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1 我妈,出来了 - 少年王

1071 我妈,出来了

任雨晴很不好? 听了这样的话后,我的心里当然扑通扑通直跳,我能想到的最坏局面,就是任雨晴和杨少宇已经完婚了,任雨晴也名正言顺地成为了杨太太,或许是夫妻生活让她觉得太悲催了? 杨少宇那个家伙,下作起来可是连女人都打的! 但无论我怎么瞎猜,都不如亲自问问尹红颜,所以我立刻说道:“究竟怎么回事?” 尹红颜正准备和我说明情况,就在这时,一个工作人员突然急匆匆走到我身边,告诉我说:“王巍先生,有人在楼下等你!” 我疑惑地问:“谁?” 对方左看右看,低声说道:“陈老!” 陈老?! 他好好找我干什么,而且还跑到楼下去了? 我也左看右看,果然没有发现陈老的身影,明明刚才他还在跳舞的。我正打听任雨晴的事情,陈老突然叫我下楼,这老东西想干什么,难道他的狐狸尾巴要露出来了? 虽然刚才他帮了我的大忙,但我对他还是有种不信任感,总觉得他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只是,陈老现在并未垮台,仍旧是手握重权的巅峰级人物,我不可能对他的召唤置之不理,但我也确实担心他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来。 我又看看左右,想告诉我舅舅他们,但是他们各自都有舞伴,且正载歌载舞、乐在其中,实在不便打扰。唯一没跳舞的只有猴子,但他正往自己的衣服里面塞点心和红酒,看上去也挺忙的,没人注意到我这边。 我稍稍皱了皱眉。便看了尹红颜一眼。 尹红颜不动声色地冲我眨了眨眼,我知道她明白我的意思了,便跟着这位工作人员出门。 而我一走,尹红颜立刻直奔我舅舅小阎王。 出了门,又乘电梯下楼,下了楼以后,工作人员径直带我朝着会所外面走去。 我突然有点紧张,心想陈老为什么要在外面见我,难道他要把我抓走?这么一想,我忍不住故意磨蹭起来,至少得把我舅舅他们等过来吧。于是我假装鞋带松了,或是突然想抽支烟,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 按理来说,我走以后,尹红颜就去通知小阎王了,小阎王应该很快跟来才对。 但是不知为何,小阎王迟迟没有现身,而我又不好拖得太久,哪能让陈老这样的大人物一直等我!我不知道上面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小阎王他们也遭遇到了不测,我们几人被各个击破了吗?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胡思乱想地跟着工作人员走出门去。门外宽阔的大马路上当然被戒严了,至少有五百米的长度人车皆无、一片寂静,会所门口停着七八辆黑色的轿车,每辆车前都有几名黑衣保镖站立,个个面色严肃、不苟言笑。 陈老就站在会所门口正对着的一辆车前,一清道人仍旧不离他的左右,微微低头立在陈老身边。 让我意外的是,刘鑫竟也站在一清道人身边。 我愣了一下,陈老已经笑了起来,并且对我招手,说王巍,来! 陈老笑起来的时候确实和蔼可亲,仿佛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慈眉善目的老人,但我知道他的心有多坏、多黑、多狠、多毒。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微微躬身叫了一声陈老,同时也叫了旁边的一清道人一声师父。 陈老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王巍,我准备走了,所以叫你出来说说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陪我这个老头子聊天?” 我挺吃惊,陈老竟然叫我陪他聊天来了,这实在有点天方夜谭、不可思议。 在搞不懂陈老的目的之前。我只能假装不动声色地说:“陈老您说,我听。” 不得不说,经过几年的磨砺以后,我的心志也发生了很大改变,当初刚见陈老的时候,我一颗心都快跳出胸口来了,现在已经能够很平静地和他对话。陈老又笑起来,抬起手来摸了摸我的头,目光里也都是宠溺和慈爱,就好像一个爷爷看着自己孙子一样。 “我啊,以前做了很多错事……”陈老轻轻叹着气、摇着头说:“一把年纪了还胡思乱想,要不是你们几个年轻人及时点醒了我,恐怕我就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喽……” 我的心里一紧,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情。 就听陈老继续说道:“你们说得没错,泱泱华夏经历了多少苦难才有今天,我实在不该为了一己之私妄图将其改变!还好,这个错误不是不能挽回,也没酿成什么严重的后果,我现在改也还来得及。王巍,你相信我能改吗?” 我的心里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我不过是龙组一个区区的副队长,他改不改犯得着和我说吗?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既然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他确实感受到了压力,起码他知道他再这么下去,魏老、徐老等人不会放过他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我,但要让我实话实说的话,我肯定是不信的,套用宋金刚的一句话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绝对不信陈老这种人能改,他的脾气、性格决定了他就是个独裁者,他只喜欢一个人独享权力,不会愿意和别人分享的。 但当着他的面,我也不可能这么说吧,只好点了点头,说我信。 其实我不信不信又有什么关系,我又改变不了什么局势。 倒是陈老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松了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你信就好,我最希望的就是可以获得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信任!未来会怎么样,我希望你们能监督我,咱们共同开创一个美好的华夏!” 我自认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一个小小的龙组副队长,还不至于能够影响华夏。 但我也习惯了陈老的空话和套话,再次点着头说:“陈老,我相信你。” 其实,我信他个吊毛。 陈老呼了口气,又笑着说:“好了,我要走了。” 我也立刻躬身施礼,说陈老,您慢走。 “在走之前,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 什么惊喜? 我正莫名其妙,陈老却笑呵呵的,拉开了他身后的车门,接着又说:“杨大小姐,你可以出来了。” 杨大小姐?! 我的心里一惊,果然看到一个女人从车里下来,正是两年多不见的我妈! 我妈之前和我一起离开帝城,接着又流窜各地、亡命天涯,打算去海南岛投靠海王,路上没有少被陈老的人追杀。我妈和天奴配合,一路过关斩将、平安无事,还把我丢在了半路上,让我去夜明找怀香格格。 可惜,因为一清道人出手,我妈和天奴在海南岛还是栽了跟头。连我爸的结拜兄弟海王都白白送了性命…… 后来我又辗转各地,逃窜了两年多,所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救出我爸和我妈。现在我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心里当然激动无比,一头就栽到了我妈怀里,眼泪几乎都快流出来了,颤抖地叫了一声:“妈!” 虽然我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可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样丢人。 已经两年多没见我妈了,我妈看上去还是容光焕发,似乎一点都没变老,不比舞会里那些名媛差劲。看来她这两年过得并不算差,起码陈老没虐待她。 我妈也很激动,红着眼睛摸我的头,又看我身上的伤,问我这是怎么了。 之前我和宋金刚打架,被他砍了好几刀,虽然已经包扎过了,但是外表仍能看得出来。 我摇着头,说我没事,都是小伤。 我又问我妈:“天奴呢?” 我妈说:“放心,他好好的。” 天奴是我妈的近身保镖,轻易不会现身,既然我妈说他好好的,那就应该也没事了。 看到我们母子团圆,旁边的陈老竟也抹了一把眼泪,动情地说:“好啊,你们能够重逢,也算是弥补我的一些过失了。” 接着又说:“王巍,我本来想把你爸也放了的,但是你爸之前率众大闹任老将军的府邸,暂时还出不来,连我也无能为力。不过你放心吧,最多不超过两年时间,你爸也会和你们团圆的!” 这样的话,小阎王已经和我说过,我也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便点了点头,说好。 陈老呼了口气,又说:“好了,那我就先走了,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忘年之交!” 虽然我仍不知道陈老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我妈却是实打实地放出来了,所以我也恭敬地对他说道:“陈老。慢走!” 就在这时,刘鑫也走了过来,冲我说道:“王巍,我决定退出龙组了……” 我看了看站在他旁边的一清道人,明白他的意思。 他要重新回到一清道人身边了。 刘鑫没有做过对不起龙组的事,还清了左飞的人情,也算有始有终。我知道他一路走来有多纠结,现在终于能够追求本心,一清道人也愿意收留他,算是皆大欢喜。 我相信刘鑫已经和左飞说过这事了,所以我便点了点头。说兄弟,保重! 接着,我又抬头看向一清道人,心情有些复杂地说:“师父……你永远是我师父。” 我知道一清道人杀了我爸的结拜兄弟,也知道一清道人杀过夜明兵部很多的人,但他对我确实没有一点亏欠,我就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一清道人并没理我,转身为陈老打开了车门,陈老上车以后,他也准备上去。 就在这时,我妈突然冲着一清道人说道:“道长……两年多前谢谢你了。” 两年多前谢谢你了? 什么意思? 一清道人头都没回,淡淡地说:“举手之劳。” 便也上了车去。 刘鑫和我告过别后,也坐进了副驾驶里,我和刘鑫算是彻底分道扬镳,以后再见不知道是不是敌人。 陈老的车队迅速离开,悄无声息地驶入长安街中。 帝豪会所的门口只剩我和我妈两人,两年以后母子重逢,我们两个当然无比激动,肯定会有说不完的话。只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现在我也不管什么舞会了,只想先带我妈去个安静的地方落脚。 就在这时,一连串脚步声传来,抬头一看,竟是我舅舅和猴子他们走了过来。 看样子,他们早就到了,一直等到陈老离开才现了身。 “姐,你出来了!”小阎王已经极力在克制他的感情,但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杨大小姐!” “杨大小姐……” 猴子、左飞和黄杰也纷纷向我妈打着招呼。 我妈似乎知道在她被困的这两年里,小阎王和猴子他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所以我妈此刻也郑重地向他们道谢。 左飞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到我家去吧!” 和左飞认识这么久了,还没到他家里去过。这次当然是个好机会。这么多的龙组队长,当然不会缺车,虽然没有陈老那么排场,但也足够在帝城这个地方横着走了。 一辆别克商务车悄无声息地开了过来。 现在,我一门心思都在我妈身上,所以也没再管上面的舞会,随后再和铁面判官他们联系也来得及。我们几人上了车子,朝着左飞家里赶去,路上我和我妈短暂地聊了一下,我问她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她说挺好,陈老没为难她,只是将她软禁在中海别院的一个屋子里面,有吃有喝、冬暖夏凉。 没想到我妈之前竟然被关在中海别院,这确实不是我们能救出来的。 我妈又问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我说这就说来话长,等去了左少帅的家里再细说吧。 我问我妈,之前她向一清道人道谢,这是什么意思? 我妈告诉我说,之前她和天奴到了海南岛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我爸的结拜兄弟海王。我妈和天奴本想帮助他夺回海南岛的统治权,谁知海王也是个心术不正的家伙,得知我爸已经被抓起来后,竟然对我妈起了歪心思,下药把我妈和天奴都迷倒了,准备对我妈进行一些不轨之举。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清道人突然现身,杀了海王和他的手下。 虽然一清道人的目的是抓我妈和天奴,但也因此救了我妈,所以我妈对他感激不尽。 听着我妈讲述过去的经历,我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爸的结拜兄弟怎么都这样呢,前有冯天道。后有海王,一个比一个不是东西!我爸这人光明磊落,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么结交的朋友都是这种混蛋! 亏我之前跟着一清道人的时候还不停内疚,心想这怎么对得起海王呢,现在才知道他死得好,死得该! 听我抱怨我爸这些兄弟没有一个好人,我妈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拉倒吧,你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是娶了我以后才老实点,以前不知道祸害过多少良家姑娘!” 呃,这些事情,我倒是确实有所耳闻…… 我爸当年也是花花的很啊,怪不得结交了这么一群狼心狗肺的家伙。当然话说回来,道上确实很少有好人的,这就像在垃圾堆里淘金子,别提有多困难和不容易,我爸看走了眼也很正常。 总之,我妈现在还好好的,真是要感谢一清道人了,我感觉我欠一清道人的情真是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没过多久,就来到一片别墅区,这里的别墅肯定和杨老将军那样的府邸不能比,但在帝城也算相当奢侈的存在了,随便一栋就能卖几千万。 据我所知,龙组队长是赚不了这么多钱的。 但是左飞他们在被招安之前,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黑活儿,积累了点财富也很正常。 就比如我,要靠龙组副队长这点工资得饿死我,还好我之前在各地做皇帝的时候有过一点积蓄。我们的车很快停在一栋二层小别墅前,下车的时候,左飞还对我们说道:“大家进门的时候尽量小声一点,我老婆可能睡了!”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现在已经晚上快十二点了,确实属于正常休息时间。 认识左飞这么久了,还没见过他老婆长什么样子,好不容易来这一次,却见不到庐山真面目,还是挺遗憾的。 我们一群人蹑手蹑脚地穿过别墅前的小院,最终来到门前。 左飞摸出钥匙开门,接着摆手让我们进去,结果我们一进到客厅就傻眼了,就见客厅里面灯火辉煌、热闹非凡。至少有六七个大人和三四个孩子。大人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年轻女子,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天仙一般,只是有的正在奶孩子,有的挺着大肚子;有四个正聚在一起搓麻将,哗啦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三个正在斗地主,互相骂骂咧咧,指责对方出老千。 地上爬着三四个孩子,最大的已经有十岁左右,趴在地上专心致志地玩警车,最小的也就七八个月大,叼着奶嘴、穿着纸尿裤,呜哇呜哇地叫。 好家伙,客厅里面别提有多乱了,就跟开了个菜市场似的,搓麻声、打牌声、谩骂声、哭叫声乱作一团。 可怕的是,我们几个进来以后,她们竟然完全没有察觉,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仿佛置于另外一个世界。我估摸着,这是邻居的富太太来窜门了,大家聚在一起玩乐玩乐。就是不知哪个才是左飞的老婆,看着真是个个漂亮、多姿多彩,富人的生活就是好啊,长得好看还有钱,上哪说理去呢? 也就稍大一点、在地上玩警车的那个十岁孩子发现我们进来了,立刻窜了起来,欢天喜地地朝我们这边奔了过来。 “爸爸,你回来了!”小孩飞身扑进左飞怀里。 左飞也将他抱了起来,开心地说:“好儿子,我回来了!” 原来这就是左飞的儿子,小孩长得玲珑剔透。一双眼睛格外有神,看着就很讨人喜欢。 接着,小孩又转头叫:“猴子叔叔、黄杰叔叔、阎王叔叔!” 看来我舅舅他们没少过来左飞家里,所以和左飞的孩子还挺熟的。我舅舅他们也纷纷和这小孩打招呼,将这小孩叫做小飞,后来才知道他大名叫左小飞。接着,左小飞又眨巴着眼睛,指着我和我妈说道:“这位哥哥和阿姨是谁?” 好嘛,直接叫我是哥哥,我这辈分真是乱的不行…… 左飞显然很疼他的儿子,耐心地说:“这位是王巍哥哥,那位是杨阿姨。” 左小飞很热情地向我打着招呼,我和我妈也赶紧向他问好,别看这孩子才十岁左右,一举一动像个小大人似的稳重,而且也完全没有失去天真,真的太难得了,越看越是喜欢。 我们在门口这么一说话,客厅里面那些搓麻将、斗地主的女人们终于发现家里有人来了,纷纷抬起头来。 其中一个端坐在麻将桌前的年轻女人,看上去颇有大将之风,一脸的飒爽之气。她面前的麻将已经扣倒,显然正在听牌,正是关键时刻。这女人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说:“左飞,你可以啊,又从哪里领来一个野女人?” 年轻女人说话粗声粗气、底气十足,显然就是左飞的老婆,这里的女主人了。我们这群人里,只有我妈一个女人,竟然被她称之为野女人。我当然是尊重左飞老婆的,但她如果这么说我妈的话。我肯定不会开心! 可想而知,我妈那脾气怎么受得了,直接开口喝道:“你说话给我放尊重点!” “哟,想进左家的门,脾气还这么大,那还了得?不收拾你一下,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 年轻女人也不管面前的牌了,猛地飞身窜起,朝着我妈直扑过来。 让我意外的是,这个女人的身法极其迅速,显然也是个练家子,而且功夫相当不错。她出手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我们这边谁都没有反应过来,毕竟谁都不会想到左飞老婆会对我妈动手。 左飞的老婆真是生猛、霸道! 我想出手阻止,但是已经迟了,年轻女人已经抓向我妈的咽喉,急得我大叫:“妈,小心!” 然而就在这时,我妈却从背后摸出一支手枪,直接对准了年轻女人的额头。 天知道我妈怎么会有枪的! 年轻女人被枪抵着额头,当然不敢再动,求救似的看向了旁边的左飞……

上一篇   1070 我,人生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