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9 宋青云的真面目 - 少年王

1059 宋青云的真面目

公子哥的颠倒黑白,都让众人为尹红颜捏了一把冷汗。 就在现场每一个人都以为宋青云会为公子哥出头、惩罚尹红颜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宋青云竟然狠狠一拳砸在公子哥的脸上!这一拳实在打得猝不及防,而且比尹红颜之前那脚可狠多了,公子哥的身子再次往后倒飞出去,而且连续撞翻了两张桌子才停下来,什么酒水、点心洒了他满满一身,看着十分狼狈。 但无论是宋青云,还是尹红颜,其实都留了手,否则以他们的实力,一脚将这个公子哥踢死,或是一拳将这个公子哥打死,都是有可能的。 只不过,面对普通人的时候留手,已经是我们武者不成文的潜规则了。 公子哥吃力地坐起来,抖掉身上的点心渣,又捂着自己歪了半边和哗哗流血的口鼻,面色无比惊恐地说:“宋,宋大哥,这是怎么了……” 众人也挺吃惊,搞不懂宋青云为什么要打自己兄弟,更搞不懂现在这是什么局势,于是一个个噤声下来,谁也不敢说话。就在这时,负责舞会安全的龙组队员围了上来,同样询问怎么回事,但是宋青云摆了摆手,说没事,处理点小问题,你们先下去吧。 龙组队员看看地上的公子哥,又看看宋青云。低声说道:“宋龙头,舞会的组织者就快到了,您尽量快一点!” 宋青云点头说好,龙组队员就退下去了。 这就是帝城的地下龙头,龙组都会给上几分薄面!我这几年下来,也做过其他城市的老大和皇帝,确实没有帝城的地下龙头做得舒服,那是真有排面,恍惚间都觉得自己能和陈老等人平起平坐了。 龙组队员散去以后,宋青云则走到公子哥的身前,低头抓着他的领子狠狠说道:“小六子。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会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肯定是你死皮赖脸缠着红颜姑娘,还试图以我的名义去压她,她没把你踢死,都是你运气好!小六子,你要真把我当大哥,就听哥哥的一句劝,以后别再这样子了,这世界不是围着你一个人转的,你最好能清醒一点!还有,如果你觉得你是我兄弟,就能在帝城这个地方为非作歹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只站在对的一边!这次就饶过你,立刻给我滚蛋!要是再让我发现你以我的名义耀武扬威,看我不卸了你的狗腿!” 宋青云说完这番慷慨激昂、正气凛然的话后,四周立刻响起了一片叫好之声,众人都在夸赞宋青云的大公无私、黑白分明,帝城能有这样的地下龙头真是大家的福气等等。 至于那位公子哥,别提有多颜面扫地,哪里还能呆得下去,爬起来就溜了。 宋青云则四处拱手,感谢大家的赞扬,谦虚地说没什么,这是他应该做的。接着,宋青云又来到尹红颜的身前,低声问她:“红颜姑娘,你没事吧?” 其实尹红颜有什么事呢,她没把那公子哥踢死都算心地善良。 尹红颜摇了摇头,宋青云便笑了起来:“没事就好,有我宋青云在,就绝不让我的人受到一点欺负!其他人也是一样,再有类似的事就告诉我。我一定会为你们出头的!” 莲花婆婆、铁面判官等人纷纷说着感谢,看向宋青云的目光也充满了赞许和欣赏。 看着这位新任龙头的行事风格,我明白了为什么他能在短时间内受到众人的拥戴,还能拥有这么良好的风评和口碑了,确实是个优秀的领导者啊,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作为,真是不简单啊。 不过不知怎么回事,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奇怪,因为这个宋青云表现的太完美了,完美到像个圣人一样,人世间真有这么品德高洁的人? 当然,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如果宋青云真有这么高洁,怎么会有“公子哥”那样的兄弟? 不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么,起码我王巍身边,就没这样的人! 不过,万事总有意外,谁能保证自己的兄弟永远不做坏事?刘鑫还绑架过郑午那个刚生下来的闺女呐! 刚才的事如果是我来办,如果是我的兄弟骚扰了哪个女生,我会在私下劝他以后别这样了,不会当众让他这么难堪。当然,可能这就是做人的差距,我的品德没有宋青云那么高尚,我也不能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总之,帝城地下世界有这样的龙头,确实是大家伙的福气,我已经是过去式了,用不着操那么多心。 这么想着,我也就放了心,继续和万毒公子他们说起话来。 服务人员再次把现场清理干净了,现场也恢复到了之前其乐融融的状态,宋青云也端着高脚杯四处和人谈笑风生,活跃的像一朵交际花。无论走到哪里,哪里都是一片赞美声,这位新任龙头的名声和人缘真是好到极点了。 灯光慢慢暗了下来,跳舞的人也渐渐多了,万毒公子和林婉儿也步入舞池之中。我回头看看刘鑫,他还苦着张脸唉声叹气,估计满脑子都是一清道人,完全融入不到现场的气氛中来。 我便守在他的身边,安静地陪他吃着、喝着。 跳舞的人越来越多,就连幽冥老人都按捺不住寂寞,想要邀请莲花婆婆共舞一曲,但是却被莲花婆婆给拒绝了。 “莲花姑娘,连支舞也不愿意和我跳吗?”幽冥老人苦着张脸。 “我说过了,除了大阎王外,谁也别想碰我一下。”年过七十的莲花婆婆至今仍旧守身如玉,实在让人佩服。 宋青云和几位商界名流说完话后,便缓步来到尹红颜的身前,柔声说道:“红颜姑娘,刚才受惊了吧,我有荣幸邀你共舞一曲吗?” 宋青云不光长得帅气,言谈举止也很优雅自然,一举一动充满绅士风度,现场的那些佳丽、名媛哪个不想和他共舞,可惜只能一脸嫉妒地看着尹红颜,感叹同样都是女人,怎么差别这么大呢? 谁知,尹红颜却不给面子,立刻摆着手说:“啊,不好意思,我不会跳。” 竟然又是拒绝。 当然,拒绝和拒绝也不一样,尹红颜之前拒绝别人的时候,连句话都不愿多说,只是摇一摇头。拒绝宋青云的时候。起码找了理由,多说了几个字。宋青云却没有放弃,仍旧笑着说道:“没有关系,我也不会,咱们一起学习!” 宋青云都把话说成这样子了,尹红颜就是再高冷似乎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更何况,宋青云还是帝城的地下龙头,是她的顶头上级;就在刚才,宋青云还帮她出头,惩罚了那个不要脸的公子哥。 如果还要拒绝,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 尹红颜无话可说了。只好回头求助似的看向莲花婆婆。 两人的谈话,莲花婆婆当然是听到了,莲花婆婆往前迈了一步,低声说道:“宋龙头,真是不好意思,红颜是大阎王的儿媳妇,我们阴曹宫管教森严,除了自己的丈夫以外,是绝对不能让其他男人碰的,希望你能谅解!” 原来两年过去,莲花婆婆还记得这件事情,这就让我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了。 莲花婆婆都说成这样了,一般人也该知趣而退了,宋青云却百折不挠,仍旧笑着说道:“婆婆,您也太封建了,只是跳支舞而已,我又没有其他想法,这不是很正常的社交礼仪吗?您放心吧,我不会做出格的事,难道你还信不过我?” 莲花婆婆也无话可说了,毕竟宋青云是地下世界的龙头啊。 而且,莲花婆婆对这个青年的印象也蛮好的,相信他不是那种心怀鬼胎、品格低劣的男人,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只好点了点头,回头对尹红颜说:“既然宋龙头邀你共舞,你就不要驳他面子了吧。” 尹红颜显然不太情愿,嘴巴动了两次,似乎想要抗拒,最终还是轻轻叹了口气,说了声:“是。” “谢谢红颜姑娘赏脸。”宋青云笑得更灿烂了。 宋青云伸出手去,尹红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交了过去。宋青云拉着尹红颜来到舞池中央,没想到尹红颜是真的不会跳舞,看来和我一样是个武夫。宋青云又耐心地教导起尹红颜来,让她把另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自己的手也挽在了尹红颜的腰间。 他们跳的是交谊舞,虽然有些肢体接触,但也在正常合理的范围内。 我当然不会吃醋,虽然尹红颜也是我妈钦定的儿媳妇,但我也不至于因为这种事情嫉妒、恼火,我还没有那么心胸狭隘。 只是,我对宋青云这个人还是有点不太放心。虽然他至始至终都表现的很有礼貌和绅士风度,但是同为男人的我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所以又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宋青云表现的很正常,教导尹红颜怎么迈步、怎么走位,自始至终没有一丁点越轨的举动。 我琢磨着,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交谊舞挺简单的,尹红颜很快就学会了,陪着宋青云轻盈地跳了起来。两人郎才女貌,宋青云英俊帅气,尹红颜青春靓丽,很快就吸引了不少目光,大家频频看着他们,眼神之中满是艳羡和嫉妒。 “果然啊,宋青云这样的优秀男人,才能搞定尹红颜那样的带刺玫瑰!” “可不是嘛,看两人多般配啊,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我说尹红颜之前怎么谁都拒绝,原来是在等宋青云的到来和邀请啊……” 四周不断响起声音,溢美之词不断围绕着这两个人,宋青云看向尹红颜的眼神也愈发深情起来,谁都看得出来他对尹红颜确实是有想法的。不过,尹红颜却表现的不太自在,尤其是四周的风言风语多起来后,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也不想让人误会,便轻声说:“宋龙头,就这样吧!” 你问我怎么“听”到的,当然是因为我懂唇语! 唇语没那么难,大部分人都会一点,经过系统性的学习之后,准确率更是能够高达百分之九十。 尹红颜还是挺给宋青云面子的,如果换成其他男人。尹红颜早就甩手而去了。 宋青云则苦笑着说:“红颜姑娘,好歹跳完这一首吧?” 尹红颜无可奈何,只好陪着宋青云继续跳了起来。 就在这时,舞会中的灯光愈发暗了,虽然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也很难看清彼此间的动作了。一时间里,场中的气氛更加暧昧、旖旎,这对那些有点想法的男女来说实在是个大好机会,谁不想趁着这个环境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心上人搞到手呢? 有人在黑暗中接起了吻,唇齿轻吻的声音刺激着每一个人的耳朵,再加上现场愈发柔和、轻缓的音乐流淌,几乎每一个人都要沉醉在这温柔乡里了。 “啪!”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耳光声突兀地传来,惊醒了现场所有沉醉的人们! 怎么回事?! 灯光迅速亮了起来,众人循着刚才的耳光声看去,赫然看到尹红颜和宋青云已经分开了,尹红颜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怒火地看着面前的宋青云,而宋青云的脸颊上面却有几道清晰的手指印。 刚才那一巴掌,显然是尹红颜打的! 众人吃惊不已,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都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二人。 “怎么了?”莲花婆婆迅速走了上来。 “他……他……”尹红颜红着眼睛,声音有些颤抖:“他刚才摸我屁股……” 尹红颜这种辛辣的性格,什么话不敢说、什么事不敢做? 众人恍然大悟。 其实在刚才的氛围和环境里,一起跳舞的两个人有些小动作是很正常的,不然灯光逐渐变暗是为什么,大家心知肚明的嘛。当然,要发生这种事情,肯定是要双方都愿意的,否则不成性骚扰了? 跟你跳个舞,总不能连身都卖了吧? 这样的事情,真的很难相信会发生在宋青云的身上。 换句话说,宋青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下流、无礼的举动? 虽然他是帝城的地下龙头。莲花婆婆还是有些愤怒,直接抬头怒气冲冲地说:“宋龙头,这是怎么回事?我告诉过你,红颜是大阎王的儿媳妇,她以后是要嫁给王巍的!你做这种事情,让红颜以后怎么见人,怎么进大阎王的家门!” 莲花婆婆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舞会,谁都看得出来她有多么激动。 直到这时,现场众人才知道莲花婆婆打算把尹红颜许配给大阎王的儿子。大阎王的儿子是王巍,是上一届的地下龙头,可惜后来大闹任、杨两家婚礼,得罪了更高级别的权贵人物,无奈之下只好逃出帝城,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 其实这样的话,莲花婆婆不止一次当众说过,这在地下世界也是人尽皆知的事。不过现场各界的人都有,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事,就连万毒公子和林婉儿也恍然大悟地看向我,知道我和尹红颜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我心里想,哪有那么严重,发生这种事情,那是宋青云的错,不是尹红颜的错啊,怎么就进不得我家的门了?莲花婆婆实在有点太封建了,当然她七十岁了还守身如玉,能有这种想法也不稀奇。 但我还是觉得奇怪,宋青云怎么能够做出这种事来,就算他真是这样的人,可他一贯以来都以良好形象示人,这一下不是把他的名声都毁了吗? 众人显然和我是一样的想法,纷纷看向了宋青云。 宋青云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掌印,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莲花婆婆,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吗?之前我多喝了几杯酒,可能脑子有点发晕,手不小心往下滑了一下,就碰到了红颜姑娘的……嗯,臀部……总之,不管是不是无意的,确实是我的错,红颜姑娘,我向你道歉,真的很对不住!” 宋青云一边说。一边冲着尹红颜弯下腰去。 宋青云的解释合情合理,跳交谊舞,男方的手在女生腰间,确实容易一不小心滑落下去……而且,宋青云之前确实多喝了几杯酒,这也是大家都看到的。 而且,宋青云都当众道歉了,也足以说明他的诚意。 这样一来,反而显得尹红颜有点小题大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打了龙头一巴掌,也就是宋青云脾气好,换成其他人试试? 莲花婆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立刻说道:“宋龙头,既然是个误会,那我也代红颜向你道歉,你也不要介意,这孩子在我的管教之下,对这方面确实有些敏感!” 宋青云摆着手,说没事、没事。 接着,他又抬起头来,冲着四周众人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大家不要再围着了。该跳舞跳舞、该喝酒喝酒!” 众人为宋青云的宽宏大量竖起了大拇指,四周再次响起一片夸赞之声,说是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地下龙头,帝城的地下世界真是后继有人了等等。 就这样,一桩本来会很肮脏的丑闻,被宋青云轻易、巧妙地就化解了,反而又为他的良好形象锦上添花,我愈发觉得此人不简单起来。 越觉得他不简单,就越有点想提防他。 不过在这之后,宋青云再没什么其他的举动了,只是端着酒杯四处和人交谈、喝酒。脸上的指印不仅没有成为他耻辱的象征,反而是他“宽宏大量、雍容大气”的证明。 我仔细观察了他一阵,也没发现宋青云有什么异常的行为,看来这场风波确实已经过去。 至于尹红颜,又站在了莲花婆婆身边,莲花婆婆当然没少训她,说她让龙头的颜面扫地,一点都不顾全大局等等。还说:“宋龙头是什么人,怎么可能非礼你呢?我已经和他说了,你是大阎王的儿媳妇,他也是很敬仰大阎王的,不会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你也不要太敏感了!你看你刚才,差点连累了我!” 看来莲花婆婆对这个宋青云也是很信任、很尊重的。 自始至终,尹红颜都没说话,一直都低着头。 我吃了一会儿东西,就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便去上了个卫生间。刚关好隔间的门,就听到有人走了进来,这卫生间是公用的,谁都可以进来使用,所以我也没当回事。 就在这时。我听到进来的这个人在打电话:“小六子,你他妈在哪,快给我滚到卫生间来!” 竟是宋青云的声音! 他口中的那个小六子,不就是之前纠缠过尹红颜,还被宋青云一拳打飞的那个公子哥吗,宋青云怎么又让他回来了? 我心里想,可能宋青云是打算私底下再教育一下他吧。 不过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传来,之前那个公子哥的声音响了起来:“宋大哥,事情成功了吗,搞定那个小辣椒没有?” 我还纳闷公子哥说的“小辣椒”是谁。就听宋青云骂骂咧咧地说:“搞定个毛,刚才我就摸了她屁股一下,她竟然就扇了我一个耳光!妈的,我宋青云是何许人也,多少娘们想上我床,我给她这个机会,她竟然还打我,真是给脸不要脸了!” 听了宋青云的话后,我的脑子顿时嗡嗡直响,明白他说的就是尹红颜。虽然我一直觉得这个宋青云很奇怪,因为他表现的实在太完美了,完美到像是演出来的,但我却没想到他人设崩塌的这么快,简直就是稀里哗啦、一片狼藉。 这才是宋青云的真面目! 还恰好被我给撞见了! 听着宋青云的讲述,公子哥也唉声叹气地说:“宋大哥,我早就和你说了,对付这种女人用强的就行,你非得玩这种英雄救美的戏码,害我不仅被她踹了一脚,还被你也打了一拳!宋大哥,你听我的,一会儿把药下到她酒里面,这是极其强烈的催情药,只要她服下去,就能任你摆布,烈女变荡女!我已经用过不止一次,非常好使……” “嘘……” 宋青云突然冲公子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朝我这边的隔间指了过来,轻声说道:“那里是不是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