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8 有期徒刑,三年 - 少年王

1068 有期徒刑,三年

赵组长既然来了,当然要搞清楚所有事情。 虽然我有可能受到责罚,但是因为我舅舅和猴子他们都在,让我觉得心安和有底气,所以并不畏惧现在所面对的一切。至于赵鲲鹏、宋金刚他们那一伙人,本意就是送我到龙组总部,现在赵组长都在现场了,当然正合他们们的意。 宋金刚最先开口,当然把过错都推到了我的身上,说我眼红他儿子现在的成就,以“大阎王儿子”的名义发难,当众给他儿子难堪,还把他儿子的龙头之位给推翻了。 他看不过眼,责骂了我几句,就遭到了我的攻击,他大人不记小人过,不想和我一个小辈动手,所以处处手下留情,反倒被我给打伤什么叫做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我今天可算是看得清清楚楚了。宋金刚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真是他说的那么回事,而且他还越说越气,最后红着脸道:“赵组长,我挨了几下没有关系,我也不跟他一个小辈计较了我气不过的是,咱们运作了那么久的计划,结果全被这小子给毁掉了,您看看这事该怎么处理吧” 赵鲲鹏也说:“是啊赵组长,咱们培养青云有多不容易,将他送到头龙之位又有多么辛苦,这一切你都是知道的咱们努力了那么久,却被王巍这小子给毁掉了,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啊您要是不狠狠地责罚他,可就伤了我们这干辛勤工作的老伙计的心了” 安插龙组的人到地下世界去做龙头,两个队长还这么堂而皇之地说出来一一虽然这在龙组是政治正确的事,但是可想而知地下世界的人多么反感,铁面判官他们再次爆了,纷纷大呼小叫起来,说你们凭什么把人安插进来,将宋青云赶走就对等等。 赵组长的眉头微微皱起,我立刻让众人别再说了,大家这才安静下来。 没有想到,这又成了宋金刚攻击我的理由,说:“赵组长,你看看,他就是放不下他曾经的权力,才把我儿子下赶位的” 猴子一听,反倒说道:“既然这样,那让王巍继续控制地下世界不就行了?他是龙组的人,又是地下世界的少主,岂不一举两得?想必地下世界的人也不会反对的。” 猴子这么一说,铁面判官他们再次大呼小叫起来,说没错,既然龙组想要控制他们,那就让他们公认的少主来做这事,确实一举两得、两全其美。 现场的呼声越来越高,铁面判官他们都同意我做他们的龙头,并且丝毫不介意我龙组副队长的身份。 龙组想要控制帝城的地下世界,出于什么目的简直人人皆知,如果这是龙组非做不可的事,那就让我顶替宋云青的位子,这样就能弥补我之前的过失,还能让计划顺利地进行下去了。 这事听上去确实合情合理。赵组长也动摇了,回头问赵鲲鹏:“你觉得怎么样?” 如果赵鲲鹏他们仅是仅为了让计划继续进行下去,那就应该赞同这个提议才是,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只想发泄私欲、借机泄愤。 宋金刚焦急地看向了赵鲲鹏,赵鲲鹏则沉声说道:“赵组长,现在讨论的不是谁来当龙头,区区个帝城的地下世界,想要控制他们易如反掌。只是王巍的这种行为及其恶劣,因为他想重登地下龙头之位,就肆意破坏咱们筹备已久的计划,如果他不遭到责罚的话,龙组还有什么规矩可言?” 赵组长又陷入了思考之中。 我被他们诬陷了半天,肯定不能再沉默了,于是也张口说:“赵组长,他们都是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把整个过程再说一遍。” 我也不是个吃素的,不会眼睁睁看着别人颠倒黑白,于是我也发挥了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刚才自己的所遭所遇、所经所历全部讲了一遍。最后,我才说道:“赵组长,我根本不知道你们的计划,又何来的故意破坏一说?我是不耻宋青云的行径,才当众将他给揭穿的,后来我知道他是龙组的人,心里就更不屑和愤怒了,竟然做出这样的事,不是玷污了龙组的名声吗,我觉得应该立刻把他开除才对。” 宋金刚和赵鲲鹏不是老盯着我咬吗,那我就把宋金刚的儿子拖下水,让他们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 可想而知,在我说完以后,现场有多少人附和我,铁面判官他们纷纷发声,指责宋青云有多么无耻和下贱。身为当事人的尹红颜也站了出来,说宋青云就是个人渣、败类等等。 至于宋金刚,当然气得够呛,声称我的一切都是胡说八道,都是往他儿子身上泼脏水。 我这边虽然人多势众,但赵组长自有他的判断,他问我说:“你说宋青云给红颜姑娘下药,有没有证据呢?” 我说有的,之前我还把剩下的残酒收集起来,准备到专业的场所去检验一下。 话虽这么说,但当我去找那半杯酒的时候,却怎么都找不到了,尤其是在赵组长的面前,耍什么鬼点子也没用。 宋金刚沉沉地说:“赵组长,王巍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必你已经看清楚了,他就是为了一己私利,才破坏了咱们龙组的计划。据我所知,这种情况要是严重的话,应该可以入刑的吧?” 入刑? 我他妈都多长时间没坐过牢了,我为国为民做出过那么多的牺牲和贡献,现在竟然又要让我坐牢? 小阎王和猴子他们也都急了纷纷为我求情,说我肯定不是故意要破坏龙组计划的,希望能够看在我之前立过两次一等功的份上饶过我这一回。 有为我求情的,就有给我砸石头的,赵鲲鹏和宋金刚一口咬定了我就是刻意为之,要求组织重重地责罚我。 两边争吵不休、互相谩骂,要不是赵组长在,估计又要打起来了。 自始至终,唯一没有说话的就是杨再兴,他一个人站在旁边歪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鲲鹏还问:“杨兄弟,你不说几句吗?” 赵鲲鹏本意是想把杨再兴拉进来,多一个队长说话就多一份力量,但杨再兴摇了摇头,说道:“这事挺蹊跷的,我不知道谁在说谎,还是不参与了。” 差点没把赵鲲鹏给气死。 赵鲲鹏和宋金刚两人,舌战猴子、左飞、黄杰、小阎王四人,怎么可能吵得过呢? 尤其猴子,那嘴巴真是厉害,直接指着宋青云说:“你说,你下药没有?” “没有” “好,你发誓,你要是下了药,你妈就是万人骑,你爸菊花被一百万个农民工爆…”猴子这是把他平时玩游戏时骂的脏话运用到这里来了。 宋青云也真刚烈,直接说道:“我发誓,我要是下了药,我妈就是万人骑,我爸菊花…” 但他话没说完,就被宋金刚脚踹倒在地。 “滚你妈的…” 单论吵架的话,我们这边确实占着上风,但是赵鲲鹏也在利用他的资历,激动地冲着赵组长说:“赵组长,我为龙组工作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都年纪这么大了,还被几个年轻人这么欺负,难道你就真能看得下去?” “老东西,别他妈倚老卖老,这和年纪没有关系……”性情暴躁的小阎王直接骂道。 “我和你拼了”赵鲲鹏声音发颤,再次举起大棒。 现场经历过数次恶战,最严重的次几百人同时打架,场地早就片狼藉、乱七八糟,怎么可能还有那半杯酒 看我找不到那半杯酒,宋金刚更加洋洋得意,指责我刚才说得一切都是诬陷。 宋青云也蹦哒起来,说我就是嫉妒他,才设计陷害他的,什么下药都是子虚乌有,都是我编出来的。 其实现场很多人都知道宋青云干过那事,否则之前他就不会那么心虚,可这是个讲究证据的年代,没有证据的话说什么也没用。小阎王和猴子他们都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可是没有证据他们一样毫无办法, “住手” 赵组长一声大喝,混乱的现场终于平静下来。 大家知道,赵组长既然喊出这一声,必然是他已经做下决定。 众人纷纷朝他看了过去,等着他说下面的话。 就在这时,赵组长却朝我看了过来,目光中似乎带着一点惭愧和内疚。 我的心里顿时一紧。 我知道,赵组长要拿我开刀了。 虽说赵组长是出了名的护犊子,以前也曾经帮衬过我,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不一样,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让他护哪个、不护哪个? 从赵组长略带愧疚的目光中,我知道他是相信我的,奈何我证据不足,所以只能秉公执法。 “王巍,你破坏龙组的计划,还以下犯上,打伤了龙组五队的队长。” 赵组长的这一句话,就等于给我定了性,要让我接受接下来的处罚了。宋金刚和赵鲲鹏顿时面色一喜、相视一笑,猴子和小阎王他们当然都急了眼,一个个着急地叫着: “赵组长!” “赵组长,不要啊” 赵组长摆了摆手,制止他们再说下去,接着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按照龙组现有的规定,判处王巍有期徒刑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