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放下我老婆 - 少年王

105 放下我老婆

警车没有声音,只是闪烁着霓虹灯悄无声息地朝我们驶来,可是对于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很大的精神压力,一时间里,周围的大家都安静下来,?刷刷地盯着那辆明显朝着我们而来的警车, 警车很快驶到我们身前,窗户摇下来后,小孙的头露了出来,小孙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冲我露出一个类似询问的疑惑表情, 我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顺利, 小孙同样不动声色,淡淡地说了句:“喝酒就好好喝酒,不要在这闹事,知道了吗,” “知道了孙警官,”我说, 小孙重新发动车子,驶离了现场,越来越远,大家都松了口气,个个露出喜悦的神情,我和龟哥也相视一笑,默契地端起酒杯互相碰了一下,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平淡的夜晚,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也处处透着安定和谐,只有少数的人知道这条街其实已经易了主人…… 大家喝得很痛快,大战过后的每一个人都放松下来尽情享受这份喜悦,我和龟哥也低声聊着天,探讨着这条街道未来的可能性和发展性,趁着微醺,我把酒杯拿起,轻轻碰了一下龟哥的杯子,说道:“龟哥,你的野心应该不止满足于此吧,” 刚才还神情放松的龟哥突然皱起眉头,直勾勾地盯着我:“什么意思,” 我晃着杯里的酒,虽然里面只是啤酒,却被我晃出了红酒的味道,缓缓说道:“这条街的油水虽然还行,但也仅限于‘还行’而已,因为大部分都是流动摊贩,连一家像样的实体都没有,再加上现在人也多了,我还打算把胡风的人也吞并了,那榨出来的油水其实刚够咱们果腹而已,所以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再发展一下……” 我没有再说下去,我觉得以龟哥的老道和精明,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龟哥没有再说话了,眼睛看向自己面前的杯子,似乎在做什么犹豫和思考,我继续说道:“当然,龟哥如果觉得这就够了,我不会为难你的,以后这条街的收入肯定有你一份……” “可没那么容易,”龟哥突然打断了我:“还想再向其他地区发展,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我点头,说我知道,可我还是想拼一拼, 龟哥再次沉默下去,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逼他立刻回答,只是默默地喝着面前的酒,过了一会儿,龟哥才缓缓说道:“先把这条街完全吃透再说吧,好高骛远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好,”我知道龟哥什么意思,他还是想看看我接下来的表现,再决定要不要跟着我干, 我和龟哥又默默地喝了几杯酒,小刚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一屁股坐到我旁边,说道:“事做完了,现在可以告诉我原因了吗,” 之前我把小刚拉入伙,曾经承诺会告诉小刚输给乐乐的原因,现在他做到了他的事情,我当然也该履行我的承诺, 我看着一脸急不可耐的小刚,又回头看看正在那边大声嚷嚷的乐乐,笑着说道:“小刚,你觉得我实力怎样,” 小刚皱着眉头,显然不明白我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但还是在努力回想着我打架时的动作和片段,最后说道:“还可以吧,对你这个年龄来说,已经算是佼佼者了,” 我点头,说我也觉得我还可以,曾经我以为我和乐乐差不了多少我也和他打过,几乎不相上下…… “不可能……” “你别着急,听我说完,” 看着小刚又急了,我赶紧打断他,继续说道:“不相上下只是表面上的,最终我还是输给他了,这也是我认为我比他差不了多少的原因,但再后来,看你们两个打过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这小子的实力不是固定的,” “嗯,”小刚显然非常疑惑我的结论, “乐乐没有接受过系统性的训练,”我继续说道:“他所有的打架经验和技巧都来源于丰富的校战和街战,他是个狂热的战斗分子,不只挑战过同龄人,也挑战过成年人,对他来说只要是比他强的,就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打一下的,关键在于,他性子倔、不服输,而且有着超强的爆发力和反应力,哪怕面对比他强的对手,他也能迅速调整自己的作战方案,尽力缩短两边的实力差距,然后抓住机会反败为胜……” “说白了,就是遇强则强,”旁边的龟哥适时补充:“那小子是个战斗型天才,你输在他的手上并不奇怪,” 小刚没有说话,低头喘着粗气,似乎很不服气,又不得不服气,半天才说了一句:“我,我也是天才啊……” 我搂着小刚的肩膀,说:“那就继续向他挑战,以你天才的名义,” 小刚咬着牙,似乎被我挑动,目光里露出熊熊战火,站起来朝着乐乐走去,两人嘀咕了一阵子,便一起朝着烧烤摊后面的草地走去,好多人也大呼小叫地跟了过去看热闹, 龟哥却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我奇怪地问, “笑你手段实在是高,”龟哥笑得一张脸都红了:“以小刚的脾气,只要一天打不过乐乐,就会一天都呆在你这个队伍里面……” 这一次我没有再谦虚,因为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 “对付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手段,”我学着花少的口吻幽幽说道,算是个现学现卖, 龟哥看着我的眼神里,露出几分赞许,过了一会儿,小刚和乐乐回来了,两人看着都是鼻青脸肿,不过小刚一脸垂头丧气,而乐乐确实得意洋洋,还不断地挤兑着小刚,说小刚打不过他还要硬打,图个什么,谁赢谁输,简直一目了然, “我迟早有一天会打败你,”小刚恶狠狠地说, “好啊,我等着你,”乐乐才不鸟这个, 这天晚上,大家都喝得大醉,每一个人都很兴奋,最兴奋的要属潮哥,他醉到把自己衣服都扒光了,赤身裸体地跑到马路上大喊:“这条街是老子的啦,” 不过他刚喊完,就被恰好开着警车巡逻到附近的小孙给带走了,临走前还问我们认不认识这人,我们都摆着手说不认识…… 这天晚上,我是被人扶回寝室去的,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下午的黄昏,等我起来的时候,宿舍空无一人,我先上了个厕所,又回来给自己倒了杯水,过了一会儿,杨帆走了进来,给我带了一份炒米, “怎么样了,”我问他, “挺顺利的,”杨帆回答, 杨帆告诉我,胡风果然没有报警,踏踏实实地在医院接受治疗和等待私了,与此同时,我把大头葫芦废了,并取代他成为我们学校门口这条街老大的事已经传了开来当然,仅限于边边角角的地带,这样的小事还不至于传到陈老鬼的耳朵里去,起码现在还不至于, “胡风的那些兄弟呢,” “树倒猕猴散,”杨帆说道:“都知道胡风不行了,所以就各谋生路去了,有一部分来问过咱们能不能加入,也有几个还陪在胡风身边尽心尽力地照顾着他,” 我点头:“再晾他们一段时间,等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再吸收进来,” 杨帆点头,表示明白, 我低下头去,思考着下一步的路在哪里,要想最终击败陈老鬼,肯定得先把那些边边角角的势力拿下,哪里是突破口呢, 这期间里,杨帆一直坐着没动,我问他:“还有什么事么,” “还有一件事……”杨帆犹疑着说, 我让杨帆不要吞吞吐吐的,有话就直说,杨帆这才告诉我,说唐心这几天都没来上课,除了睡觉时间回来以外,其他时间几乎都呆在网吧玩游戏,谁都劝不住, 我一听就有点火大,问杨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杨帆说看我俩最近不太对头,所以就没敢和我说,我立刻穿了衣服,还把胳膊上的石膏也拆了,说走, 我是真有点火大了,当初唐心进我们学校,可是以“免学费的优等生”进来的,而且她妈妈还常年生病,几乎砸锅卖铁供她念书,以前还觉得她挺懂事的,怎么现在成这样了, 唐心虽然和我闹着别扭,但她毕竟也是我们这小圈子里的,她现在开始堕落,我肯定不能不管,于是就和杨帆迅速赶到了网吧, 一到网吧,霞姐就迎上来和我打招呼,说听说了昨天晚上的事,真为我们高兴云云,我和她寒暄了两句,目光就直视坐在角落里的唐心,唐心正专心致志地玩着游戏,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过来了, 霞姐立刻说道:“巍子,你可劝劝她吧,反正我是劝不住……听说她在游戏里还找了个什么老公,还是咱们镇上的,都已经见过面了……” 我一听这话,更是气得不行,这姑娘真打算堕落到底了,我二话不说,立刻冲上前去,一把就将唐心头上的耳麦拽了,抓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唐心大叫起来:“你干嘛,,”引得网吧里的人都看过来, 我也不理她,仍旧抓着她往外走,唐心使劲挣扎,但是怎么都挣脱不了,硬生生被我拖出网吧,唐心开始耍赖,又大喊大叫,后来索性蹲在地上不走了,我也不惯她毛病,直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就走, 刚走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愤怒的吼声:“放下我老婆,”

上一篇   104 猛人就是猛人

下一篇   106 管你爸爸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