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 树欲静而风不止 - 少年王

1054 树欲静而风不止

左飞完事以后,整个人都显得很虚弱、很疲惫,我和刘鑫赶紧站了起来,搀扶着他坐在沙发上。 一清道人还躺在地上,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眼睛半睁半闭地看着我们,但我和刘鑫知道他已经没事了,当初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左飞一双巧手的真堪称妙手回春。 我和刘鑫连连对左飞表示着感谢,还给他端来了热水和早已准备好的饭菜。 左飞疲累地摆着手,说:“我没事,看看你们师父怎么样了。” 左飞一整天下来没吃东西,确实又累又饿,稍微休息一下吃就起了饭。而我和刘鑫则扑到一清道人身前,小心翼翼地把他抬到床上。虽然一清道人明确表示将我和刘鑫赶出师门了,可我俩还是叫着师父,问他怎么样了。” 在隔壁睡觉的黄杰和小阎王听到声音,也赶了过来查看情况。 这时候,一清道人已经恢复了些体力,昏昏沉沉地坐了起来,看着守在床边的我和刘鑫,以及坐在沙发上吃着东西的左飞,还有站在门口的黄杰和小阎王,表情一时之间有些沉默。 他并不傻,知道生发了什么。 屋子里面,除了左飞呼噜呼噜吃东西的声以外,几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我和刘鑫都很紧张地看着一清道人,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一清道人稍微清醒了下,便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黄杰和小阎王立刻一个摸出回龙刀、一个摸出勾魂链,一起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对于他们来说,救人归救人,该防还是要防。左飞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仍旧狼吞虎咽地吃着东西,这样一个翩翩如玉的公子哥,真饿极了也会这么没有吃相。 一清道人没有理我和刘鑫,直接起身朝着左飞走了过去,黄杰和小阎王各个如临大敌,眼睛直勾勾盯着一清道人。一清道人没有动手的打算,他立在左飞身前,沉声问道:“为什么救我?” 左飞一边着吃东西,一边说道:“不是我要救你,是你的两个徒弟求我救你。” 一清道人咬了咬牙,又沉声说:“他们不是我徒弟!” 我和刘鑫各自耸拉着脑袋,可也没法去说什么,事情到了现在这步,还让人家承认我们,未免有点强人所难。他不想着杀了我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心慈手软了。 左飞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仍旧吃着东西说道:“哦,那我不管,反正是他们求我救你的!” 左飞明显想把功劳归到我和刘鑫身上,让一清道人对我俩的恨可以少一些。不过,一清道人没领这个情,而是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不出我所料的话,你早就用相同的方法治过他们了吧?” 左飞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这种事情,也没什么说谎的必要。 一清道人冷笑一声:“左少帅,收买人心可真是好手段啊,怪不得你的朋友可以遍布五湖四海!不过我告诉你,别指望我会对你感恩!我要是知道那两个王八蛋是你们的人,我早就把长生果给独吞了,今天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确实,一清道人当初要是没把长生果分给我和刘鑫,而是选择自己吃掉的话,那他就能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八处穴道,达到真正的“大圆满”状态,超越我爸成为华夏真正的第一高手,就算还是斗不过猴子、左飞他们几个,但是全身而退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左飞辛苦了整整一天一夜,忙活了快二十个小时,连口热饭都没吃上,却被道人说成是收买人心的手段,确实有点太过分。 虽然左飞依旧沉默,但是黄杰和小阎王明显不太满意,恶狠狠地瞪着一清道人,像是两只快要爆发的虎。 左飞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帮人,从不指望别人感恩,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说这个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他们两个是真的很尊敬你、爱戴你,多次要求我们不要对你下手,不然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吗?” 但无论左飞说什么,一清道人都不想再听下去了。 “我就想问问你,之前说放我走,现在还算不算数?”一清道人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摸向插在自己背后的剑柄,显然左飞要是说个“不”字,他也不介意再来一场恶战。 左飞花了一天一夜时间将他治好,心力、精力不知花了多少,累得简直够呛,一清道人不仅不感激他,甚至打算动刀动枪,怎么看都像个白眼狼。 但,一清道人就是这样的人。 有时候,他三观正的可怕,宁和白云单挑、决斗,也不让我和刘鑫插手、帮忙;有时候三观又歪的邪门,就是要帮陈老去称什么帝,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只能说,他自有一套价值体系,别人认为对的,他不一定认为对,别人认为错的,他又不一定认为错。 这就是一个脾气古怪而又倔强的老头。 只是他这样子,肯定让黄杰和小阎王更不满了,这两人都是火爆的脾气,他俩都知道左飞花了多少心力才把一清道人治好,结果却换来一清道人这么冰冷绝情的话,当然火冒三丈、怒从心起。 黄杰和左飞的关系不用多说,多少年的铁哥们、铁兄弟了,而我舅舅虽然比他们大个十来岁,但是看得出来他们脾气很合,不然也不会走到一起。 两人谁也没跟谁打招呼,直接一个抽刀,一个甩链,咣当当、哗啦啦地朝着一清道人砸了过去;一清道人也不示弱,立刻拔出身后长剑,朝着他们两人迎击上去。 与此同时,左飞也冲了上去,犹如大鹏展翅一样,两只缠龙手挥舞开来。 相比昨天的阵营,虽然少了一个猴子,但是他们三人对付一清道人也是绰绰有余。不过,左飞并没参战,而是一手抓住了一清道人的剑,一手握住了黄杰的刀。 黄杰的刀连夜哭郎君那口可以抵挡子弹的棺材都能劈开,却愣是劈不开左飞的手我十分怀疑,左飞的缠龙手厉害到可以抓子弹了。 小阎王见状,也立刻收回了自己的铁链。 “算数。”左飞冲着一清道人说道:“你随时都可以走。” 一清道人什么话都没说,收回自己的长剑,面色冰冷地朝着门外走去。 “师父!” “师父!” 我和刘鑫叫着,连忙追了上去,但是一清道人根本不理我们,脚步越走越快,很快就穿过院子、出了大门。 “师父!” 我和刘鑫一直追到门外,一起大声叫着,但是一清道人没有应声、也没回头,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他的心里,应该恨透了我们两个吧。 我和刘鑫像是两个被父母抛弃了的孤儿,蹲在地上轻轻啜泣起来。在过去的近两年里,我们师徒三人走南闯北,一起练功、一起生活, 几乎形影不离,现在他却走了,心里像是少了很大一块,有一种浓浓的失落感。 我的心里尚且难过,更不用说刘鑫了,他几乎是放声大哭、嚎啕大哭。 不知过了多久,左飞走了出来,轻轻拍着我和刘鑫的肩膀。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左飞说道:“只要你们心里还记着他,将来总能再见面的。” “左少帅…”刘鑫抬起头来,泪眼盈盈地说:“我师父还能活吗?” 毫无疑问,一清道人是去帝城找陈老了,他说过就是死,也要和陈老死在一起。左飞哪能判断一个人的生死,所以只好叹着气说:“我只能向你保证,如果他将来落到龙组手上,我会放他一条生路。” 刘鑫哭着点了点头,就这样,一清道人的事暂时告一段落。 我们也稍作休息,准备回帝城了。我和鑫都是龙组的人,理应归队。证据已经充足,接下来就看魏老、徐老他们怎么解决陈老了,这是大人物之间的交手和较量,我们实在掺和不上,安心等消息就行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陈老肯定没有闲暇再来对付我了,所以我也能去帝城了。当天下午,我们几个人就到了帝城。 我和刘鑫刚刚做完一件比较重要的任务,所以猴子和左飞放了我俩几天假,让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至于他们几个队长,则又各忙各的去了,他们的事情实在太多,小阎王说有消息后会通知我,让我耐心等着。 帝城这座城市,是整个华夏的政治中心,大人物如过江之鲫、层出不穷。当年,我参加武道会后,一跃而成为这座城市的地下龙头,虽然没过几天我就仓皇逃出帝城,但是这里仍旧流传着我的名字和传奇。 人人都知道我,大阎王的儿子,王巍!按理来说,我回来了,理应受到极其隆重的欢迎仪式,想来小钟馗、铁面判官、莲花婆婆这些人也很想念我。不过,我始终很低调,落地以后就去了龙组二队的大本营,那个位某座城中村叫做“精武门”的破烂武馆,谁也没有告诉、谁也没有通知,除了万毒公子、林婉儿这些龙组的人,没人知道我回来了。 因为我已经对那些虚名不在乎了,现在的我只想早点看到陈老垮台,然后我们一家可以团聚、团圆…… 所以我一直在武馆里等着消息,一直过着很普通、很平淡的生活,早上起来练功,到了点就吃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多和刘鑫互通一下消息,询问一下有没有一清道人的消息。 但,偏偏树欲静而风不止,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还有一场更大的风暴在等着我…

下一篇   1055 他,像条蛆