希望看到陈老垮台,结果陈老现在还在位上,逍遥的上着电视、办着舞会。担心我会过于激动--所以才没告诉我的。 直到今天,我妈都出来了,他们实在瞒不住了,才告诉了我所有真相。 他们没有猜错。 现在的我,确实非常、非常激动。 我握紧拳头,狠狠砸着茶几。激动地说:“你们觉得他会改吗?我用我的人头保证,那家伙只要一有机会,还会露出他的獠牙!不趁现在这个机会拿下,以后等他恢复势力、卷土重来,那就说什么都晚了!什么魏老、徐老、宁老、荣老,都他妈的是一群尸位素餐的废物!”

上一篇   1071 我妈,出来了

下一篇   1073 我,退出龙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