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 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 少年王

1069 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龙组是个不同于别的组织的地方,我们犯了事不经过人民法庭或是军事法庭,而是拥有一套自己的审查和处罚规则,还有自己专属的禁闭室。所谓的有期徒刑,其实就是软禁,当初猴子他们大闹杨家,被关了三个月的禁闭,也是一样的处罚。 但是三年,未免也太久了点! 听到这几个字,我的脑袋当然就像打雷轰隆隆响,如果是几个月我还能够承受,三年的话实在有点接受不了。虽然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主要就是等待我爸我妈平安归来,可谁愿意把大好的青春时光耗到禁闭室里呢? 人生又有几个三年! 别说我不愿意,小阎王和猴子他们也不愿意,再次纷纷为我据理力争起来,认为这个处罚实在太严重了,希望赵组长能够网开一面。按照常理,他们不会对赵组长的决定有任何异议,永远都是无条件服从和执行赵组长的命令,但是这次真的太过分了,他们都忍不住为我抱冤。 就连铁面判官他们都叫起来,说赵组长要是把我关到牢房里去,他们就大闹帝城和龙组表示抗议。 其实他们哪里闹得起来,这是天子脚下,又有龙组坐镇,但是人多力量大,总能造成一点影响。一时之间,现场众人群情激奋,为我的不平遭遇感到激动和义愤。赵组长都吓了一跳,没想到竟会引来这么多的不忿,但他已经说出口了,断无再更改的可能,当时把脸一板,就要强行定下这事。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几个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急匆匆走进舞会,分别在赵组长和另外几个身份较尊贵的大人物身边耳语了几句。 他们几人听过以后,面色纷纷骤变,又对身边的人低声说了起来。 赵组长也对我们说道:“这场舞会的组织者要来了。大家做好准备迎接!” 舞会的组织者要来了? 自从我来到这场舞会开始,就很好奇这场舞会的组织者到底是谁,竟然能够引来这么多帝城的上流人士和精英分子。只是后来出了宋青云的事后,就把这事暂时抛到脑后去了,赵组长突然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 关键是,这人到底是谁呢,竟然能让赵组长都这么紧张平心而论,能在帝城有这个权势的,除了那几位老人外,真的屈指可数了啊! 消息很快传了开来,现场气氛立刻变得肃穆起来,没人再关心我和宋青云的事了,这事和舞会的组织者比起来还不够格。 所有人都面色严肃,神情恭敬地看着舞会门口。 门口逐渐传来脚步声,听声音不止一人这是废话,既然是赵组长都紧张的大人物,带的随从肯定不少。我已经做好准备迎接一位传说中的老将军或者是老干部了,但当主角真正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让我大吃了一惊,三魂七魄差点都被惊走。 竟然是陈老! 没错,走进来的真是陈老,他西装革履、面带微笑,看上去和新闻里一样和蔼可亲。 在他现身的同时,现场很多人都欢呼起来,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这位老人,有人甚至激动的流下了眼泪。舞会之中虽然诸多帝城权贵,但要见到陈老一面也不容易,赵组长和各位龙组队长则都纷纷敬起军礼,用最严肃的礼仪迎接这位老人的到来。 陈老边走边笑。同时挥起手来向大家问好。 “你们好、你们好。” 陈老笑呵呵的,看上去和新闻里那位慈祥的老人没有什么两样。 可是我却知道他有多么心狠手辣! 就是他,抓走了我爸和我妈,还逼得我四处逃窜、苟且偷生,同时还杀了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人,就为了他自己所谓的“称帝”梦!我和一些朋友、前辈历尽千辛万苦,多少次死里逃生,才掌握到了他“称帝”的种种证据,这些天来,我无一日不在期待他落马的消息,每天都看新闻、看报纸,就希望他能下台,好能迎回我妈。 可是现在,他像没事人一样出现在这个高端舞会,还笑容可掬、满面春风的和现场众人打着招呼,龙组的各位队长也都冲他敬礼,仿佛之前的事对他一点影响都没! 而且这舞会还是他组织的,他到现在竟然还有心情组织一场内部舞会玩玩! 那我就奇怪了,我们之前所做的所有努力都到哪里去了,魏老、徐老他们真就放过这个妄想称帝的家伙了?还是说,现在时机仍旧未到,所以还没对他真正下手? 总而言之,我在看到陈老的时候,心情当然无比复杂,恨是当然恨的,可也有无边无际的畏惧,我不知道究竟怎样才能将他击败? 难道我们这一伙人,永远只能被他拿捏着玩吗? 就在我思绪万千、心潮澎湃的时候,万毒公子突然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这时我才发现,现场所有龙组成员,以及一些警界、军界的人都敬起了礼,就连宋青云这个王八蛋都在敬礼,我迫于无奈和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只好一样举起了我的手。 给这种人敬礼,真是让我由衷感到恶心,他明明一点都不配啊! 现场欢呼如潮、群情鼎沸,什么地下龙头、龙组队长,在这位陈老面前什么屁都不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所有人的欢呼也都为他而响。陈老挥手致意了半天,现场终于慢慢安静下来。 陈老笑着说道:“谁能告诉我现场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乱成这个样子?” 之前发生了几百个人的乱斗,现场确实一片狼藉、乱七八糟,好像一场台风刚刚过境似的。 赵组长刚要解释,人群之中突然闪出一个身影,直奔陈老的方向而去! 这可不得了,陈老是何许人也,哪里能够随便让人近身。陈老身后的诸多保镖立刻闪了出来,一瞬间就把这个冒进的人影给压倒在地了,而这人影仍旧抬着头,激动地叫着:“师父、师父!” 师父? 这时我才发现,刚才窜出去又被压倒在地的那个人影正是“癔症”了一个晚上的刘鑫,而他所叫的对象正是站在陈老身后的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竟也一起来了,他没有死! 之前我的注意力只在陈老一人身上,所以并没看到他身后还站着一清道人。这时候回过神来,才发现陈老身后跟着几十个人,除了常见的那些保镖之外,还有一些西装革履、膀大腰圆的工作人员,他们一个个眼神锐利、气质硬朗,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一清道人就在其中。 一清道人还穿着他那身八卦道袍,身后也照旧背着他那柄三尺长剑,不动声色地站在陈老身后,看他的站位和姿势,仍旧是陈老最贴身的护卫。 刘鑫癔症了一个晚上,无论现场乱成什么样子,他也无动于衷,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此刻,他见到了一清道人,整个人就像活了一样。游走天外的灵魂也归来了,在所有人都为陈老的到来而感到振奋的时候,他却朝着一清道人扑了上去,激动地叫着师父。 仿佛在他眼里,一清道人就是全世界,其他所有人都不复存在,即便是被四五条大汉压在地上,也不能阻挡他对一清道人的热情和向往。 只是,和刘鑫的激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清道人的冷漠和绝情。 一清道人就像没有看到刘鑫一样,眼皮都没抬上一下,无动于衷地站在陈老身后。 “师父,师父!”刘鑫仍在兴奋地叫着,似乎只要能够看到一清道人,他就是死都心甘情愿了。 记得刚来舞会的时候,刘鑫还问过我一清道人会不会来,当时我觉得怎么可能呢,他来这地方干什么,他又不跳舞、也不杀人,说不定他已经死了。没想到如同刘鑫所说,一清道人还真的来了,他不仅没有死,而且还活得好好的,看来“千算子”抚琴的人也未必能够事事说对。 那个江湖老骗子,不是说一清道人会惨死的吗? “老实一点!” 几条大汉仍旧死死压着刘鑫,一点都不让他动,陈老却摆了摆手,笑呵呵道:“没事,放开他吧,是自己人!” 自己人? 陈老对刘鑫的评价竟然是自己人。他不可能不知道刘鑫是龙组的人啊,就算以前不知道,经过后来的事后,也该清楚了吧。 不过那几条大汉也挺听话,立刻放开了刘鑫。 刘鑫立刻站了起来,仍旧神情激动地看着一清道人:“师父,太好了,你没有死!” 一清道人仍旧面无表情,陈老却笑呵呵说:“你师父跟着我,怎么会死?” “太好了、太好了!”刘鑫仍旧无比激动。又回头寻找着什么,最终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王巍,你还发什么愣,还不过来向师父问好!” 看到一清道人,我的心情也蛮复杂,一方面为他的“存活”感到开心,一方面也对他心怀愧疚。所以再见到他,我宁肯低头假装不认识他,也不愿再去面对他了。 但是刘鑫这么一叫,我也没法装死人了,说到底怎么能够不认自己师父,我可是给人家磕过头、盟过誓的啊。 于是我也硬着头皮走了出去,和刘鑫并肩站在一起,同样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师父。 四周立刻起了一片窃窃私语之声,他们哪里知道我们龙组之前和陈老的恩怨纠葛,更不知道我们和陈老、一清道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只是看到一清道人站在陈老身后,觉得这个老道肯定身份不凡,我和刘鑫又称这个老道为师父,自然就会觉得我们和陈老的关系也匪浅。 “怪不得王巍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成就,原来是有陈老这个大靠山啊!” “可不是嘛,攀上陈老这样的高枝儿,帝城还不横着走了?” “这回有意思了,既是大阎王的儿子,还是杨老将军的外孙,又是陈老麾下的门生,我看龙组还罚他吗?” 一时之间,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传出,都在讨论我这后台不是一般的大。可是我的心里明白。陈老恨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帮我?估计他要趁着这个机会,狠狠将我踩入十八层地狱了。 话说回来,我和刘鑫分别叫了师父,一清道人还是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没有看到似的。 一清道人对我们这个态度是正常的,毕竟他已经和我们断了师徒关系,并且和我们恩断义绝了。我一时间觉得有些尴尬,刘鑫倒是很无所谓,仍旧热情地看着一清道人,好像一条面对冷漠主人依旧摇着尾巴的狗。 这样描述自己的朋友似乎不好,不过真是这样。 陈老回过头去,有些嗔怪地说:“一清,你这怎么回事,你两个徒弟向你问好,你怎么连个声都不应?” 一清道人淡淡地说:“他们已经不是我徒弟了!” “哎……”陈老摇着头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有说不是就不是的?你啊,也别心眼太小,孩子犯点错很正常嘛,你也不要老是揪着不放了。好了,该认就认,难得两个孩子这么有诚心啊。” 听着陈老的一席话,我的心里当然吃惊,心想这老家伙怎么回事,难不成还改性了? 不,绝不可能,陈老绝对是我此生见过的最阴狠、最毒辣的人物,他这性格绝不可能有所改变。他会这样,只会出于两个目的,一是在大众面前营造自己的良好形象。就像宋青云之前的所作所为一样,只是宋青云的段位太低,没几下就露出狐狸尾巴了了,而陈老则是老谋深算,伪装这么多年依旧不露马脚;二是他有别的阴谋,才会刻意撮合我和刘鑫、一清道人三人能够恢复师徒关系。 只是,他到底有着什么阴谋,我就不清楚了。 但在现场,陈老都这么说了,一向对待陈老忠心耿耿、唯命是从的一清道人肯定不能再冷漠了。一清道人只好冲着我和刘鑫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我们的问候和称呼。 “师父!” 刘鑫更加激动,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扯着我的胳膊就冲向了一清道人,然后一头扎进一清道人怀里。 这样温馨的师徒拥抱,按理来说应该让我十分动容才对,但我心里仍旧觉得非常奇怪。但是话说回来,一清道人仍旧活着,我们又能相认,我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同样用力抱紧了一清道人。 这是我的师父,我一辈子都还不清恩情的师父! 一清道人拍着我和刘鑫的脊背,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有无数的话想说,但又一句都说不出来。 陈老倒是很满意地看着我们,点着头说:“好啊、好啊,师徒团圆、皆大欢喜!” 刘鑫抬着头问:“师父,这些天你过得怎样?” 一清道人却是闭口不答。 刘鑫还想再问,我便扯了扯他的袖子,不让他再问下去了,毕竟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 这边我们师徒团圆,那边陈老继续问赵组长:“现在你可以说了,到底怎么回事?” 赵组长便把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当然他没法说宋青云到底下没下药,直说我俩因为这个事情有所争执,才引发了后来的诸多事件,导致现场乱成这样子的。 “陈老,让您看笑话了,实在不好意思,都是我管教手下不严!”赵组长一脸惭愧地说着。 这次事件,真是龙组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内讧了。身为直属上司的赵组长确实应该惭愧、内疚,为此承担责任都不为过。 陈老点了点头,说道:“那么宋青云到底下药没有?这应该是问题的关键,才能知道王巍究竟是有意破坏龙组的计划,还是单纯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不该责罚他的。” 听了陈老的话,我的心里莫名其妙,心想他这是打算帮我吗?但是怎么可能呢,他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仁慈了。 赵组长说:“王巍说是这样,但他没有任何证据,那杯酒也找不到了。” 宋金刚也着急地说:“陈老,我儿子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我用我的职位和生命为我儿子担保,一切都是王巍那个家伙栽赃、陷害!” 宋青云也跟着说道:“是的陈老,我从小在龙组长大,接受的是最正统的教育,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下三滥的事情?希望您老人家明察!” 既然没有证据,当然随便这对父子怎么说了,我就是有一肚子的委屈也没法诉说。气得脸红脖子粗也没办法。 陈老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一清道人突然拔出背后长剑,“唰”的一声刺向宋青云。他的动作实在太快,现场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更何况他的功夫也是最高的,别人就是想反应也反应不过来啊。 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一清道人的长剑已经对准了宋青云的咽喉,同时恶狠狠道:“我徒弟不会随便冤枉人的,你最好能实话实说,否则我要你命!说。你到底下没下药?” 剑尖距离宋青云的咽喉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只要稍稍往前递出一下就能要了宋青云的命,旁边的人绝对来不及阻止! 一清道人的行为,当然吓到了现场所有的人,谁都没有想到这位站在陈老身边的神秘道人会对宋青云突然发难。宋青云吓得脸色都发白了,嘴唇颤得像是两片风中的树叶,哆嗦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宋金刚也急了,立刻冲着陈老说道:“陈老,这……” 陈老却摆了摆手,不让宋金刚再说下去,显然允许一清道人这么做了。 “说!” 一清道人又是一声力喝,同时剑尖又往前递出一点,距离宋青云的咽喉只有毫厘之差了:“敢说一句假话,我立刻要你的命!” “下,下了!” 宋青云整个人都崩溃了:“是小六子给我的药,是他劝我这么做的,不关我的事啊……” “唰”的一声,一清道人立刻长剑收鞘,重新站到了陈老身后。 宋青云死里逃生,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一张脸也无比煞白,显然吓得不轻。 而宋金刚、赵鲲鹏等人却是面如死灰。 陈老喃喃地说:“唔,看来一切都水落石出了呢……” 确实一切都水落石出了,无论拿出什么证据,也没有宋青云自己承认更有说服力了。 小阎王和猴子他们都松了口气,各个充满感激地看向一清道人。 我也一样看向一清道人,只是我的目光之中充满复杂。其实一清道人作为我的师父,为我出头已经不止一次,可在经历过那样的事后。他还愿意这么帮我,真是叫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清道人越是帮我,我的心里就越惭愧,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 只是,这对一清道人来说好像没有什么,他依旧面无表情、面色冷漠,仿佛刚才做的事情和他无关。 宋青云都亲口承认了他的所作所为,宋金刚却还在垂死挣扎,咬着牙说:“陈老,恕我冒昧,那位道人用小儿的性命要挟,逼迫小儿违心承认这事,似乎不太合适吧,这样和屈打成招还有什么区别?” 陈老轻轻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你啊,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陈老一边说,一边“啪啪”拍了拍手。 一连串脚步声响起,两名大汉拖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尹红颜踢过一脚,声称是宋青云拜把子兄弟的那个公子哥,也就是宋青云口中的小六子。 公子哥一上来,就哭嚎着说:“是我给宋青云提供的催情药,他说他想拿下红颜姑娘,可惜一直不能成功,我才给他提了这个主意……” 好嘛,证人都上来了。 陈老回头看向一脸死灰的宋金刚,沉着声道:“现在,还有什么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