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3 狗急跳墙的宋青云 - 少年王

1063 狗急跳墙的宋青云

这一声愤怒的咆哮,顿时响彻整个舞会! 我们其乐融融的氛围,也被这一声咆哮给打断了,众人纷纷回过头去,看向那个发出咆哮的人。不用多说,肯定是宋青云,他一张脸都气成了青紫色,双眼几乎往外喷着火星,恼火地瞪着我们这边一大群人。 我能理解他的愤怒,在他刚现身的时候,几乎是全场最耀眼的明星,不光铁面判官等人对他马首是瞻,各界人士也恭敬地向他问候、问好,所有人都围着他一个人打转。 而我,始终无人问津。 但,自从我亮出自己的真面目后,形势立刻发生逆转,铁面判官等人恭敬地叫我少主,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聚集在我身上,瞬间就把本来属于宋青云的光芒全夺走了。 宋青云,反倒被冷落了。 宋青云,怎能不怒、怎能不恨? 其实,这也是我一直不愿亮明身份的原因,帝城的龙头已经是宋青云了,我这个过去式就没必要再凑热闹,搞得大家都不好看就尴尬了。但是没有办法,宋青云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我要是再不公布自己的身份,就只能和铁面判官他们自相残杀,在二选一的艰难抉择之下。我只能不顾宋青云的面子了。 再狠一点,我和他非亲非故,也没必要关照他的心情,他有现在也是他活该! 只是,宋青云这么一吼,肯定闹得大家不太好看。按理来说,宋青云才是帝城的龙头,铁面判官等人不围着他,反倒过来围绕着我,确实有点说不过去。所以一时之间。大家都有点尴尬,一个个都不说话了。 “你们还不过来?!”宋青云瞪着眼睛。 铁面判官等人面面相觑,看看我又看看宋青云,显得有点两难。我也不想让他们为难,就轻声说:“没事,你们去吧,以新的龙头为重!” 帝城的龙头两年一换,这是我爸当年定下的规矩,我既不想坏了这个已经传承近三十年的规矩,也不想用“大阎王的儿子”这个身份来压迫谁。更何况,我是龙组的副队长,哪能再插手地下世界的事,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我舅舅当年攻破夜明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解散他在北方的黑色势力。 龙组和地下世界,本身就是水火不相容的,平时没有发生矛盾,不代表就能融为一体。 众人明白我的心思,点了点头以后走到了宋青云的身边。 我以为经过这么一折腾后,宋青云应该愿意放我们离开了,哪怕装作一副大度的样子也行啊,对他自己的形象也有好处不是? 但我还是低估了他心胸的狭窄,真不知道他之前装得那么高尚有什么用,我还没做什么就把狐狸尾巴都露光了。看来还是年轻,经不住激、沉不住气,被我这么一弄,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 宋青云咬牙切齿,不依不饶地说:“大阎王的儿子是吧?大阎王的儿子了不起吗,在我面前显什么威风?你和你爸再辉煌,那也是过去式了。帝城现在的龙头是我,你最好能认清这个现实!” 我点了点头,说是,我认得很清,所以我能走了吗? 时至此刻,我仍旧希望早点离开,不愿意和宋青云发生太过分的冲突。但,宋青云还是不肯罢休,恼火地说:“你走什么,谁让你走了?你之前败坏我的名声,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认真地说:“不是我败坏你的名声,是你自己要做那么无耻的事!你没听过一句古话吗,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这句话,相当于又把刚才的事翻了出来,并且给宋青云定了性,我也不想这么做的,是他太过咄咄逼人。显然,我这句话就捅了马蜂窝,宋青云直接炸掉了,刚出现时所展现出的涵养和风度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几乎丧心病狂的疯狗,当场大声吼道:“给我上,杀了这个家伙!” 宋青云的气势很足、声音很响,但他说完这句话后,现场竟无一人动弹。 小钟馗、铁面判官、莲花婆婆、幽冥老人、忘川怒汉……以及另外杂七杂八上百个人,全都安静地站着,一个动弹的都没有。 宋青云吃惊地左看、右看,还是一个动弹的都没有,他颤着声说:“你们……你们什么意思?” 没有人回答他,大家都很安静地站着,甚至有人低下了头。 气氛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尴尬。 一连串放浪形骸的大笑声突然响了起来,在这安静的舞会之中显得十分刺耳、突兀,不过大笑的人却一点都不在意,仍在不断哈哈哈地笑着。是万毒公子在笑,一边笑还一边说:“傻逼了吧?让你再嘚瑟!你是龙头怎么了,人家还是少主呐,到底哪个更重要些,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虽然这是显而易见的事,但万毒公子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口,实在有点太不给宋青云面子了。 四周也起了一点点窃窃私语之声,那些早就躲得远远的公子哥、大小姐们,倒是很乐于观看这种百年难遇的罕见戏码。 宋青云气得几乎发抖,质问着身边的人:“你们到底什么意思,还认不认我这个龙头了?!如果不认的话,以后也不要办什么武道会了,直接让这个什么少主来做龙头吧!” 宋青云的质问合情合理,已经延续几十年的帝城武道会,选出来的龙头如果起不到什么作用,那和武道会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以后也没必要办了。 就在所有人都面带难色的时候,铁面判官却沉沉地说:“宋龙头,你当然是我们的龙头,这点毋容置疑!可你不要忘了,每一任龙头在上任之前,都要宣誓终生效忠大阎王的,大阎王就是我们地下世界永远的王!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那你这龙头也没必要做了!” 铁面判官的年纪虽然要比莲花婆婆、幽冥老人稍轻一些,但他的地位一直都比较重要,说话也比较管用。据说是因为大阎王当年最器重他。铁面判官说过这样的话后,众人也纷纷点头称是,说没错,就是这样,效忠大阎王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做不到这点也就不用做龙头了。 铁面判官的话没错,两年多前,我在参加武道会的时候,就见识过这群人对大阎王的狂热,几乎每一场比武之前都要默念大阎王的名字。并且为失踪已久的大阎王祈福;在私底下,每一个地下世界的人,也会表现出对大阎王的崇敬和膜拜,从来没见哪个人对大阎王有一丝丝的不敬。 大阎王在帝城,简直成了一种精神图腾,有点类似于当年太后娘娘在夜明的地位一样。 这其中当然有小钟馗、铁面判官等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追捧、提起大阎王的原因,也有大阎王本身的人格魅力在起作用,否则这么多年过去,人们为何始终记得他呢? 就任新的龙头之时,确实也有一段“宣誓效忠大阎王”的流程,当初我也经历过的。 所以,做帝城的龙头没有问题,但是,第一要素是要效忠大阎王。 见了大阎王要叫一声“阎王大哥”,见了大阎王的儿子要叫一声“少主”,这才算是没有忘本。 如今,宋青云却对大阎王的儿子喊打喊杀,难怪会引起这么多人的愤慨,甚至要推翻他的龙头之位了。 看到这么多人对自己有了意见,宋青云顿时有点慌张,他也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他要想当龙头,必须获得这干人的支持,如果所有人都不听他的话了,那他这龙头做得也就失去意义。 宋青云反应挺快,立刻讪笑着说:“我只是和大家开个玩笑而已,我怎么可能会对大阎王的儿子动手呢,我对大阎王的赤诚之心此生不改、永生不悔,包括他的儿子!” 我正感慨宋青云“见风使舵随机应变”的功力真是强时,宋青云已经一路小跑来到我的身前。“噗通”一声单膝跪地,露出灿烂的笑,恭敬地说:“少主,小的给您请安!” 刚才还对我喊打喊杀、视我为生死大敌的宋青云,一分钟都还没有过去,就对我变了张脸,似乎我比他的亲爹还亲。 说句实话,“见风使舵”这种本事,其实算是人之常情,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但是强到宋青云这个地步,就令人叹为观止了。 什么叫做无耻,我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我还在发愣的时候,旁边的万毒公子再次哈哈大笑起来,直接指着宋青云的鼻子说道:“你这个逼,真是笑死老子了,老子走南闯北都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人啊……” 万毒公子也没撒谎,这些年来我俩一起走南闯北,无耻之人算是见过不少,脸皮厚到宋青云这种程度,确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就连四周,都起了一点“噗嗤噗嗤”的笑声,现在这个厚颜无耻的宋青云,和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宋青云差别实在太大,说是“云泥之别天地之差”都不为过。 铁面判官等人也是面面相觑、摇头叹息。 我都忍不住想,这样的人真适合做龙头吗? 我知道宋青云这么做就是想保住他龙头的位子,但他显然适得其反、用力过猛,反而让人更反感、更看不起了。 但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宋青云在我面前跪着,还称呼我为少主,我也不好去说什么,只好先把他搀起来,说没事,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对对对,一家人!” 宋青云握着我的手不肯放开,面色有些激动地说:“少主,自从我当了龙头,没有一日不思念大阎王和你的!其实之前我刚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神采飞扬、不像是一般人,现在证实了我的猜测!少主,之前有些误会,希望你别介意,等过一会儿舞会完了,咱们再好好叙叙旧,我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你!” 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宋青云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了,但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反感,他还不如硬到底呢,何必来这一出? 我推脱着,说不必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我要走了,这事还有回转的余地,宋青云回头好好想想,或许还能弥补。以他的个人能力,好好反思一下就能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他当时就跟鬼迷心窍似的,硬是拖着我不让我走,说是好不容易见上一次,一定要留下来一起吃饭。 我推脱了很久,但他就是不放我走,对我热情的简直不像样了。 旁边的人基本都在看笑话,一个个捂嘴偷笑、指指点点,真是给地下世界丢尽脸面。 就在这时,铁面判官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够了!” 接着,铁面判官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指着宋青云说:“你真他妈丢脸。你没资格做我们的龙头,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单说实力,铁面判官绝对不是宋青云的对手,但他就是这么爆的脾气,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看宋青云不爽,当场就敢爆出脏话,关键是他的地位偏偏很重,当他决定做什么的时候,莲花婆婆等人一般都会附和。 显而易见,宋青云当场就傻了眼,眼神呆呆地看着铁面判官,继而又回过头去看莲花婆婆等人。 莲花婆婆等人一片沉默,谁也没有帮他说话,显然和铁面判官的想法一样。 今天晚上的宋青云,实在让他们太丢脸了。 罢掉新任龙头,虽然以前从来没发生过,但也不是不可能存在的事。 “为……为什么……”宋青云颤抖着说:“我已经对少主很热情、很尊敬了,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 其实,宋青云不是个蠢人,他能坐到帝城龙头这个位置,足以说明他的能力不算一般。现在有这样的表现,只能说是“身在庐山中”了,旁观者都看得一清二楚,唯有他还不明不白。 人么,都有犯糊涂的时候,尤其是在一些关键时刻,更加容易做出错误选择。 “没有为什么!”铁面判官恼火地说:“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没有人会向他解释,成长的过程总是磕磕碰碰,需要他自己去悟。 宋青云却没有走,而是回头看向了我,紧张地说:“少主,你帮我说句话吧,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帮帮我……”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只是本能地这么去说。 看得出来,宋青云很在乎“龙头”这个位置,为此他不惜放下所有的尊严,可惜他越这么做,越是适得其反。 现在的宋青云是可怜的、可悲的。但我对他没有任何的同情之心,只能摇摇头说:“不好意思,我不方便插手你们之间的事。” 我是他们口中的“少主”没错,可我也是龙组二队的副队长,怎么能够插手地下世界的事? “快滚!”铁面判官再次冲着宋青云吼道。 “滚、滚!”幽冥老人、莲花婆婆等人也纷纷喊了起来,他们对这位新任龙头已经充满反感和厌恶。 此刻的宋青云,当真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再回想他之前刚入场时的意气风发,真是让人不得不感慨命运无常、造化弄人。 仿佛从天堂跌到地狱一般。 所有人都在大声喊着滚,之前那些和宋青云热情地问候、打招呼,以认识宋青云为荣的人,此刻也都装作瞎子、聋子,抱着一副看热闹的态度远远站在一边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他们没有趁乱踩上一脚,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宋青云听着四周的“滚”声,一张脸显得越来越绝望,他知道彻底完了,一切都完了。但他并没有灰溜溜的离开,而是眼神愤怒地看向了我,整张脸上更是充斥着怒火。 “都怪你!” 宋青云大吼着:“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有现在的结果。都是你毁了我的一切!” 宋青云这话说得没错,今天晚上如果我不来的话,他的龙头之位肯定还很安稳地坐着;不过那样的话,尹红颜估计要遭殃了,所以我没有丝毫愧疚,这一切都是宋青云自找的。 但,宋青云是不会反省自己的,他只会把过错都推在别人身上,认为我的出现才是他丢掉龙头之位的根源。 宋青云已经彻底钻了牛角尖,整个人也几乎到了癫狂状态。 他不光怨我、骂我。一双手也朝我伸了过来,再次掐向我看似脆弱的喉咙。 宋青云怎么对我喉咙这么感兴趣呢? 我也毫不犹豫,再次狠狠一拳击出,这次也是一样,宋青云连连倒退了七八步。 只不过,这一次和上一次截然不同了。 在我击退宋青云后,铁面判官等人纷纷大怒,张牙舞爪地扑向了宋青云。 “反了你了!” “敢对我们少主动手!” “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众人义愤填膺、同仇敌忾,准备一哄而上地拿下宋青云。 但我知道他们不是宋青云的对手,尤其是我看到宋青云已经捡起了一柄钢刀。我担心铁面判官他们受伤,于是立刻喝退他们,又冲着宋青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宋青云咬牙切齿,眼神里也露出一丝恶毒的怨恨:“我龙头做得好好的,你这家伙非得横插一脚!你口口声声说你不想插手地下世界的事,可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插手!你就是看我做了龙头,所以你的心里不爽!你是龙组的副队长,却又觊觎龙头这个位置,真以为别人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你这个虚伪的人,我现在就让大家看清你的真面目,让他们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宋青云这番话简直一派胡言。似乎有点狗急跳墙、乱说一气的味道,当然保不齐他就是这么想的,以为我就是来抢他龙头之位的。 真是冤枉啊。 但我知道,解释了也没用,他已经这么想了,并且根深蒂固。 我苦笑着说:“如果你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那你确实没有资格来做这个龙头。” “我做你妈!”宋青云破口大骂:“我会让大家知道,我比你更适合做龙头这个位子,因为我的功夫比你高出很多,他们迟早有天会后悔的!” “唰”的一声。宋青云举起他的钢刀,并用刀尖对准了我。 刀光明亮、寒气森森。 显然,他想证明一下自己。 可是,他哪来的自信呢,他连我一拳都接不住啊。 我看着他,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宋青云显然明白我的意思,恶狠狠说:“打拳,本来就不是我的强项,你赢了我也没有什么得意!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宋青云真正的厉害!” 确实,宋青云是用刀的。 让一个用刀的人和我拼拳,确实有点难为他了。 我见过宋青云用刀,确实挺厉害的,万毒公子都不是他的对手,急到差点召出自己无所不在的毒虫。 有刀在手,宋青云确实自信了很多,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重重的杀气,看来他终于可以使出自己所有的本事了,实力相较之前至少能够提个两三成。 铁面判官、莲花婆婆等人也都见识过宋青云的实力,当时就为我着急起来,纷纷喊道:“少主,我们帮你一起打他!” “少主,咱们一起上,灭掉这个家伙!” 就连万毒公子和林婉儿也做好了准备,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宋青云的厉害,不愿让我单独去面对他。 就在群情激昂、准备一哄而上的的时候,我却淡淡地说:“不必,你们都退到一边吧。” 我一边说,一边默默抽出了自己的打神棍,“唰”的一声甩长以后握在手里。 看似平淡无奇、又细又长的打神棍,在我手里散发着幽幽的光。 接着,我又抬起头来,冲宋青云淡淡地说:“忘了告诉你,打拳也不是我的强项。”

下一篇   1064 宋金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